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不日不月
    古秋慕是绝世美人,所有人都认同这件事,连如玉也不例外,她想要在古秋慕身边的目的,并不是古秋慕所说的。因为无双,她母亲的救命恩人,是个比她主人更加美貌的女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东西,甚至为了古闲秋付出一切。



    她无法理解,



    所以她要证明,真正得到一切的应该是美人,像古秋慕一样的美人,令她着迷的美人。她完全能够理解为什么皇帝会喜欢她。



    只是方式不对而已,只是古秋慕不愿意争宠罢了。是金子总会发光,所以如玉不着急。



    她会帮方佳人,只是让古秋慕注意到她的一步。还要测试古秋慕是否值得她帮助,一个没有脑子的美人,和一个花瓶没有什么区别。



    结果,古秋慕并没有让她失望,但有一点令她失望了,古秋慕居然爱上了秦洛,那个暴君,她不明白秦洛哪里好。



    她听过很多关于秦洛的传闻,政事上碌碌无为,将秦严皇帝打下的帝国彻底挥霍一空。后宫没有一位嫔妃,该说是无情,还是如谣言一般,是个性无能的皇帝。做的唯一正确的事大概就是退位让贤,把皇帝的位置主动让给了罗尚。



    好像问,但不能问,如玉强压下自己的疑问,听着古秋慕的吩咐。



    她的每一句吩咐,每一句嘱托都是对的。



    放弃了一心为钱的音儿,选择她,不惜得罪冯当家,所以,无论古秋慕做什么决定,她都要全力支持,



    “小主,今天要到永寿宫给李嫔娘娘请安了。”



    古秋慕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她第一件事想到的,并不是今天要去见李嫔娘娘,要去应付那些女人,而是想到昨晚又没有下定决心去找秦洛,三十天了,一直没有见到秦洛。



    她真的佩服自己,居然能忍过三十天。



    “小主,”如玉猜到了古秋慕的想法,警告道,“请保持常态,无论遇到什么人,奴婢叫秦太师帮忙拖住皇帝,今天他不会来,但是太上皇,奴婢就不清楚了,所以请小主保持常态。”



    “我明白,人言可畏。”



    “小主明白就好,”如玉露出笑容,为她整理好衣襟,“恐怕今天会耽误很久,所以,奴婢已经让音儿姐姐去准备早餐了,多少吃一些。”



    “好。”



    出了翊坤宫,走到转角处,却被韩容华拦住了,古秋慕想起来前一阵她似乎来找过她,那天因为太累了,所以没有见她。



    无论是位分还是资历,古秋慕都应该给她行礼,古秋慕见到她,隐藏住自己的吃惊,规规矩矩地行礼,顺便为前几天拒绝她的事情而道歉,请求韩容华的宽恕。她之前有见过韩容华,对她的第一印象,像是林黛玉一样,娇弱无力惹人怜爱,想来皇帝应该是喜欢着她的。



    “不必多礼,可否与我一起前去永寿宫?”



    古秋慕不敢不从,点了点头,跟在韩容华半步之后。那天她拒绝韩容华之后,如玉特意挑了个时间跟古秋慕说这个女人,关于这个女人的事。
    

    t;

    韩容华是外邦之人,来皇城是为了跟着父亲做生意,却被罗尚看上了,所以成了内定的嫔妃。



    为了把韩容华留在皇城,罗尚搅黄了她父亲的生意,迫使韩容华不得不同意罗尚的条件,入宫为妃。罗尚答应不会亏待她和她的父亲,确实做到了,但是韩容华依然不满,她痛恨的不是自己的这张脸,她痛恨着皇帝。



    即使痛恨,却不会做出任何伤害皇帝的事情,因为害怕。如玉就是因为看出了她这点,所以才离开了她。



    不过这两年她完全没有关注过韩容华,也没有听过关于韩容华的什么事,所以没有去关注,这次她突然前来,可能只有一个目的,利用古秋慕去伤害皇帝。



    所以,不管韩容华说什么都不能答应。



    “承贵人,我不知道你来宫中是什么目的,但是你最好小心点身边的人。”



    韩容华的视线瞟向古秋慕身后的如玉,古秋慕若无其事地点头称是,没有多说什么。正如如玉所说,皇宫会改变一个人,当初那个心怀怨恨却不敢报仇的女人已经变了吧?



