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破岩中
    给刘妃协理六宫之权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连刘妃自己都没有想到,她越来越猜不透皇贵妃这个女人了。明知道她是敌人,却还给予她权力,或者是为了能更好的监视她吗?刘妃不明白,难以理解,也因为皇贵妃的仁慈,她想通了一些事。



    她忘记了,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得到皇帝的关注。想要获得皇帝的宠爱,刘妃注视着皇贵妃的一言一行,皇帝为什么对她如此着迷。



    因为她的聪慧、她的宽容,刘妃回忆着自己,也许聪慧不如皇贵妃。但宽容,她默默忍了那么久,就为了能够一朝得到皇帝,可是她错过了最佳机会。前一阵皇贵妃的死讯,是绝妙的机会,被皇后把皇帝阻拦住,皇帝也因为思念皇贵妃长期不来后宫,而她每次去乾清宫都会被拒之门外。所以她只能去找太后,她怎么会不知道太后的心思,太后对皇帝的心思。



    她又能怎么办。



    听着太后的吩咐又忍了许久,后来皇帝完全不来后宫了。太后告诉她,是时候了。她去找皇帝,皇帝没有再把她拒之门外,可却不愿意与她有任何接触,只是说说话。



    只是说说话,她便满足了。



    万万没想到的事发生了,皇贵妃回来了,带着双生儿,肚子里又有了一个新的孩子,声称是皇帝的孩子。她每日去找皇帝,皇帝是怎么可能和皇贵妃发生关系,但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太后,她藏在了心里,即使如此,太后想来也能才到,如此聪明的女人。像太后一样聪明的女人,皇帝仍然不喜欢,皇帝到底喜欢皇贵妃什么?



    宽容不是,聪慧不是。



    皇帝到底喜欢她哪里?皇后到底喜欢她哪里?还有静昭仪,还有她宫外的那位大人,到底是哪里吸引了这些人。



    注视着眼前微笑的太医,刘妃烦恼的事也是皇贵妃烦恼的事,她到底是哪里吸引了别人。皇帝能够理解,他是个被虐狂,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静昭仪和皇后也能理解,毕竟是她先去招惹那两人。冯元兴也能理解,唯一的同乡,肯定要互相帮忙。最让她费解的就是面前的这个杀人狂,莫名其妙地跑来,说什么要做她的另一面,要帮助她。



    一个杀人狂魔,一个变态杀人狂魔。



    卓辛之沉默了许久,微笑着注视皇贵妃,他在揣摩这个女人的情绪,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现在没有暗卫在她身边,害怕得不得了吧!



    即使如此,相比于其他女人,卓辛之回想起他杀过的女人,无论是目标还是自家主人,全部在他面前露出惊恐的表情。



    “你在害怕吧?”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你了。”皇贵妃平静地说着,仿佛刚才发出一连串反问的人并不是她,“你看出了我的害怕吗?可是不管我是否害怕,你还是会做你想做的事不是吗?”



    “我这么能言善辩,我有点舍不得杀你,甚至想把你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于推荐给你的朋友,敬谢不敏。”皇贵妃抬起头笑道,“你一个我也许不会害怕,但太多像你这样的人包围我,我的恐惧可就抑制不住了。说起来我还是蛮期待这种感觉的,我会被逼迫到

    做出什么事呢?真令人期待,会自杀呢?会失禁呢?还是能够成功杀了你们逃走呢?真令人期待。”



    “噗……哈哈哈哈,”卓太医仰天大笑起来,“我以为我自己够扭曲了,天外有天,哈哈哈,我只是行为扭曲,你扭曲的却是心,我有点怀疑你是不是人类。”



    “我是认真的,”皇贵妃板着一张脸,用刻板的声音说道,“我不想再认识更多像你这样的人了。”



    “你真的认为我毫无用处吗?”



    “我只是不想杀人。”



    “因为你还活着,所以最近才连续死了三个宫女,所以你是杀死那三个宫女的共犯,说什么不想杀人。”



    “我是伪善的人。”



    “你需要另一个人来排解你的**。”



    “可不是你,你不配。”



    “哦?那冯元兴和冯清辉就配吗?”



