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逆施之
    “所以闲秋,你打算怎么对付古才人?”柔妃当着皇帝的面,直接问了出来。

    “怎么对付?把她放着好了,”文妃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递到皇帝嘴边,“她没有依靠,能掀起什么风浪?”

    “除非……”文妃拿送到皇帝嘴边的苹果拿回来,用手指压在皇帝的嘴唇上,笑着说,“陛下您宠幸古才人,妾和肚子里孩子的命可都掌控在您的下半身,您是九五至尊,忍这一时不难吧?”

    皇帝握住文妃的手,笑眯眯地回道:“你若是不愿意,朕一辈子都不会碰她。”

    “其他女人也不许。”

    “好。”

    看着文妃和皇帝一来一往,柔妃不知是嫉妒还是安心。文妃的这份娇媚,原本只属于她一人,现在却为了保护她,要献出自己的一切,若是皇帝喜欢的是她就好了。柔妃这么想着,把丝帕递给文妃,让她擦掉手上的水渍。

    皇帝坐了一会,便回到乾清宫去处理政务,柔妃便让云儿去把静贵姬和李贵仪叫来,文妃还想休息一下,但柔妃已经叫了,她也无法拒绝,只好坐着等待。

    幸好两人来的快,没让文妃等太久。

    四个人像是在开作战会议一样,把下人都赶了出去,关上门,小声说着话。文妃把罗医监的事告诉了其他两人,两人对视一眼,皱起了眉,本来她们就不同意放古才人进来,现在已经进来了,安分了没多久就开始行动了。

    可又赶上文妃怀孕,如果出了什么事。两人实在想象不出皇帝会气成什么样子,还有柔妃大概也会原地爆炸吧!

    “我觉得最好早些露出个破绽给古才人,早些解决的好,不然总是个枕头下的豆子,睡也睡不好觉。”柔妃担忧地说着,静贵姬不是不能理解,只是让文妃露个破绽,不如直接让皇帝去宠幸她。文妃露个破绽就是一尸两命,皇帝宠幸她,不过是让她有点安心感,之后,等文妃做了皇后,想怎么收拾古才人都行。

    “反正闲秋把皇帝吃得死死的,不如让皇帝去处理古才人吧!”李贵仪说出了静贵姬心中的想法,“让文妃露破绽,难不成会有危险。”

    “我不放心皇帝,”文妃一口拒绝,“皇帝无论做了多少承诺,我都不会相信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皇帝真的变心,不知道要去哪里哭。”

    “闲秋说的是,不过……”柔妃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李贵仪,“练玥说的也没错,让闲秋去冒险还是不好。”

    “那如何是好?”

    “溪姐姐,按你说的做吧!”文妃下定了决心,“孩子没了,可以再有,可是权力没了,就不那么容易回来了,我该怎么做?”

    “不是孩子的问题!”柔妃握住文妃的手,“你可知道流产对身体的伤害吗?”

    “不一定要流产,你告诉我如何做就好。”

    “古闲秋,我也不同意。”李贵仪阴沉着脸开口,“我的两个孩子都掉了,你可知道我有多痛苦,我不想让你也体会这种感觉,所以,你再考虑一下,至少不要让溪姐姐和沁儿担心。”

    “那我问你,孩子和权力,你选择哪个?”

    面对文妃的质问,李贵仪沉默了。啊对,文妃与她不同,她是靠孩子去得到宠爱,文妃是靠宠爱得到孩子,只要锁住皇帝,孩子根本不是问题。

    “况且,你们怎么就断定我一定会失去这个孩子。”文妃的声音柔和了下来。

    柔妃把她想到的计划告诉给文妃,很简单。

    古才人喜欢每天来找她套近乎,便纵容她来,等过一段日子,谎称身体不适,然后用语言去刺激古才人,让她冲动行事,之后再扣上什么罪名,都能让她永远禁足。

    唯一的不稳定因素是,不知道古才人会做到什么地步。

    对此文妃却毫不在意,古颖一次下毒害她,一次直接拔出发簪想刺伤她,两次不是都失败了,再过分能到什么地步。

    之后每日古才人照例跑来跟文妃套近乎,而皇帝每次来都会看到古才人,古才人那副阿谀奉承的嘴脸,皇帝越看越恶心,最后白天基本都不会进承乾宫,乖乖地躲在乾清宫处理政务。

    “皇帝最近好像不太常见呢!”古才人坐在承乾宫正殿,坐了一下午都没有看到皇帝的人影,只见过前来看望文妃的周常在和孔良人,这两人也是说了两句便离开了,没有久留。而柔妃根本没有露面,文妃现在肚子越来越大,会长时间被罗医监要求呆在屋里,而且要在床上躺着,这一躺就是半天,文妃经常烦闷,柔妃就会过来陪她唠嗑解闷,可最近却少了很多。

