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徒累身
    “娘娘,最近宫中有些对您不好的传闻,”无双给文贵妃按摩肩膀,随口说着,“关于您的容貌的事。”



    “本宫的容貌?”文贵妃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脸,微微一笑,她的容貌那么稀疏平常,若是扔在熙熙攘攘的人堆里,估计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找到她。所以她从未想过用容貌去勾引皇帝,凭借的是皇帝的性格,所以对于她的容貌的传言,文贵妃还是有点兴趣的。



    “娘娘,请您不要怪奴婢说话不好听,奴婢只是照实说。”



    “你说吧,怕什么?”



    “宫里的下人们传着,娘娘你是丑八怪,能够得到皇帝的宠幸,是因为使用了什么魅惑手段。”



    话音刚落,文贵妃笑了起来,这话倒真的是直白,也是真的敢说,是她最近没有太多出面吗?怜婉仪的事不足以警醒她们了吗?文贵妃颤抖着身体,笑了许久,才停下来,擦掉眼角的眼泪,轻咳了两声说道:“去查清源头,真是有趣。”



    “是,”无双福身回道,“那娘娘不准备去澄清吗?”



    “有什么好澄清的,与后宫的女人相比,本宫确实是丑八怪,他们说的没错,况且阻止了谣言又有什么意义,不能根除,又会滋生,像是细菌一样。”



    “细菌?”无双歪着头,文贵妃和冯当家总是会说出一些奇怪的词。



    “没什么,去办吧,不要打草惊蛇。”



    这件事查起来,并没有无双想象的那么简单,到了景仁宫那里,线索戛然而止。无双再怎么查都没有接下去的消息,因为传出消息的人已经死了,到底是怎么死的,无双想尽了办法,最后的结论是投井自杀。



    好好的怎么会投井自杀。



    无双抱着怀疑,把这件事报告给了文贵妃,文贵妃笑了笑,让她就此停手。再查下去也没有任何好处,知道是嫔妃故意传出来的就好了,她就要开始重视这件事了,不过现在离她的预产期越来越近,肯定不能直接出手,要怎么做才好?



    于是她想到了静昭仪,之前提携她成为昭仪,现在总归是可以有点用处了。后宫中位置最高的是皇后,下面是她、刘妃、颜嫔,然后是静昭仪,静昭仪不得宠,但也并不会惹皇帝讨厌,只要她吹吹枕边风,应该问题不大。



    可是,现在的状态的静昭仪可以用吗?



    “娘娘,静昭仪来了。”



    “魅惑之术,只能让他人看到他人喜欢的人的样子,你会失去自己的脸。”颜嫔抓住李贵仪的手,让她把手放在她的脸上,凹凸不平,“你能看到我真实的脸吗?”



    李贵仪摇了摇头。



    “你真的很喜欢静昭仪啊!和文贵妃不一样,她看到了我的脸,我真正的脸,我自己都很久没有看到过自己的脸了,每次照到镜子,就能看到你父亲的脸,”颜嫔笑着说,“你能做到吗?毁掉自己的脸,你那么美的一张脸,你真的要放弃吗?文贵妃并没有美貌,却如此受皇帝宠爱,受到你的父亲李将军的重视,我只能做个牺牲品。你不再去努力一下吗?用自己的脸去得到静昭仪。”



    “我已经受不了了,多少次多少次,杨沁心里只有文贵妃。”李贵仪拼命地摇着头,手指插入长发,纷纷落下,“我想要得到静昭仪,不管用什么手段。”



    “你觉得你用了文贵妃的脸就能得到静昭仪吗?”



    “不是吗?”



    “我用了文贵妃的脸,我得到皇帝了吗?”



    “至少得到了皇帝的关注。”



    颜嫔憋住了口气,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正因为是李将军的女儿,所以才没必要去多加干预,此事若是让李将军知道了,想来李将军也只会说,是李贵仪自己选择的路,便自己去承担后果。一张脸算得了什么?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一张脸。



    李将军是男人,即使再怎么被女人深爱,也不可能完全了解女人。



    而且李将军是那种为了大义不拘小节的男人。



    她才会如此对李将军着迷,颜嫔似笑非笑地说着:“魅惑之术很容易学,你想学的话,我一晚上就能教会你,所以你不要急,再考虑一下吧?”



