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即肯死
    在书房中正对着奏折愁眉苦脸的皇帝听到外面的动静,抬起了头,他批奏折的时候喜欢绝对的安静,连冉公公都不会留在身边,除非是皇贵妃,而皇贵妃也不允许被说话,只能坐在他身边看书,或者帮他誊写奏折。



    现在冉公公却破了例,书房外吵吵嚷嚷的,让皇帝根本静不下心来奏折,本子上的字像是恶心的虫子一般,在扭曲着。



    皇帝揉了揉太阳穴,放下了奏折,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冷冷地注视着冉公公和围着冉公公的其他人。冉公公正兴致勃勃地训斥着下人们,因为是背对着书房的门,最先发现皇帝出现的是那些被他训斥了人。下人们努了努嘴,冉公公非但没有明白他们的意思,反而更凶地在骂着他们。



    直到皇帝重重地咳了两声,冉公公才停了下来,心惊胆战地转过头,确认是皇帝的声音,立刻跪了下来。



    “陛下,奴才该死,惊扰了陛下。”



    冉公公伺候了皇帝这么多年,他知道冉公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不敢独自承担责任,所以才借着训斥下人来把皇帝叫出来。所以皇帝也不恼怒,却也不高兴,毕竟冉公公确实打扰了他。



    “冉方忠,出了什么事?”



    “回陛下,”冉公公没有抬起头,声音压低了很多,“皇贵妃娘娘被颜嫔叫去了。”



    这哪里算是什么大事,但冉公公特意来汇报就是大事,皇帝心中明了,叫其他人离开,让冉公公进房里仔细说清楚。冉公公站了起来却没有进房间,开口道:“陛下,恐怕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奴才跟您细细说明了,会去景仁宫的不只是皇贵妃娘娘还有太后娘娘。”



    太后和颜嫔联手?



    皇帝挑眉,嗯了一声,坐上冉公公早已准备好的御撵,赶去景仁宫,而冉公公在旁边低语说明情况。



    来报信的是纯儿,负责照料坤宁宫大小事的姑姑,不是贴身宫女,但对于皇贵妃来说依然重要无比。所以纯儿说的话,冉公公百分之百相信,纯儿说,颜嫔想要害皇贵妃,而卓太医令可能也会被牵连。



    卓太医令表面上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坐上太医令的位置,实际上如果没有罗太医令的提拔,他想要坐上这个位置,估计要到跟罗太医令一样的年纪才有可能。



    颜嫔害卓太医令就是在侮辱罗太医令,好不容易过上的养老生活,也许会因为颜嫔的小动作毁掉。



    皇贵妃不允许,罗玮更不允许。



    冉公公清楚的记得,罗太医令在宫外得了时疫以后,罗玮的不顾一切,那可是罗玮唯一的亲人。得罪了罗玮,伤害了皇贵妃,颜嫔就是用后宫的身份、用皇帝的身份触碰了冯当家的底线,下场是什么不言而喻。冯当家的金钱加上冯大老板的能力,想要翻转一个王朝是轻而易举的事,到时会有什么事发生,冉公公实在不敢想象。



    皇帝不是不知道颜嫔内心真正的想法,他信任李将军,但他不会信任李将军所推荐的人。李将军是个很单纯的人,只会结交朋友,只会训兵练将,根本不会去想这个人的真实想法,是他无力去想。



     

    所以每一个靠近李将军的人,皇帝都会调查,包括颜嫔这个女人。让他的暗卫去调查,这个女人的身世背景,她爱着的人,她会的东西,皇帝全部都知道,所以他才会有恃无恐地给了刚进宫的颜嫔封号和地位,这样的一个女人,皇贵妃都压不住的话,那便不是他爱的女人。



    话是这么说,可担心依然是担心,皇帝听了冉公公的话,并没有返回坤宁宫,而是继续前往景仁宫。



    刚到景仁宫门口,皇帝就听到了太后的怒斥声,同时碰到了赶来的卓太医令,卓太医令不知道是只会笑还是怎样,听到太后的声音,不为所动,笑着向皇帝行礼,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皇贵妃看着门渐渐关上,笑容也渐渐显露,抚摸着茶杯的表面,问道:“你叫本宫来是做什么?这么急,还叫了罗太医令,本宫看你倒是一点事也没有。”



    “妾自然是没事,不过……”颜嫔见她笑容不变,也露出了笑容,从衣柜中拿出一件龙袍,放在桌子上,“想让皇贵妃娘娘看看妾的手艺,及不及得上尚功局那些奴婢们的手艺,会不会露出破绽。”



    皇贵妃碰也没碰,斜眼看了下,说:“被迷住了双眼的人会在乎你穿什么吗?”



