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2 每人自断一臂!【求收藏,求鲜花】
    砰——

    小巧精致的白玉酒杯,放在檀木桌面上。

    他放得很轻。

    连杯中残留的酒水都没有飞溅出一滴。

    但在酒杯碰到桌面的瞬间,却是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

    精纯的真气灌注其中。

    以那酒杯为中心,一道ro眼可见的先天罡气扩散出去。

    如同湖面荡漾的波纹涟漪。

    轰!

    恐怖的气浪席卷而出。

    似惊龙出水!

    在场众人只觉得呼吸一滞,似狂风过境,一股恐怖的气势横扫而出。

    噗噗噗——

    门口的那些金国武士齐齐闷哼一声,口吐鲜血。

    竟是被这一股气劲直接震得七窍流血。

    瞬间倒下了一大片!

    “先天真罡!”

    黄蓉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江枫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富家公子,居然真的是一位武林高手。

    而且修为境界,比自己还高。

    这么年轻,竟已踏入了先天境界!

    如此惊才绝艳,必是已然入了人榜之中!

    “哪里冒出来的先天高手?”

    下面的杨康等人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给震住了,一个个如临大敌。

    江南七侠、郭靖、丘处机等人,也是一脸惊讶。

    纷纷抬头望向二楼雅间。

    随即,都是愣住了。

    一半是惊讶于江枫的俊美。

    一半是震撼于他的年纪!

    这个看上去温润如玉的富家公子,满打满算也不过最多十九岁的年纪。

    身上的气势,却是如渊似狱。

    仿佛体内有一条怒泷在咆哮似的。

    “怎么可能!这世间,竟然真的有这么年轻的先天高手?”

    杨康脸色微白,心中无比嫉妒。

    他自问也是资质不俗,才十六七岁,便已即将踏入洞玄境界。

    本以为,自己在同代中,已经算是出类拔萃了。

    如果有机缘,再过几年,或许还能在二十五岁之前突破先天,进入人榜之中!

    可是,和眼前的江枫比起来。

    他的这点实力,便是不值一提了!

    十岁的先天高手,此人,必是人榜之上的绝代天骄。

    “这位公子,不知怎么称呼?”

    旁边的灵智上人和梁子翁这时候反应过来,都是一脸忌惮之色。

    江枫刚才的手段,完全是靠先天真罡释放形成的冲击波。

    需要极其深厚的内力修为。

    便是丘处机这个老牌先天高手也未必可以做到。

    这么年轻的先天高手,必是人榜有名,每一个都是大有来历。

    所以他们才有此一问,想要确定对方的身份,避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我是谁,你们还没有资格知道。”

    江枫淡淡地开口。

    他的语气很平淡,依旧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感觉。

    并没有什么盛气凌人的高傲。

    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极为霸气。

    先天之下皆蝼蚁。

    对蝼蚁,不需要客气。

    “这里是中原,不是金国。你们本是汉人,却甘愿做番邦走狗,还在我中原之地放肆。莫非真以为我中原武林无人?”

    江枫本就读书人。

    对家国之念,还是看得很重的。

    虽说他不是什么救国救民的大圣人,但也绝对不允许在自己的地盘上,有番邦之人嚣张。

    因而这番话说得是掷地有声。

    旁边的黄蓉闻之,不由连连点头,望向江枫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尊崇。

    而下方的江南七侠和丘处机更是不禁大声叫好。

    对江枫顿时好感大增。

    杨康的脸色y沉。

    本来他这次是想借烟雨楼对决的机会,逼迫江南七侠和丘处机投靠的,他们如果投靠,可以给中原武林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前来投奔。

    退一万步说,他们不肯投靠,也可以将他们杀死。

    震慑那些武林人士。

    到时候,他就可以在父王面前邀一大功,让他看看自己的本事。

    杨康的计划其实并没有问题。

    埋伏好的弓弩手,足以射杀江南七侠,而他身边的灵智上人和梁子翁联手,也能够对付得了先天境的丘处机。

    毕竟他太了解丘处机的弱点了。

    加上两位半步先天的高手,应该是十拿九稳才对。

    但他千算万算,没想到烟雨楼里居然还有江枫这样一位先天高手。

    如果对方执意cha手,他们未必能够占得了什么便宜。

    到时候立功不成,说不定还把自己搭进去,未免得不偿失。

    想到这里,杨康冷哼道:“看来阁下是铁了心要管这档子闲事了?既然如此,我就给你这个面子。我们走!”

    说着,朝灵智上人和梁子翁使了个眼色。

    三人便是打算退出烟雨楼。

    然而,一股恐怖的气势却是牢牢锁定了他。

    杨康只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粘稠了许多,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牢笼,将他禁锢。

    肩膀上的压力越发沉重。

    竟是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

    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门口明明就在几步之外,可他却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迈出一步。

    不仅是他,旁边的梁子翁和灵智上人也是脸色难看。

    显然也被这股气息锁定,压迫得很难受。

    “我这地方,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你们打碎我这么多家具,总该给点赔偿才对。”

    江枫坐在窗边,慢条斯理地说。

    杨康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羞恼。

    身为金国小王爷,他走到哪里不都是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但却并没有爆发,而是隐忍道:“赔偿,没问题,烟雨楼今日所有的损失,都算在我的头上……”

    “你认为我缺钱吗?”

    江枫摇了摇头,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

    “中原之地,不是尔等番邦走狗放肆的地方。你们扰了我这烟雨楼的清净,每人自断一臂,就可以走了。”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