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证明自己
    ,更新快,,免费读!

    工藤浩下楼的步子快了些,一不小心撞到了人。

    他刚抬起头,他撞到的那个人,便立马鞠躬哈腰道歉了起来。

    工藤浩看了那人一眼,不是公司员工,穿着一身沾着白灰污渍的蓝色工装。

    工藤浩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和一个底层的劳动者计较什么,他摆了摆手就下楼了。

    他下到楼底的时候,楼道里还满是道歉声。

    工藤浩完全没有把这点小事情放在心上,他现在放在心上的,只有不远处的游戏对决。

    他正了正因为疾步而乱了的衣衫,没有马上冲过去把对决的两个人揪起来,而是贴近了找了个位置观察了起来。

    那名负责记录的员工,看到大老板突然出现在面前,兴奋的跟什么一样,忙不及的就要上来套近乎。工藤浩脸一板,眼神登时凌厉了起来。把觉得浑身冒热气的记录员,一下拉入冰窖里,冻得一动不动。

    街机前的岛田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认真的自己也会输。而且,输在了旁边那个看起来有些傻了傻气的人身上。

    以他的经验来判断,旁边那个人,根本就是一个没怎么玩过街机游戏的菜鸟,手法不甚熟练,自己怎么会输在他的头上。

    难道说……他作弊了?

    很有可能!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瞬间霹亮了岛田的脑海,一定是这样没错!

    埃及艳后的脑袋,从来就没有人能打爆过,凭什么他就打爆了?还连续打爆两回。

    岛田越想就越是这样,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

    像是摸到头绪了的他,看向高桥眼睛里都是怒火。高桥恰好这个时候也看向他,依旧人畜无害的说道,“真不好意思,我又赢了!”

    “胡说!”岛田一下子从椅子上窜了起来,颤抖着手指着高桥,大声的喊道,“作弊!你作弊!”

    “我作弊?”高桥好笑的盯着岛田,开始认真了。别人泼自己脏水容易,但是自己想要洗白却难。如果没一个合理的解释,就算是自己没有作弊,别人也会当是作弊了。没人在乎真相,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到时候自己再想进入游戏行业,也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

    “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高桥先是语速缓慢地搬上来一句名台词,在念白的空当,他极速思考如何反驳。

    就在他开口打算继续说话的那一霎那,场外的一个声音,完完全全地打乱了他的思路。

    “你咋还玩游戏?”一句满是东北口音的话划过人群,一个人脚步很快的冲了进来。

    叔叔下来了。高桥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不好,不像别人说他作弊,他还能辩驳。叔叔说他什么,他却必须听。

    这不是因为什么“愚忠愚孝”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是因为是叔叔把他带到曰本的。

    高桥和叔叔并没有血缘关系,叔叔实际上是一名弃婴。曰本人撤离的时候,丢在中国的弃婴按照官方的说法是在华曰本遗孤。

    从七十年代开始他们这些在华遗孤,陆陆续续回到了曰本。

    本来叔叔已经回曰本几年了,就算偶有联系也就那样了。可是,因为国内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农民越来越觉得没有希望。身为普通农户的高桥爸妈,用了各种手段,最后才把高桥送到曰本这个无论是在叔叔口中,还是官方口径里,发荣发达的国家。

    到了曰本,满眼的高楼大厦灯火通明,比那个八十年代还时不时停电的小村庄好到不知道哪里去。

    可是,他到了这里,才知道叔叔在曰本并不像他书信里写的那样,他过得很不好。

    虽然他是曰本人没错,但却因为语言,因为他是遗孤而饱受打击。那些本应该是他们同胞的曰本人,压根不认他们这些遗孤。甚至,非常鄙视他们的存在。

    因为,他们的存在,就意味着数十年前战争的存在,也时刻提醒着他们,他们只不过是战败者罢了。

    发现不对也回不去了,高桥便在社会底层叔叔的帮助下,找了同样是社会底层的工作。

    一天几份活,没日没夜的忙,经常性的被一些小帮派的勒索。虽然的东西变得丰富了一些,但总体来说,日子并没有好过多少。不过是从田里穿梭,变成了在城市里穿梭。

    直到有一天,高桥病了。看不起病的他们,只能硬挺。然后,就是老套的故事了,醒来的高桥已经不是那个高桥,而新的高桥决定寻找新的出路,以免自己重新陷入到过劳重病的泥潭。

    “我……”高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虽然日子过得苦,可是叔叔对他还不错,有啥好吃的有啥好穿的,都可着他先来。尽管大多数时候叔叔比较固执,但他却是个好人。

    “别说了,快跟我搬东西去。搬慢了,咱们就赶不上下个活了。”叔叔拉着高桥就往出走。

    “哦。”高桥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身后的街机,他没有辩驳什么。他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只能日后再找机会了……”

    本来想再看看的工藤浩,没想到上演了这么一出变故。

    刚才的这段观察,让他对这个憨厚的小伙子,有不少好感,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和哥哥在北海道时无忧无虑的日子。

    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小伙子的姓名地址,如果放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

    工藤浩向外迈了一步,刚好挡住叔侄二人的去路。

    叔叔看到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拦在自己身前,定睛一看,这位西装革履的先生,就是刚才自己“不小心撞到”的那一位。叔叔没管他到底干什么,第一时间就开始鞠躬道歉,生怕惹麻烦。

    他不停鞠躬道歉的时候,用余光看到体面的西装男还朝自己这边走,他更慌了。这时候他才发觉侄子像根木桩矗在那里,他赶忙拉着侄子一起赔礼道歉。

    工藤浩看着如此疯狂的道歉,才发觉原来小伙子旁边的人,就是刚才被自己撞的底层人。

    两个人穿的差不多,动作也不陌生,估计两个人比较亲密。

    工藤浩心里有了判断,三步两步走上前和风细雨的说道,“不用道歉了。”

    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怎么,叔叔还在道歉。

    工藤浩只好切换到严厉模式低吼道,“不要道歉了!”

    他吼完,道歉声就停了。

    叔叔拘谨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才是我撞了你,你不用道歉,应该我向你道歉才对。”工藤浩前半句对叔叔说完,后半句就转向高桥,“小伙子我看你游戏玩的不错,有人说你作弊,不想证明一下自己么?”

    “想。”高桥答道。

    他拍了拍叔叔的肩膀,让他放宽心,自己就转身朝着街机走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