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空折枝
    对于封后大典上的事,冯元兴也很惊讶,他知道皇帝一心想着古闲秋,却没想过皇帝竟然如此决绝,封后大典也不参加,而是在书房中批阅奏折。这件事的发生令皇城一片哗然,皇后是好的皇后,可皇帝,却引起了质疑,幸好有李将军和古太师的强压,才把一声声的不满压了下去。

    另一方面原因是,皇帝虽然后宫的事放任不管,但国家的事丝毫没有懈怠。

    那些边疆的蛮族知道皇帝后院起火,抓紧机会去给皇帝找麻烦,恨不得皇帝因为女人而失去自我,最后害的国破家亡。皇帝不仅没有给那些蛮族机会,反而让李将军前去边疆镇压,守住了国土的同时,甚至掠夺了一些稀有资源。

    其中便有女人。

    李将军考虑很久,到底要不要把这些女人先给皇帝。皇帝后宫只有一子,就是皇后的孩子,相比于前朝,实在单薄了很多。照太后的话说,就算是强行让皇帝与其他女人发生关系,也要延续皇族的血脉。

    只有这一个孩子,而且是木溪的孩子,太后很不满意木溪,所以对小皇子也不待见,总是去散播一些谣言。

    这些谣言对后宫的女人们有用,可对皇帝没用。

    皇子,太子,皇帝从没有考虑过,他要一直在皇帝的位置上,反省着自己,思考着自己,为什么当初要把古闲秋赶走,为什么自己的内心如此轻易的被别人击垮,为什么自己的爱如此易变。

    真的像是古闲秋说的一样,皇帝都是善变的男人,都是花心的男人。

    他想证明自己不是这样的皇帝,所以再也不去后宫,可是古闲秋现在在哪?她能知道他的行为吗?他做这些能够得到任何古闲秋的消息吗?

    古闲秋离开后,冯元兴除了交易,没有给他任何消息,即使他去问,冯元兴也没有开口。

    他不能去强迫冯元兴,冯元兴是国家的经济命脉,而冯元兴身边的那个人,冯清辉,如果皇帝胆敢动冯元兴一根汗毛,一定会被那人大卸八块。本来,未来的他和古闲秋也应该是如此相爱。

    就因为那个女人的几句话。

    他就轻易的放弃了,然后每夜每夜的睡不安稳,入睡后永远都是噩梦,醒来时永远是冰冷的床沿。

    他以为可以轻易地忘记古闲秋,用政务去麻痹自己,但不行。

    “陛下,这次征战,我为陛下带回了外域美女,”在庆功宴上,李将军举起酒杯,高声地说道,脸上带着笑容,而皇帝却一副不愿理会的样子,李将军不得不再努力一下,“陛下要不要看一看?”

    “李将军如此高抬,”皇帝无奈地露出疲惫的笑容,“那便看看吧!”

    李将军安排了四五个舞女,而其中的绝世美女,安排在正中央,是蛮族里的极品女人。那些蛮族女人又会魅惑之术,若是能让皇帝因此忘记古闲秋,恢复精神,即使最后被皇帝责骂,也无所谓。皇帝是明君,他在政事上无可挑剔,但如果作为朋友的立场,他不愿意看到皇帝一直消沉,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不出所料,皇帝看着从薄纱中站出来的女人,看直了眼,不自觉的走上前,牵起那个女人的手,眼睛红了一圈,伸手想要去触摸,却犹豫着。

    “闲秋。”

    李将军愣住了,这到底是什么魅惑术?变成皇帝渴望的人吗?

    那一晚皇帝宠幸了女人,封为温昭仪。

    第二日,皇后召见了这个异域女人,到底是哪一点和古闲秋相像,让皇帝封为同音异字的温昭仪。

    根本没有任何相像的地方。

    是魅惑之术吗?

    皇后读过很多奇奇怪怪的书,当年魅惑皇帝,让皇帝独宠她的方法,也是从异域学来的,没想到,李将军会真的找一个会魅惑之术的异域美人来。如果皇帝一直把这个女人当成古闲秋,她的皇后之位便危险了,她自己便危险了。

    “温昭仪,”皇后柔柔地笑着,房间中只有她们两人,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温昭仪听到,“本宫跟你直说了吧!本宫会想尽办法杀了你。”

    “请皇后娘娘自便,”温昭仪不慌不忙地说着,“妾被李将军抓回来以后便已经将性命交给李将军了,李将军把妾丢进后宫,让妾去伺候皇帝,去安抚皇帝,妾便尽自己本分去做,失了性命……也无所谓了。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何必苦苦挣扎,皇后娘娘想杀妾便杀吧!”

