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让你风光
    ,更新快,,免费读!

    “什么狗屁规矩,我就是规矩!”颜卓迈着愤怒的步伐跨上一个个台阶,这帮泥腿子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他一路走到建筑的最顶层,可是看遍了这一层的房间,却没有看到哪间屋子的铭牌写着社长办公室的字样。

    怒火没法发泄出去的颜卓其实一滞,一鼓作气再而衰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颜卓在楼上乱逛的时候,高桥才回到万户,他听着门卫里两个人的叙述,压了压手势,让他们不用担心。

    “新华社么……”高桥的脑子里回想着有关于新华社的信息,根据门卫的描述,这个自称来自新华社的家伙不像好人。

    不过高桥却并没有意外,京城从来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而从京城延伸出来的组织自然也是如此。

    他猜测来的那个人十有**是所谓的红三代。因为国内现阶段大概只有这个群体,才能对普通人民表现出如此大的优越感。

    高桥对此依旧没有意外,红色江山代代传嘛。对于这些人来说,整个国家不都是他们的爸爸辈爷爷辈打下来的,他们当然想怎么享受就怎么享受了。

    但理解却不代表认同,与此同时,高桥也想到万户如果想要回国发展,必定躲不开红色群体。

    但也不能因为存在食利阶层就放弃回国,那就像因噎废食,不能因为这一点点困难,就放下了立足之本。

    高桥权衡利弊的同时,颜卓也走下了楼。他看见高桥先是一愣,后马上发火道,“你这个社长是怎么当的?公司是这样管的?你看看你们公司的人一个个都歪瓜裂枣成什么样子!”

    高桥静静地看着颜卓发火,既没有符合,也没有迈步上前怼他的意思。

    出乎意料的是这样的软钉子异常的管用,原本好像想把整个万户掀翻的颜卓,此刻倒冷静了下来。

    高桥看着颜卓一点点沉寂,他嘴角勾起一道笑容,“您好,我是万户株式会社的社长高桥。不过,如您所见我只是一个放在台面上的小兵,没有财权也没有人事权。您说他们歪瓜裂枣我也很心痛,但我也没有办法,请您原谅。对了,您是新华社的?来万户有何贵干?”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高桥的笑容在颜卓看来十分的可恶,但是他却没有发火的理由。

    他盯着高桥说道,“我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有个叫高桥的明星,我觉得有可能是中国人,我想来采访一下。若真的是中国人,在曰本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那真是让所有中国人民光荣的事情。”

    高桥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颜卓,随即恢复正常的表情,异常认真的说道,“我就是高桥,我也是中国人。如您所说,我确实在曰本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就,这就让您注意到了,真是不好意思。”

    这真是一个小学都不一定毕业的泥腿子么?

    颜卓听着高桥貌似恭敬的话,当然听出了里面的话外之音。

    看来要认真对待这个家伙了。

    颜卓的父亲和爷爷虽然都是经受考验的老战士,但京城总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比他父亲和爷爷级别高的人十只手都数不过来。

    因此,嚣张的时候可以嚣张,但需要低眉顺眼的时候也得会低眉顺眼。

    颜卓看人下菜碟的本事,不说九成九大圆满先天之境,至少也运用自如信手拈来了。

    他瞬间换上了一套让人如沐春风的和善表情,甚至在语言中加入方言以表亲切,“你可不简单哩。可没有几个中国人在曰本的杂志上开过专栏,在东京电视台上有过专题节目。出任曰本公司社长的同样少之又少。况且你还这么年轻,我想采访你,让国内更多的人知道你。特别是青少年,有你这样的榜样,我想他们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官话套话无外乎如此。

    高桥虽然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但也能照猫画虎说上几句,他将颜卓带到了会客室,略带演绎成分的说了自己的经历,而颜卓则听的连连点头,手下的笔也一直在速记本上飞舞。

    “很感谢你的配合,我想用不了多久,国内就会有相应的报道了。到时候一定把相关的报纸送过来给你看看。”颜卓开开心心的合上本子,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在高桥的陪同下离开了万户。

    从来时愤怒到离去的欢欣,颜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原因很简单,就是一个字——利。

    刚才高桥与颜卓在会议室的时候,表达了自己有回国创业回馈祖国的决心,并且请求颜卓帮忙运作。如果真能有不错的效果,万户株式会社定会厚报。

    一方面拉外资投资是关乎升官的重要政绩,另一方面还能自己落下好处,那为什么不开心呢?

    虽然颜卓从心底依旧瞧不起高桥,但奈何他有钱啊。这个年代有钱有权就是大爷。自己用权和他换钱,很公平的交易不是么?

    颜卓看在钱的面子上,把高桥放在了与自己对等的位置上。

    他回头望了一眼万户检漏的招牌,“哼,暴发户泥腿。”

    高桥将颜卓刚送走,在工厂负责监督工人的叔叔就赶了过来。

    “他怎么来了?”叔叔看着颜卓的背影问道高桥。

    “新华社来采访的,怎么了?叔叔您认识他?”高桥有点奇怪叔叔和身边人有些紧张的态度。

    “怎么会不认识?桥桥,难道你不记得他?”叔叔反问道。

    高桥想了想,没有印象,摇了摇头说道,“没印象……”

    “没印象也不奇怪,之前你不是得病昏迷过,那时候他来过一次。本来那时候希望他能替国家出面救救你,哪想到……唉……”叔叔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门卫的大叔这时候插嘴道,“你是不知道你叔叔有多难啊。当时他都给那小子跪下了,那小子还是不救你,直接从你叔叔脑袋上跨过去走了。你现在出息了,但千万别忘了你叔叔啊,高桥!”

    “嗯,我知道。”高桥回答道,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有了一个计划。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让你风光一会吧。

    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