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实难消
    关于兰花楼,文昭仪多多少少问了两句,李将军说,兰花楼的确是烟花之地,却算得上青楼中的一股清流。他的第三个小妾就是兰花楼的以前的头牌,文官也许有所忌讳,但武将,五大三粗的汉子可不会在意出身,娶回来,照样过着日子,根本没有影响。而且兰花楼遵循自愿原则,老鸨不会强迫姑娘们卖身,但若是把身子给了人,就一定要收钱,老鸨可是精明人。

    下午时候,文昭仪确实想出去转转,可因为膝盖的冻伤,冯当家和皇帝硬是把她按在了床上,然后皇帝威胁她说,如果她想出去,就让皇帝背她出去,皇帝脸皮厚得很,只是落下恃宠而骄的狐狸精名声就不好了。

    就这样,文昭仪在房里憋了一下午,到了晚上的饭点才被放出来,李将军看到文昭仪皱着的脸,躲在李夫人身后捂着嘴偷笑。

    李夫人知道文昭仪憋了一下午心情不好,她应该坐在李将军左手边,却大胆地坐在了文昭仪旁边,文昭仪不愿意理会皇帝和冯元兴,顺势跟李夫人攀谈起来。李夫人是乡野之人,识得字不明义,可见识多,说的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听得文昭仪一愣一愣的。冯元兴见文昭仪心情好了许多,便借机插嘴进去,夸奖李夫人,讨得文昭仪开心。可皇帝可怜了,他久居深宫,哪里懂得李夫人说的事,只能跟李将军一起喝闷酒。

    用过晚膳,李夫人说着,差不多到兰颖来的时间了,文昭仪一听这名字就紧张了起来。双目游移,缩在皇帝的怀里瑟瑟发抖,皇帝满足地抬起头,瞪了冯元兴一眼,冯元兴冷笑道:“幼稚。”

    再次见到古颖,她完全像是换了个人,低眉顺眼,带着拘谨的笑容,说话声音轻柔温顺,只是妆容比以前浓厚了许多。文昭仪忍住想要上前扶起她的**,坐在一边不语。皇帝见她不说话,他对这古颖也是没兴趣,便让她退下换衣服准备献艺。

    “短短几日,古颖竟变了那么多。”文昭仪丧气地垂着头,她所想的完全不能传达给古颖,现代和古代差了太多,古颖的理解和她的理解,根本是两回事。她说,要古颖更加女人一些,是希望她变成原来的样子,而不是,进入青楼去卖艺。

    “她自己选的路,和你有什么关系。”冯元兴接上话,不甚在意,倒上一杯酒,拱手敬文昭仪,“昭仪娘娘,你为了这古颖做了太多了,不必对她的错误选择感到自责,我先干为敬。”

    文昭仪不好推辞,举起酒杯,仰头喝下,烈酒入喉,灼烧着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

    她该如何是好,拿这个古颖如何是好?

    “小女子兰颖在此献艺于各位大人。”媚音如丝,穿过几人的耳间,微微福身,伸手示意旁边的人开始奏乐,长袖飞舞,撩过众人心头。为她伴奏的是兰花楼的第一乐师,据冯元兴所知,那乐师是个隐世高人,修炼了什么邪门武功,可以永驻青春,长相极为俊俏,可是很少有人识得他的真面目,名为瑞雪。

    倒像是和男人的名字。

    一曲毕,皇帝大声夸赞着,李将军和冯元兴随声附和,文昭仪也微微点头,算是认可她的舞姿。

    那舞姿堪比宫中舞女之舞,却比宫中舞女多了一丝魅惑和妖娆,俗不可耐而令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这大概是天赋,文昭仪垂下眉眼,一个大小姐沦落为青楼头牌女子,而她的才能却成了天赋,该怎么说呢!是可怜,还是可悲。

    第二首曲子起,兰颖随曲子韵律不停旋转,闭着眼睛,带着微笑,昂头挺胸,仿佛在享受着人们的目光。

    旋转虽然是舞蹈的基础,但如此不停地旋转,随着曲子的快慢旋转,就像是被曲子操控了一般。冯元兴不会武功,但被老前辈们耳濡目染,懂得了很多,不是像,而是确实被操控了,那个乐师用内力拨动着琴弦,而古颖完全放松了自己,把自己交给了乐师,所以才能不停地旋转。

    “冯当家,”文昭仪低声唤着冯元兴,扯了扯他的袖子,“你不觉得古颖有些奇怪吗?”

