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炙手可热
    秦洛清早醒来时就有不好的预感,眼皮一直在跳个不停,直到他的奴婢传话来说,皇帝叫他去跟着一起选妃。



    这就是今天最大的考验,不,是今年最大的考验。



    听他身边的奴婢说,皇帝最中意的女子在最后一组。在看前三组的时候,秦洛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自己看漏了,他怕会在前三组错过古秋慕,但现在到了最后一组,他更加害怕了。害怕古秋慕会出现在最后一组,害怕皇帝喜欢的是古秋慕,毕竟古秋慕的确是个难得的美人,一直清心寡欲的他,对她都心有牵挂,更不用说只是普通人的皇帝。



    在即将走进皇帝的视线之前,常栗松开了牵着古秋慕的手,昂起头高傲地闯入众人的视线中,却始终敌不过低着头的古秋慕。古秋慕微微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飘过位于上位的皇帝。



    好像要一直注视着秦洛,可是古秋慕忍住了。



    没等冉公公介绍,皇帝先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古秋慕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犹豫了一下,侧头看向旁边的常栗,本来皇帝就是冲她们这个方向问话,古秋慕虽然美,但不抬头谁知道她的样子。再加上古秋慕侧头暗示,她想当然以为是自己,便上前一步。



    “回陛下,奴婢为浅州太守的女儿,常栗。”



    站在旁边的冉公公叹了口气,怎么会有如此……冉公公想不出形容词,走到皇帝身边,用常栗可以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陛下,那是冯当家的养女,古秋慕。”



    皇帝点了点头,没有理会常栗,走到古秋慕面前,轻轻挑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



    冯元兴说要小心这个女人,但看起来完全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要小心什么呢?



    她不过是想要感受下曾经古闲秋在的地方,古闲秋曾经在的地方,翊坤宫、冷宫、坤宁宫,还有一个地方是皇帝书房,难不成这个女人要谋权篡位?



    一个女人而已。



    “朕还担心是你收买了画师,将你画得如此美艳,但是,你没有让朕失望,甚至可以说是惊喜。”



    “冉邢圩,留人,封为常在,赐号承,居于翊坤宫。”



    “是。”



    “至于毛遂自荐的这位常……常栗?”



    常栗羞红了脸,硬生生地憋出了一声嗯,不敢再多说话。皇帝笑了笑,对冉邢圩说:“封为美人好了。”



    “是,陛下,常美人住在哪里?”



    “随意吧!”



    “是。”



    最后一组只留下了古秋慕和常栗两人,其他人皇帝连看都没看,甚至不给她们说话的机会,借口有政事要忙,便离开了。留下秦洛和其他几个下人收拾残局。



    秦洛叹了口气,即使古秋慕故意低调行事,被盯上了就是被盯上了,能有什么方法避免。



    一切都顺利进行,正如古秋慕所预料的一样。



    在皇帝

    

    离开后,她立刻恢复本来面目,冲着秦洛偷偷眨了眨眼睛。这一个小动作只有秦洛注意到了,秦洛刚想开口吩咐下人去收拾,愣是被她的媚眼惊吓到,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口,干咳了半天。古秋慕忍住笑意,直到离开众人的视野,才放声大笑,真有趣,虽然是个老男人,但真有趣。



    想要跟他有更多的互动,今晚要不要去找他呢?



    不行,要忍耐,现在就如此猖狂的话,她是知道的,皇帝有自己的暗卫,她如此频繁地行动,没准会被抓到。



    她的主要目的还是去调查古闲秋的过去,而不是秦洛。



    秦洛只是意外收获。



    如此安慰着自己,古秋慕看着一地的碎布感到头痛,今天的面圣是应付过去了,但明天面见其他嫔妃要怎么办?照着后宫的规矩,新晋嫔妃要在入宫后第二日去见后宫中执掌凤印的人,凤印现在收在秦洛那里,但掌管后宫诸事的是李嫔和吴淑仪,况且秦洛是男人,所以要见的肯定是李嫔和吴淑仪。



