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卧晓枝
    “真是热闹啊!”皇帝不急不缓地走了进来,拉起跪在地上的皇贵妃,坐在椅子上示意太后继续。



    太后见到皇帝,脸色都变了,哪里还敢继续说,而且她想要训斥的人已经坐在了皇帝的身边,她总不能把皇帝赶走,然后站在皇贵妃身边大声责骂她。她知道皇帝会来,可没想到来得如此快,皇帝还要维护这个女人到什么时候,还能维护这个女人到什么时候。



    “到底又是什么事?”皇帝见颜嫔跪在地上,而太后怒气冲冲,在来的路上虽然听冉公公说了下可能发生的情况,但他仍然想要听太后亲口说出来。



    他的确厌恶太后,即使太后是他名义上的母后,可在内心深处拒绝着。



    从有记忆开始,不管哪个女人都在利用他,唯一对他好的宁太妃,在自己遭难后果断地抛弃了他,所以他才会变得把女人当玩具的恶劣性格。皇贵妃是例外,与其说她不是女人,倒不如说她正是自己最渴望、最喜爱的女人,无法像别的女人一样,当成玩具。因为她太聪明了,也太理智了,想要诱惑她也没办法,她只会凭借自己的意志拒绝。



    “陛下,”太后坐在左手边的椅子上,说,“颜嫔说皇贵妃与宫外的罗玮有奸情。”



    “是吗?皇贵妃。”



    皇贵妃摇了摇头,皇帝满意地转脸面对太后,继续问道:“有什么证据?”



    “陛下,你进来时没有注意到颜嫔身上的衣服吗?”



    太后侧过身体,露出依然跪在地上的颜嫔,皇贵妃兴趣盎然地摸着下巴,笑道:“朕倒不知道后宫除了尚功局有手艺能够缝制龙袍,还有一个厉害的嫔妃能够做到,颜嫔,是朕小瞧你了。”



    “陛下……”颜嫔已经哭得泪眼朦胧,用手摸索着往前爬,“是,是……”



    “是什么?”



    “你穿着龙袍是要做什么?”皇帝弯身把她搀扶起来,“你做龙袍是要干什么?还绑住了胸部,为朕做的龙袍吗?可是尺寸完全不符,你穿上倒是很合适,那么你来告诉朕发生了什么。”



    “妾,我……”



    现在的颜嫔头脑混乱成一片,本来因为皇贵妃的先发制人,扰乱了她的台词,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向着谁说话了。



    “颜嫔,”皇贵妃自然看出了她的犹豫不决,“说出你的真实想法就好。”



    “是,”皇贵妃的声音能够令她的心平静下来,剧烈的跳动变得平缓许多,用袖口抹掉脸上的泪水,深吸一口气说,“回陛下、太后娘娘,皇贵妃娘娘。”



    她想要的是自由,是回到李将军什么,为奴为婢为牛为马,她全部心甘情愿。她不适合皇宫,她进来见到皇贵妃第一眼就发觉了,只要这个女人活着,她休想在皇宫里过上好日子,因为她斗不过,可是还想要拼死挣扎,可是她还是想把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拉下来。



    死也没关系,回不到李将军身边也没关系。



    想把她拉下地狱。



    “妾会魅惑之术,在第一次见面时,陛下会把妾当成皇贵妃娘娘也是因为魅惑之术,这是欺君之罪,妾

    甘愿受罚。”颜嫔的额头紧贴着地面,不是不愿看皇贵妃的脸,而是不敢看她的脸,不是害怕她因愤怒扭曲的脸,是害怕她的笑容,从见到她到现在从未消失的笑容,仿佛胸有成竹一般,什么都不怕,没什么好怕。



    “继续。”皇帝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愤怒,颜嫔不知道是因为皇帝早已知道了这件事,还是因为根本不在乎她一个小小人物的存在。



    “皇贵妃娘娘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她刚刚拿着这件衣服来到了妾的房间,妾害怕,就吩咐下人叫太后娘娘过来。皇贵妃娘娘哭着求妾,说她思念宫外的罗玮,想要妾穿上这件衣服,解一解她的思念之苦。皇贵妃娘娘掌管着六宫之权,妾不敢违抗,只期盼着太后娘娘能早点来救妾。”



    “后宫中,除了皇贵妃,你不是应该优先找皇后吗?”



