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连夜雨
    “娘娘,天气越来越闷热了,太医说您适当可以吃一点凉食,奴婢给您去拿点?”翠儿为文妃打着扇子,可文妃身上依然在冒汗,呼吸也有些困难。

    “不用。”文妃坐直身体,她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走路都累的慌,如果罗医监把脉没错的话,应该是双生儿,头胎是双生儿,想想都觉得辛苦,在加上天气闷热,心情总是有些烦躁。

    所幸的是,古才人被柔妃和皇帝捧了起来,现在是怜婉仪,表面风光得很,暗里,却是被皇帝夜夜抛弃的清白女子。

    皇帝是真的信守承诺,说不会碰怜婉仪,是真的没碰,每每太后跟他提起怜婉仪,只道好处,其他的事一概不提。即使太后去问怜婉仪,怜婉仪也同样什么都说不出来,她怎能说自己从未得到过皇帝的宠幸,一切只是皇帝为了保护文妃的小把戏。

    想要扳倒文妃,现在却成了文妃的垫脚石。

    封妃大典繁琐复杂,皇帝本想着弄好李贵妃的葬礼,便立刻行封妃大典,却被罗医监和柔妃劝住了,文妃怀的是双生儿,才刚刚五个月,肚子便那么大,再加上天气闷热,如何能参加封妃大典,不如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这对于皇帝来说只是一小盆凉水,而文妃接下来跟他说的就是一桶冰水,浇在他赤luo的身体上。

    “生一个孩子都像走了一趟鬼门关,更别说两个孩子,能不能活下来都是回事,这封妃大典有何意义?”文妃说的不无道理,可她直接把窗户纸捅破来说这件事,总让皇帝难以接受。不过他是被虐狂,文妃气呼呼地呵斥了他两句,便老老实实接受了这个事实。

    唯一一个不能退让的是,等孩子生出来,调养好身体,立刻行封后大典。

    成天胡思乱想,文妃翻了个白眼没说话,封后的事是要朝廷和太后都同意才能定下,现在他一人兴奋个什么劲。

    虽然怀着两个孩子,文妃却没有什么明显的怀孕反应,只是累了些,每日要睡得时间长了些,这会她刚睡醒,翠儿便上来询问她的情况,问她要不要吃些凉食。不得不说夏天怀孕真的是很要命,又是在这种只能用扇子和冰降温的古代,在现代至少还有风扇。

    文妃在翠儿的搀扶下挪到院子的大树下乘凉,总算是觉得好受了些。

    “最近宫中有什么事吗?”

    “回娘娘,”翠儿福身道,“李医正的审判下来了,因为是被迫,但也确实在帮李贵妃,所以判他远离皇城不得再靠近,不过听说他只是去李将军的边疆军队做军医了,日子过的相当自在。”

    “少一个墙头草,本宫便安心些,过些日子,去替本宫送些谢礼给他们。”

    “是,再有便是怜婉仪的事了。”

    “怜婉仪?”

    “是,奴婢得到各宫的消息,听说怜婉仪最近很勤劳地联系各宫的其他嫔妃,目的还不清楚,不过柔妃娘娘已经派小石子公公去打听了,想来,近两日会有结果。”

    “她联系的都是新进的嫔妃吗?”

    “是,”翠儿点头道,“尤其跟新晋的刘答应走得很近。”

    “跟刘贵嫔是什么关系?”

    “是刘贵嫔的妹妹。”

    “那刘贵嫔最近有什么动静吗?”

    “回娘娘,没有,像往常一样,只有每天早上会去请安出门,然后一天都待在长春宫中,不过,”翠儿想了想说,“静贵姬说,刘答应经常会传信到长春宫,给刘贵嫔的信,但刘贵嫔一直没有回复就是。”

    “信上的内容呢?”

    “不晓得,每次来信后,总会有灰烬端出来,那灰烬烧的很干净,没有一片残页。”

    “是吗?”