    “脑子是个好东西。”



    卓辛之恼羞成怒,突然凑到皇贵妃面前,指尖上有一把利刃,盯着皇贵妃毫不动摇的脸,许久,卓辛之嘴角翘了起来,缓缓离开,背起医药箱离开,走到门口时回身道:“我会证明我的价值,我会让你接受我,接受你的另一面。”



    目送这个中二杀人狂离开,皇贵妃总算是松了口气。



    给自己的十日禁足是为了能放松一下,可是这十日还没过去,又有新鲜事发生了。



    皇贵妃正与皇帝在悠闲地散步,一起欣赏新搬过来的牡丹,纯儿匆忙地跑了过来,被无双拦住了,皇贵妃当然注意到了下人们的动静,但她实在不想浪费难得的休息时间,便没有去理会。



    “姑姑,刘妃在调查巫蛊之事。”



    无双一听,脸色变了,这事是皇贵妃亲口说的,就此完结。那刘妃得到了协理六宫之权,真的就开始做起了事情,而且是在禁足期间,而且是皇贵妃说已经结束了的事情。皇贵妃现在只想休息,无双明白得很,可是此事不告诉皇贵妃,等刘妃惹出事情来……无双摇摇头,让纯儿先离开,她会去找机会说这件事。



    这一天结束,皇帝顺势留在了坤宁宫,无双完全没有机会与皇贵妃独处,无双给冉公公使了很多次眼色,冉公公使劲摇头拒绝。



    今天是皇帝安排好的一天,皇帝知道皇贵妃辛苦,所以特意腾出来了一天的时间,抛开了所有政务,陪在皇贵妃身边,做皇贵妃想做的任何事情。在来坤宁宫之前,皇帝还特别提醒了冉公公,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许打扰他和皇贵妃,不然他的脑袋。



    无双气得差点一拳头打在冉公公头上。



    “无双,”皇贵妃看到无双气急的样子,就知道是出了事,虽然她知道皇帝好意安慰她,但不能耽误了正事,“无双怎么了?”



    无双看了皇帝一眼,犹豫了一下,为难地低声道:“是后宫的事。”



    “后宫?”

    皇帝皱起了眉,他忘记了,朝中的事他是解决了,但后宫,这个永不平静的地方,“那些个嫔妃,又惹出什么幺蛾子事了?说来给朕消遣一下。”



    皇贵妃剥好手里的荔枝,放在皇帝嘴里,拿起第二个继续剥,完全没有插嘴的意思。



    “是,”无双福身道,“回陛下,回皇贵妃娘娘,之前娘娘说的结束的巫蛊之事,刘妃娘娘又提起来了,而且在调查。”



    “她不是在禁足吗?”皇帝疑惑道。



    “回陛下,禁足的是刘妃娘娘,又不是……刘妃娘娘的下人。”



    “你说的有道理,”皇帝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思考了下开口道,“传朕命令,长春宫所有人禁足半个月,除了每日的吃穿用度,禁止与外界接触。”



    “是。”



    无双刚要退下,皇贵妃拦住了她,对皇帝说:“陛下,这样不好,这命令传出去,外人会觉得是妾在误导陛下,挑拨陛下和刘妃之间的关系。妾想安安稳稳的,有个平静的后宫。”



    “那你说怎么办好呢?”



    “不要管她,一巴掌拍不响,任她去调查胡闹,没有人搭理她,她能做出什么风浪。”



    “也好,既然是你的后宫,便听你的吧!”



    到了十天的解禁期,皇贵妃照常接受嫔妃们的早晚请安,只是少了刘妃,而刘妃在调查巫蛊之事完全没有人提起,皇贵妃曾开口试探过刘答应,刘答应进宫虽然快一年了,但因为一直在低位分,终究是不能知道太多,所以她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皇贵妃会跟她提起刘妃的事。



    那无辜的表情,真的是好笑。



    甚至惊慌地跪了下来。



    十五天,刘妃解禁的当天,她来到坤宁宫请安,绝口不提她在调查巫蛊的事情,即使皇贵妃单独留她下来,商讨以后治理六宫之事,她也未曾开口。



    有什么好调查的,用巫蛊布娃娃陷害静昭仪的就是她,她现在不过是想让这件事彻底完结。省的以后被皇贵妃挖出来,当做她临死之前被人补上的那一刀。她是在布局,但布置在谁身上,已经证明了有人陷害静昭仪,所以静昭仪不可能,也许是李贵仪。因为李贵仪学习了魅惑之术后,皇帝虽然不是经常去延禧宫,但总会想到,有点赏赐都要带上延禧宫。



    还有谁呢?



