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尽一杯
    有了纯儿的提醒,大多数嫔妃都安分地给皇贵妃行礼请安,只是怜婉仪坐下后,脸色不太好,她因为朗诵宫规,嗓子哑了,是众所周知的事,没想到皇贵妃居然还拿这事取笑她,为她准备了纸墨笔砚。怜婉仪本想着把这些碍眼的东西推开,可皇贵妃的视线过来了,刘妃赶紧开口叉开话题。



    皇贵妃笑着接了刘妃的茬,心中想着,这个妹妹倒是根本没有变,无论读了多少遍宫规,即使倒背如流,也不会改变。



    人说善变,真的变化好多,不变,真的是一点都不会变。



    除非死掉,变成一堆灰尘,这大概是某些人一生中唯一的变化。皇贵妃还想,如果怜婉仪能变得老实点,她便不会在多说什么,现在那么桀骜不驯,一无所有的人究竟有什么好傲的。



    刘妃也是,居然还帮着这样的人,有眼无珠。难怪得不到皇帝的宠幸。



    “说起来,延禧宫现在是李贵仪一个人在住吧?”皇贵妃的话头突然转向了李贵仪,李贵仪吓了一跳,想要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魅惑之术,要点就是不能成为众人的焦点。



    李贵仪垂下头,福身回道:“是。”



    “刘妃,”皇贵妃没有请她起来,而是跟刘妃说着,“静昭仪,这个位分也该是一宫之主了,让她一直屈居你的宫下,实在有些麻烦,不如让静昭仪搬去延禧宫做一宫主位可好?”



    “皇贵妃娘娘决定就是。”刘妃没有反驳,她不是不知道前一阵静昭仪在私下勾结其他嫔妃的事,正想找个借口把这个制造麻烦的女人赶出去,没想到皇贵妃竟然先一步说出来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提出来,多少会给皇贵妃一些不好的印象,但皇贵妃自己说出来,她不仅能表现出自己的诚恳,又能满足自己的想法。



    也算是皇贵妃卖了个情面给她。



    “静昭仪,你说可好?”



    “听凭皇贵妃娘娘安排。”



    “李贵仪,你起来吧!”皇贵妃装作刚想起来她的样子,提高了些音量说道,“你虽然是贵仪,但不必在本宫面前如此谦卑,毕竟是一起入宫的相处了那么多年,姐妹相称可好?”



    “是,”李贵仪知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更加不敢抬头,低声道,“皇贵妃姐姐。”



    “抬起头,来。”



    李贵仪犹豫着,踯躅不前。



    “娘娘,皇后娘娘来了。”纯儿适时地插嘴道,而皇后紧跟在其后走了进来。



    皇贵妃走在前面,带着所有嫔妃行礼,皇后与皇贵妃位分相同,互相行礼,笑着一同坐在主位上。嫔妃们心中了然,难怪刚刚皇贵妃旁边还有一个位置,还以为是给皇帝留着的,没想到是皇后。



    没有见到皇帝是有些失落,但皇后在总归是安心了一些。



    皇后在,皇贵妃就不是一家独大,说什么做什么要顾忌下皇后。李贵仪当然跟着一起放松了下来,皇后来了,皇贵妃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她,果然皇贵妃令她退下了,但视线却一直跟着,许久才移开。



    幸好皇贵妃给她留了情面,没有当面揭穿她,正如颜嫔所说,这个女人没有一点感情,如果有一点点感情,怎么会发现她用了魅惑之术。



    皇贵妃

    把静昭仪送到延禧宫是有目的,为了让静昭仪安分下来,让李贵仪也安分下来,相处了那么久,当然多少能知道些她们的心思。一开始只是猜测,李贵仪突然开始找太后,太后现在失了权力,但在后宫中仍然有一席之地,想要引荐两个人易如反掌,太后失误的是,忽略了身边的奸细。



    纯儿在各宫安排的人,收了钱乖乖地汇报了李贵仪和颜嫔的事,包括,李贵仪在颜嫔的房间待了一整晚的事。



    她知道颜嫔爱着李将军,自然不会做什么伤害李贵仪的事,反而可能会帮她,颜嫔能帮别人做什么?