    文妃心中有了数,刘贵嫔不是烧了,是藏了起来,里面的内容,八成是宫中的近况,还有说服她出来帮助自己得到皇帝的宠爱。只是刘答应的合作对象,是刘贵嫔不敢出来的原因吧!怜婉仪,她如何痛恨文妃,依然是姓古,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临阵倒戈,所以要确实的证据才行。

    这最好的证据就是证明文妃不是古家的人。

    这个消息若是让刘贵嫔知道,不只是怜婉仪得到刘贵嫔信任的方法,还免费曾送给刘贵嫔一个她的把柄,刘贵嫔能不出来?

    要核实这个证据,需要古太师的配合,在古代能证明不是亲生父女的方法只有一个,滴血认亲。皇帝会同意让自己的爱妃流血吗?所以要先瓦解皇帝与文妃的关系,这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想要陷害文妃,要证明她与古太师不是父女,想要让文妃去滴血认亲,要让皇帝同意文妃受伤才行,所以最后目的成了条件,进入了死循环。文妃倒是好奇地想知道怜婉仪要如何破开这个死局,她选择探听消息,按兵不动。

    狗急了跳墙,文妃想了想,问道:“翠儿,宫中可有人懂得制香,或者懂得医药?”

    “娘娘这么一提,”翠儿皱着眉,想起了什么,摇扇子的速度慢了很多,“怜婉仪最近联系的一个嫔妃似乎懂得一点制香,是……孙小媛,跟怜婉仪一起进宫的嫔妃,与周常在和孔良人住在怜婉仪旁边的景阳宫。”

    “过两天,叫孔良人来一趟。”

    “是。”

    “太后娘娘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太后娘娘偶尔会去参加嫔妃们的早会,呆得时间不是很久便离开了。”

    “她有和什么人接触吗?”

    “与新来的余宝林说过几句话,”翠儿如实地禀报,帮文妃做最基本的情报收集,是文妃最近交代的新任务,“余宝林现在和其他几个小主住在永和宫,平时不会出门,奴婢也派了人去留意。”

    “派的人可靠吗?”

    “是,按照娘娘的吩咐,用钱多收敛一些人,分给她们毫不相干的任务,如果不是特别细心的人,应该是不会知道什么情况的。”

    “辛苦了。”文妃露出难得的笑容,“之后的事也拜托了。”

    “娘娘愿意信任奴婢,已经是奴婢莫大的荣幸。”

    “翠儿,”文妃摘下手上一直戴着的玉镯,拉着她的手道,“这是本宫入宫后一直戴着的玉镯,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是本宫的贴身物品,现在我送给你,你以后便是本宫的姐妹,等一切平息,本宫定会为你寻一个好人家,让你不用再担惊受怕,好好过下半辈子。”

    “娘娘,”翠儿跪了下来,接过玉镯,戴在手腕上,“奴婢不会说希望陪伴娘娘一辈子,但在陪伴娘娘的这段时间里,奴婢定会竭尽全力为娘娘做所有能做的事。”

    “谢谢,本宫还没有问过你,你的真名是什么?”

    “奴婢从小在宫中,第一个名字就是翠儿,所以……”翠儿说到这里有些尴尬,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那本宫给你个新名字可好?”文妃见翠儿点头,撑着脑袋想了想,说:“无双,好吗?”

    “无双……娘娘这个名字会不会太奢侈了?”

    “你是本宫的妹妹,取名字怎么可以低贱,无双便好,绝世无双,还是你不喜欢吗?”

    “奴婢,谢娘娘赐名。”

    无双心中颤动,她从未想过能在文妃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因为文妃曾经救过她,那一命之恩,本来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偿还,可是文妃又给予了她更多,已经为她想好了后路,她想着也许会在宫中终老,可是现在有了一线希望。

    只要帮文妃继续维持皇帝的宠爱。

    现在皇帝虽然到承乾宫的次数少了,但更多时间停留在翊坤宫。翊坤宫那里现在相当热闹,经常有嫔妃在柔妃身边晃悠,柔妃也不厌烦,每天都笑着面对所有嫔妃,只是对皇帝的脸色不好。

    说出的话总是带着点嘲讽。

    这当然不是好事,文妃想着的是能够现在她怀孕着,柔妃想着保护她,皇帝想着保护她,明明目的一样,可最后两人的做法却背道而驰。

    文妃不能说两人中谁是错的,真要说的话,两个人都是错的。脾气一个比一个倔,互相怼着,完全不肯松口,文妃试着分开劝解过很多次,可都没有用处,她总想着能把两个人聚到一起聊一聊,她当两人的缓冲带,可柔妃不给机会,皇帝更不给机会。

