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绝路岐
    她想了许久,能够得到文妃信任的方法,然后利用文妃去接近皇帝,成为上位嫔妃后,再去跟文妃斗,可是文妃如此思虑周全的人会给她这样的机会吗?

    而且她去找了文妃那么多次,文妃不为所动,甚至当着皇帝的面嘲笑她。

    “兰叶,你说现在文妃最想做的是什么?”

    “啊?文妃娘娘,嗯……”兰叶思索了一下,她刚入宫怎么会知道,只好敷衍地说,“想要平安地诞下皇子?不过这后宫倒是没有人能动得了文妃就是。”

    “你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古才人心烦地挥挥手让她离开。

    本以为这个曾经服侍过文妃的人,能有点用,可她实在还是不够了解人心,人类的愚蠢和人类的聪明,不知道区别在哪里。所以……古才人想着兰叶的话,平安诞下皇子,后宫没有人,不是没有人,在后宫中想要杀了文妃的人和喜欢文妃的人一样多。

    太后娘娘、还有软禁冷宫的李彩知,太后娘娘她是动不了,可李彩知,这个犯了大罪的女人,皇帝一直没有下杀令,文妃一定很不舒服吧!只要杀了这个女人,没准就能得到文妃的信任。

    之后的事,就可以如她预料一般顺利进行。

    古才人笑了起来,叫来了兰叶,一同前往冷宫。离开钟粹宫的时候,古才人没有说要去哪里,只说出去逛逛,她便跟了出去,可走到半路,她发现不对,这个方向,是朝冷宫去的。

    “小主,冷宫是禁地,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吗?”古才人捂住兰叶的嘴,向四处张望,确认没有人才松了一口气,低声跟兰叶说,“你若是不跟我去,我就把你送到底层去干苦力。”

    “可是小主,”兰叶抿着嘴唇,垂着头,低声说,“您到冷宫去做什么?那种阴森的地方,对小主的身体也不好啊!”

    “文妃去过的地方,我都要去。”

    说完,古才人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她告诉兰叶的只是其中一点,另一点,她要去逼死李彩知,去得到文妃的信任,一定要得到文妃的信任,被自己信任的人从背后刺一刀,一定爽翻了。

    在冷宫门口便受到了阻拦,冷宫的掌事刚好要出门,遇见门口的宫女和嫔妃起了争执。

    “这位小主,”芳姑姑让其他宫女去做自己的事,自己上前问道,“冷宫是禁忌之地,实在晦气,敢问小主来这里有什么事?是否有太后娘娘或者皇帝的口谕。”

    “是文妃娘娘命我来见李彩知的。”古才人想起这后宫的真正主人,信口说出。

    “文妃娘娘……”

    芳姑姑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古才人以为这招对芳姑姑也没用,刚要再开口编造其他理由,不想芳姑姑抬起头说:“请容奴婢去通传一声。”

    “你知道我是谁?”古才人奇怪,她从见到她便一直称呼小主,从未问过她的姓氏。

    芳姑姑停下脚步,屈身说:“古才人,文妃的妹妹,请小主稍候。”

    她给别人的印象是,文妃的妹妹吗?

    真是让人不爽。

    等了没多久,芳姑姑便引路带她去见李彩知,李彩知素颜淡雅,那平静如水的眼神注视着古才人,仿佛像是已经把自己置身事外一般。古才人让兰叶和芳姑姑留在门口,独自进去,关上了房门,走到了李彩知面前,摘下头上的发簪,放在她的面前。

    “即使皇帝放过了你,闲秋姐姐放过了你,我也不会放过你,胆敢把闲秋姐姐置于险境。”

    “你要杀了我吗?”

    “我不想杀人脏了自己的手,所以你自杀好了,我会陪你最后一程。”

    “闲秋姐姐,”李彩知笑了一下,“我听说古府一开始只有两个女儿,而文妃是凭空冒出来的,本来应该是,现在离家出走的古颖的位置,可现在却让这个不明来历的人占尽了荣华富贵,你不会喜欢文妃,你说你恨文妃,我也许会相信。”

    “我听说你并不聪明。”

    “但我不傻,你杀了我是为了得到文妃的信任吧!”