    “你爱李将军?”

    “是。”

    “那你为什么甘愿入宫?如果你想要留在李将军身边,他不会拒绝。”

    “皇后娘娘,我爱的是忠国忠君的李将军,而不是儿女情长的李将军,所以我愿意入宫,愿意为了李将军的皇帝做任何事情。”

    “只是有一点,”温昭仪抬起头说,“皇帝比我想象的更难以操控,皇帝爱着那个叫闲秋的女人,比我想象的要深得多,我一直以为皇帝薄情,这个皇帝,倒是不可思议。”

    “你怎么会知道古闲秋的名字?”皇后攥紧椅子的扶手,脸紧紧绷着,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皇帝宠幸妾的那一晚,一直叫着闲秋闲秋,叫的妾都烦了。”

    “他还没有放弃……”

    “怎么?皇后娘娘,这个叫闲秋的女人,是您的情敌吗?”

    “你只说对了一般,是情敌,皇帝是本宫的情敌,闲秋是本宫的,他休想得到,”皇后不想隐瞒,“你便如李将军那样说的,继续服侍皇帝吧!本宫会帮你排除所有会干扰到你的人。”

    皇帝是情敌……温昭仪垂下眼帘,没有多想,低声答是,便离开了。

    温昭仪成了继古闲秋之后的独宠,皇帝时不时地便会到温昭仪的宫中,只是温昭仪住的不是承乾宫,而是隔壁的永和宫。这点让温昭仪有些奇怪,她听下人们说了些那个叫闲秋的女人的事,古闲秋是住在承乾宫的,既然现在皇帝把她当成古闲秋,为什么没有赐给她承乾宫,还有一点就是,为什么每次侍寝后,太医院都会送来避孕的汤药。

    难道皇帝不想要古闲秋有他的孩子吗?

    还是皇帝知道她根本不是古闲秋……不可能她的魅惑术是毫无破绽的,皇帝不可能知道她不是古闲秋。

    又或者是皇帝心中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爱着古闲秋。

    皇帝有了新宠。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从宫中传了出来,皇城的人总算是松了口气,但在城郊别墅中的冯元兴心情差到了极点。

    他还想着,如果皇帝一直消沉下去,他就仁慈地提供一些情报给皇帝,让皇帝有所安慰,现在想想,自己的仁慈简直让人发笑。怎么会相信皇帝会一直爱着古闲秋。

    既然皇帝有了新欢,那么他可以安心地把古闲秋转移到南方了,皇帝永远都碰不到的地方。

    “闲秋你觉得怎么样了?”

    冯元兴见罗玮从屋里出来,趁他没注意,偷偷溜了进去。这古闲秋生完孩子,比怀孕时管的还严,不说不让出屋的事,除了罗玮和无双、纯儿两个下人,其他人都禁止进入古闲秋的房间。

    理由是,刚生完孩子的女人,身体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所以不能让任何可能携带病菌的人进来。

    万一古闲秋现在生了病,常人三天能恢复,她要十天,而且相当伤身。所以古闲秋生下罗言、罗柔后,将近一个月没有出屋,她自己都感觉到身体在慢慢瘫痪,如果再不出去溜达一下,真的要失去行动能力了。

    “我感觉很不好,”古闲秋黑着脸直言不讳,“你明明是这个宅子的主人,为什么这么听罗玮的话,虽然能看些书是很好,但没有接触到自然,我都快被憋死了,而且这两条腿,放在床上一个月没动,我都怀疑是不是要肌肉萎缩了。”

    “哎,别胡说八道,”冯元兴赶紧捂住她的嘴,“我来是想问问你,你想不想跟我们去南方?”

    “南方?”古闲秋舒展开眉头,当然想去,“但罗玮……”

    “罗玮肯定不会反对,我就是想问问你的意见,毕竟你在皇城中住了这么多年,突然离开会不会不舍之类的。”

    “不舍的话……古颖会一起离开吗?”