    也不知道要僵持到什么时候。

    这么想着,文妃决定明日去翊坤宫给柔妃请安,顺便去看看那些新的嫔妃,说起来到现在,她到现在都没有见过全部的新人。

    听无双说,这次最后进来了一共十九个人,相当多。看来太后是想多方面尝试,想尽办法去让皇帝离开她。只是有柔妃在上面压着,执掌凤印,这些嫔妃有十八般武艺也使不出来了。

    在去之前,文妃让纯儿给柔妃带了话,告诉她明天她要去,柔妃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不过是想见见后宫的所有新晋嫔妃。

    柔妃便顺其自然地让小石子去各宫传信,明天无论是什么情况都要来请安。太后当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冷笑了下,跟英姑姑说,明日她也会去,去准备些鲜艳的衣服,她按捺不住了,那些嫔妃招了进来,却什么也做不到。

    第二天文妃坐着轿撵到翊坤宫门口正殿门口才下来,纯儿和无双两个人搀着她,小梁子在后面护着才安安稳稳地走了进来,柔妃看到她,赶紧起来,接过纯儿的位置。

    为了让文妃坐着舒服些,她特意让下人准备了一把软些的椅子。其他嫔妃见到柔妃对文妃如此关怀备至,纷纷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行礼,文妃坐在特意准备的椅子上,松了口气,怀双生儿实在是太辛苦了,等柔妃做好,文妃直起身子,一一扫视着新晋嫔妃。

    无双提到的孙小媛、余宝林、刘答应,文妃看了一眼便认出了。

    孙小媛会制香,身上自然有淡淡的味道,刚才走过时便闻到了。余宝林敢与太后在外面说话,却不愿去太后宫中,想来应该是个冷淡至极的人,至于刘答应,文妃虽然很久没有见过刘贵嫔了,但她的长相还清晰记得,是妹妹,有想象之处也是正常的。

    “起来吧!”文妃抬起手,带着温婉的笑容。

    文妃看来看去,好像少了人,最近都没有怎么看到李贵仪,李贵仪不喜柔妃,不听从命令是常事,可静贵姬也没来。

    “溪姐姐,”文妃转头问柔妃,“怎么没有看到沁儿和练玥?”

    “她们两个啊!”柔妃无奈地说着,“怕你出事,然后再摊到她们头上,所以早早地溜了,倒不是说没来请安,只是我刚醒的时候,她们就来了,匆匆地请了安,就跑了。”

    “还是跟以前一样滴血不漏。”

    “对了,我最近拿到了些小首饰,你要不要看看?”

    “现在怀着孩子,实在不喜欢带那些小首饰,本来就很累了,再戴那些死沉的首饰。”文妃摇了摇头,婉拒了柔妃的好意。

    “你倒是娇气了许多。”

    “还不是溪姐姐你宠着我,不过,”文妃讨好似的笑着,“你拿出来给其他嫔妃们看看,她们都是新进宫的,如果能有柔妃的首饰加持,皇帝怎么会不多看几眼。”

    “你最会说话。”柔妃笑了下,转身吩咐云儿将首饰拿出来。

    云儿早已准备好了,端着一个小托盘走了出来,上面摆了几对耳环、两根发簪和三个手镯,其中一个手镯是一串淡粉色的小石头串成的,倒是很符合少女的心思。

    云儿在各个小主面前走着,没有一个嫔妃敢拿起首饰,而到了余宝林这里,云儿刚想离开,被她拦了下来,拿起了那串淡粉色小石头串成的手镯,站了起来,刚想开口,福身对柔妃道:“娘娘,敢问这串手链是哪里来的?”

    柔妃看了文妃一眼,没有说话,文妃知道那串手链必定有问题,装傻道:“余宝林,柔妃的手链怎么会有问题。”

    “回文妃娘娘,”余宝林侧过身,微微垂头,“奴婢制香多年,对香料熟悉的程度,并不必真正的制香师差,奴婢可以断定,这串手链中惨了麝香。”

    话音刚落,雷声轰隆地响起,闷了许久的雷云终于爆发了出来。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