    “你听不进去也罢了,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韩容华没有继续劝说,“我那天去找你,只是想看看你身体状况,我听说常贵人身上都是伤。”



    古秋慕停下了脚步。



    “你不要紧张,我知道那不是你害的,”韩容华笑道,“我只是想让你得到皇帝的宠爱。”



    “你不知道,这一个月,后宫的女人哪里还有心思去争宠,躲着皇帝还来不及。他为你铺好了路,铲除了所有会阻碍到你的人,他宠幸了每一个嫔妃,给了每一个嫔妃忠告。常贵人被当做祭品一样,用来警告我们。”



    “告诉我们,皇帝不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皇帝会不择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不知道他会为了你做这么多。”



    一路上都是韩容华在说话,古秋慕紧闭着双唇,默默听着,如玉对此表示赞许,这是最好的选择,不必理会这个女人,她说的都是谎言。皇帝的确是威胁了所有嫔妃,但并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不然方佳人哪里还有心思来监视她。



    到永寿宫门口,韩容华才不再说话,静静地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而常贵人已经到了,坐在古秋慕的下位。



    “承贵人感觉身体好些了吗?”李嫔待她坐下便开口问道。



    古秋慕身体一直很好,现在不好的倒是李嫔,脸色比一个月前相比,要苍白了些,看样子常贵人和韩容华说的并不完全是谎言。



    “回娘娘,好了许多。”



    “既然如此,今晚便安排你给皇帝侍寝吧!”



    古秋慕猛地抬起头,开什么国际玩笑,先不管她愿不愿意,皇帝亲口答应过她,不会勉强她,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说这种话。



    如玉感到了她心中的不满,悄悄把手放在椅背上,古秋慕才稍微平静了些。



    不能慌张,古秋慕站起

    


    来跪在地上垂头道:“回娘娘,奴婢很愿意给皇帝侍寝,但正如奴婢刚刚所说,好了许多,并不是完全好了,只要有一点点的可能***婢都不能冒险。”



    “你之前不是千万般地不愿意吗?”王贵人嘲笑道,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隐约可以看到她脖子上的淤青。想来她应该受到了和常贵人一样的待遇,不过她在宫中浸染三年,知道该如何避免自己的丑闻传出去。古秋慕想到了什么,也许常贵人是故意把自己的事泄露出去,好让所有嫔妃忌惮她的存在。



    “王贵人,此事与你无关,这是我与皇帝之间的事。”



    “你……”



    “你们在吵什么?”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不是皇帝的声音,是古秋慕朝思暮想的人的声音。



    李嫔带着众嫔妃起来行礼,秦洛叹了口气,扶起古秋慕,说道:“我就知道会有事发生,皇帝现在忙于政务没时间来处理你们的事,所以让我来看看,而我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王贵人听秦洛提起皇帝,慌了一下,开口解释道:“奴婢只是关心承贵人,并没有刻意为难她,倒是承贵人,出言不逊。”



    “王贵人,你话太多了,”秦洛坐在最上面的位置,“本以为会惹事的是常贵人,没想到是你。”



    秦洛,是秦洛,他来帮她了。



    秦洛真的来了,怎么办,万一古秋慕忍不住,她一定会成为真正的众矢之的。



    主仆两人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古秋慕兴奋的要死,而如玉担心的要死。



    “是奴婢的不好,”古秋慕上前一步道,“我不该拒绝李嫔娘娘的提议,但奴婢的身体也确实没有完全调养好。”



    “既然没有调养好,那就继续在宫里待着便是,何必来请安,”秦洛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而在古秋慕听来,他是在心疼自己,“李嫔,我会跟皇帝说,承贵人的身体微恙,暂时还不能侍寝,由我来处理可好?”



