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为利往
    从延禧宫回来的文昭仪,心情异常地舒爽,但想去李贵妃的脸就不那么高兴了,解决掉了灵贵仪,还有李贵妃,如果刘贵嫔出来争宠,还要去解决她。而且灵贵仪不受宠,虽是李将军家的女儿,可毕竟只是其中一个,李将军现在去一心效忠皇帝,牺牲一个女儿,根本不会在意。

    李贵妃和刘贵嫔不一样,是皇帝在做太子时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两个嫔妃,不看她们的家属,皇帝也会顾念旧情,若是深查,可能会把灵贵仪的是牵扯出来,那可就麻烦了。

    要好好想想。

    这后宫真是让人头痛,文昭仪摇了摇头,不管李贵妃和刘贵嫔,那都是日后的事,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说服皇帝。

    “翠儿,去把静贵姬之前送过来的送子观音拿出来。”

    “是。”

    翠儿把送子观音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之前文昭仪叫她把这东西束之高阁,她是真的束之高阁了,废了好大的劲都没拿下来,最后还是小梁子帮忙拿了下来。

    这送子观音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明显是给皇帝看的。

    还以为她家娘娘是真的不想有小皇子,终于是改了想法。所以说这后宫中能立足的最好办法就是生个孩子,有了孩子,再不受宠,下人们也会毕恭毕敬。文昭仪不在乎翠儿的想法,翠儿已经开始准备给文昭仪的小皇子看布料了,明明肚子连个信儿都没有,却比她兴奋。

    晚上,皇帝让冉公公传消息,要晚些过来,进殿时,冉公公也注意到了门口的送子观音。

    出于好心,冉公公劝了文昭仪两句:“娘娘,这灵贵仪的事,老奴劝娘娘还是不管的好,若是灵贵仪的孩子真的没生下来,您一参与里面,说不好会推什么罪给您,慎重啊娘娘!”

    “谁说本宫要帮灵贵仪了,你也知道玉杯的事,本宫会帮她?”

    “那娘娘的意思是……”冉公公欲言又止,心里有数,但还是希望能得到确认的答案。

    “皇帝的意思就是本宫的意思。”

    皇帝能有什么意思?从见到文昭仪以后,日日夜夜地想着能跟她有个孩子就好了,像个任凭本能驱使的野生动物一样。冉公公明白了,高高兴兴地离开,回到乾清宫,把这个消息告诉皇帝,皇帝正因为边关之事烦闷,冉公公把这事一说,那些朝臣见皇帝的脸,就跟雨过天晴一般,满面笑容。

    正用着半截晚膳,皇帝从殿外兴高采烈地进来了,进门果然如冉公公所说,摆着送子观音。

    文昭仪料到了皇帝会早到,愣了一下,放下碗筷给皇帝请安,嘘寒问暖了半天,绝口不提送子观音的事,顺便让纯儿去多准备了两个菜。两人安安稳稳地吃完饭,一顿晚膳间,皇帝一直笑眯眯地注视着文昭仪,文昭仪被他看得窘迫,尴尬笑着吃完了饭,也没吃多少。

    “翠儿,”文昭仪看着翠儿收拾完桌子,担心自己等下会饿,晚膳时被皇帝盯得一点胃口没有,“去准备点水果来,就那前一阵果园送来的苹果吧!”

    翠儿福身离去,皇帝猜透了她的心思,笑着说:“怎么?晚上没吃饱吗?”

    “还不是要怪陛下,”文昭仪一脸娇羞,偷偷看了皇帝一眼,说,“用晚膳的时候,一直盯着妾看,妾的脸上又没开花……”

    “你比花美多了。”皇帝轻轻抬起文昭仪的下巴。

    “陛下的话可真是……”庸俗,这两个字文昭仪含在了嘴里,没有说出口,她没想到皇帝也有如此庸俗的时候,是被她这个现代粗人带坏了。

    皇帝听她说到一半的话,也愣了一下,庸俗,他也发觉自己的话如此庸俗,平日的他可不是这样。想着便笑了起来,握住文昭仪的手,温柔地注视着她,低声邀请道:“敢问文昭仪娘娘,可否赏脸,与朕一同去揽月池沐浴?”

    揽月池,文昭仪的目光呆滞了一下,揽月池是新建在坤宁宫中的浴池,而坤宁宫是历代皇后所居之地,在没有皇后时,一般嫔妃哪有资格进去,现在皇帝却邀请她。

    这一瞬间,文昭仪脑海中闪过一个个音容笑貌。刚进宫时,静贵姬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对她说,她要成为枝头上的凤凰,成为皇后。柔妃受难后再次起来,对她说,她要成为皇后,保护文昭仪。李贵妃、刘贵嫔,哪个不想成为皇后,两人陪伴皇帝时间最久,从皇帝做太子时起,李贵妃为了做皇后,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把原太子拉下位。

    去坤宁宫沐浴,就肯定要在坤宁宫歇下,现在她若是随皇帝去了坤宁宫,这事恐怕没几天就要传开了。而且她本就是李贵妃的眼中钉肉中刺,让李贵妃知道皇帝带她去坤宁宫沐浴夜宿,不得把她活剥生吃了。

