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双飞翼-二号篇
    每天看着眼前一对一对的情侣走过去,二号心里总不是滋味,尤其是冯当家和冯大老板,天天秀恩爱秀个不停,他记得冯当家说过,秀恩爱死得快,怎么没看他们死掉呢?



    死掉不好,死了就没人给他发工资了。



    跟着古闲秋从皇宫到城郊,再次回到皇宫,回皇宫的几个月,一直无所事事,偶尔去各宫到处溜达溜达,每天写写信回复冯当家,他们的情况。安稳日子一直持续到古闲秋生下小皇子,古闲秋到底是个坚强的女人,生完小皇子五天后,她便全身心地投入了刺激的宫斗里,而第一关就是一个大难题。



    静昭仪迁宫的事,二号想尽了办法去避免所有问题,可是在事发的前一天晚上,在房梁上蹦哒的时候,被皇帝的暗卫抓住了,



    “各为其主,你放了我吧?”二号嬉皮笑脸地说着,手中攥着一颗石子。



    那人没有说话,拎起他,越过房梁,到了乾清宫隐蔽的小房间里,在房间里的是皇帝其他几个暗卫,因为天下太平,留在宫中愉快地打牌,见到自己的头头突然拎了个人进来,立刻警戒起来,放下手里的东西,围了上来。



    像是在看什么稀罕东西一样,一会用手指戳戳,一会拿着水和食物凑上前。



    “老大,这小子好眼熟啊!”



    “冯元兴那边的暗卫,”老大松开了手,走到桌子旁边,喝了一口水,继续说,“他最近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调查些什么,所以我把他抓来了。”



    “明明是借口,”唯一一个坐着不动的人,突然开口道,“你已经盯了他很久了吧?为了报复。”



    “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



    所有人沉默了,连一直大叫的二号也沉默了,心中默默肯定了他的问题。毕竟各为其主,二号当时抓了他,是为了古闲秋的安全,砍伤他的手脚是为了防止他逃跑,不过最后这个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还是跑走了,害的他被冯当家说了好一通。



    幸好有一号给他求情,他才没有落进冯大老板的手里。



    但是,这次如果耽误了古闲秋的事。



    每天他都会跟古闲秋汇报情况,可今天汇报完出来没多久就被抓了,不能在第二天逃走的话,古闲秋一定很不安,她一定会想办法去联络冯当家。联络上冯当家,二号差不多能想象出来自己的下落了,被一号狠狠教训一顿,然后落到冯大老板手里,用调教红牌的方法调教他。



    ……二号用力摇了摇头,现在服软也要出去才行。



    “老大,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二号趴在地上,哀求着,这根本不算什么,冯当家教导过他们,大丈夫能伸能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那你深夜跑出来做什么?”



    “嗯……那个,就是那个,那个嘛!你我都是男人,你懂得。”



    老大揭开了黑色的面纱,蹲在二号面前笑着说:“我不懂,请给我解释一下。”



    二号眨了眨眼睛,眼花了,刚才在

    外面太黑,现在进来又太亮,眼睛还没有适应才会产生错觉,这不是女人,绝对不是女人,虽然长得很像女人。这女人长得相当不错,可以和冯大老板的女装相媲美了。不不,这不是重点,冯大老板那是天人的模样,凡人哪能跟他比。不对,这个也不是重点,这女人长得这么美,为什么皇帝不喜欢呢?却喜欢古闲秋那样的?



    听冯当家说过这么一句话,美是短暂的,可丑是永恒不变的,丑人变老了还是丑人,可美人变老了,就会和丑人一样丑,所以丑人才是最优秀的品种。



    这是什么歪理?二号甩甩头,不对,这也不是重点。



    “你是女人?”



    老大挑眉,用看疯子的眼神注视着他,笑道:“有什么问题吗?”



    “那为什么皇帝没有宠幸你?”



