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拜访与勒索
    ,更新快,,免费读!

    第二天早上,高桥上完节目,就和毛利公信拿着地址,往第一位通关《淘金者锦标赛》的小玩家那里去了。?  ?

    由于没有什么具体资料,只知道通关者性别男,年龄十岁。

    因此高桥和毛利公信,想了几种采访套路。不过没有实际操练过,尽管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漏洞了,但终归只是纸上谈兵,说不定真见到小玩家的时候,这几个套路就像是筛子一样可笑。

    地铁,地铁,走路。

    换了一趟地铁,在距离纸上地址比较近的地方下车,高桥两个人走在街道上。

    “叮咚!”按响门铃。

    这是一栋独栋的房子,曰本住房与别的国家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这种普通的独栋住宅,没有公寓楼价格来得高。

    这一点可以从《蜡笔小新》这部动画中略见端倪,小新家的房子,就没有风间家的公寓来的高档。

    虽然,野原广志老哥也是毕业于早稻田的高材生,美伢每天的生活,简直就是不少女性梦想中的究极生活,吃了睡,睡了吃,无聊了就买买买……

    “叮……”第五声门铃还没响完门就开了。

    高桥看着开门的女性有点懵,这不就是昨天自己在新干线上碰到的那个妈妈,难道说……

    “妈妈,妈妈,是高桥来了么?”熟悉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声音由远及近,当小男孩走出屋子看到门口高桥的时候,他兴奋的叫道,“高桥,你果然来了!我刚刚才看完你的节目呢!你刚从电视台出来么?”

    “嗯,刚从电视台出来。”高桥回答道。

    小男孩的说话方式虽然看上去有些没大没小,但那并不是恶意的。礼貌在很多时候代表着疏远,小男孩这样跟高桥说话,说明他真把高桥当成了朋友。

    “小澈!”妈妈盯着小男孩眉毛一竖,小男孩立即收敛了很多。刚刚还神采飞扬的他,变得低眉顺眼像个菩萨。

    “这是我的儿子樱田澈,你们今天是来采访他的么?我丈夫也是新闻工作者,他就在里面,想和您二位探讨一下采访的事情。”樱田妈妈说道。

    不大的院子里有一棵树,尽管枝叶繁盛,但高桥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书。

    从门口带屋口一共走了十步,高桥数着步子迈入门槛,进了屋子在玄关处脱鞋,给身旁有点紧张地毛利公信一个安慰的眼神。

    玄关左手边有一扇门,门那边就是客厅,墙角摆放的电视蒸播放着周末的特摄影片,高桥扫了一眼,好像是奥特曼系列中的某一作。

    正方形的桌子旁,坐着一个男人,这应该就是小男孩母亲的丈夫了。

    “您好,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哈德森的高桥,我旁边的这位是我的同事,毛利公信。今天来您家是为了采访您儿子,《淘金者锦标赛》的第一位通关者。”高桥介绍完自己和毛利公信,又说明了来意。

    原本这是在门口就该说的,但因为小男孩的打岔忘记了。

    男人抬起头,眼神说不上有什么特别,或许他想装出一副目光很凌厉的样子吧,但是跟山内溥比还是差远了。

    “我见过你,在电视里。”男人先指了指电视,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孩子和老婆,“她俩也见过你,在昨天的新干线上。你应该已经知道说是做什么的了吧,我眼前有一份稿子,想请你帮看看。”

    男人把身前的稿子往前一推,推到了高桥这边。

    “冒昧了。”高桥坐下来,拿起桌子上的稿子,一页一页翻着,上面以画外人的角度,说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在乘坐新干线从京都返回东京的途中,碰到了最近的名人高桥。

    高桥看完稿子抬起头,男人又推过一张纸。

    两张纸相比较,差别仅仅只有一句话。

    “每天游戏一小时……”

    “据我说知,你是游戏公司的职员,不知道你们公司,希不希望让大众知道,你曾经说过游戏玩过一小时就够了呢?”

    男人如此说道。

    毛利公信刚才还在疑惑为什么说的好好的采访,突然就变得剑拔弩张。看到男人写的新闻稿后,他才知道高桥昨天就已经见过这对母子了,看现在的样子,好像是高桥昨天说了什么话落下了把柄,这个男人现在是在勒索……

    “只要请示我的领导,您有什么要求,我可以代您告诉我们的领导。”高桥说道。

    他没有觉得自己这句话说错了,红白机的主要受众是小孩子,没有哪个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天天沉迷电子游戏吧。

    再说了,若不是昨天这位妈妈是那样一个脸色,高桥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看着眼前这位新闻工作者,再看看眼前这扣去了部分事实的稿件,想要用这个勒索一番,高桥莫名的觉得有些想笑。

    “你想让你的领导知道你说过这样的蠢话?”男人没有顺着高桥的思路走,而是走着自己的节奏。

    “不想又如何,我不想欺骗我的领导。欺上瞒下赚外快我认为不是个值得提倡的行为,特别是在孩子面前。”高桥不卑不亢的说道。

    几乎完全处于看戏状态的毛利公信,听到这句话,对身边这位比自己还年轻的同事,升起了一丝钦佩之情。

    犯了错就说,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能做到的人又有几个呢?

    他设身处地,把自己当成高桥,说不定面对这样的勒索,就直接服软了。新闻工作者、媒体,任何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可怕。因为,他们报道的东西,就会被大众当成事实,而没有人会在意真的事实是什么。

    想到这里,毛利公信虽然佩服,但还是悄悄地拉了一下高桥的衣角,冲高桥使了个眼神,想让他服软。

    游戏一小时就够了,每天游戏一小时这样的话,怎么想都不应该是游戏厂商的人说出来的吧……

    高桥再一次安慰了一下毛利公信,才说道,“这件事等会再谈,我的权力有限,没立刻就给您答复,相信我们的领导,一定会让您满意。现在先让我们采访您的儿子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