    “话不是这么说,娘娘,做戏要做足。”



    “本宫觉得没什么问题。”



    “娘娘你不要这么快下定论,你这种敷衍似的回答,让妾心里很慌张。”



    皇贵妃微微侧过头,笑的妩媚,问道:“你想怎样?”



    “娘娘,可以看看妾穿上龙袍的样子吗?”



    “呵,”皇贵妃捂着嘴轻笑,“可以。”



    她要的就是这两个字,颜嫔拿着衣服走到屏风后面,一件一件地脱下女人的衣服。皇贵妃透过屏风注视着她的身影,上天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给了颜嫔丑陋的容颜,却也给了她姣好的身材。



    为什么不知足呢?



    皇贵妃低头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这些东西全部是她慢慢保养起来的,而她的这张脸无论如何也不能改变,肤质变好,但样貌不会变,平凡就是平凡。



    “娘娘。”颜嫔换上龙袍走了出来,站在皇贵妃面前转了一圈,在皇贵妃眼中,便是罗玮穿着龙袍,看着真是别扭,而且罗玮的身材可没有颜嫔这样凹凸有致。**毫无手感的,像是一块木头一样的身体,即使依靠上去,也只能感觉到温度,而没有丝毫的柔软,所以还是女人的身体更让皇贵妃喜爱。



    即使颜嫔用绑带束住了胸部,多多少少还是能看出来些。



    皇贵妃摇了摇头,说道:“不行。”



    “妾觉得已经很好了,哪里不行?”



    “身材。”这两个字令颜嫔浑身僵硬了一下,她是长得丑陋,可从没有人说过她身材不好。多少男人是追着她的背影过来,却因为她的脸逃跑。



    “遮掩的不够。”皇贵妃走到屏风后面,拿着绷带向颜

    嫔招手,颜嫔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不自觉地移动脚步走了过去。



    真正会魅惑之术的没准是皇贵妃。



    颜嫔突然出现了这样的想法,自己的脸在别人面前千变万化,可以变成每个人喜欢的脸,可是却得不到任何人的好感,无论是李将军还是皇帝。而皇贵妃,那么一张平凡的脸,那么普通的身材,却能吸引着所有人为她而动。



    包括自己。



    颜嫔褪下龙袍,任由皇贵妃重新帮她捆绑着胸部的绷带,将胸紧紧束着,那种几近窒息的感觉,不会痛苦,反而令人兴奋。



    皇贵妃侧过身,决不碰龙袍,走出屏风,让颜嫔自己穿上衣服,而她则在外面等着。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骗她褪下龙袍就足够了,为什么还要让她再次穿上。



    是太过思念罗玮,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吗?



    “闲秋。”



    颜嫔的声音仿佛也改变了,皇贵妃看到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颜嫔,有那么一瞬间愣住了,随后翘起嘴角,不能中了她的魅惑之术,罗玮在外面,在冯家宅院,怎么会出现在皇宫里。



    “闲秋,我想念你,所以让冯当家送我进来,看你一眼就好,一眼就好。”



    仿佛梦中的呓语般,靠近皇贵妃的耳边,慢慢将她压在身下。



    “她在里面?”太后如约来到景仁宫,问守在门口的宫女,在这场阴谋中,她只要做一个见证人就好了,不会对她有任何影响。



    宫女点了点头,低声回道:“颜嫔娘娘已经穿上了。”



    她没有明说,她不敢明说,但太后立刻明白了,翘起得意的嘴角,猛地推开门,看到的并不是她想看的画面。



    皇贵妃立刻反应了过来,一巴掌打在颜嫔脸上,将她推倒在地,耳尖的她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知道是太后来了,高声骂道:“放肆!竟敢私藏龙袍,还不跪下!”