    “还不是因为你。”文妃略带嘲讽地说着,端起茶杯轻轻吹开热气,“昨晚皇帝跟本宫抱怨,说你总是来承乾宫,搞得他都不好意思进来了。”

    “不好意思?”古才人想到没想直说道,“有什么不好意思,我也是皇帝的妃子啊!”

    “古才人,你一个小小才人,在本宫面前要自称奴婢。”

    古才人呆了一下,跪在地上回道:“奴婢该死,请娘娘责罚。”

    “你的教养姑姑是谁?”

    “回娘娘,是英姑姑,太后娘娘的贴身宫女!”仿佛有些自豪,有些狂妄,后面的一句话特意提高音量说了出来。

    这是要用太后娘娘压她吗?文妃笑道:“英姑姑,当年也是本宫的教养姑姑,教导的相当细腻,所以本宫入了宫才能顺利得到皇帝宠爱。想来是你学习不够认真,连自称是什么都搞不清楚,难怪皇帝宁愿不见本宫也要避开你。”

    “请娘娘教导。”古才人身体抖得跟筛子似的,颤抖着声音说道。

    “本宫要休息了,没功夫教导你,翠儿回屋。”

    文妃搭上翠儿伸过来的手,缓缓站起来,转过身背对着她,低声道:“真是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可笑至极。”

    声音虽小,却字字清晰,古才人攥紧了拳头,跪在地上,叩头道:“恭送文妃娘娘。”

    在旁边的兰叶也觉得文妃这话说得有些过了,扶着古才人起来,可古才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走到承乾宫门口,又跪了下来,不肯起身,无论是兰叶劝还是小梁子赶,一动不动地跪着。

    文妃透过窗口看她的样子,倒是真的和被李贵妃罚跪的自己好像,只是那张脸却比自己美太多,我见犹怜,皇帝见了,怕是也忍不住要同情她。

    到了晚膳时候,皇帝照例来承乾宫吃饭,却看到古才人跪在外面,不觉好笑。

    他的闲秋还会如此惩罚别人吗?

    “你是文妃的妹妹,叫古临……”

    “回陛下,奴婢叫古临之,”古才人第一次和皇帝说话,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兴奋、紧张,“奴婢做错了事,所以自愿跪在这里,直到文妃娘娘消气为止。”

    “是吗?”皇帝身体前倾,眯着眼注视她,然后挺直腰身,对身后的冉公公说:“带她到偏僻的角落里去跪着,在正殿门口跪,不是给闲秋添堵吗?”

    “是。”

    冉公公屈身,向黑漆漆的方向伸出了手,面带笑意说:“古才人,请吧!”

    在房间里的文妃看得清楚,见古才人挪了地方,而皇帝满脸笑意地走了进来,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文妃摇了摇头,为他摆好碗筷问道:“你笑些什么?”

    “你妹妹是在学你吗?”

    “你才看出来?”文妃瞪了他一眼,把小梁子叫了进来吩咐道:“让古才人进来一起吃过晚膳再离开吧!顺便去太医院请个太医过来,给她看看膝盖有没有事。”

    “啧,”皇帝拿起筷子,夹了些菜到文妃碗中,皱着脸说,“叫她进来做什么。”

    “我可不想让她逮到机会借题发挥,秦严,为了我,忍忍可好?”

    “好啊!那今晚你亲自给我沐浴更衣。”

    “嗯?”