    古才人上前一步,硬是掰开李彩知的手,把发簪放在她的手心里,挤出一个笑容,说:“我不恨闲秋姐姐,我只是想替闲秋姐姐做她没做完的事,死了不好吗?死了皇帝便会一直记着你。”

    她说的对,反正活着的意义已经没了。

    “你走吧!”李彩知把发簪还给古才人,“我的生死,不是由你这种外人来掌控的,还有我给你一句警告,不要掉进皇帝陷阱。”

    “皇帝的陷阱?”

    “芳姑姑,劳烦您送古才人离开。”李彩知高声叫道。

    回到钟粹宫,古才人不明白李彩知的意思,反复思虑,都搞不明白,这后宫中文妃才是最强大的猎人,皇帝的陷阱是什么意思?是说皇帝对文妃言听计从,会做出伤害她的事吗?她只是一个才人,何必让皇帝大动干戈,来害她。

    “这古才人到底是想做什么?”文妃陷入了混乱,她想着李彩知应该是作为太后娘娘的棋子死去,可没想到却自杀了,摔碎房间里的花瓶,用瓷片割破了脖子上的动脉,最后大出血而死,罗太医令也前去了,没能救回来,不如说是李彩知拒绝了罗太医令。

    太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冷宫,看到李彩知的样子,吓得差点晕过去,随后立即叫了文妃和柔妃前去。

    李彩知的样子,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血从脖子处一直蔓延到膝盖,裤腿的地方都是些血点,而裸露的脚也被鲜血覆盖,那样子。文妃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有些反胃,她怀有身孕,本不该来此血腥之地,可太后强行叫她过来,为的就是让她看看李彩知现在的惨状。

    “文妃,你何必做得这样决绝?”

    文妃不明就里,看了眼芳姑姑,芳姑姑没有反应,那就不是她传出去的。古才人到冷宫,不可能只有芳姑姑知道,冷宫的下人都知道。

    所以太后一定是认为,她派了古才人来杀李彩知灭口。

    “太后娘娘明鉴,此事与妾无关。”文妃跪在地上,一副非常惊恐的样子,眼泪说着要掉下来。

    “闲秋!”皇帝这时正好从外面进来,看到文妃怀着身孕跪在地上,赶紧把她扶了起来,然后才跟太后行礼,看了眼李彩知的尸体,掩住文妃的视线,怕她受惊。

    “母后,你这是做什么?”皇帝皱着眉,大声地说道,“明知道文妃有孕,还让她看如此血腥的东西,还让文妃下跪?”

    “你到底要干什么?”

    最后这一句,是太后听到过最大声的一句,过去的皇帝,再如何不满都不会如此无礼地大声跟她说话,现在为了古闲秋这个女人,什么孝义,什么感情都没有了。

    “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这后宫的主人还不是文妃!”太后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同样大声地反驳道。

    “母后,”皇帝把文妃交给柔妃,走到太后面前,镇定地回道,“皇室最重要的就是子嗣,您现在却为了一个死去的罪人,而让文妃受惊,您已经不配做六宫的主人了,请立刻把凤印交出来,从今天开始,母后请您安心养老,不必再参与后宫中的事情了。”

    “秦严你!”

    “冉方忠,还不去永寿宫取凤印!”皇帝不理会太后的愤怒,转身对匆匆跟上来一头雾水的冉公公吼道。

    冉公公脚还没停下,立刻又出了冷宫。

    “柔妃,凤印暂时由你保管,”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对柔妃说道,“等闲秋立后,再将凤印归还,朕知道你忧心着文妃,又要照顾小皇子,很辛苦,但朕能信得过的只有你了。”

    “是,陛下。”柔妃福身道。

    啊!全是失误,文妃强行忍住眼泪,应该早些逼死古才人,她不想让柔妃再参与到宫斗中,那么辛苦,想要柔妃安安稳稳地过日子,都怪她优柔寡断。

    柔妃搂着文妃靠过来的肩膀,坐上轿撵,却感觉到肩膀有些湿润,转头去看,发现文妃哭了。

    有什么好哭的。

    “闲秋,你不要哭,是害怕吗?你不要哭。”

