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深居简出
    古秋慕在皇帝的诱惑下停止了思考,她不知道要如何选择,只是一味回想着古闲秋曾经做过的事,如果是古闲秋,会怎么选择。



    可是,不一样,古闲秋是古闲秋,她不是古闲秋,她心里清楚。



    对于古闲秋来说,争斗的乐趣最重要,对于她来说,除了古闲秋,最重要的是秦洛,她想要得到自己爱的人,想把自己的一切给自己爱的人,所以,不想被皇帝碰。古闲秋是最重要的,然后才是秦洛,答案明明已经揭晓,但她为什么无法接受。



    “要不要交易呢?”皇帝露出笑容,追问道。



    古秋慕倒退一步,这是她第一次倒退,曾经的她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会倒退,就因为皇帝的一句话,因为权力。



    因为皇帝是无法反抗的权力。



    古秋慕摇了摇头,不对,重点不是这里,不是权力,想要杀这个男人随时可以,接受他的交易也无妨。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有一次就有两次三次,以后永远会被皇帝牵制,那她的目的和秦洛都会被他毁掉。



    “陛下,强扭的瓜不甜,奴婢虽是陛下您的妾,但依然是个人,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您若是强迫奴婢,便是犯了法。”



    “而且奴婢想,冯当家应该警告过您吧?”



    “不要去招惹这个女人。”冯当家的原话,皇帝突然想了起来,他一直听从冯当家的建议,所以才能顺利走上皇位。冯当家的每一句警告都是有意义的,小时候的事在他脑海中慢慢浮现。



    冯当家和他说,绝不要靠近老二,秦严皇帝的暗卫二把手。老二虽然看起来很亲切,实际上,曾经得罪过她的人,全都死于非命,不明原因的死亡。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老二的拿手绝活是暗杀。



    所以就算是二号在与老二说话时也是规规矩矩的,不敢有半分僭越,这才得以使得两人感情长久。



    现在该退一步吗?



    如果退了这一步,他还有机会得到这个女人吗?



    皇帝在一瞬间失去了自信,帝王本该留着的自信在一瞬间灰飞烟灭,却在看到其他人的同时,恢复了自信。正如冯当家所说的,这个世界就是他的,是他的东西永远都无法丢弃。也正如冯当家说的,男人在女人面前要能屈能伸,退一步就等于让对方上前一步。



    “的确,”皇帝笑了下,直起身子,坦率地回道,“冯当家告诉朕,叫朕离你远点。可,在皇宫里,朕最大,早晚有一天你要来求朕宠幸你,不如现在同意这个交易。”



    “陛下,您不必这样威胁奴婢,您想要得到奴婢再简单不过,像秦洛皇帝一样,后宫中一个人都不要有,在退位后,与奴婢在一起不好吗?”



    “哈!”皇帝发出奇异的笑声。



    而周围的嫔妃一脸茫然和恐惧,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古秋慕对皇帝提出了不得了的要求。



    “好啊!那朕就答应你,”皇帝托着下巴注视在下方的古秋慕,“朕等你一个月,一个月后,朕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弄到手,不计手段。”



    “谢陛下成全。”



    “散了

    吧!今天,冉邢圩,叫太医令到翊坤宫给承常在诊治,这种状态还来跟朕谈判,真是辛苦了。”



    皇帝亲自把古秋慕扶了起来,看也不看周围的人一眼,径直领着她走出了宫。并没有乘坐轿撵,而是陪着古秋慕一路走到了翊坤宫门口,挥手叫冉公公和音儿离开。



    “朕叫你秋慕可好?”



