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感叹
    ,更新快,,免费读!

    玲玲是高桥村里的小孩儿,不过与大多数“野孩子”不一样。她学习出乎意料的好,再加上她懂事,全家乃至是全村,都很喜欢她。

    高桥自然也不意外,虽然那时候的高桥不是现在的高桥,但就算是现在的高桥也不会对这样喜欢读书的好女孩儿有啥意见。

    更何况现在全村的宝儿就这样冻在瑟瑟地冷风中,他又怎么能不心疼。

    “高桥哥哥,你回来了啊!”玲玲抬起头看到高桥,尽管她冻得不轻,但声音依旧很亲切。

    与大人都喜欢她不同,她在同龄人,甚至在高桥这个年龄段的人中都不受欢迎。

    因为,她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啊。总被家长们拿来与自家孩子比较。没有哪个孩子希望听到自己不如别人,所以,她没有几个同龄或者年长的朋友,甚至家里的哥哥们都不喜欢她。觉得她是一个赔钱货,读书好又怎样,将来还不是要嫁人,便宜别人家。

    所以,对她好又不欺负她的高桥,就成了她的好朋友。

    “高美玲!你在和谁说话?闭嘴!一会曰本贵客要是看到你和这些不三不四的人说话,会怎么看我们县,怎么看我们国家!?”老师劈头盖脸的骂了下来,玲玲可怜兮兮地闭上了嘴,大眼睛盯着高桥不停地看。

    “请问,你们在等哪个曰本客商?我也刚从曰本回来,兴许还见到过呢。”高桥朝着中年女教师说道,“我看孩子们都冻得不行,我觉得曰本贵客就算真的来了,也不一定喜欢。”

    “你懂个屁!你从曰本回来的?跟着那些遗孤打工的吧,赶紧走吧,最烦你们这些二鬼子了!”女老师一脸厌恶。

    八十年代是中日关系缓和的年代,在长(和谐)春就有中日友好医院,中日联谊医院等等。

    不光政治上宣传,改革开放曰本的富裕程度也给了很多人冲击。女老师口出恶言,管高桥叫二鬼子,不是她反日,而是她也想赚大钱,但是却去不了曰本。简单的说,就是羡慕嫉妒恨。

    高桥瞥了一眼女老师,把自己身上的羽绒服脱了下来,披在玲玲身上。

    “暖和一点没?”高桥问道。

    “嗯,暖和了,这衣服真轻。”玲玲回答道,“哥哥,你还是把衣服拿走吧,要不老师该生气了。”

    “生气?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她穿的那么多,还来回走动,还是大人都冻成那样,你们这些小孩儿穿的这么少一直站在这里就不冷?要生气,也是我该生气。为人师表不是道尊重人么?”

    “你说什么呢……”女老师听到高桥的话,走过来就要和高桥较量一番。

    “同志,能否请您过来说话。”一名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的青年公务员走到高桥身边客气的说道。

    高桥虽然刚刚脱下羽绒服有点冷,但是身后的跟班却很快就给高桥披上了新的衣服。

    他站起来与这名看上去就浓眉大眼活像朱时茂是个正派人物的家伙说道,“你想对我说什么?”

    “同志,是这样的。请问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和您同车的曰本贵客?”

    “没有。”高桥摇了摇头。

    事实上整列火车从曰本回来的人就高桥一伙,他怎么会看到什么曰本贵客。

    “哦,麻烦您了。”青年公务员笑了笑,他接着说道,“那请问您为什么要来我们这里投资?”

    “这是我家?我不来这投资去哪?天下官僚不都这鸟样,被家这边的鸟啄两口,总比让野鸟啄强吧。”

    “哦,是这样啊……”青年意味深长地看着高桥。

    高桥这才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自己脑子是被冻住了?这就被套路了?他稍微有些疑惑,不过也并没有放在心上,自己是他们所谓的曰本贵客的事儿暴露只是早晚的事情。

    自己不通知他们直接就出来,一是确实想看看他们在搞什么幺蛾子,其次,也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们想瞒着自己做什么事是不行的。

    虽然这样做有些不符合官场上的道道,也太简单粗暴显得轻浮了。但是,那又怎样呢。按照中国的标准,高桥也就刚刚成年,嘴上的胡须都没长出太多。你能指望一个嘴上没毛的年轻人,办事像是头上毛都掉光的老狐狸那样稳重?

    青年人脸上挂着笑容蹲下来,和气的和玲玲说道,“你叫玲玲是吧!在这里是不是很冷呀,要不要跟哥哥一块回家啊!”

    “你……”女教师看着男青年做的事情,向前逼了一步,但看到男青年转过来看她的眼神,她有缩了回去。

    玲玲看了男青年一眼,又看了一眼高桥,最后摇了摇头说道,“做事要有始有终。”

    “真是个好孩子!”青年干部瞅向高桥夸奖道。

    ——————

    火车站台的领导们站在瑟瑟冷风中。

    “没有!没有!没有下错车的曰本贵客!”跑腿的气喘吁吁,呼出一坨又一坨白气说道。

    “中央那些老爷们也是不靠谱,光说曰本客商来,可怎么连个照片都没有!”省里的干部对中央颇有微词,他虽然是一个分管经济的省级干部,但他去中央跑部委的时候,可没少被处长们骂的狗血淋头,有时候在门外站一天,都有可能见不到想见的处长。

    什么?你官大?

    抱歉,和你同样等级的各省干部,还不是像是小学生在门口罚站一样可怜。

    有钱有权才是老爷。

    你有的权在这四九城屁用没有,一块砖头下去砸到四个人,能有三是体制内,还有一个是厅长。

    但是这些负责拨款的部门可有钱啊!没钱你怎么展开工作?还不是得求爷爷告奶奶装孙子。

    “行啊,这趟车没有,下趟车可能就有了。咱们先去外面吧。要是咱们太久没出去,外面有了什么乱子,让曰本客商看到,那就搞笑了。”

    一行人从站台出来,走到火车站外,正好看到高桥在给包括玲玲在内的孩子们戴围脖。

    “这天真冷啊。”一个怀炉灭了的干部望了一眼昏沉的天感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