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不识察
    静昭仪离开坤宁宫以后的事,纯儿如实向她汇报了。静昭仪遇到了李贵仪,却喊着文贵妃的名字,一开始纯儿也看错了,以为那是文贵妃,可是文贵妃怎么可能离开坤宁宫到外面来。纯儿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那人的装束,才发现是李贵仪,为什么会把李贵仪看成文贵妃,纯儿不解,把这个不解告诉了文贵妃。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魅惑之术,文贵妃不想承认自己的敌人又多了一个,可事实上,确实是多了那么一个人。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居然会去找颜嫔学习魅惑之术。



    不过罢了,李将军的意思是保李贵仪一条命,只要她不死就好。



    只要她不在自己怀孕期间惹事就好,她太想安稳地剩下这个孩子了。每日来请脉的罗太医令嘴上说着没有大碍,她是学医的人,当然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在隔了三四个月又怀上一胎,身体怎么都是有些吃不消的。



    而且她的身体并不是那么健壮,文贵妃轻轻舒了口气,命纯儿守好坤宁宫,不要让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试图靠近她。



    临近预产,文贵妃又开始足不出户,这次不是罗玮勉强她,而是她自己不想出门,无论如何,一定要生下来。即使是皇帝来也会委婉拒绝,而拒绝后,皇帝不会像以前一样回乾清宫处理政务,而是在颜嫔的景仁宫和李贵仪的延禧宫逗留。



    谁也没有想到李贵仪可以再次的到皇帝的宠幸。



    “你真的是越来越像文贵妃了。”



    皇帝每次来都只是念叨着这句话,越来越像,只是脸吧!因为皇帝从不在她这里留宿,也不会在景仁宫留宿,皇帝只是来寻求慰藉,因为他心里清楚,眼前的人根本不是文贵妃,是长得像文贵妃的赝品而已。



    李贵仪没有把她的想法告诉颜嫔,颜嫔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没有必要帮她。想想就觉得可笑,到了现在,文贵妃的地位坚不可破的时候,这个女人还妄想着能拉下文贵妃,作为有教导之恩的人,李贵仪能做的仅仅是,祈祷这个女人不要做的太过,因而丢了性命。



    而她的目标,虽然也是文贵妃,但她并不想威胁到文贵妃的性命,她想要的,是把静昭仪从文贵妃身边拉回来。



    颜嫔曾经说过,魅惑之术对文贵妃无效。



    听到这话,李贵仪真的是吃了一惊,但仔细听了颜嫔对魅惑之术的解释,她理解了。之所以对文贵妃无效,不是因为文贵妃无情,是因为文贵妃的理智完全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而能够用理智碾压感情的唯一原因是,这个人爱的只有自己。



    这样一个拼死保己的人,李贵仪从未见过,她很好奇,这也是她没有去劝颜嫔停手的理由。颜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李贵仪感觉得到,让她去做牺牲品。



    收集来的情报,再去对付文贵妃,简直易如反掌。



    只想着自己的人,哪会有其他人帮她,到最后的最后一定会被所有人孤立,然后寂寞地死去。



    然后静昭仪不得不回到她的身边。



    李贵仪已经想好了未来,充满温暖与幸福的未来,仿佛触手可及。



    十几天后,文贵妃顺利生下了小皇子,罗玮的孩子,高兴的不只是皇帝,在宫外的罗玮和冯元兴也高兴地跳了起来,先不说孩子,文贵妃能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



    说是平平安安,但实际上并不像罗玮和冯元兴想象的那么稳妥。罗太医令的意思是,文贵妃的身体虚弱,需要静养,饮食上面是要注意再注意,心态上也要保持好,不能有太明显的高低起伏。以她现在的身体,心情的波动甚至会令文贵妃得重病,然后……后面的话,罗太医令不说,文贵妃也明白。



    不就是死吗?她不怕死,但她也不想死,罗玮还在宫外等着她,怎么能那么容易死。



    “娘娘的身体至少要调养三个月,所以……”



