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更新快,,免费读!

    “社长,还有一件事。?  ?? ”高桥说道。

    “还有什么事?”工藤浩问道。

    “电视台的节目能不能录播,现在虽然还好,每天都能准时上电视,但万一生了什么突状况,那不是就糟了。”高桥说道。

    “录播啊……”工藤裕司摸了摸下巴,思考了起来。

    东京电视台,是曰本五大民营电视台里最后才成立的。成立之初,就以缺钱著称。

    尽管现在不是七十年代了,不至于所有的录像带,都重复的擦写使用,造成很多珍贵影像资料遗失。但这种情况在东京电视台,还是时常会出现。

    嗯……赞助东京电视台一批录影带应该就能录播了吧。工藤裕司如此想道,他看着还站在那里的高桥告诉他,“你别着急,我想想办法。”

    “嗯。”高桥离开了工藤浩的办公室。

    因为多种原因,高桥现在在哈德森备受尊敬。甚至,如果不理那些看起来太过标准的笑容,这里真的会温暖的像家一样。

    去毛利公信那里看了看,邮寄来的《淘金者锦标赛》通关信件真不算少。

    游戏内的通关代码,并不能非常准确的判断各个玩家通关的先后关系,所以,信封上的邮戳也是重要的辅助信息。

    看着毛利公信,就像是昨日的自己一样,沉没在书信的海洋里,高桥没来由的有些开心。这种心情大概可以称作幸灾乐祸吧。

    “怎么样了?”高桥问道毛利公信。

    毛利公信看到现在哈德森对外最出名的前辈,他赶忙站起来汇报道,“已经有三位玩家确认通关了,这是他们的通关证明,我已经盖上戳了。”

    高桥接过通关证明,这张写满了神秘代码的纸上,印着“哈德森通关委员会”的红色印记。这张卡片内置在《淘金者锦标赛》的盒子中,并不需要玩家购买其它商品获取卡片。

    “这是第一张?”高桥问道。

    “是。”毛利公信回答。

    “那我把它先拿走了。对了联系上这位通关者了么?年龄性别家住哪,是否允许采访。如果允许的话,咱俩一起去拍几张照片。”

    “联系上了,就是东京人。他的家长说,周末的时候,咱们可以去采访。”毛利公信答道。

    “行,到时候通知我,我先走了。别光顾着工作,学校的课程也别拉下,如果因为工作,大学毕不了业,那就不好了。”高桥临走的时候说道。

    哪怕曰本经济,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快增长。曰本的大学,却没有相应的扩招。因此,很长时间以来,曰本一直都有着大学生荒。

    因此,大学生在曰本还是非常值钱的,高桥虽然注定与曰本的大学无缘,却不希望毛利公信因为哈德森的工作,不能从大学毕业。

    要知道当初中本伸一的退学,已经引起了很大的波澜了。要是毛利公信再退学,哈德森就可以叫做大学生粉碎机了。

    “知道。”毛利公信说道,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他,真的和外表一样不笨。

    “我走了。”高桥笑着离开了毛利公信的办公室。

    高桥的大部分资料,都在小学馆那边,因此,他想写一些比较复杂的东西,都得回小学馆那边。

    “《曰本电子游戏行业调查报告》。”

    高桥在纸上写下了这样的一个抬头,刚才工藤裕司让他去调查公司的派遣员工,在别的公司究竟是什么状况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利用这个机会对曰本的电子游戏行业进行一个摸底。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就算是不需要和别人为敌,知道别的公司的状况,也更好谈合作是吧。

    不过,时间有限,人手也就高桥自己一个。想要调查全曰本的游戏公司,是不现实的,标题里有曰本只是显得大气一些。

    他预计中的主要调查对象,主要就是东京内的游戏公司。其它东京外的公司,包括任天堂在内,他都没打算调查。

    当然,不调查任天堂和不调查别的公司的原因是不一样的,不调查任天堂,是因为山内溥那个执拗的老头如果知道了,说不定会怎么做的。

    任天堂的红白机平台,注定还要红火好多年,高桥没有必要,也不想太早就惹怒任天堂。

    高桥给哈德森那边的人打了一个电话,“我是高桥,能整理一份东京所有能找到的电子游戏公司的联系方式,送到我这里么?”

    虽然高桥用的是问句,但是电话那头的跑腿的,哪里有拒绝的办法,屁颠屁颠的开始搜集相应的信息了。

    这也算是领导一句话,下属跑断腿吧。不知不觉,高桥也算是领导了。

    不过,高桥记得有人说过,只有掌握了任命权,才能算是领导,不然其实都是高级跑腿的。

    高桥想了想自己有人事任命权么,并没有,好吧,他高高兴兴的给自己套上了一个高级跑腿的称号。

    时间过得很快,天马上就要黑了。

    高桥沐浴着傍晚金色的阳光,又催了一边跑腿的。跑腿的道歉了好几回,差点都要在电话里自己扇自己嘴巴了。

    高桥真有点受不了这种企业文化,他催促了一下让跑腿的快点,就把电话挂掉了。

    没哟什么意外的事情生,计划内的事情,也基本上走走上了正轨。因此,高桥在正常下班的点,就开开心心的下班了。

    “我回来了。”高桥推开房门说道。

    屋这几天没锁,自从那天下雨被负责这片的极道管事知道了,他们就拍着胸脯,说漏雨这件事他们解决。并且,还向高桥道歉,态度很诚恳不希望高桥离开这里。

    要是原先的那个高桥,看到极道的态度这么和蔼,姿态那么低,还不要钱,眼珠都得吓掉。

    叔叔回来看着这些曾经狠狠压榨自己的“同胞”,感叹了一句,“他们也不是坏人啊。”

    高桥没有顺着叔叔的思路符合,他说道,“绝对也算不上好人。他们对咱们这么好,不知道图什么呢,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