    颜嫔都如此劝诫她了,李贵仪也明白,不是她不愿意教,是顾忌着李将军,她的父亲,哪有人会平白地去关心她人。李贵仪摇了摇头,坚定地回答道:“我可以牺牲一切,所以,现在就教我吧!”



    她还是不懂,颜嫔无奈地叹了口气,她都说了那么多。



    李贵仪与她不同,李贵仪有容貌,比她美上几百倍的容貌,李将军当初不喜欢她也是因为她的容貌,她去学习魅惑之术也是因为容貌,最后被送进宫,全是因为容貌,她的一张令人厌恶的丑陋的脸,现在却是皇帝面前的红人。



    啊!算不上红人,只是得到了皇帝的一点点关注,微不足道,但足以撼动文贵妃的地位。



    虽然进宫是为了李将军办事,现在李将军不需要她了,她要为自己谋划了,她可不甘心一直做个颜嫔,说起来和赝品的音是一样的,文贵妃这个女人也想到这一点了吧!所以只晋到嫔位,完全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毁掉自己的脸的事,是李贵仪自己做的,用发簪一下一下地划破自己的脸,血顺着光滑的皮肤流下,像是没有痛觉一般,面无表情。



    和她相比,自己真的丑陋无比。



    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她是借着李夫人的手彻底毁掉自己的脸,不给自己留下后路,她想陷害李夫人,可是李将军对李夫人的信任,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李将军没有责怪李夫人,也没有责怪她,而是吩咐下人帮她包扎,温柔地安抚她。那么温柔地人,在战场上却是那么残忍,这种反差,令颜嫔欲罢不能。



    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去陷害李夫人,李夫人的宽容,李将军的理解,一次又一次地救赎着她,摧毁着她。



    然后她做出了选择,到一个见不到李将军的地方,不会触动自己感情的地方,就是皇宫。可没想到,到了皇宫,成为皇帝的嫔妃,仍然忘不掉李将军,反而更加想念,甚至会从皇帝身上看到李将军的影子。



    皇帝和文贵妃在一起,像是李将军和李夫人在一起,有些争吵,却那么恩爱的样子。不同的是,李将军和李夫人是真的恩爱,文贵妃对皇帝,只是做戏。



    她看不惯,明明有那么好的男人爱着她,为什么要辜负,为什么还要想着其他男人。



    既然她不懂得珍惜,那么她要把这个好男人抢走。



    皇帝给了她位分,给了她表面的风光,却没有给她宠幸。她的魅惑之术没有任何用处,得到的大概是皇帝的怜悯吧!



    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颜嫔看到了李将军站在她面前,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来。



    “李将军……”



    “颜嫔?”李贵仪歪着头,“我成功了吗?”



    是女人的声音,是李贵仪的魅惑之术,颜嫔用袖口抹掉眼泪,笑道:“成功了,很成功。”



    李贵仪离开了,去追求静昭仪了。



    而静昭仪完全不知道这些事,依然满心的文贵妃,听从纯儿的指示,在坤宁宫的偏殿候着。文贵妃在里侧的小房间里换衣服,透过窗纸,勉强能看到她模糊的身影。像往常一般的笔直身板,就算是为了她在四处奔波,可是到了她面前,还是维持着曾经的她,这点,文贵妃很喜欢。



    “贵妃娘娘,”静昭仪见到文贵妃出来,毕恭毕敬地屈身,“妾见过娘娘。”



    文贵妃走了两步已经有些累了,到了预产期果然很辛苦,抬手请她起来,坐自己身边。静昭仪坐定后,缓缓抬起头,文贵妃的心脏突然紧绷起来,这张脸,和第一次见到的静昭仪一模一样,那么清冷高贵。因为这样的一张脸,自己当初才会主动去接近她,即使她抛弃了自己,依然不能放开这个人,即使心中有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也会时时想起。



    “无双都退下吧!本宫想和静昭仪单独

    聊聊。”



    无双没有反驳,她也不会去反驳,文贵妃做什么都是对的,文贵妃是主人,说着是姐妹,可终归要有自己的秘密,所以无双带着所有下人离开了,守在屋子门口。



    “沁儿。”



    好久没有听到文贵妃这样叫她了,静昭仪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上次这么叫她,是在几年前,她以为自己再也听不到了。静昭仪强忍住眼泪,笑着回道:“贵妃娘娘有什么吩咐?”