    “会,你想带上她,就带上她,我在南方的宅子可比这大得多,扔在哪里都不碍事。”

    古闲秋被他说的笑出了声,他还是这么嫌弃古颖。

    还是?

    “不好了!罗玮这小子怎么这么快。”冯元兴见门口的人影,慌张地到处乱窜,最后藏在了衣柜中。在衣柜里躲了整整一下午才终于成功溜了出去,这一下午真的是够折磨人,罗玮和古闲秋一直在你侬我侬,听得他鸡皮疙瘩都掉了。

    不过比现在出现的女装冯清辉强太多了。

    古闲秋又安稳地休养了一个月,罗玮总算是把她放了出来。古闲秋时隔两个月终于再次出屋,心情超级好,深深吸了一口气,却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古闲秋慌张地跑到厨房,却发现古颖和冯清辉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

    一口大锅里,紫红色的液体在咕噜咕噜的冒泡,散发出黑暗料理独有的味道。

    “你们在做什么?”古闲秋捏着鼻子想看清里面的东西,却被一阵灰色的烟雾熏了回来,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你们在做什么毒药?想要毒死谁?”

    “姐姐太过分了!”古颖叉着腰生气地嘟着嘴说,“这是我和清辉嫂子专门给你炖的鸡汤。”

    哦!谁家鸡汤是紫红色的,而且还会冒泡,还会喷出灰色的烟雾,能做出来这种极品也是天才的一种了。不过做给她,说到底是要毒死她啊!古闲秋慌了,一步步地后退,躲过冯清辉端过来的一碗古怪汤水,退到最后撞上了一个熟悉的胸膛。

    罗玮闻到这股奇异的味道,也赶来了,太熟悉了。

    古颖和冯清辉不知道做了多少次鸡汤,可不管做多少次,都会变成紫红色有着奇怪味道的毒药,他开始怀疑古颖和冯清辉自身带毒,所以才会把好好的鸡汤变成毒药。

    “停手吧!”罗玮把古闲秋护在身后,推开冯清辉的鸡汤,无奈地劝道,“我知道你们是想做好事,但你们……放弃吧还是。”

    罗玮在说着,古闲秋在旁边拼命点头,她可不想喝这种奇怪的东西,看起来比罗玮的药还难喝。

    “好吧!”古颖垂头丧气地端起大锅,把剩下的鸡汤倒进了泔水桶,泔水桶中发出“滋”的一声,里面的东西全部变成了黑色的奇怪东西,古闲秋抖了抖身体,幸好没有一时同情,喝下那鸡汤,不然现在变成黑色物质的就是她了。

    罗玮和古闲秋成亲的场面十分盛大,在南方休养生息的老前辈们纷纷送来了贺词和祝礼。而冯清辉那边,请来了他最得意的青楼头牌,为两人表演歌舞。

    再加上古太师,在古闲秋印象中,古太师是个大反派,现在一看倒是慈眉善目的,而且并不像在反对她和罗玮成亲。古闲秋偷偷看了冯元兴一眼,冯元兴立起了大拇指,有钱能使鬼推磨,古闲秋叹了口气。而罗玮的唯一亲人,现太医院的罗太医令也来了。

    罗太医令跟古太师不一样,他老了,迂腐着呢!想不开,古闲秋是皇帝的妃子,虽然被皇帝赶出皇城,可皇帝心里还有她啊!就这么和罗玮成亲,若是让皇帝知道了,不是要把罗玮切成肉丁?

    李将军不这么想,拍拍罗太医令成功把他灌醉,省的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的,就他一个人愁眉苦脸,怪煞气的。

    两个小人物的成亲,却引来的那么多厉害的人物,哪能不传进皇城,皇城中的百姓纷纷跑了出来,蹭着喜酒喝,沾沾喜气,当然他们看不到新郎新娘。

    在成亲的现场,出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

    整个皇城都知道了,皇帝又有什么理由不知道。说到成亲,这次发出来的喜帖,上面的名字并不是冯元兴和冯清辉,而是那么熟悉的名字,和跟着她一起离开皇宫的人。

    早就该想到,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一直惦念着古闲秋。

    皇帝在角落中看着两人的笑容。

    爱渐渐变成了恨。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