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在哀嚎
    ,更新快,,免费读!

    如果说哈德森制作游戏的技术在同行里是落后的,那么哈德森的炒作技术,在同行里绝对是领先的。

    炒作,扩大声势。

    之前已经在《淘金者》发售的时候,上演过一回了。

    真的以为刚开始的唱衰,是媒体无意识的行为?

    不,才不是。

    这一切都是有预谋,有计划的。

    现在连红白机都只是小火的玩具,而不是主流的玩具,一般情况下,有记者会在意一个大多数读者都不会在乎的玩具上出的一个新附件么?显然不会。

    如果现在回头看,就可以发现第一篇唱衰的文章。除了表示瞧不起哈德森外,还用侧面烘托的手法,写了美国企业对于曰本企业的打压。

    虽然在现在的曰本的心目中,美国简直就是现在全世界最美好的国度,但是随着经济的崛起,民族自豪感、国家荣誉感也日益高涨。在这样的情况下,说美国瞧不起曰本的什么东西,打压曰本什么的东西,简直就是热火烹油,让人去消费。

    因此,这些看上去在唱衰的报道,实际上也为《淘金者》的销量,起到了正向的作用。

    甚至,有的人连红白机都没有,都要买上一份哈德森版的《淘金者》。

    尽管这种利用人民朴素的感情不值得赞扬,甚至有点可耻。但可耻总比饿死强。哈德森没有什么节操,不知道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当时媒体的后续报道。也充分学习了拿破仑复辟时巴黎报纸的套路。

    第一个消息,“来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

    第二个消息,“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向格腊斯逼近。”

    第三个消息,“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进入格尔勒诺布尔。”

    第四个消息,“拿破仑·波拿巴占领里昂。”

    第五个消息,“拿破仑将军接近枫丹白露。”

    第六个消息,“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

    先抑后扬,整个关于《淘金者》的报道,本身就是一篇在报纸上连载的小说。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出于种种原因,购买了《淘金者》这款游戏,本没有希望会发生什么,却见证了一次销量的奇迹。

    毫无奢望的情况下,收获了一场奇迹,便足以让这些参与者铭记。

    甚至,原先只买了游戏,玩都不曾玩过的人,也买了一台红白机,体验了一把《淘金者》。

    高桥每天在《早上好工作室》节目上的演示,也为此推波助澜了。

    哈德森通过这次尝试,尝到了创造一个热点,报到一个热点的甜头。

    《淘金者锦标赛》这款游戏,就属于压榨“《淘金者》热点”的行为。这样一款难度爆炸的游戏,截至今日,都已经卖出去四十多万份了,足以证明之前炒作的成功了。

    尝到了成功的滋味,就像是初尝禁果的年轻男女,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工藤裕司听到“每天一小时”这几个字,就知道这又是一个热点。

    电子游戏该不该玩?该不该让孩子玩?对孩子有好处还是有坏处?

    工藤裕司打算搞一次全曰本范围的“游戏真理大讨论”。

    什么砖家叫兽,什么媒体记者,什么现身说法,能上什么就上什么。正面的,反面的,无论是好话还是坏话,都要有,都要报道。

    最好再把矛盾激化,让两边的人看起来势不两立,放在一个屋子里都能把屋子炸了。

    只有这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广大人民群众,才能参与进来,才能最终讨论出一个比较客观的结果。

    而在此之间,这场风暴的漩涡——哈德森,也将被很多人铭记。

    套路结束之前都是真心。

    哈德森尽管套路满满,但扪心自问,它并没有作恶。甚至,“关于游戏真理的大讨论”,还是一件有益于业界,有益于曰本社会的事情。

    矛盾不揭露不代表不存在,于现在火热的电子游戏相对应的,是量级恐怖的担忧。在这样的情况下,揭开盖子,贴出第一张大字报,炮击这个问题的个人和企业,终将被铭记。

    “这都是你想好的?”工藤裕司鬼使神差的问道。

    “什么?”高桥不明所以。

    “没什么。”工藤浩看似豁达的说道。实际上,此刻的他已经越来越防备高桥了。

    高桥有能力么?有。

    有能力好么?好。

    但是如果一个人的能力强到让人感觉脱出掌控,那就会有重重的危机感。

    刚才那一瞬间,工藤裕司推理出炒作的可能性以及效果后,再想到这一切可能都是高桥想出来的,甚至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样的人……这么厉害的人,自己真能掌控住么?

    工藤裕司甚至一瞬间有毁掉高桥的冲动。如果不能掌控一个人,让他为你所用,那就毁掉他。很好,这很科学。

    金麟岂是池中物。

    工藤裕司望着高桥离去的背影,莫名的想到以前在札幌上学的时候,一个名为侯龙涛的男人。

    一遇风云变化龙。

    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工藤裕司转动着钢笔,昂贵的奢侈品,被他粗暴的在桌子上蹂躏。不可名状的液体,洒满了桌子的各处。

    他很慌,觉得心理堵得慌,甚至敲笔都不能缓解他的慌张。

    ——————

    “哟!你们看,我上杂志了哦!高桥亲自给我拍的照片呢!”樱田澈高举着手中的杂志,挺起小胸膛,像是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

    “这本杂志我们怎么没看过?假的吧!你爸爸是报社的,你找你爸爸做的假杂志!”一位原本很受欢迎的小朋友,看到自己的风头被樱田澈抢了,阴阳怪气的说着风凉话。

    “才不是!这是下一期的,还没发售!高桥特意给我的,你要看呀,等几天吧。”樱田澈唇齿反击道。

    “你!哼!什么高桥,一个玩游戏的大人,也就你们这些小孩才喜欢他呢!我妈妈说了,要是玩游戏,就会变成像高桥那样的废物!废物!废物!”橘樱井说道。

    “不许你这么说高桥!”

    “就是!”

    “我看是你妈妈不让你玩游戏吧!”

    “……”

    橘樱井小朋友,绝对是一杆桶爆马蜂窝的作死小能手。

    被群起而攻之的他,在哀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