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咱们租个房吧
    ,更新快,,免费读!

    外号不光是姓名的谐音,还是对人特点的总结。

    叫住叔叔的人大名挺文艺,叫韩不苟,外号却很接地气是韩大狗。

    大狗叔的年纪和叔叔差不多,身份也是遗孤。不过,相比于之前一直打零工的叔叔,大狗叔日子明显好过不少。

    他有正式工作,虽然工作只是个保安,但在底层人群中,也算是一个不用卖力气的好工作了。

    大狗叔之所以叫大狗叔,当保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办事有点“狗”,鼻子也像狗鼻子一样四处蹭饭。

    “嗯,换新衣服了。”叔叔一副开开心心的表情向大狗叔回答道。他之所以不爱脱这套衣服,固然有新衣服的因素在内,但更多的是想要“衣锦还乡”的感觉。

    “你这是找到新工作了?”韩不苟伸手拽着叔叔的衣角,像是很懂一样摸着布料,“是件好衣服。”

    “找到新工作了,公司发的制服,觉得还不错就穿回来了。”叔叔说道。

    “什么工作?也给小桥找一个啊,这么大的小伙子了,咋能天天打零工。我们公司这几天招人,我来打算让小桥试试。”

    “这……”叔叔脸上的热情一下消退了不少,“不用了吧……”

    叔叔这样是原因的,这不是韩不苟第一次来“帮”高桥找工作了。一次二次,叔叔还好吃好喝招待着大狗,可到了第三次再蠢笨的人也能反应过来了。

    后来跟别人打听才知道,这是韩不苟一个经典套路,保安一个月才多少钱,哪够他那样花,他靠这招不知道骗了多少想要找工作的人了。

    叔叔自此之后也和别人一起,管他叫他韩大狗了。

    “怎么能不用呢?”韩大狗肥壮的手臂,一下子勾住叔叔麻杆一样的肩膀,他楼主叔叔语重心长道,“在这个曰本啊,咱们这些人就是挨欺负,必须抱起团来,一起面对困难。不然咱们就算饿死病死,有谁来管是吧!”

    “这的不用了。”叔叔的表情百般不愿意,但却也不想真的和韩大狗扯破脸皮。

    高桥看着叔叔为难的模样说道,“大狗叔,我找到工作了。”

    “啥工作?”大狗叔的表情很夸张的惊讶道,“你也能找到工作?”

    “我找到工作了。”高桥的双眼盯着韩不苟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你这侄儿真能开玩笑!”韩不苟外头看向叔叔,一脸你侄子真会开玩笑的表情。

    叔叔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同时趁韩不苟不注意,拉了拉高桥的衣服,冲高桥使了个眼神。

    高桥点了点头,他明白叔叔的意思了。

    韩不苟如果光是帮人“找工作”,也不会有韩大狗这个流传很广的名字。

    他更可怕的地方在于,如果被他知道你过得比他好,那日子就更没法过了。

    他不仅天天会来蹭饭,还会见到什么拿什么,拿完还会说,“你咋那么心疼,你都过的那么好了,给俺分点不行?你还记得你当初来的时候,日子过的那么惨,是谁帮的你么?”

    按理说,像是韩大狗这样的人,不是早就被打死,最少也被打残了。但韩大狗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到处蹭饭,说明他还是有些本事。

    “我找到工作了。”这是高桥第三次重复。

    扰人的飞虫,绕着头上昏黄的灯。

    “真的?”韩大狗依旧有点不敢置信,他继续问道,“啥工作?”

    “玩游戏。”高桥板着脸说道。

    “玩游戏?那是啥工作?不太正经吧。孩子,你听叔的,有手有脚,找个正经工作。”韩大狗说道。

    高桥还没应声,叔叔却炸了,他吼道,“你咋说我侄儿工作不是正经工作?”

    叔叔今天看了高桥下午时的表现,已经坚信自己侄子干的是很伟大的事情。不光自己,包括所有从中国来的,谁能在曰本让那么多人欢呼?哪怕是些小孩子。这样的工作还不算正经,什么样的工作才算正经?

    大狗虽然狗,但知道分寸。叔叔是个老实人,他没见过他发火,但他知道往往老实人的爆发才是最可怕。

    “行,玩游戏是正经工作!你们买了这么多东西是要庆祝?”韩大狗如果真的是狗,品种应该是沙皮狗,没脸没皮这四个字,在他这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毕竟是“老乡”,叔叔想了想,点了点头。

    三个人挤进一榻榻米的房间,显得异常拥挤。再取下墙上用来做饭的炉子,就更加挤了。

    小房间人多本来就容易闷热,更何况这是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小房间。

    打开门,稍微通些风。叔叔开始做晚饭了。

    食材都是处理好的食材,不需要改刀,去洗漱间接了一盆水,烧开了把所有的食材扔进去煮了起来。

    雾霭从锅内升腾,三个人脸都有点红。

    有了吃的,韩大狗的嘴立马好了很多,夸完叔叔认真肯干,就开始夸高桥一表人才,自己第一眼看到他,就确定他非池中之物。

    塑料袋最下面躺着一瓶清酒,韩大狗拿出来,揭去瓶盖,仰头灌了不少,“这曰本酒,忒没劲儿,还是二锅头好啊。”

    叔叔夺过酒瓶,把剩下的全都喝掉,不再吭声的他脸更红了。

    可能是喝酒了的缘故,也可能是本性如此,韩不苟开始问这问那。问叔叔到底在哪个公司工作,高桥玩的是什么游戏,怎么赚钱的?

    叔叔不想告诉韩大狗自己在哪工作,他憋了半天说道,“我不知道我们公司的名字咋读,光认识。”

    “你这……你听我说啊,多学点知识,没文化害死人啊。别到时候被骗了,还帮着别人数钱。”

    叔叔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要是智慧一点,就不会和韩大狗扯上关系。

    与往天相比,今天的饭吃了很长时间。

    吃完饭韩大狗拍拍屁股跑了,高桥和叔叔收拾残局清洗餐具。

    “咱们租个房吧。”叔叔用铅笔头在旧报纸上写道。

    放下从哈德森复印出来的编程教材,拿起旧报纸,高桥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