    她还不知道常栗到底是谁的人,不能穿的太过张扬,古秋慕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即使穿着打补丁的破衣服,她这张脸也没法掩饰吧!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吓了古秋慕一跳,看了看房间里的状况,又看了看投射在门上的身影,不是音儿的身形,是个男人,是个太监,大概是皇帝身边的冉公公。这个冉公公和当年秦严皇帝身边的冉公公完全不同,需要提防。



    古秋慕把门打开一条缝,从房门间钻了出来,冉公公好奇地想要窥视里面的情况,但古秋慕挡得严实,什么都没有看到。



    “承常在,”冉公公不再尝试,弯腰行礼道,“皇帝让奴才给您带话,尚服局已经准备好了新的衣服在翊坤宫,请您立刻迁到翊坤宫,奴才带了人来帮您。”



    “皇帝知道了吗?昨晚在我房间里发生的事。”古秋慕没有跟冉公公绕圈子,想到什么便说了什么。



    冉公公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停了一秒,想好措辞才缓缓开口回道:“回小主,皇帝的确知道昨晚发生的事,皇帝对于您的应对感到非常满意,在见过您之后,还跟奴才夸赞了您穿的衣服。”



    古秋慕冷哼一声,把房门打开,侧身让冉公公看清楚,昨天的惨况,意思是让他传达给皇帝,她昨晚和今早所付出的,比皇帝想象得多得多。见到房里的场景,冉公公的确很吃惊,他只知道承常在的衣服被剪破了,但没想到变成了碎布片。



    “冉公公,请您转告皇帝,”古秋慕微微福身道,“奴婢不需要皇帝赏赐的任何东西,皇帝能够给奴婢一个宫中的居住之地,奴婢已经感激不尽。”



    “而且奴婢的养父是冯元兴,并不需要皇帝赏赐奴婢区区几件衣服。”



    “是。”冉公公对她的话没有半分拒绝的意思,“奴才告退。”



    “等等,”古秋慕叫住了冉公公,想了想说道,“但我现在会搬过去的,毕竟我也没有什么行李,你的人留下一个给我带路就好。”



    冉公公点了点头,挥手让身后其中一个太监走上前。



    “奴才小安子见过承常在。”



    这个人应该是冉公公的心腹,派来监视她?古秋慕觉得无所谓,只要他不影响

    


    自己寻找古闲秋的踪迹,还有和秦洛谈恋爱就好,如果影响到她,她会不择手段除掉冉公公。



    她虽然崇拜着古闲秋,但是她不会像古闲秋那样心慈手软,吃尽苦头后再去反攻。



    从一开始她就要掌控主动权。



    冉公公走后,音儿和小安子帮助承常在收拾好地上的碎布,换上昨晚的那套衣服,而她自己做的衣服已经和碎布被烧掉了,虽然别人说好看,但对于她来说,可是黑历史,因为秦洛根本就没有着迷于她。



    果然晚上想要再去见秦洛。



    搬到翊坤宫之后,古秋慕才发现翊坤宫中只有她一人在住,明明在之前皇帝有五个嫔妃在后宫中,却依然留出来了翊坤宫给她。



    又或者是听说她要入宫,所以特意腾出来的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最后是音儿告诉了她,不只是这个答案,还有很多事情,很多宫中的事,很多皇帝的事,甚至连前朝的事她都略知一二。冯元兴挑人从不会错,即使是帮助她这个无关紧要的人。



    只是……



    “为什么你会告诉我这些?”古秋慕歪着头疑惑地问道,“你只是收了冯元兴的钱,没必要告诉我这些情报。”



    “能够为冯当家做事,是奴婢的荣幸,毕竟冯当家是个永久的摇钱树。”音儿说得很直白,她就是为了钱,“冯当家给奴婢的任务是照顾好小主您,只要小主您活着,奴婢就有钱拿,奴婢怎么会那么傻,想要害小主。”



    古秋慕轻笑了一下,她明白了,音儿说到底是为了钱,这样单纯的人最好不过了。



    用钱就能搞定的人简直不要太好。



    “那么你对冉公公了解多少?”



    “您是说现在这个冉公公还是当年秦严皇帝身边的冉公公?”