    其他的嫔妃不是在中立就是站在她一边或者刘妃一边,站在她一边的都是些有资历的老人,刘妃想要打狗还要看看主人。



    “五号,去帮我看着点皇后那边。”



    无论是直觉还是理智思考,皇贵妃觉得一定会是皇后那边出事,皇后现在是名存实亡,徒有一个皇后的头衔,没有权力,住在翊坤宫,又一直帮着她。是没有权力的皇后,但终究是皇后,在头上压着,又没有人能帮助她,能下手,最好下手的就是她。



    “古大小姐,你还是心里想着皇后?”五号歪着头问道。



    &nbs

    p;  “不然呢?就像是你曾经最喜欢的玩具,虽然现在被弃置一边,放在仓库里吃灰,可当这个东西要被摧毁时,仍然会有一丝眷恋,想要去稍微尽力保护一下。”



    “在下不太理解。”



    皇贵妃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发,问道:“你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的?”



    “嗯……要说喜欢的玩具,”五号想了想,“曾经二号前辈给过在下一个长得很像他的木雕娃娃,有一阵在下一直带在身上,后来因为执行任务时成为了敌人找到在下的方法,所以被在下丢在一边了,现在想想……如果有人想要抢走那个木雕娃娃,在下也许会有一点心疼?”



    “你不用勉强自己。”



    没有感情不是挺好的,经历过感情和没有经历过感情,始终是不一样程度的幸福。不知道感情的幸福之处,现在就不会如此难受痛苦了吧!就像二号,脚踏两条船,却没有任何愧疚感,甚至像炫耀一样,和五号夸夸其谈。



    在翊坤宫的皇后自然听到了刘妃在调查巫蛊之事的风声。那天在坤宁宫,皇贵妃说到了一半,因为一个宫女的死和刘妃的失常,导致事情中断。



    而第二天再次提起此事时,却被皇贵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那么一了了之。



    刘妃想要借着巫蛊之事就是想要陷害静昭仪,可是静昭仪在皇贵妃的帮助下逃过了一劫,刘妃当然不甘心,她定然会再起事,现在皇贵妃又给了她权力。



    给她权力,皇后明白的很,飞得越高摔得越惨,皇贵妃对刘妃调查巫蛊一事,不置一词,就是在等她先发作,然后反制于她。



    而刘妃会下手的对象。



    在怜婉仪每日朗诵宫规的时候,刘妃被强制在她身边每日听着、每日每日地听着,比怜婉仪稍微好过些,但也没有那么好过。刘妃一定记恨着她,觉得她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碍眼,想要除掉她,要开始防御模式了。皇后看着空荡荡的翊坤宫,偶尔小皇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偶尔会出现皇贵妃还住在这里的错觉,皇贵妃会在树荫下向她招手,教她玩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好想回到过去,明明已经得到了皇贵妃的吻,为什么感觉离皇贵妃越来越远了呢?皇后坐在院子的草地上,仰望天空,皇贵妃也曾那么做过,在宫外,坐在草地上仰望天空。



    然后她走到皇贵妃身边,得到了皇贵妃珍贵的吻。



    然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为什么两个人之间失去了联系呢?



    “娘娘,天渐渐凉了,请进屋吧!”云儿扶起皇后,把暖手炉放在她手心里。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云儿看得出来,皇贵妃早已疏远了皇后,而皇后一直不肯承认,一直期待着和皇贵妃回到过去。皇贵妃的心在那罗玮身上,哪里会再有一点真心在皇后身上,这次,刘妃的事,便是一个大难。



    拼尽一切,也要保护好她的皇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