    而太后进来时看到的便是,皇贵妃怒气冲冲地瞪大双眼,而颜嫔摔倒在地捂着脸颊,嘴角流出了一丝血。



    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颜嫔因为被皇贵妃突如其来的气势压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自己在哪,恍惚中感觉胸口像是被什么狠狠勒住,渐渐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发生了什么?”



    “太后娘娘,”皇贵妃装作吃惊的样子,转身行礼道,“见过太后娘娘,妾管理后宫不当,让后宫出现像颜嫔这样肆意妄为的人,妾会自罚。”



    太后没想到皇贵妃会恶人先告状,气得差点笑了出来,但她不能笑,黑着脸走到颜嫔面前,冷冷地注视着她,这个女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说什么皇贵妃不吃她的魅惑之术,刚刚明明很好,为什么皇贵妃会突然推开她,突然破口大骂,绝对是这个女人背叛了她。这个女人能轻易地背叛皇贵妃,当然也能轻易地背叛她。



    “太后娘娘,这不是妾自己想要穿的,是皇贵妃逼迫妾穿上,说

    什么想要看一看自己心爱的人。”



    “本宫爱的人自始至终是皇帝,而皇帝每日都会到坤宁宫来看本宫,本宫为什么要让你穿上龙袍?况且你哪一点像皇帝?”皇贵妃一直笑着,从进来房间到现在,她的笑容从未消失,“本宫若是想念皇帝,大可到乾清宫去,皇帝怎么会拒绝本宫。”



    最后一句,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皇贵妃稍稍歪了下头,仿佛想让太后听得更清楚似的。



    “太后娘娘……妾,妾是不该在宫中的人,”颜嫔的眼泪落了下来,“事到如今,妾只能说实话了,妾为了得到皇帝的宠爱,学习了魅惑之术,与他人独处时,在他人眼中就会变成他最重要的人。”



    “魅惑之术。”皇贵妃轻轻跟着念了一遍,轻到太后没有听到一丝声音,为跪在她对面的颜嫔,清楚地看到了她嘴唇的蠕动。



    她意识到了,中计了。



    终究是斗不过这个女人,无论她跟谁联手,有巨大情报网的皇贵妃,没人能够战胜,除非这个人能有比皇贵妃更加巨大的情报网,还有,比皇贵妃更加聪明的头脑。



    皇贵妃没有一句是实话,颜嫔早已知道,但她不相信一个人真的可以满嘴谎言,先在她遇到了,是皇贵妃,皇贵妃从没有和其他人说过一句真话。心中有着另一种让人完全猜不透的想法,这样的人最可怕,还有一种可以打败皇贵妃的方法,不要受到皇贵妃的蛊惑,直接杀了她。可是这也太难了,冯元兴那么重视皇贵妃,一定在她身边安排了人保护她。



    这个女人死不了的,颜嫔第一次感受到了透彻全身的恐惧,令她失去了动一动手指的力气。



    “太后娘娘,”颜嫔垂着头,不敢去看皇贵妃的笑容,勉强自己说出编排好又毫无可信度的台词,“妾相信皇贵妃真正爱的人决不是皇帝,她之前离宫,为什么罗玮罗太医会跟着一起毅然决然地离开,不可能是因为要照顾她这么简单的理由,也不可能是因为医者的心。因为罗玮的唯一亲人在太医院,他怎么会抛弃,却为了一个嫔妃而离开?这说不通。”



    “皇贵妃!”太后转身面对皇贵妃,大声道,“跪下!”



    皇贵妃不反抗,老老实实地跪了下来,何曾相似,跪在地上任由比她位置更高的人辱骂。但这次不一样了,皇贵妃不是倔强,而是无所谓,没有一点点紧张。



    算算时间,卓太医令从太医院过来,到这里,差不多该到了。



    卓太医令到了,颜嫔就算完了。



    而太后,一个深居皇宫的老人能做些什么,手握六宫之权的人是她,不是太后,她想要处置自己,恐怕要去问问皇帝的意思,最多是关她个几天,不过最后吃亏的还是太后。



    “真是热闹啊!”



    皇帝带着冉公公和卓太医令缓缓走了进来,顺手搀起了皇贵妃,坐在位置上,示意太后继续说。



    他的到来,不仅让太后吃惊,皇贵妃也吃了一惊。



    定是冉公公做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