    “当然是现在这个冉公公,看起来城府很深。”



    “小主,主要你不去招惹他,他就不会来找您的麻烦,请放心。”



    “他对罗尚很忠心吗?”



    “他对国家很忠心。”



    “这样。”



    古秋慕心中大概有了标准线,但不试试不行,正好晚上想要去见秦洛,就借着这个试试好了,看看冉公公是什么反应。



    面圣结束当天,入选的嫔妃们都很忙碌,所有人都知道古秋慕是皇帝看上的人,但没有一个人在第一天找她的麻烦。根据音儿所说的,似乎是冉公公让宫中的姑姑们,给那些入选的嫔妃排满了日程,以致于她们连聊天的时间都没有。



    到了亥时左右,古秋慕想早点去找秦洛,便叫下人们都离开了,正准备出门,十二号从房梁上翻了下来,丢给她一个包裹。



    古秋慕鼓着腮帮子打开包裹,里面是十几件新的衣服,十二号办事果然利落,而且看看款式,大概又是冯清辉特意挑选出来的,他还真是像女孩子一样,喜欢打扮洋娃娃。



    来得正好。



    她正愁自己穿同样的衣服去找秦洛会不会被嫌弃

    


    。



    今晚是小安子在门口守夜,古秋慕挑好心仪的衣服,用能力堪堪躲过小安子的监视,但特意留了一个快烧光的蜡烛在桌子上,想来小安子很快就会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然后追上来吧!



    但古秋慕完全不敢放慢脚步,像昨晚一样,顺利地躲过了所有巡逻的视线,然后在快要到秦洛房间门口时,遇到了追上来的小安子。



    “小主,你深夜来乾清宫做什么?”小安子松开抓着古秋慕胳膊的手,压低声音说着,还不忘了规规矩矩地行礼。



    “来件心爱的人。”



    “小主以后想要见皇帝,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要在现在冒险。”



    “谁和你说我要见皇帝?”



    小安子的表情瞬间变了,在乾清宫中,除了皇帝这个男人,还有就是秦洛,他无法想象是什么时候这个女人和秦洛搭上关系,只是因为今天见的那一面吗?可是相比于秦洛,罗尚不是优秀得多。



    至少不是暴君。



    “小主请三思而后行。”



    古秋慕笑了下,在原地站了五秒钟,然后消失在了小安子面前。



    秦洛在房间里满脑子都是古秋慕的身影,她在众人面前露出腰,在皇帝面前摆出惹人怜爱的样子,完全是在勾引皇帝。



    她明明是爱的是自己,为什么要去勾引皇帝。



    她是冯当家的养女,不去勾引皇帝,也可以顺利进入后宫。



    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感到焦躁的同时,秦洛听到门外有动静,立刻警觉了起来,那个女人不会又来了吧?明明白天明目张胆,在他面前勾引了皇帝,还会来见他吗?



    秦洛带着复杂的心情先行打开了门,果然是古秋慕在外面。



    而当他转过身准备让她离开时,古秋慕已经进到了房间里,躲在床上,不知道她在躲什么。



    “你怎么又来了?”秦洛无奈地叹了口气,顺手关上门,把古秋慕从床上拉下来,这个女人实在太随意了,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地上男人的床,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吗?



    “因为,”古秋慕赖在床上,和秦洛拉扯着,一脸委屈地说,“你白天都没怎么看我。”



    “啊?”



    “你白天都不看我,我那么努力地做衣服了,你居然只在我离开的一瞬间看了我一眼,你果然还是不在意我的吧?”



    “你在说什么?”秦洛松开了手,古秋慕没有力量的支撑,直接倒在床上,而秦洛顺势坐在了她身边,“你是皇帝的女人,为什么要来缠着我,我现在可是被皇帝软禁的罪人,而且又是暴君,你喜欢我什么?”



    “昨天见你是为了见木溪和秦严的儿子,但是我一见钟情了,对你,所以我今天又来了。”



    “真是无法理解。”



    “不用理解,”古秋慕起身靠在秦洛的背后,“你等着就好了,我会得到你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