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近黄昏
    文昭仪随皇帝到坤宁宫夜宿的事,没两天便传开了,后宫人人皆知,这文昭仪可是被皇帝宠上天了。李贵妃听说这事气的直跺脚,可她没办法,她还要顾及着灵贵仪肚子里的小皇子。只要小皇子顺利生下来,灵贵仪死了最好,没死也能用尽办法把小皇子抢过来,养儿防老积谷防饥,不管是不是亲生的,有个孩子总是好的。

    像现在的太后,不是靠着这捡来的皇帝,怎么可能现在过得如此舒适。

    李贵妃没动静,其它为位分低的嫔妃更不敢对文昭仪做什么,这两日文昭仪过得倒是安生,皇帝偶尔来看看她,她偶尔去翊坤宫看看柔妃和小皇子。柔妃待她如故,她却对柔妃冷冰冰的,心里难受,但又不能说出来。

    怕自己心软,心一软,又变成原来那个只会为他人着想的傻子。一心为柔妃和小皇子,却连自己的生命不知何时就会丢掉。柔妃那时候说要成为皇后保护她,但皇帝虽然喜欢她,却只是喜欢,到不了宠爱她的地步,还是要靠自己。让皇帝更加宠爱自己,一力排开众意,无论她是否会剩下皇子,都会将她立为皇后。

    这样才能保护柔妃。

    另一边,皇帝的办事效率不用说,和李将军商量了一下,在三天后的中午,灵贵仪的生母进了宫,好生劝慰了下灵贵仪,灵贵仪终于是肯吃饭吃药,但精神没有从前好了。

    这样,李贵妃可是省心了很多,灵贵仪不吵不闹,老老实实的,比什么都强。

    灵贵仪的母亲在临走前,请求冉公公想要见一面文昭仪,这话传到了皇帝耳中,皇帝只吩咐,让文昭仪自己拿主意,便再没有过问。文昭仪得到消息时,正在跟宫中的绣娘学刺绣,翠儿等了许久,文昭仪才缓缓说道,让灵贵仪的母亲进来。

    灵贵仪的母亲和灵贵仪长得有七分想像,都是娇小可爱型的女性,大概算一下,灵贵仪的母亲大概也快三十了,看上去却和灵贵仪一般年轻,保养的也很好。这李将军府的夫人们,文昭仪倒是见过几个,确实个个落落大方,仪态万千,而且又知书达理,并不会明面上的争风吃醋,可比宫内要好得多了。

    “见过文昭仪娘娘。”灵贵仪的母亲规规矩矩地行大礼,文昭仪不说起,她一动不动,跟她的女儿相比,她真的是懂规矩多了。

    “李夫人不用多礼,起来吧!”

    “昭仪娘娘,民妇是李将军的妾,如何担当得起夫人一称,请昭仪娘娘直呼我姓名吧,民妇李周氏练英。”

    “周家?敢问您和周大人是?”

    “民妇是周大人的远方亲戚,来投靠周大人,却攀了高枝有幸嫁个李将军做妾室。”

    “这样,”文昭仪心中思虑着周常在的事,问道,“即为长辈,请容本宫称呼您为姐姐,周姐姐,请问您今日来是为何事?”

    文昭仪开门见山地说,周练英反而是吓了一跳,把心中的顾虑,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昭仪娘娘,民妇此次厚脸前来,为的就是我的女儿,灵贵仪,怪我从小太过娇生惯养她。那时李贵妃娘娘说想要李家出个人到宫中去帮她,灵贵仪吵着闹着要去,说我能嫁个将军做妾室就满足太丢人,她要为我争口气什么的,要去宫里爬上皇后之位。”

    “你受不住她的纠缠,便把她送到了宫里吗?”

    “是,”周练英说着,眼泪要掉了下来,却硬生生地忍住了,她知道不能在外人面前流泪,更何况是宫中,“本来李将军不同意送她进来,李将军的儿女众多,就算拿个丫鬟充数送进宫,给李贵妃做棋子用,皇帝知道了顶多怪罪两句。可灵贵仪执意如此,李将军气急了,说着断绝父女关系,便把她送进了宫。”

    “可灵贵仪在宫中向李将军求救时,李将军还是帮忙了啊!”文昭仪不解。

    “嘴上怎么说,心里终究是有些不舍,而且李将军又疼爱着我,所以帮了灵贵仪一把。我听李将军和夫人说,您是个非常善良的人,我才斗胆前来见您。”

    “你让我保灵贵仪一命吗?”

    “是,求昭仪娘娘,”周练英跪了下来,叩了三个响头,“如果到时生产,太医问保大保小,求昭仪娘娘保住灵贵仪。”

    “你起来吧!”文昭仪让翠儿扶起她,“能救我一定会救,可你应该从李将军那里听说过,灵贵仪曾经对我做过的事,我命大,才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

    这话说出来,周练英一脸茫然,似乎听不懂文昭仪的话。文昭仪楞了一下,这李将军可真是疼惜这周练英,连她的女儿做出的混事都不告诉她,怕她伤心难过,既然李将军不说,她也没必要说了。

    “灵贵仪的事,我会尽力而为,周姐姐你放心。”