    “感情淡了……”文贵妃失落地撑着头叹息,“也不怪你,罢了,说正事吧!”



    闲秋,好想这么说出来,静昭仪轻轻“嗯”了一声。



    “这两日有些传言,你可知道?”



    静昭仪每日到各宫去跑,她自然是知道,丑八怪的事,她也在调查,敢如此出言不逊地诋毁文贵妃,文贵妃确实是貌不惊人,可她的每一句话都有相当的份量。那个造谣的人,胆子真的是很大,还有说什么文贵妃魅惑皇帝,真是可笑至极。



    “妾知道。”



    “你觉得该怎么做呢?”



    “把那个人抓出来。”静昭仪的语气中充满着愤怒,那副样子,倒是不像刚入宫的样子了。



    “不行呢……”文贵妃笑着,向后面依靠,上下打量着静昭仪,样子没变,心却变了,为什么会变了呢?那么焦躁,以前的静昭仪,就算看到她被欺辱,被人虐待,也不会动摇,“沁儿,你变了太多了,变得太多愁善感了,你帮不了我了,该怎么办呢?”



    “为什么?”



    “嗯?”文贵妃斜眼睨着静昭仪,等待她下面的话。



    “为什么我帮不了你?我能做的事还很多,你把我送到昭仪的位置上,不就是想让我能帮你吗?”



    “如果我想,我可以让你坐到更高的位置上,但是,我想先试验一下,”文贵妃依然保持着微笑,“你能做到什么地步,能有多大的用处,事实证明,你什么也做不了,拉拢人?我的地位在这,需要你去拉拢吗?只要我勾勾小手指,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来投诚,沁儿,你变了,变得更笨拙了。”



    “而我,喜欢的是聪明人。”



    “像皇后一样的吗?”



    文贵妃自然听出来了她语气中的醋味,却完全不以为然,保持着平静,淡然说道:“皇后,从前的皇后是我最憧憬的人,可现在,大家都变了啊!”



    仔细想想,皇后,这个称呼和木溪真的很不相符,还是言贵姬最像是木溪,她曾经喜欢的那个木溪,妖媚,又柔软似水,令人忍不住去疼惜,就算是那时的无力的自己,也想要为她伸出援手。现在的自己有学到木溪的精髓吗?文贵妃瞟向静昭仪,现在的静昭仪倒有点像刚过去的自己呢!



    “可我对你的心从未变过。”静昭仪垂下头,伸出手,盲目地向前摸着,想要触碰到文贵妃,却被文贵妃躲开了。



    “如果可以的话,”文贵妃在静昭仪刚好碰不到的地方停下,“我希望你不要再做任何事,现在我要安心地生下这个孩子,不想参与到宫斗中,我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沁儿,放过我。”



    “你若是现在依然纠缠,这个孩子安然生下便算了,若是有任何意外……”文贵妃笑眯了眼,“我会让整个后宫的人生不如死,包括你和皇后,所以,安分点。”



    从坤宁宫走出来,身上缠绕的寒气即使在太阳的照射下,依然美欧散去,那个女人真的变得如此无情,静昭仪本来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一个人再怎么改变,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本性。与生俱来的本性,可是文贵妃不一样,她抛弃了,以前的文贵妃一心为人着想,现在只想着自己,只为自己做打算,根本不管别人的生死。



    这样的文贵妃,这样的古闲秋,她更加深爱。



    文贵妃从远处走过来,在阳光的衬托下,如此明亮耀眼,快要把她的双目闪瞎。刚刚见过文贵妃了,现在又想见了,已经出现幻觉了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