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面子
    ,更新快,,免费读!

    确实是他!

    颜卓本着严谨的态度,绝不采用孤证的情况下,一定、确定,以及肯定所谓的高桥名人,就是高桥,就是自己当时看到那个已经快要死了的青年。

    “姓名:高桥

    性别:男

    年龄:十八

    籍贯:吉(和谐)林

    学历:小学?

    职务:万户株式会社社长?知名游戏人?”

    颜卓看着纸上列出的数据啧了啧牙花,上面那些问号都是他不确定的地方。

    一个来自于东北小村庄学历水平可能连小学都没有的家伙,怎么可能在曰本成为一家公司的社长,并且还是一个被千万人知道的游戏明星。这也太扯淡了吧。不行!得找领导去谈谈!

    新华社驻东京办事处是集体宿舍,不管最基层的记者还是最高层的处长,都一视同仁住在同样规格同样尺寸的房间里。最多就是领导们的房间楼层更好,采光更好,夏天不潮,冬天不冷罢了。

    “咚咚!”

    “谁啊?”

    “主任,是我!小颜啊!”颜卓在门外说道。

    “哦,小颜啊,你敲门干什么,好不容易放假,你还不回去好好睡个觉?”中年的主任打开门,用责怪的语气,但却没太大责怪的意思说道。

    他是小颜的学长,都毕业于中国最强的那两个大学之一的那一个。虽说五道口还不是世界的中心,但能上最好的这两个大学里的任何一个的中国人,在中国都是当之无愧了天之骄子。

    名为付健的主任没有责怪颜卓这么晚来打扰他,一方面是因为这样的校友情谊,另一方面是因为颜卓的父亲在上面就负责对外联络这一块是他的顶头上司。

    “主任!我现一个大新闻!”颜卓捧着手中的报纸和自己写的文件走进了屋。

    付健看着颜卓充满冲劲的样子摇了摇头,以一个长辈而不是一个上级的语气说道,“小颜啊,努力工作是好事儿。但这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你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就是老颜同志舍得,我这个当主任的也不舍得啊。”

    “主任,你不要这么说!您给我两分钟的时间,我两分钟就能讲完!”颜卓说道。

    阻止不成的付健又不敢真的把颜卓赶出去,只好点头允许颜卓报告。

    一分半钟后。

    “你是说,一个归日遗孤的亲属来rb打黑工差点累死,然后不知不觉就在曰本成了名人,还不知不觉的创办了一家公司?小颜你确定这消息属实么?国内的农村人你也不是没见过,那些归日遗孤不就你负责。他们有多愚昧多无知你也不是不知道。一个半文盲在曰本成了大明星,这事你信么!?小颜早点睡觉吧,我看你最近这段时间有些累了,后天我向处长要些假期,你好好休息休息吧!”

    “我也不信啊!可是……”颜卓把手上的报纸全部摊开,“可是!这上面说的就是事实啊!”

    付健摇了摇头,这少爷真难伺候,他压着不爽语气温和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小颜就麻烦你多劳累一下,去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两周后把详细的报告交给我!”

    “是!”颜卓立正说道。

    回到自己的房间,颜卓躺在榻榻米上,看着自己收集的这些资料,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早上。

    清冷的风拂过街道,尽管东京的维度不算低,但因为临海,就算是下雪温度也不会太低,少女少妇们在冬天穿短裙也不是什么不可难理解的事情。不过,也因为临海湿气重,所以患有风湿病的东京人也不占少数。

    颜卓没有沉迷于少女少妇们的裙摆,女人他又不是见过。他原先在国内的时候,可举办过贴面舞会。

    这种由**牵头举办的贴面舞会和后世的海天盛筵不相上下,如果不是上面震怒,搞了严打。要不是他老子消息灵通,提前把他送出了国,说不定他现在就和那些倒霉蛋一样吃枪子儿了。

    睡几个女学生有什么了嘛?

    又没强迫她们。

    还不都是自愿。

    颜卓对上面那些老顽固可是不爽的很。你们费心费力打下的江山,难道不就是给我们享受的么?

    当然现在的颜卓已经把把这些事情忘得差不多了。他老子说了,再在曰本干一年,就能回国升官。但说实话,相比于回国内,他还是更习惯曰本一些。

    自由,开放。

    自己找女高中生还能倒拿钱,哪不比国内好?

    他甚至想要是国内也像曰本一样依靠美国,是不是就不会那么落后了。是不是也像曰本一样达了。

    尽管他已经几年没有在国内常驻了,但是他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组成的“河殇”派,倒是在国内越来越有市场了。

    希望那些愚昧落后的下等人能明白只有抱上美国的大腿,才能过上自由又富足的生活吧。

    颜卓有些伤感,当初他老子把他安排到美国多好。

    可惜那个老顽固就是不听自己的。

    唉……

    “请问这里是万户株式会社么?”颜卓用日语问道。

    一楼收室的老大爷日语不太好,他旁边的青年起身问道,“是,你有什么事么?”

    讨厌的中国口音。

    颜卓一点没有刚才的礼貌了,他仿佛上级命令下级一样的说道,“我是新华社驻东京办事处记者颜卓,想要采访一下你们的社长高桥。”

    “新华社?”男青年用中文叨咕了一遍,与老人商量了一会回答道,“抱歉,社长今天没空,你可以现在预约,我们会在社长有空的时候安排你的采访。”

    预约?

    一个有中国人的破公司还要预约?

    呵!

    “你们的社长是中国人么?是的话,马上让他下来,这是命令!”颜卓厉声道。

    按道理讲这帮泥腿子早就应该被吓的两腿抖了。

    可是……他们为什么就坐下来。这太奇怪了……

    颜卓看着收室内已经坐下不再理自己的两个人,觉得自己很生气,觉得这些人怠慢了自己。

    下等人就是下等人!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颜卓觉得很没面子,不再管这两个人,直接抬起腿就往楼上走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