    “本宫没有那么多时间,为了保这个孩子,本宫已经浪费了六七个月的时间,再修养三个月,一年就过去了,”文贵妃脸色苍白

    ,可声音依然有力,令罗太医令无法反抗,“最多五天,本宫要能离开这张床。”



    “五天太勉强了,娘娘。”



    文贵妃没有答话,只是死死地盯着他,罗太医令无奈,只好点头答应,五天不是不可能,文贵妃清楚,他清楚,五天下床是没问题,但是后续的调养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毕竟烈药加身,加在虚弱的身体上,文贵妃的意志再强,也会受到影响。



    如履薄冰,文贵妃何尝不知道。



    皇帝抱着文贵妃生下来的小皇子,兴奋异常,当场决定了孩子的名字,秦尚,正如之前皇帝和文贵妃说的一样。



    这个名字立刻引起了后宫的争议,皇后的孩子叫秦洛,而文贵妃的孩子名字叫秦尚,一尚一洛,已经明显把两人的位置互换了。可皇帝完全不在意后宫人言,在给三皇子起了名字后,立刻封文贵妃为皇贵妃,在后宫中能给皇后平起平坐的女人,而六宫之权,皇帝顾及着皇后的颜面,只分了一半给皇贵妃。



    但这样,也让后宫全员警惕起来。



    “陛下,此事不妥啊!皇贵妃居住在坤宁宫已经是不合常理之事,现在又要给皇贵妃权力,甚至令皇贵妃可以参政,陛下三思。”



    说话的是周婕妤的父亲,因为常年侍奉皇帝,有功无过,所以现在已经是礼部尚书的职位,可以在皇帝面前进言,话也有了些份量,但份量的轻重,他还拿捏不好,惹来了皇帝的一声冷笑。



    “贤能之人皆可参政,古太师,你说是也不是?”皇帝转向太师。



    古太师辅佐皇帝也有一年之久,性情稳了很多,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现在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他,不就是想让他来堵住这些反对派的嘴。



    他不想帮着皇贵妃,但这不在他掌控之中,皇帝现在是信任他,可一旦他有一点逆反的心态,被皇帝发现,一年内建立起来的信任会轻的跟灰尘一般,随意一吹就消散了。皇贵妃又是他古家名义上的人,不帮,自己的地位也会受到质疑。



    “陛下说的是,祖上留下来的规矩就是贤能人可参政,难不成周大人是想违背祖训吗?”



    周大人后退了一步,立刻站出来反驳道:“祖训也没有说过,可以让皇贵妃坐在皇后的宫中,若是臣违背了祖训提出这件事,那陛下特赦皇贵妃住在坤宁宫是不是也违背了祖训?”



    “周大人这话不对了,”李将军笑着走上前道,“皇帝的嫔妃住在哪里是你我臣子可以置喙的吗?那是皇帝的家事。”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臣承认皇帝是明君,可家中不齐,如何治国,如何平天下?”



    “好了,”皇帝高声劝阻即将动手的几人,“正如李将军所说,皇贵妃住在哪个宫是朕的家事,周大人,你这样随意评论……”后面的话皇帝不会说出来,谋权篡位,若是说了出来,周大人就会被朝中人排挤,冠上叛国贼的罪名。皇帝不想如此待他,说到底,宫中还有一个姓周的嫔妃,这个周婕妤安分的很,被她的父亲牵连就是不值得的了。



    而且周婕妤与皇贵妃的关系似乎很好。



    下了朝,皇帝又做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把凤印交给皇贵妃,也就意味着后宫以后所有的事,都要经过皇贵妃的同意,而皇后形同虚设,只是占着皇后的位置。



    众嫔妃的请安也从翊坤宫转到了坤宁宫,自古以来从没有皇后给嫔妃去请安的,有史以来第一次。



    “娘娘,您真的大可不必去,皇贵妃娘娘不是也让您不要去了吗?”云儿嘴上这么说,但手上没有停下来,继续帮皇后梳着头发,皇后摆摆手,命她安静地做自己该做的事。



    皇贵妃和她之间,没有人可以在其中插足,在其中做任何小动作,就算是皇帝也不行。



    因为皇贵妃给了她曾经最想要的东西,那个吻,伸手轻轻触碰自己的嘴唇,这个吻的意思,应该是愿意和她在一起的意思吧?皇后自作多情地这么想着,不然她怎么会和一个女人亲吻。



    “娘娘,皇后娘娘来了。”皇贵妃手抖了一下,发簪落在地上,皇后来做什么?不是已经让她不要来了吗?



