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6 棺椁里的九公子!【求收藏,求鲜花】
    太平王府。

    幽静的庭院中,一具冰冷的红木棺椁横陈于此。

    周围一片冷清。

    气氛y森而诡异。

    让人根本想不到,这里会是王府,倒像是义庄似的。

    定南王世子踏入院中,不禁也有几分背脊发凉。

    每次来到这个地方,都会让他感觉头皮发麻。

    说真的,若非迫不得已,他是真的不想来见这个变态。

    他今天要来的见的人,名叫宫九。

    乃是太平王世子,也是他举事的重要盟友之一。

    这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真正的疯子。

    宫九有时看来很笨,常常会迷路,甚至连左右方向都分不清,你若问他一百个人中若是死了十七个还剩几个。

    他说不定会真的去找一百个人来,杀掉十七个,再将剩下来的人数一遍,才能回答得了。

    可是无论多难练的武功,他全都一学就会,无论警卫多森严的地方,他都可以来去自如,你心里想的事,还没有说出来他就已知道。

    假如你要他去杀一个人,不管那个人躲在什么地方,不管有多少人在保护,他都绝不会失手!

    他不赌钱,不喝酒,男人们喜欢的事,他全不喜欢。

    没事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坐在海边发呆,两三天都不说一句话,有次他在海边坐了三天,非但没有吃过一点东西,连一滴水都没有喝。

    他的忍耐力的确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他可以在海底耽一天一夜不出来。

    就连平时睡觉,也不是在舒适的g上。

    他喜欢像是死人一样,把自己钉在棺材里。

    “九公子,老朋友来了,你都不出来见一见吗?”

    定南王世子走入场中,盯着那口红色棺材道。

    好半晌,里面才传来一个有些沉闷你的声音。

    “你知道上一个打扰我睡觉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几个月不见,九公子的脾气还是这么暴躁啊!”

    定南王世子呵呵一笑。

    虽然宫九这个人有些变态,但他也不是傻子,不可能真的会对自己怎么样。

    毕竟,他们两家,都是当年组建的成员。

    纵是各怀心思。

    但至少在推翻龙椅上的那位之前,他们还是利益一致的。

    “我有一件棘手的事,需要九公子出手帮忙。”

    “杀皇帝吗?我现在只对这件事有兴趣,其他的,不想动。”

    棺材里的人说道。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从他z里说出来,却是显得这么的波澜不惊。

    他也从来不在乎这些话是否会传到皇帝耳中。

    他就是这么个疯子。

    定南王世子却不敢跟他一样这么疯,连忙干笑道:“九公子开玩笑了,这等大逆不道的话,还是少说。我这次请你帮忙的事,你一定会有兴趣的。”

    “哦?”

    “我想请你杀一个人。一个真正的天才!”

    “天才?”

    棺材里的声音略微提高了几分,显然有了一丝兴趣。

    他最听不得有人提及天才这两个字。

    因为他向来最喜欢的便是猎杀所谓的天才。

    数年前,他曾经做过一件很疯狂的事情,一口气杀了当时人榜上的七位天骄,最终逼得一位天榜宗师出面镇压,这才灰溜溜地躲了起来。

    从那以后,他就很少出门了。

    “他有多天才?”

    定南王世子听到他询问,便知道宫九已然动心了,于是道:“此人,本是江都一富商公子而已,文弱书生。但他在横波亭枯坐三年,出关之后,修为从无到有,四步之内入先天。而今更是一剑击败华山剑子,成为人榜第三。当年和你一个时代的快剑阿飞,在他手中也是连一剑都撑不过……这样的人,足够天才吗?”

    他的话,回荡在庭院中。

    棺材里的人,再没有回话。

    只是过了许久之后,轰隆一声,剑气冲天。

    宫九,走出了他安寝的棺椁。

    ……

    昆仑山,地处西北。

    苍凉荒莽,连绵千里。

    明教总坛所在的光明顶,便是位于昆仑之北段。

    矗立于一片冰天雪地之中,火山喷发形成的熔岩谷地。

    圣火不熄,传承不灭。

    霜雪之中。

    江枫独自一人,缓步而行。

    山道崎岖,更有风雪所阻,但他却是依旧如履平地。

    山风呼啸而至,霜雪吹打过来,便是被护体罡气自动排开。

    不多时,他已行至山腰。

    隐约已能看到光明顶的轮廓。

    “站住!此乃明教总坛,光明顶重地,不得擅闯,速速退去!”

    山门前,明教五行旗护卫闪身而出,大声喝道。

    江枫抬头,看了一眼,礼貌地道:“白衣江枫,前来拜会明教教主张无忌,劳烦通禀。”

    那几个护卫听到他的名字,脸色微微一变。

    “阁下还请回吧。我明教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光明顶上下已进入战备状态,不宜会客!”

    江枫闻言,摇了摇头。

    “我既然来了,便不能无功而返。”

    说完,便是无视了那些明教弟子,踏步登山。

    “停步!”

    一众五行旗弟子大吼着,作势便要动手。

    但是一股强横的剑气喷薄而出。

    众人只觉得身体一僵,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根本动弹不得,手里的刀剑,战栗不休,根本不敢出鞘。

    江枫缓缓踏步,就这么平缓地走了过去。

    埋伏在山道上的五行旗教众也都是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在他们眼中,只看到一座巍峨无比的剑山碾压过来。

    沉重,锋利。

    势不可挡。

    别说是动手了,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直到江枫的身形已然跨入山门,渐渐走远,那股剑气的压迫才逐渐消散。

    众人松了口气,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相顾骇然!

    刚才,江枫若是心生杀意的话。

    他们现在都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