    话音刚落,周围的空气瞬间凝结,连老大的脸色都变了,仿佛整个世界的颜色瞬间变成了黑白。



    好像说错话了。二号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老大和她手下的一顿狂风暴雨般的虐打,但等了很久,一点声音都没有。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一看,老大已经离开了房间,不知道去了哪里,立刻松了口气。



    “老二,怎么处置这小子?”还在不停用手指戳着二号的暗卫,扭头问道。



    “丢在门口,”老二走到二号身边,把他轻松拎了起来,放在台阶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你说了最不该说的话,好自为之吧!”



    什么什么?二号一脸茫然,目送老二离开,老二顺手吹熄了屋中的灯,没过多久,房间里的气息全部消失了。



    皇帝的暗卫全是女人,这可是大事,二号在原地挣扎着,奇怪的是,这绳子怎么弄也解不开,看又看不到,如果能看到,还可以动用他聪明的大脑,想出解开的方法。而现在,只能一点一点摸索绳子的结构,在脑海中构思出绳子系法,再慢慢想如何解开。



    这绳子的系法比他想象中的困难太多了,他不敢想象这个女人是怎么在一瞬间就把他捆住的。



    天微微亮,他还是没搞明白怎么解开绳子,他在冯当家的暗卫里算是天才了,当然比不上一号那样既是天才又极其努力的人。所以他才沦落当二号,二号灵机一动,那这个暗卫中会不会也有像他们这样的关系,比如老二想要把老大拉下位,然后自己做老大。如果有的话,他就可以挑拨离间,趁机套出绳子的解法逃跑。



    又到了晚上,房间中的灯再次亮了起来,里面传来了嘈杂的说话声、笑声,可是就是没有人出来看他,不管他怎么嘶吼,怎么折腾,都没有人出来看他一眼。



    二号觉得奇怪,他进去过那个房间,除了他面前的这个门,应该是没有其他入口,她们昨天晚上是怎么离开,今天又是怎么进去的。而且这里是乾清宫,一整天,不要说是人,连虫子小鸟都没有出现过。二号打了个冷颤,这些女人不会是鬼吧!是鬼的话,他手上解不开的绳子就好解释了,鬼打的结,人怎么可能解得开。



    二号的脑子里正描绘着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鬼,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穿着一身白的女人走了出来,二号脑子短路了一下,惨叫一声,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r />

    老大被其他人推了出来,说是看看这个小子还活没活着,没想到这小子一见到她就一声惨叫,然后晕死过去。



    叫什么鬼?



    二号醒来时,已经是凌晨,最黑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一个人,一点气息,阵阵冷风袭来,脸还有点疼,像是被谁踩了一脚。二号呲牙咧嘴地又挣扎了一会,决定自暴自弃。



    死在全是女鬼的地方也算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艳福了。



    第三天晚上,老大再次穿着白色的衣服出现,这次二号镇定了很多,强行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老大,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鬼。老大被他直勾勾地盯着,白的透光的脸上微微泛红,又赏了他一脚。



    只是这一次二号没有再被一直绑着,老大亲自给他解开绳子后,丢进了密室里面,准备了上好的酒水和饭菜,就是不放他出去。老二是给他送饭的,对他稍微有点兴趣,便坐在一边,看着他吃东西,二号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别扭地又啃了两口馒头,挺直了腰板。



    “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人有点意思。”



    “我可不是你们做实验用的小老鼠。”二号低声嘟囔着。



    耳尖的老二当然听得一清二楚,笑了下,说:“让你这个暗器大师做实验小老鼠太可惜了。”



    “那你们把我扣在这做什么?古大小姐可不是省油的灯,我失踪那么久,古大小姐一定联系上冯当家,让他送更多的支援进来,我一个人都能让你们措手不及,再来几个我这样的,你们不是会疯掉?”