    文妃挑起眉毛,摸了摸肚子,皇帝叹了口气,想要他们两人的孩子,又不想要古闲秋怀孕,真让人矛盾,思虑了半天,皇帝奸笑着开口道:“那就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古才人进来就见到两人笑得开心,心中有一丝说不出的难受,行礼后,听着文妃的指示坐在一边安静地吃饭。

    皇帝仿佛把她当做空气一般,想要夹她面前的菜,便叫冉公公拿过来,然后先夹给文妃,再自己吃。有点像以前她父亲和母亲的相处方法,父亲舍弃了男人的尊严,为母亲端水倒茶夹菜盛饭,虽然带着笑意,却能感受到他的痛苦。文妃和皇帝不一样,皇帝为文妃夹菜,一样带着笑容,却心甘情愿,那样主动,倒比她的父母更像夫妻。

    “文妃娘娘跟陛下的感情真好。”古才人低着头,注视碗中的饭粒,说着。

    “是吗?”文妃笑道,“宠爱只是一时,哪里会永远这样,等哪日皇帝腻烦了本宫,照样会抛弃,所以要谨言慎行。”

    文妃把手指竖在嘴唇上,那笑容,古才人猜不透,不明白这个女人心中的想法。也不明白皇帝的想法,文妃如此直白地讽刺着皇帝,皇帝不怒反笑,拉着文妃到她身边,硬是把一口菜塞在她嘴里,然后两人又一起笑了起来。

    “娘娘,奴婢吃饱了,先行告退。”古才人打断了两人的**,站起来行礼准备离开。

    “可是太医还没来,你的膝盖……”

    “娘娘,奴婢无碍,奴婢并不柔弱,不会跪一下就受伤。”

    这话文妃倒是没什么感觉,皇帝气的差点蹦了起来,多亏文昭仪按住了他,才避免他发火,轻轻叹了口气,对古才人说:“你若是膝盖痛,便跟小梁子说,让他准备轿撵送你回去。”

    “谢娘娘厚爱。”

    古才人稳稳当当地行礼,走出了承乾宫,步行回了钟粹宫。

    “兰叶,我能为母亲和姐姐报仇吗?”

    何来报仇一说,兰叶没有回答,古二小姐是为何被逐出家门,是古夫人干的,古夫人是为何被休掉,是自己作的,她如此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

    “我累了。”

    古才人一夜没睡,躺在床上,思路混乱她到底是为什么在承乾宫跪了那么久。不是为了得到的皇帝的关注吗?为什么在饭桌上,一句讨好的话都说不出,无论是跟文妃,还是跟皇帝,与其说是说不出,不如说是根本说不了。两人的默契,没有一丝缝隙能插入,除了她嘟囔的那一句,被耳尖的文妃听到,可是皇帝没有接话。

    满眼、满心都是文妃。

    好不甘心,眼泪滑落脸颊,滴在被子上,她睡不着,却一定要睡。

    要逼自己一下,逼自己走上绝路,才会下定决心去向文妃报仇,向古闲秋,这个古府的不速之客报仇。如果不是她来了,现在在皇帝身边的一定是姐姐,姐姐怎么会为了一个商人,甘愿离开古府。

    怎么会?

    古才人第二天,梳妆打扮好,离开了钟粹宫,兰叶感觉有些不对劲,可还是跟着去了,却没能阻止。

    听到李彩知的死讯是在下午,文妃正在跟柔妃聊天,冷宫的芳姑姑突然前来,由小梁子带路到正殿见文妃和柔妃。

    “文妃娘娘、柔妃娘娘,李彩知,死了。”

    文妃听到这个消息,手死死地攥着桌角,吃惊地瞪大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芳姑姑,她以为自己没听清,确认了一遍:“你再说一遍?”

    “回娘娘,李彩知,死了。”

    “闲秋,”柔妃按住想要飞奔出去的文妃,问道:“此事皇帝和太后娘娘知晓了吗?”

    “是,奴婢遣人去通知了。”

    “今天谁人去过冷宫?”

    “回娘娘,是……”芳姑姑偷偷瞟了一眼文妃,说道,“古才人早上来过冷宫,她执意要见李彩知,说是文妃娘娘的意思。”

    “可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没有了,古才人的事,奴婢第一时间赶来跟两位娘娘说,所以他人还不知晓。”

    “不要告诉任何人,李彩知的后事安排,听太后娘娘和皇帝的安排。”柔妃思虑了一下,继续道,“你赶紧回去冷宫,太后恐怕在赶来的路上,若是太后知道你亲自来通知我们,而是派人去通知她,一定会生气。”

    “是。”

    “快去吧!”

    在正殿的两人心中忐忑不安,为什么古才人就对李彩知下手了。

    明明无冤无仇。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