    “那又如何?”冯元兴笑了笑。

    文昭仪气的瞪了他一眼,站起来,大声感到:“这位乐师,请停下!”曲子随着文昭仪的声音渐渐平缓,最终停止,古颖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眼神变成了以前的样子,锋利能刺破人心的尖锐,恶狠狠地瞪着文昭仪。

    “翠儿,把兰颖小姐扶着坐下。”

    可古颖却推开了翠儿,坚持站着,目光转向和李将军说话的冯元兴身上,冯元兴的确感到了她那可怕的目光,但他没有任何回应,依然和李将军说话,直到李将军再三提醒他,他才不耐烦地回过头,斜视着古颖。

    文昭仪叹了口气,不爱终究是不爱,再勉强也没用。看着伤害自己的古颖,就像是看到昨日跪在冰冷地面上的自己,但和古颖相比。

    文昭仪觉得自己真的是毒妇。

    一瘸一拐地走到古颖身边,文昭仪没有理会皇帝的阻止和古颖的挣扎,硬是抓住了古颖的脚,脱下她的舞鞋,脚底一片血红,还有几个血泡没有破损,但快了,再转几圈,古颖的脚底会更加令人触目惊心。

    “古颖,我错了。”文昭仪站起来狠狠地推了她一把,迫使她坐在地上,从桌子上拿过烈酒,喝了一口,喷在古颖的脚底,古颖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我不该给你任何告诫,我以为爱终能出现,可是我却不知道,不爱就是不爱,放弃吧!”

    文昭仪为古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转身对冯元兴说:“冯当家,麻烦你,为古颖做最后一件事,帮她赎身,让她回古府。”

    话音刚落,薄纱后的乐师一掌拍碎了古琴,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的纱巾未解,走到文昭仪面前,眼角带着笑意,古颖突然开始发抖,但用尽全力扑到乐师的脚边,恳求他离开。

    古颖刚进兰花楼时,总是被人动手动脚,她脾气暴躁,却还是忍着,直到有一天她忍无可忍时,怒骂客人几句,老鸨还没来得及制止,这个乐师却出现了。曲子戛然而止,戴着纱巾,眼角流露出一丝兴奋,然后,便是一片红色。那几个客人像是忘记了疼痛般,把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用小刀砍了下来。

    也就是他救了她,把她变成了兰花楼的头牌,说她天生就是个头牌,常人高不可攀的存在。

    她心中惧怕着乐师,又感激着,对他言听计从,所有的一切,妆容、首饰、服装,由他一手掌控,老鸨完全不敢多说。而他听说了文昭仪要来看她,立刻安排了新的舞步,说是舞步,只是旋转,不停地旋转。

    “你是古闲秋。”

    乐师说出的是肯定句,刚要伸手去触碰文昭仪的脸,却被文昭仪退步躲开。

    “你想要做什么?”文昭仪余光中闪过古颖恐惧的脸,“我是不会把古颖交给一个不会珍惜她的人,不论是冯元兴,还是你。”

    “没什么,”乐师低声笑着,摘下纱巾,伸出手说,“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瑞雪,是兰花楼的老板,也是青楼业的老板。”

    “你是冯清辉!”冯元兴突然拍案而起,大声吼道,快步走上前,用力捏了捏他的脸。

    “哦?居然还有人知道我的真名。”冯清辉转头看向冯元兴,上下打量了一番说,“但你不是冯家人吧?如何继承的冯家大业?嗯?难道是入赘?可你不是单身吗?作为我的弟弟,好好解释一下?”

    “哼,若不是你抛弃了冯家,能轮得到我继承?”