    “是,”颜嫔镇定了许多,谎话不打草稿地从嘴中冒了出来,“可是后宫的众人皆知,皇贵妃娘娘和皇后娘娘的感情深厚,妾这话虽不敬,却也是后宫嫔妃们的心声。若来的是皇后娘娘,妾怎么会有机会在这里说出实情。”



    “什么是真实?”



    “眼之所见,耳之所闻。”



    “你哪只眼睛看到皇贵妃脸上有泪痕?”



    皇帝毫不留情的质问,吓得颜嫔身体僵直了一下,灵机一动,回答道:“皇贵妃娘娘怎么会在陛下面前露出丑态。”



    “嗯……”皇帝低声沉吟道,“你说的有道理,继续。”



    “陛下,这还不足以证明皇贵妃娘娘的罪吗?”



    “你让朕相信你的一面之词?”皇帝向门口招手道,“冉方忠,去把门口的太监宫女都叫过来,还有从坤宁宫到景仁宫的路上扫地的宫女,全部叫过来。”



    “是。”



    “陛下,这是要做什么?”太后抓紧椅子扶手,直起身子,问道。



    “朕心爱的女人被人污蔑,当然要为她证明清白。”



    “你相信皇贵妃?”



    “为什么不相信?”皇帝反问道,“朕把她赶出宫,她也要回来陪在朕的身边,如此钟情于朕的女人,你说朕怎么能不相信她?怎么能任由别人欺负她?这还是太后娘娘您教给朕的不是吗?您亲自教给朕的。”



    “你……”



    皇帝不再说话,而皇贵妃很好奇,亲自教给皇帝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她从没有想过去调查皇帝的过去,如果有人跟她说,她便当成饭后闲话来看待,完全不放在心上。



    在皇帝和皇贵妃笑着低语时,冉公公带着一行太监宫女走了进来。



    “朕问你们,”皇帝带着笑意,托着下巴,手指轻轻点着脸颊,“你们看没看到皇贵妃刚刚走向景仁宫。”



    奴才们异口同声应是。



    “那么你们有没有看到皇贵妃在来的路上,手里有拿着什么东西?”



    这次的回答并不一致,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皇帝眯起了双眼,吩咐冉公公把那些说没有的人先

    带出去,留下那些说有的人继续询问。



    “你。”皇帝指着其中一人,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出来,问道,“你可知道皇贵妃手中捧着的是什么东西。”



    “是,”那奴才胆子大,抬起头光明正大地看了颜嫔一眼,迅速低下头答道,“是一个包裹,皇贵妃娘娘抱在怀里面,急匆匆地走了过去,奴才跟皇贵妃娘娘行礼,皇贵妃娘娘连看都不看奴才一眼,平日的话,皇贵妃娘娘会叫奴才免礼后才离开。”



    皇帝点了点头,叫冉公公把另外一批人叫进来,把房间里的人赶出去。



    “你。”皇帝指着人群中的另一个人,“回答朕,皇贵妃来景仁宫的路上是什么样子的?”



    “回陛下,”那宫女盯着地面,有些害怕,似乎是第一次面圣,“皇贵妃娘娘似乎并不着急,慢慢地走向了景仁宫,中途奴婢跟皇贵妃娘娘行礼,皇贵妃娘娘很亲切地请奴婢起身,然后才离开。”



    “冉方忠,刚才那个太监叫过来。”



    “陛下。”太监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跪在地上,那样子倒是跟皇贵妃身边的小梁子有几分相像。



    “你说皇贵妃抱着个包裹进来,那么你知道包裹里是什么东西吗?”



    “回陛下,想来,应该是颜嫔娘娘身上的龙袍。”



    “你倒是聪明。”



    “谢陛下赞赏。”



    “你误会了,朕可不是在赞赏你,”皇帝站起来,走到太监的面前,“你懂得察言观色是好事,可是你跟错人了,包裹?朕从走进这个房间,可没有看到什么包裹,明目张胆地抱着一件龙袍走在皇宫里,朕可不认识如此不谨慎的皇贵妃。”



    “陛下谬赞。”皇贵妃的笑容依然在。



    这些事、这些话本来应该是让霸道的卓太医令来说,现在皇帝说了更好。



    皇帝和皇贵妃一唱一和,说的太监一愣一愣的,跪在地上瞪大眼睛一言不发。皇帝弯下腰,用膝盖盯着手臂,问道:“怎么样,要说实话吗?”