    文昭仪犹豫再三,平日她都在浴桶中泡澡,对于她这个现代人来说,已经很满足。她不想做皇后,可错过这次,估计以后她就没有机会去了,揽月池,给皇后修的会是多么大、多么华丽的浴池。

    可……享受一时,不如好好保住性命,文昭仪正想拒绝,微微开口,皇帝的嘴唇便堵了上来,到嘴边的话也硬生生地吞了下去。一吻结束,文昭仪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嘴里咂摸着味,想着以后让小厨房做菜时,少放一些大蒜,和皇帝接吻时全是大蒜味,漱口也掩盖不掉。

    文昭仪呆若木鸡地抬头看着皇帝,接吻,刚才皇帝吻了她!这光天化日!文昭仪赶紧捂住了嘴,脸红到了脖子根,皇帝见她别出心裁的害羞样子,不禁笑出了声。

    二话不说,趁着文昭仪愣神的时候,把她直接抱在怀里,走到殿门口,坐上御撵。一直在外面侯着的冉公公并不觉得奇怪,而且松了口气,还说,如果文昭仪不跟皇帝走就麻烦了,毕竟是坤宁宫,没想到皇帝直接把文昭仪绑架出来了。

    紧跟上来的翠儿一脸茫然,听了冉公公的解释,才赶紧准备换洗的衣服追了上去。

    御撵里的文昭仪一直在皇帝的怀里,呆呆地目视前方,皇帝跟她说话也不理,但每跟文昭仪说一句话,文昭仪脸便红一下,皇帝看她的样子,都不敢说话了,他还不知道文昭仪如此纯情。

    直到翠儿准备为她更衣,文昭仪才反应过来,观察四周已经不是承乾宫了。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要如何是好。从了皇帝的愿,等灵贵仪的事结束,对她就是地狱,不从,已经到了坤宁宫,又跑回去,不说灵贵仪的事办不成,可能还会失去皇帝的宠爱。

    文昭仪咬了咬牙,换上了浴巾,走进揽月池时,皇帝已经在里面享受了,亦步亦趋地往前走了几步,皇帝见到她,露出温柔的笑容,这一笑把文昭仪的练又羞红了,自古以来,哪有几个君王是和嫔妃共浴,而且是在皇后的专用浴池中,以后住进这坤宁宫的人该是如何想,怕是永远不会来揽月池沐浴了。

    轻轻叹了一口气,文昭仪一步步地走到浴池边,有些害怕、有些兴奋、有些激动,可浴池边有水,文昭仪光顾着慌乱了,没注意脚下,突然滑了一脚,摔倒在地,又没能抓到能扶住的地方,然后直接掉进了浴池。

    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把皇帝吓得目瞪口呆,下意识地想过去看下文昭仪,可文昭仪性子硬气,一声不吭地转过身,背对着皇帝,一手拉着浴巾,一手捂住脸。

    皇帝见状,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在这空荡的揽月池,皇帝的笑声异常刺耳,文昭仪憋红了脸,转身拍起了一阵水花,正好皇帝仰着脑袋大笑,水溅到皇帝的嘴里,弄得他猛咳两声。咳了之后,皇帝又笑了起来,气的文昭仪再次背对着他,许久不说话。

    “闲秋,”皇帝小心翼翼地靠近文昭仪,生怕她回头又一个水花,“可是摔痛了?”

    文昭仪不说话,仰着头,看也不看他一眼,皇帝知道她在生气,帮她整理好浴巾,抱紧在怀里,低声劝慰着:“闲秋,我错了好不好?回头看我一眼。”

    “陛下哪里有错,都怪妾,怪妾的水花不够大!”

    听文昭仪说完,皇帝在她耳边低声轻笑,弄得文昭仪痒痒的,却强忍住不说话。

    “闲秋,我知道错了,不该取笑你。”皇帝更加用力地抱着文昭仪,像是在汲取她身体的温度,文昭仪有些心疼他,平日如此勤政,又要被后宫的事烦扰,实在辛苦。文昭仪刚想转身原谅他,却听皇帝继续说道:“我应该直接过来,吃掉你。”

    “陛下!”

    “叫我秦严。”

    文昭仪红着脸,在皇帝禁锢的怀中勉强转过身,脸靠在皇帝的肩膀上,低声唤着皇帝的名字,这一声声的呼唤,可是把皇帝的心都揉碎了,渐渐松开了她。

    “秦严,我知道不该破坏气氛,可是有一件事,”文昭仪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关于灵贵仪。”

    “你要我去看她吗?”

    “你要去看她?”

    文昭仪这带着愤怒的反问,倒是把皇帝逗乐了,笑着说:“我不想去,可你若让我去,我去就是了。”

    “我不许你去!”文昭仪鼓着个小脸,瞪着皇帝,独占欲满满的样子,令皇帝心动,恨不得立刻吃掉她。文昭仪可不管皇帝现在的心思,继续说:“我想让灵贵仪的生母进宫来看望她。”

    “外妇?嗯……我可以答应你,”皇帝眼珠一转,一脸奸笑地靠近文昭仪,把她逼到浴池边,一本正经地问,“但你给我什么好处呢?”

    “我……我是你的人,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嗯。”文昭仪点了点头。

    不答应又能如何,有了孩子,就算以后皇帝移情别恋,她也有养老的资本了。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