    “再好不过了,谢太上皇。”



    李嫔没有拒绝的理由,凤印在秦洛手中,说是权力是她的,实际上,能做最后决定的只有秦洛一人。她不明白,为什么皇帝会把后宫的权力交给太上皇。



    后宫是女人的天下,让一个男人掌握着生杀大权。



    “但,你不能让皇帝一直等下去,”秦洛开口道,“你应该已经听说了些皇帝的行为,虽然无伤大雅,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人命。”



    秦洛不想让她成为罪人才这样说的,不想让她手沾献血,古秋慕心脏微颤,强忍住笑意。



    今晚无论如何都想靠近他。



    “回太上皇,现在是白太医令在给奴婢诊治,奴婢的身体想来白太医令再清楚不过了。”



    “是吗?那我等下去问白太医令好了。”秦洛没有继续追问,他也觉得如此会比较稳妥。古秋慕说的时间多少会掺有自己的算计,皇帝一定会怀疑,但白太医令说的,皇帝大抵是相信的,毕竟白太医令身

    


    世清白,在宫中这么多年,也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我来就是为了看看你们的情况,既然已经解决了,我也不多待,”秦洛起身对古秋慕说,“你既然身体不适,便与我一同离开吧!”



    “是。”



    古秋慕兴奋得差点蹦了起来。



    秦洛宠溺地看着她强压下雀跃心情的样子,无奈叹了口气,走在前面,古秋慕紧随其后。



    两人走了以后,剩下的嫔妃没再多说,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皇帝和太上皇一柔一刚,两人都在用自己的方法保护古秋慕,皇帝不说。太上皇保护古秋慕,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遵守皇帝的命令,都不是好对付的人物。



    三年内,一直没有大事发生,也是因为秦洛强行压着。



    秦洛没有直接回乾清宫,而是带着古秋慕直接到了御花园,一路上两人什么话都没说。紧张的不只是秦洛和古秋慕,最紧张的还是如玉,隔墙有耳、隔墙有眼的道理,古秋慕比谁都明白,如果秦洛要求跟古秋慕独处,她要想什么理由回绝。



    “你们退下吧!我有话跟承贵人说。”



    想到最坏的结果,居然发生了。如玉欲言又止,古秋慕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侧头对如玉说:“去吧!”



    见他们渐渐远去,秦洛走进亭子,朝古秋慕挥挥手,古秋慕顺从地走了过去,紧靠着秦洛身边坐着,甚至得寸进尺地靠在秦洛肩膀上,享受着难得的独处。



    “当年,木溪是在这里勾引秦洛的,你为什么向木溪学习一下,变得有情调些?”



    秦洛侧过身,捧着古秋慕的脸颊,把她压在椅背上动弹不得,嘴唇在快要接触上的时候,秦洛缓缓起身,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不再说话,静静地思考着什么。



    “你想我了吗?”



    “不得不承认,我……一直在想你,与当年古闲秋和秦严不同,秦严想念的是古闲秋这个人,而我想念的只是你的这张脸,和身体,”秦洛斜着眼睛打量古秋慕,“你觉得这算什么?”



    “没关系,”古秋慕伸手搂住秦洛的身体,闭上双眼,说道,“我会像木溪一样努力,得到你的宠爱。”



    秦洛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说:“你现在该担心的不是怎么应付过去皇帝吗?”



    听到秦洛提起皇帝,古秋慕心里产生的柔情瞬间消失了,这个障碍物,就像是当年古闲秋和皇帝之间的木溪一样,不停地在勾引着她,让她无法安心。



    “罗尚是个好皇帝,但这个国家与我无关。”



    “冯元兴会允许你杀了罗尚吗?”秦洛苦笑了下,“罗尚是冯元兴用尽心血培养的皇帝,他的无情、他的理智、他的才能,全部都是冯元兴给的,他会允许你毁掉他的杰作?”



    “那可由不得他。”古秋慕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当成玩笑,秦洛心里清楚,可是她居然对罗尚有杀意,“放心,我有分寸,时日还长,古闲秋成功不了的事,并不意味着我也会失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