    “是我的不好。”冯清辉笑着,似乎已经对古颖失去了兴趣,一脚踹开了她,坐在冯元兴对面,示意文昭仪也坐过来。可文昭仪完全不想理会他,把古颖扶起来,让翠儿带她下去疗伤。

    李将军和皇帝见到露出真面目的冯清辉都吓了一跳,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美妙的人儿,直到李夫人咳了一声,李将军才回神,红着老脸,大声喊皇帝回神。冯清辉对他们的反应很满意,倒了一杯酒,走到正中央,恭恭敬敬地给皇帝和李将军行礼,文昭仪不屑地瞟了他一眼,总觉得有哪里违和。

    而到了第二天清晨,冯清辉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文昭仪终于明白昨天到底是觉得哪不对。

    那腰身,完全不是男人该有的身体,冯清辉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若不是怕得罪皇帝,落下欺君之罪,肯定仍然会穿着男装。

    “早啊,闲秋小妹。”冯清辉看到文昭仪一瘸一拐地走进正殿,坐在椅子上笑着跟她打招呼。

    那笑容好像带了点嘲讽。

    “早,冯大娘。”文昭仪一点也不客气,走到门口听到文昭仪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却遭到冯清辉和文昭仪两人的瞪视。

    “我提前说好,”冯元兴走到两人之间,面对冯清辉,盯着她的双眸,绷紧俊脸说,“你最好给我小心点,敢碰古闲秋一根手指头,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你这样跟长辈说话,太失礼了吧?”

    “我又不是你们冯家的人。”

    冯清辉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偷偷指着文昭仪说:“你说话注意点。”

    “闲秋对我的了解,可比你对我的了解多得多。”

    “嗯?”冯清辉眯着眼睛走上前,重新开始打量起文昭仪。长相不如古颖,身材不如古颖,听说她会医术,可医术又不能取悦男人。据她的情报来源,文昭仪是皇帝最宠爱的一个妃子,宠爱程度超过了柔妃,而太医院的人和李将军都对她有很高的赞赏,太医院她理解,李将军怎么就觉得她好呢?

    文昭仪被她打量得浑身不自在,坐在椅子上,斜睨着她,翠儿想上前阻止,却被文昭仪拦住了,看一看又不会掉肉,想看就看吧!

    “冯大美人这是在做什么呢?”李将军带着夫人一同从外面进来,高声道,“看我们文昭仪娘娘一眼,就要付一百两银子,你看了多久了?”

    冯清辉瞪了他一眼,不客气地坐在文昭仪上位,说道:“你们李将军府的人不是都看过文昭仪娘娘了吗?”

    “行了,”文昭仪被她们的拌嘴闹的烦心,开口制止他们,“有什么可吵的?李将军,我妹妹古颖怎么样了?她的脚,会不会落疤?还有,她身体其他地方没问题吧?”

    “昭仪娘娘放心,”李将军拱手道,“我府中的大夫给她看过了,没什么问题,昨晚也连夜赶去跟古大人说,古大人这会差不多该到了。只是有一个问题,古二小姐签了卖身契给兰花楼老鸨,我的夫人去跟老鸨谈,老鸨答应五十万两归还卖身契。”

    “冯元兴……”文昭仪缓缓转过头,看向冯当家,冯当家跟没事人似的,把嘴撅起来,朝冯清辉努努。

    文昭仪一下明白了,冯清辉不是自称兰花楼老板吗?不是青楼界的大老板吗?

    “冯大娘……”文昭仪脱口而出,被冯清辉瞪了一眼,讪笑一下,讨好似的说,“清辉姐姐,你可以让古颖离开兰花楼吗?”

    “当然可以。”冯清辉笑得满面春风,但冯元兴和文昭仪只觉得背脊一凉,她笑起来从没有好事,冯清辉靠近文昭仪,把她硬是挤到椅背上,说,“听说你跳过一段舞,那段舞我们青楼的姑娘都想学得很,不如,你到我们青楼舞一曲如何?”

    “我拒绝。”

    文昭仪回答的干脆利落,没有丝毫回转余地,凶巴巴地把冯清辉的气势硬压了回去。冯清辉听到的文昭仪是善解人意,可以为自己重视的人做任何事,看来不够重视古颖?不应该啊,昨晚她可是亲自为古颖包扎。

    “为什么?”

    “本宫是皇妃,你让本宫去青楼献艺,”文昭仪笑了,“活腻了吗?”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