    柔妃这样劝慰着,文妃却哭的更厉害了,抱着柔妃的腰,埋在她的胸口间,磕磕巴巴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溪姐姐,都怪我无能,又把你牵了进来,溪姐姐……”

    “不要哭,”柔妃有些手足无措,转了半天身体,最后反手抱住了文妃,说,“闲秋,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怎么能让最重要的人一直保护我呢?我怎么能让我最重要的人受伤呢?所以,不要哭,你要相信我,你要……”

    依靠我。

    “你要……”柔妃说不出口,只能把文妃越抱越紧,文妃的每一声抽泣都刺痛着她的心。

    她的主意烂透了。

    柔妃自责着,什么露个破绽给古才人,随意让古才人去接近古闲秋,她这个主意烂透了。不是早该明白的吗?就像她把古闲秋当成她最重要的人一样,古闲秋也把她当做最重要的人。一直把全部责任担在身上,现在却因为能力不足,被强行卸下。

    她,古闲秋现在一定崩溃了吧!

    古才人以为第二日,文妃一定会找她,可她等了一天,等到的是柔妃拿到凤印,执掌六宫的消息,还有,柔妃的召见。

    柔妃为什么会找她?古才人心怀胆怯和恐惧跟着翊坤宫的掌事姑姑云儿到了正殿,柔妃见到古才人,立刻大声喝道:“跪下。”

    柔妃的气势逼人,古才人吓得腿软,颤抖地跪了下来,一声不吭,生怕说错了什么被杀死。对,那种气势就是杀意,柔妃的眼神、的声音,一举一动都仿佛再抽走她身边的空气,使她窒息。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蠢事吗?”

    古才人微微开口,声音还没有发出,柔妃高高举起的手落了下来,古才人没受住力,这一巴掌扇得她头晕眼花,扑倒在地上,艰难地喘息着,嘴角也渗出了血。接着传来的是柔妃温和的声音,在拨开她心中的恐惧,甚至带着一丝笑意。

    “古才人,你不是想得到皇帝的宠爱吗?”柔妃笑了起来,那尖锐的笑声,快要刺破古才人的耳膜,“本宫帮你,让你好好享受一下皇帝的宠爱!”

    “娘娘?”古才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云儿,叫罗医监过来,给古才人诊治一下,”柔妃盯着古才人那与古闲秋没有半点相似的脸,用异常柔和的声音在古才人耳边低语,“脸好了的时候,便是你侍寝的时候。”

    “您……为什么要帮奴婢?”古才人咽下血水,壮起胆子,声音却依然细微。

    “你只是一颗棋子,没资格发问。”

    话那么残忍直白,语气却温柔似水。

    罗医监赶到时,见到古才人在地上强撑着身体,想要爬起来,也不吃惊,命手下的医正把她扶到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给她诊治着,然后恭恭敬敬地向柔妃汇报她脸上的伤势。罗医监看到她脸上的伤,就知道是柔妃打的,心中的闷气似乎疏解了一些,这才能静下心来给她诊治。

    皇帝从承乾宫出来,暗暗叹了口气,他本以为古闲秋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竟然害怕着失去保护别人的能力,他第一次见到文妃哭着求他,求他把六宫之权交给她,跪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着。

    这样的女人他见过太多了,那些女人都是哭着求他的宠爱,而古闲秋却直白地找他要权力。

    果然还是特别的。

    无论变成什么样子,皇帝都放不下这个人,可是他现在做什么好呢?

    漫无目的地走到了翊坤宫附近,古闲秋一开始住的宫殿,她那时赌气的表情还历历在目,现在在哭,哭得那么伤心。皇帝走进了翊坤宫,见到柔妃依靠在卧榻上正在小憩,轻轻地为她盖上了毯子,却吵醒了她。

    “闲秋那么伤心,朕该怎么办?”

    柔妃揉了揉眼睛,这个男人大概是真的喜欢古闲秋吧!所以应该会为她做任何事,她只会利用皇帝在后宫斗争,这个男人必不可少。

    “陛下,成为保护闲秋的妾的棋子。”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