    “你真会说笑,”老二轻轻拍了下二号的肩膀,“你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戳中心脏了。



    二号捂着胸口注视着老二,即使看不到她的面容,也能脑补出她的容颜。



    “中毒了?”



    “没事,”二号强行回过神,不再看老二,低头把饭菜扒拉进嘴里,嚼了两口,喝了一大口水咽了下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关于你们老大的。”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二号皱了下眉,疑惑地问道:“你这样像外人透露你们老大的消息没关系吗?”



    老二耸了耸肩。



    “那我问了,你们老大是不是老处女?”



    “噗,”老二忍不住大笑起来,捂着肚子笑个不停,断断续续地说,“我以为你会……问什么……更有用的问题,噗,你等会,我笑会。”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老二总算冷静了下来,板着脸回道:“你说的没错,她是老处女。”



    话音刚落,老二的脸又崩了,开始疯狂地笑着。而二号陷入了思考,他的目的是渗入皇宫的各个角落,让皇宫的所有人都配合古闲秋的行动。



    冯大老板说过,恋爱中的女人是盲目的,如果让皇帝的暗卫老大,和

    他坠入爱河,他就可以尽情利用这个女人,让古闲秋在皇宫里顺风顺水,还可以让冯当家免去他的刑罚,再次躲过冯大老板的魔掌。这个计划简直完美,唯一的缺陷就是,要为老大献出自己的童贞,这是个非常严重的缺陷,而且他很有可能会失去他找到的新目标。



    二号侧头看着在一边笑个不停的女人。



    “你能把面纱摘下来吗?”



    “不行,”老二终于停了下来,深呼吸几次,一本正经地拒绝了,“我只会把我自己的脸给我未来的夫君看,虽然可能不会有夫君。”



    “我不行吗?”二号摸了摸自己的脸,应该不算丑,在冯当家的暗卫里,他应该算帅的,至少比罗玮帅,没错。



    “你?”老二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也配合地站起来转了两圈,老二摇摇头,“外表一般,我比较看重身材,不过你这身材,啧啧,肌肉太少了,属于看不出来肌肉的类型吧?零分,金钱方面,冯当家给你的工资想来不少,五分,性格,零分。”



    “等等!什么理由都没有,性格就给零分?”



    “你刚才问我的问题,不就是想把老大掌握在手里,然后帮助皇贵妃在后宫的行动?老大遇到男人会犯傻,但我不会,所以,想要脚踏两条船,想多了。”



    老二收拾好碗筷,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转头说:“如果你能把老大拿下来,我不是不会考虑你。”



    “嗯?”



    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和他跟一号的关系一样吗?感觉不太像啊!二号敲了敲脑壳,女人果然难搞。



    不过这个女人答应了他可以脚踏两条船再好不过了,而且等皇贵妃顺利解决掉皇帝,离开皇宫,他就可以轻松地把老大抛弃,跟老二去过逍遥的日子。



    名字要改改,一个叫二号一个叫老二,如果有了孩子是不是要叫小二?不好不好。



    事情还没开始办,二号已经开始构思未来的美好情景。



    又过了两天,老大渐渐沦陷到二号的手里,日子过得也越来越舒坦,正美滋滋地吃着他喜欢的水果,屋顶被凿开了一个小洞,一张卷起来的纸掉了下来,纸用绳子捆着。二号毫不犹豫地从床上爬起来,抓住那张纸,肯定是冯当家派人过来了。



    纸上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汇报。



    什么都瞒不过冯当家,他的一点点小心思还是被冯当家察觉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感觉。



    二号摔碎瓷杯,扎破手指在纸上写上目前的状况。



    攻略暗卫中。



    系在垂下来的绳子上,拉了三下绳子,看着纸慢慢被拉了上去。



    只有这两个字,就说明现在古闲秋那边还好,没有出什么大乱子,即使没有出什么大乱子,冯当家来催促他也是有些着急了,要加快攻略老大的速度才行。



    还有抱走她们的老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