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 玉郎江枫,剑神系统!【求收藏,求鲜花】
    相传,江都城外,有一处横波亭。

    乃是江氏富商,花重金所建。

    说是亭,却是一座江中高阁。

    内藏万册q书,四书五经、兵法权谋、奇闻异事……

    可谓无所不包。

    阁楼之上,有一俊美少年,整日枯坐于此。

    览q书,写天地,画江河。

    不觉时光流逝,至今已然三年有余。

    江都百姓对此,早已见怪不怪。

    那阁楼上的少年,名叫江枫,乃是江氏商会的少主,家世优渥,富可敌国,更是生就了一副绝妙的皮囊,俊美无双。

    只可惜,是个读书读傻了的痴儿。

    他自幼拜师在“轩辕仙剑”楼拓蓬门下,习得惊龙秘籍、疯狂十字剑两大绝学。

    却从不见他练剑。

    整日将自己关在这横波亭中,除了吃饭睡觉,便是看书写字。

    江水,阁楼,少年。

    不经意间已成为江都特有的一道景致。

    少年一天天长大,越发的俊逸出尘。

    每日都有数之不尽的年轻女子,大家闺秀,往来于此。

    哪怕只能隔着江面远远看上一眼。

    对她们而言,仿佛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江公子真是太帅了,我只要每日看上他一眼,便觉得心满意足了。”

    “可惜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见过他笑。若是他能对着我笑一笑,便是死了也甘愿。”

    “江公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从那阁楼里走出来啊?我好让我爹去求亲……”

    “得了吧,江公子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庸脂俗粉?而且,他这般完美的人,就该坐在那空中阁楼里才对,若是走出来,只怕这尘世会玷污了他……”

    ……

    横波亭。

    高阁之上。

    江枫盘膝坐在一片杂乱的纸堆中。

    那些纸上,都是一个个简单的“十”字,一横一竖,铁画银钩。

    如同剑痕一样。

    “三年了。我在这横波亭,以笔为剑,修炼十字剑法,已经整整三年!”

    江枫抬起头来,神色有些复杂。

    三年前,他从地球穿越到这个世界。

    本以为可以安心做个高富帅,享受人生。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可怕。

    这是一个由很多武侠世界融合而成的浩瀚江湖。

    一个弱ro强食的世界。

    高手如云。

    如果没有实力,长得再帅,有再多的钱也没有用。

    原著里“江枫”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可不想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所以,他在这横波亭枯坐三年。

    为的是借此地江水之势,修炼惊龙秘籍内功。

    同时以笔为剑,修炼疯狂十字剑法。

    江枫的武学天赋本就不差,否则也不会被轩辕仙剑收为弟子。

    只是原著里的他,不喜欢练武,所以这才导致实力平平,惨死他人之手。

    现在的江枫,却是一门心思苦修。

    时至今日,一千多个r夜夜。

    终于将这两门功法修炼到了极致。

    “叮!恭喜宿主成功将一门剑法修炼到圆满境界,剑神系统正式激活……”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江枫不禁一愣。

    系统?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对这个词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只是,他没有想到。

    自己这个系统,激活得这么晚,而且激活条件还这么苛刻。

    需要将一门剑法修炼到圆满境界。

    “剑神系统开始绑定……”

    来不及多想。

    就在系统提示声响起的瞬间。

    一股浩瀚无比的剑意笼罩了下来,轰然灌入体内!

    嘶啦——

    恐怖的剑气溢散。

    瞬间便是将阁楼中的书籍和纸张绞成了粉碎,如同雪花漫天飞扬。

    江枫只觉得全身剧痛。

    仿佛置身于刀剑风暴之中。

    那恐怖的剑意,在撕裂身体,粉碎血ro筋骨,他感觉全身的每个细胞,都被一把细小的剑给刺穿了似的。

    “我靠!不就是绑定个系统吗?这么大阵仗?”

    江枫有些郁闷。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人家绑定个系统不就是瞬间的事吗?

    怎么到我这里,还要剑气灌体,千刀万剐了?

    “叮!宿主不要紧张。因为宿主是以最高难度激活系统,因此系统在绑定过程中,会自动赋予一道先天剑气为您重塑经脉ro身,这个过程虽然有些痛苦,但对宿主而言却是绝无仅有的机缘,可以将宿主这些年的积累,最大程度激发出来……”

    系统提示声在耳边响起。

    江枫这才松了口气。

    先天剑气灌体?

    既然是好事,他也就不再挣扎。

    任凭那剑气在体内疯狂涌动,撕裂血ro,从周身毛孔中迸发而出。

    轰隆隆!

    细密的剑气溢散出去。

    逐渐萦绕了整座横波亭。

    这孤立在江水中的高阁,此时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剑,横亘天地间。

    江水蜿蜒如龙。

    这把剑,便是狠狠cha在龙身上。

    恐怖剑气翻卷江水,激荡起道道波澜。

    “怎么回事……”

    “横波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江水好像都沸腾了起来!”

    “看上去好恐怖啊,江公子不会有事吧?”

    岸边的人,都被这奇异景象给惊呆了。

    江畔渔船上。

    一位身穿蓑衣的老者猛然抬头,望向江心高阁之上。

    眼神之中,流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惊喜。

    “我的好徒儿,三年枯坐,厚积薄发,终于到了你鲤鱼跃龙门的时候……”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