    周练英在翠儿的搀扶下微微躬身,往外面走了两步,越想越不对劲,硬是停了下来,转身走到文昭仪面前,追问灵贵仪的事。文昭仪想尽办法,扯开话题,可周练英紧追不舍,一步步地紧逼着文昭仪说出实话,文昭仪无奈,只好把灵贵仪用毒酒杯害她的事说了出来。

    听完文昭仪的述说,周练英气的脸都黑了,跪在地上对文昭仪说:“请文昭仪娘娘饶恕民妇,民妇要收回前言,这灵贵仪任凭娘娘处置,死活民妇不再过问,民妇回家也会自罚毁容,都怪民妇教女不善,才给昭仪娘娘带来危险。”

    啊……这个女人,真是,文昭仪实在不知要如何说是好,之前要死要活地想要救自己女儿,现在知道自己女儿犯了大罪,不但不求宽恕,反而要求重罚,生死无碍,说是太坚强,还是太无情。文昭仪摇了摇头,亲自走上前扶起周练英,近看才发现,周练英的眼中一直含着泪,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挥手示意翠儿先出去,把门带上,扶着周练英坐在卧榻上,拿出丝帕递给她,说:“周姐姐,你想哭便哭吧!你我都是女人,回去若是在夫家面前哭,不是不好吗?”

    “是……”周练英接过丝帕,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给夫家的只能是笑颜,李将军不跟她说李练玥、灵贵仪的事,也是因为不愿看到她的眼泪吧!周练英深呼吸一口,把眼泪擦干净,带着一点哭腔说:“昭仪娘娘,您若是能做皇后便好了,想来,后宫便不会有那么多生死离别,有您的心善和皇帝的公正。”

    “周姐姐,我做不做皇后是无所谓的,只希望李将军一心为皇帝,解决好最近边关的事。”

    “是,我会回去跟李将军说的。”

    送走了周练英,文昭仪算是松了一口气,周练英是个明理之人,想来不会让李将军做什么傻事,可还是,当面向李将军道歉的好。但最近却是没有机会了,李将军过了没两天便直接前往边关,平复叛乱。

    过了不到一个月,喜讯传来,那些边关的人们一听到李将军的名号就开始打退堂鼓,轻轻松松地解决了。与此同时,灵贵仪产子,李贵妃、柔妃、文昭仪都到场了,可唯独皇帝没来,太后自然也没来,三个人紧张地在外屋等着太医的消息。母子平安自然是好,可若真是到了问保大保小的时候,这里的三人,谁都拿不了主意。

    她们最担心的事发生了,灵贵仪的贴身宫女琳儿从里屋跑了出来,急的满头大汗,眼泪和汗水混在了一起,跪在地上,哭着问:“三位娘娘,稳婆说灵贵仪气力不足,大的和小的只能保一个,保哪个?”

    “放肆!”李贵妃一巴掌扇了过去,“大小都要给本宫保住,若是出了任何意外,让太医和稳婆提头来见本宫!”

    “这……”琳儿犹豫了一下,被李贵妃一脚踹倒。

    “等等!”文昭仪挡在琳儿面前,拉起了琳儿说,“我跟你进去看看情况!”

    “站住,你身为宫妃,怎么能进入产房这种污秽之地!”李贵妃在后面吼着,柔妃走上前,拦住了她,笑着摇了摇头,这一笑,把李贵妃吓得倒退了一步,不再说话。

    产房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文昭仪顾不上捂住口鼻,径直地走到灵贵仪身边,用力地握住她的说,高声道:“告诉我,李练玥,你要自己还是孩子?你的母亲求我保你,我的意思也是保你,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要如何?留孩子还是留自己?”

    “留……”灵贵仪痛的说不出来,咬紧嘴唇,豆大的汗珠,一滴滴地滑下脸庞,“我要自己!保我!”

    “都听到了没有?保大!给本宫尽全力保大!”

    这才是一个宫中女人该做的事。而且这孩子生下来,她死了,等待这生下来的孩子的命运,只有一个,被李贵妃利用,等用完了,也许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知道生的幸福,就不懂得死的可怕,所以不如不生下。灵贵仪果然还是那个聪明的女人,在李医正的全力下,灵贵仪生下了死婴,万幸的是人没事。

    虽然身子虚,细细调养一阵又可以重新得到皇帝的宠爱。

    等文昭仪抱着死婴出来,柔妃没能拦住气昏头的李贵妃,李贵妃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文昭仪头有些发昏,嘴角也流下了鲜血。又要扇下另一巴掌,却被赶来的太后一声大喝制止住,在太后身边的皇帝瞪了她一眼,命人把死婴带走,扶着文昭仪坐了下来。

    李医正听到动静出来,见情势不对,赶紧为文昭仪辩解,刚说了两句,还没说到重点,就被皇帝制止了。皇帝吩咐他去准备给文昭仪的汤药,这打的一下,文昭仪的脸都肿了。

    李贵妃见皇帝和文昭仪的样子,心里终于明白,就算得到了这个孩子,她也没办法比过文昭仪,那死婴,皇帝竟然当成垃圾一样地交给了下人,再怎么说,也曾经是他的孩子,竟然没有一丝感情。文昭仪也为皇帝的行为吃惊,但想想,皇帝无情,不是正常的吗?

    对女人也是如此,再好的女人,一旦变丑,便永远都得不到皇帝的垂怜,像李贵妃一样。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