    “来就来吧!”



    “那娘娘,位置……”



    “在本宫旁边再摆放一把椅子,虽然她权力不如本宫,但地位还是在那,是皇帝正统的妻子。”



    “是。”纯儿缓缓退了出去。



    无双捡起地上的发簪,放在桌子上,低声说:“皇帝说今早下朝后会过来,皇后在,会不会有些不好?”



    “有什么办法,她还是皇后啊!”



    值得庆幸的是,那日静昭仪从坤宁宫离开后安分了许多,没有再去到处招惹嫔妃,再加上怜婉仪,总算是能够顺利地把宫规倒背如流,虽然嗓子废了,不过记性是长了不少。纯儿说,后来刘答应又去找过怜婉仪,被拒绝了,连见都不见一面。



    “说起来,怜婉仪的嗓子怎么样了?”



    “回娘娘,听说已经可以正常说话了,不过声音小了许多就是,而且太医的建议是,最好再静养几个月,轻易不要开口。”



    “也好,为怜婉仪准备笔墨纸砚,今日的请安,恐怕要靠这些才能进行下去。”



    “是。”



    怜婉仪在离开钟粹宫的时候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去请安,会不会被羞辱,她现在惧怕见到皇贵妃,有了皇子,她的地位更加稳固,她能说什么?她还有什么办法打倒这个女人?小道消息说,她接连生了两胎,身体虚弱,无法承受心里上的刺激。



    这样可怕的恶魔,有什么刺激能动摇她的心。



    好好想想,一定有。



    “怜婉仪。”静昭仪快到坤宁宫门口时,见到怜婉仪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怜婉仪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惊慌地抬起头,步步后退,直到撞上从反方向来的李贵仪。



    怜婉仪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皇贵妃,见到李贵仪的脸,吓到摔倒在地。



    “闲秋。”



    什么闲秋?怜婉仪疼的半天才爬起来,见到静昭仪笑着和李贵仪说话的样子,这明明是李贵仪,怜婉仪眯起眼睛,除了着装能看出是李贵仪……为什么看不清李贵仪的脸。



    “你们在门口做什么?”纯儿听到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她现在是坤宁宫的掌事姑姑,跟低位分的嫔妃说话高傲些也是正常的,“皇贵妃在正殿等着你们,你们居然在这里聊起天来。”



    “纯儿姑姑,我们这就进去。”静昭仪在三人中位分最高,便站出来应着。



    纯儿冷冷地看了三人一眼,转身离开,三人安静地跟在后面,不敢作声。这坤宁宫的琐碎事,现在都是纯儿在打理,而无双专门负责伺候皇贵妃,除非有大事发生,纯儿一个人拿不了主意的时候,才会叫上无双一起来商量解决。



    就比如这第一日的请安,纯儿本想着,这群嫔妃以前都来过坤宁宫请安,必定是熟悉正殿位置,不用去多此一举地引领她们。可无双的意见相反,特意叫来了纯儿,嘱咐着,一定要把那些嫔妃引领进来。



    那些嫔妃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而且皇贵妃刚生下三皇子五日便要开始正规的请安。那些嫔妃没准哪一句话说的不好,就让皇贵妃感到不适。



    所以在那些人进到正殿之前,要给予一定的警告。



    “各位娘娘、小主,我家娘娘身体还未完全康复,所以在请安的时候,务必谨言慎行,能少说就少说,”快到正殿的时候,纯儿停下了脚步,转身对三个人说,“今天是请安的第一日,我家娘娘想平稳地过去,这也是奴婢的请求,希望娘娘、小主们体谅奴婢的良苦用心。”



    其实这话真的不必说,可说了,纯儿抱着侥幸的心理,能起点效果最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