    魅惑之术。



    李贵仪得不到静昭仪,本来就不是个会努力的人,如果有捷径,李贵仪会毫不犹豫地走上去,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今天见到李贵仪,皇贵妃便肯定了这一点,容貌看不清楚,像第一次见到颜嫔一样,仔细看就会看到那张布满伤痕的脸。这种人,皇贵妃心中冷笑,宁愿去牺牲自己的身体,也不愿意做一点点努力。李贵仪明明是那么美的女人,虽然比不上皇后。



    “溪姐姐,都说您不用来了,怎么还是来了?”



    “我当然是担心你,”皇后笑着握住皇贵妃的手,“一是,你第一次见所有嫔妃,后宫嫔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总有些想要作妖的人。二是因为你的身体,三皇子刚出生五天,这才第六天你就要来主持早请安,实在让人担心。”



    “罗太医令都说没关系了。”



    “他说没关系是他说的,可我还是担心。”



    “溪姐姐,”皇贵妃抽出手,微笑着帮皇后扶正发簪,“我已经不是刚进宫的那个古闲秋了。”



    这话是说给皇后听的,也是说给其他嫔妃听的,和纯儿说的话不一样,这是她的警告,是宣战,意味着,谁若是不满,就大胆过来,她古闲秋什么都接,敢动手她就敢反击。



    此话一出,嫔妃们瞬间冷了下来,直到结束,嫔妃们没再说一句,纯儿带着笑意,引领着嫔妃们离开坤宁宫,一路上没人敢吱声。只留下了一人,李贵仪。皇贵妃刚刚的话,还没有说完,关于那张脸,她还有很多想问的事。



    魅惑之术这样的异域产物,即使问了二号,二号也是一知半解,模模糊糊说了半天,也没把话说明白,反而把自己绕了进去。



    “现在没有外人,把头抬起来吧!”



    “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李贵仪抬起那张高傲而丑陋的脸,皇贵妃看的都心惊,倒是真的能下如此毒手,与其说是丑陋,不如说是恐怖。



    “你们人类真有趣。”



    “说的好像你不是人类一样,”李贵仪冷笑着,“不过说到感情方面,你真的一点也不像个人类,那么无情冷漠,静昭仪对你做了那么多,你还把她赶出来。”



    “我把她赶出来不是正合你意吗?”



    “才不是。”



    “我叫你来不是跟你吵的,我是想拜托你帮我做些小事。”



    “还有你求人的一天。”



    皇贵妃对她的嘲讽,不置可否,“你也得到了我的脸,把静昭仪留在延禧宫应该没问题吧?”



    &n

    bsp;“你什么意思?”



    “静昭仪太碍眼了,如果你不把她藏好,我就会把她杀掉。”



    “你居然威胁我……”



    “我只是想让没有情商的你,能够更加容易理解我的意思,”皇贵妃不慌不忙,“怜婉仪嗓子是废了,但人还没废,不知道之后会弄些什么事出来,我让你把静昭仪藏好,也是为了你们。刀剑无情,如果不小心牵连到静昭仪,你要知道她之前做了多少事,而且是皇帝讨厌的事。”



    “我答应你。”李贵仪紧咬嘴唇,从缝隙中发出声音。



    她好不甘心,但也无能为力,如果刘妃真的起事,再加上颜嫔煽风点火,自身难保,现在皇贵妃给了她避开锋头的机会,她不识趣地执拗要跟皇贵妃作对。



    自取灭亡。



    离开了坤宁宫,李贵仪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神经尽量松下来,接下来,就要帮静昭仪搬宫。



    仔细回忆着皇贵妃帮皇后搬宫时的情形,要注意的地方,搬宫是很麻烦的事,绝不能让那些女人有机会陷害静昭仪。李贵仪楞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颜嫔说过不能经常在众人面前出现,会被看穿,那时她的丑颜露出来,静昭仪一定会逃走。



    但是她不出面,如果静昭仪被陷害,要怎么办。皇贵妃的意思是让她们两人好自为之,不管她们遇到什么事,除非是牵连到皇贵妃,否则绝不出手。



    “闲秋,我可以再一次跟你住在一起了。”



    在延禧宫门口,静昭仪在等待她,李贵仪有些吃惊地望向静昭仪身后的下人们。静昭仪应该是知道皇贵妃住在坤宁宫,为什么会在延禧宫等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回事?



    难道静昭仪已经疯了?