    “不好。”古秋慕甩开了皇帝的手,“在你的嫔妃面前,我给你留了面子,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心中已经有了人,谁都无法代替。”



    “而且,像你这种只会看脸的男人,就该死。”



    说完,古秋慕不再理会他,扭头离开,重重地摔上了翊坤宫的大门。冉公公悄悄地从皇帝身后冒了出来,皇帝是平民出身,而且又是冯当家养大的,所以对礼仪尊卑不是很在意,没有生气,反而被古秋慕逗笑了。



    这样的有容貌又有脾气的女人,冯当家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



    还是说,这个女人和他的母亲、冯当家一样。



    笑容渐渐收敛。



    如果真的和他的母亲一样,那他注定得不到古秋慕,除非他能够像冯大老板那样,有他那样的魅力,把冯当家留在这个世界。可是他有吗?罗尚苦笑了一下,喊了声躲得远远的冉公公,转身离开。



    “小主,你何必拒绝的如此干脆,”音儿走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古秋慕,“小主,恕奴婢直言,您是女人,对付男人,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并不代表失败。”



    “你话太多了。”古秋慕瞟了眼扫地的下人,轻轻地摇摇头,音儿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虽然这是翊坤宫,只有她一个嫔妃居住,但从她入宫到现在,能看得出来,想要害死她的人太多了。各种各样的理由,皇帝是个看脸的男人,自认为比古秋慕丑陋的女人,当然会心怀不满。



    音儿还是猜不出古秋慕的用意,甚至觉得她跟了一个无脑的人,开始担心起未来。



    回到房间里,古秋慕已经彻底支持不住,昨晚确实着了风寒,而且非常严重,她一直苦苦撑着,才没有在所有嫔妃和皇帝面前失礼。



    输人不输阵是基本。



    即使快死了,她也不会失去气势,但音儿大概不懂吧!也不懂为什么这次她要在所有人面前硬是跟皇帝抬杠,她不喜欢皇帝,有了其他喜欢的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若是要真的得了皇帝宠爱与帮助,那她要应付的就不只是皇帝一人,还有后宫其他嫔妃的干扰。



    照皇帝的个性,可不会像秦严那么明智,懂得雨露均占。



    “小主,太医院的太医来了。”



    “是哪位太医?”古秋慕没有第一时间请他进来,而是警惕地先问了一句。



    “回小主,是白太医令。”



    白太医令,姓白,古秋慕有点印象,曾经的和古闲秋有一面之缘的医丞,可是她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到底要不要信任他,让他进来相见,古秋慕有些犹豫不定。



    如果再有其他人,当时在宫中古闲秋自己懂的医术,而在太医院认识的人,卓太医令,仍然在四处游荡,罗太医令早已归西,而他的后代是现在的皇帝。



    &nbs

    p;   姓白的一家,她在进宫之前,稍微调查过,世家很干净,只是普通的太医而已。



    可毕竟不是同一个人。



    现在这个姓白的太医会是什么样的人?大概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古秋慕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担心,现在是她最脆弱的时候,想要害她,简直易如反掌,连音儿也不能相信。



    良禽择木而栖。她一定不理解自己的行为,如果理解的话就不会问了。



    以为靠自己就好。



    “小主!”



    古秋慕醒来时,陪在她身边的是白太医令,年纪轻轻,应该是和当年的罗太医令一个年纪。希望不是变态就好,古秋慕自嘲地笑了下,却被白太医令注意到了。



    “小主,醒了刚好,来喝药吧!”



    白太医令面无表情,似乎还有点生气地把药递到古秋慕面前,古秋慕闻了闻,皱着眉,把药灌了下去。



    古秋慕如此直率地行为,让白太医令吓了一跳。接过古秋慕喝完的药碗,放在一边,观察着她的情况,随口说道:“刚刚明明如此抗拒见我,现在却毫不顾忌地喝下我给你的药,真是奇怪的女人。”



    “有什么奇怪的?”古秋慕被他看的不自在,摸了摸脸,扭过头说,“你之前不会对我做什么,现在若是对我下毒,不是在找死吗?”



    “用我这条草芥之命换你如此美人的性命,不亏。”白太医令一本正经地说着不正经的话。



    “你没有家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白太医令合上医药箱,“你我之间并没有信任可言吧?”