    那太监还是不说话,皇贵妃无奈地摇了摇头。



    后宫中什么样的人都有,像他这样敢于冒这么大风险站出来的人,野心自不必说。可是像他这样,明明没有任何把握,却敢出言不逊,妄图凭借自己的一番话来扳倒自己。皇贵妃欣赏有胆识、有野心的人,可像他这样鲁莽的人。



    “陛下!”太监甩开想要拉着他离开的冉公公,跪下高声道,“是奴才感到害怕看错了,皇贵妃并没有用包裹裹着衣服,而是单单拿了衣服到景仁宫,奴才离得远,看不真切,可以让其他说看到的人来证明,总有一个人会证实奴才的话,但因为一时恐慌造成的混乱断言,还请陛下恕罪。”



    “哦?”皇帝没想到他还敢继续狡辩,倒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冉方忠,去一个一个审问那些下人,然后向朕汇报。”



    “是。”



    冉公公偷偷瞟了皇贵妃一眼,知道皇贵妃这次是要被这小太监整一下了,不过这小太监倒是比他还机敏,冉公公难得露出坏笑,拎着小太监的脖领走出

    了房间。



    “朕还有政务没有处理,先回去了,闲秋你也早点回去休息下吧!”皇贵妃目送皇帝走到门口,而皇帝走到一半便停了下来,转头问卓太医令:“说起来,颜嫔叫你来做什么?”



    “臣不知。”



    “罢了,皇贵妃受了惊,你跟着她回坤宁宫去看看吧!”皇帝挥挥手想要离开余光中瞟见穿着龙袍跪在地上的颜嫔,笑道,“颜嫔,你准备一直穿着这件衣服吗?”



    话那么普通,又没有丝毫杀意,可是颜嫔就是感到害怕,不顾卓太医令还在场,匆忙把龙袍脱了下来。



    “不知廉耻。”



    皇帝不屑地瞪了她一眼,离开了景仁宫。



    这皇贵妃身边总是会有奇怪的人冒出来,总是会有奇怪的事发生,有趣的很。



    像是刚遇到皇贵妃的感情一般,只是因为有趣,所以才缠着她不放,所以说想要她,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他哪里还会有什么感情,正如皇贵妃所说的,皇帝是没有感情的,全心全意地为政事投入一切,心里是绝对腾不出一个为爱准备的位置。



    “娘娘,若是这个太监死不松口,你打算怎么办。”卓太医令把手搭在皇贵妃的手腕上,漫不经心地听脉,随口说道,“我说过,因为你的个人魅力会吸引各种各样的人过来,这不……”



    “卓辛之,你的话太多了,”皇贵妃压低音量,回道。“这是后宫,是一个小型江湖,而越小的地方,传播消息越快,你比我清楚吧?”



    “是是,谨言慎行,罗太医令也嘱托过我。”



    “不过在这里没有人能给我杀,发泄**,多说两句话也不行吗?”



    “你杀人仅仅是为了发泄**?”



    “差不多吧!”卓辛之笑容变得更加灿烂,看得皇贵妃感觉极其闹心。



    “真是无聊。”



    “所以我才会找上你,”卓辛之收好白布,“你知道皇帝为什么缠着你不放吗?我在皇宫这么久,可不是在插科打诨,有好好调查,调查皇帝。你想知道吗?你不想知道吧?因为你一定会杀了他吗?你可杀不了他,即使他的暗卫全部背叛他,即使李将军也背叛他,即使他会死,也不会死在你的手里。”



    “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她倒是好奇了,配合着卓辛之的恶趣味,问道:“为什么?”



    “因为,对于皇帝,你只是他的玩具。”



    “那又如何?”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了皇贵妃的意料,她本以为自己已经牢牢地拴住了皇帝的心。



    “也就是说,不管你在后宫中如何兴风作浪,总有一天,等皇帝对你感到厌烦,你就会被抛弃……啊不,”卓辛之犹豫了一下,更正道,“是被杀掉。”



    “你有趣,但也太危险了,各方面来说。”



    “我会保护你,在冯当家的暗卫保护不到你的地方,保住你一条性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