    “看来静昭仪精神已经不正常了,可怜一个美人。”



    二号嬉笑地坐在老地方,尽量压低声音道:“还不都是你害的。”



    “她自己心智不够坚强,如何是我害的?”



    “怪就怪你太诱人了。”



    “真是不想跟你多说,”皇贵妃翻了个白眼,“我现在该怎么做才好?捅破真相吗?还是让静昭仪这样一直下去?”



    “之前静昭仪拉拢的那些人,因为刘妃的话语权,都在蠢蠢欲动,你捅破了真相,静昭仪会彻底崩溃,你不去捅破,以李贵仪的手段,我是不信她能保得住静昭仪。”



    “哎,你的废话真多。”



    “怎么能是废话呢?我一个男人能把你们女人的事分析到这种地步已经相当了不起了,你不夸奖我就算了,居然还说我说的是废话。”



    “就你话多。”皇贵妃一拳锤在二号胸口上,弄的他被苹果卡了一下,强行咳了两声,惹来门口守夜的纯儿的询问,皇贵妃敷衍了两句,纯儿没再多问,心中有了数,默默离开了门口。



    “如果按照你的想法,要怎么处理比较好?”



    “你求我啊!”



    “啧,”皇贵妃不再理会他,拿起纸笔,写了一封信,交给他,“去带给冯元兴。”



    “里面

    写了什么?”二号怂成一团,满脸笑容。



    “没什么,说说你在宫中惹出的动静。”



    “我没干什么啊!”



    “所以我添油加醋地写得很精彩啊!”



    “姐,大姐,闲秋大姐姐,算我错了,”二号把信塞回到皇贵妃手里。



    “说吧!”



    二号叹了口气,只好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虽然没有拿到任何好处。他的意思是,李贵仪不可能去帮静昭仪搬宫,毕竟相比于她人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她的魅惑之术不能经常见人,会被拆穿,所以即使再惦念静昭仪,也不会出面去帮助她搬宫。



    万一李贵仪出面去帮静昭仪,也不可能做得如此全面,刘妃想动什么人,她在宫中的资历是最老的,多少有些把柄在手里。静昭仪一定会中招。



    最稳当的办法,是他去搞定那些嫔妃,当然不是他动手,是他用命来威胁别人,就比如在太后身边的英姑姑,不是也因为那一条命便妥协了。时间再长,都不会有命重要,自己的利益重要。



    “遇到愣头青怎么办?”



    “杀掉,宫中死那么一两个人不是正常的?你说是吧?”



    “此事交给你了,不过,”皇贵妃停了一下,“你跑去处理静昭仪的事,谁来保护我?”



    “小梁子啊!”



    “小梁子?他哪有你渊博。”



    “他不够渊博,但够忠心,”二号神秘地笑了笑,“你知道吗?你失忆的那几个月,他可是费尽心机找到了我,我教了他不少东西,像我一样能以防万一有点难,不过保护你绰绰有余。”



    “你倒是一点也不怀疑小梁子。”



    “冯当家看好的人,我为什么要怀疑?”



    冯元兴见过小梁子,他倒是在后宫渗入得够透彻。



    静昭仪搬宫那天,皇贵妃坐在庭院中的草地上,仰望着天空,心中浮出了刚入宫的静昭仪的那张脸,冷漠高傲,深入接触后又是那么伶俐可爱,曾经她喜欢过的女人,直到遇见皇后,只是皇后让她失望了,变成了她不喜欢的样子。



    念在曾经是朋友的份上……



    “一愿世清平,二愿身强健,三愿临老头,数与君相见。”



    “娘娘,延禧宫闹起来了!”



    闹什么?皇贵妃一脸疑惑,二号应该已经处理好那些嫔妃了才是,到底是什么事?纯儿那么慌张,会是什么事?



    “苗太医令在延禧宫。”



    这一句话便明白了,苗太医令是太医院里掌管巫蛊方面的事,既然是苗太医令来,就是说是关于巫蛊,说起巫蛊,现在可能涉及到巫蛊之事的便是魅惑之术。有人拿到魅惑之术的证据了吗?



    目标不是静昭仪,是李贵仪。



    皇贵妃慌了,赶紧站起来,吩咐无双替她换衣服,一次又一次地深呼吸,保持平静。



    不能焦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