    “我在后宫至少要待一年,因为古闲秋待过的地方不只是翊坤宫,我还要想办法到坤宁宫去,到冷宫去,到避暑山庄去。但是我只有一张脸,不想古闲秋一样,懂得如何与他人相处,懂得医术,所以我需要帮助,不是皇帝的帮助,是同伴的帮助。”



    “同伴?真新鲜,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



    “你意下如何?”



    “我会考虑的,”白太医令拎起医药包,走到门口,停下脚步低声说,“未来我不清楚,但在你被禁足的这一个月中,我会是你的同伴。”



    古秋慕没有说话,目送他离开,直到音儿进来关上门,她才松了口气,又躺回到床上。



    她那样做是正确的吗?



    “小主,你与白太医令说了什么,他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没什么。”



    “小主,我是你在宫中的唯一帮手,请你信任我。”



    “好。”



    古秋慕应着,合上了双眼。



    音儿没想到古秋慕如此难搞,她在从小在宫中长大,被周围的争斗一直熏染着,非常懂得如何去猜测人心,操控人心,知道该对什么人坦诚,该对什么人隐瞒。



    她以为只要对这个她要效忠之人,开诚布公就好,她以为这个女人不会怀疑冯当家派给她的人

    。



    是她依旧太单纯,还是古秋慕心机太深。



    几天后,古秋慕已经彻底痊愈,正在院子里悠闲地伸懒腰,准备等下回到过去,追踪古闲秋的脚步,美滋滋地度过一天,可是她美滋滋的计划被打乱了,被一个女人,第一个跟她作对的女人。



    这几天里,听音儿说,皇帝已经先后宠幸了几个新晋嫔妃,其中一个就是她,常栗,之前是美人,被皇帝宠幸后,便成了贵人。



    她算是很特殊的一个,别人不是晋升一级,就是在原地不动,只有她晋了两级。



    不知是她恃宠而骄还是怎样,被皇帝宠幸后,再也没有踏出过自己的宫门,连本应在宠幸第二天去给上位嫔妃请安的规矩都没有遵守,直接翘掉了。



    一直到出现在古秋慕面前。



    她不明白,为什么常贵人从她的宫中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来见她。



    古秋慕能猜到一点,皇帝虽然晋了她的位,但也给了她警告。因为皇帝一定知道常栗曾经对她做的事,剪碎她的所有衣服,好让她不能面圣。



    但是皇帝真的会给她警告吗?



    为了拒绝他的无礼女人。



    “你为什么会来?”常贵人笑着坐在古秋慕面前,“你一定心里这样想的吧?那么,我为什么会来呢?你想不到吗?”



    “有话直说,我还有其他事,我虽然被禁足,但比你们这些皇帝的女人忙得多了。”



    “我想让你看些东西,可以让你的奴婢离开吗?”



    “音儿退下吧!”



    音儿什么也没说,漠不关心地离开了,这个女人确实不信任她,但她相信这个女人的能力,她既然答应和曾经害过她的女人单独相处,就说明她有绝对的自信。



    哪有什么自信,古秋慕真希望音儿说想要留下。



    “皇帝不允许我给你看,但我不得不给你看,让你知道皇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常贵人缓缓褪下一层一层的衣服,先是露出了肩膀,衣服慢慢从身体滑下,一道道紫红色的伤痕,落入古秋慕的眼中。



    古秋慕的心脏猛地一跳。



    她的意思是,这些伤痕是皇帝弄的吗?那也太可笑了。



    “前几天,我被皇帝叫去乾清宫侍寝,因为你,皇帝并没有宠幸我,而是狠狠地打了我,”常贵人的手抚上背后的伤痕,眼眶中噙满了泪水,“因为你,皇帝打了我,亲手打了我,用布塞住我的嘴巴,不让我喊出声,你知道那一晚,我晕过去多少次吗?被泼醒过多少次吗?”



    “一开始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打我,后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听的,说什么他有多么喜欢你,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之类的。”



    “抱歉,容我打断你。”



    常贵人说了那么多,实际上古秋慕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因为我根本不关心你或者皇帝的事。”



    “请闭嘴,然后滚出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