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心易变
    从进了承乾宫,灵贵仪的嘴刁了很多,伺候灵贵仪的下人们苦不堪言,又不敢去跟一宫主位的文昭仪去告状。文昭仪不是不知道这事,可孕妇哪有几个好伺候的,跟柔妃一样,她做什么柔妃吃什么。而且灵贵仪这是小产后的一胎,总是敏感,怕又有人来害她,上次的那人还没查清,虽有文昭仪护航,可文昭仪照顾她和照顾柔妃时不一样,不是一天十二个时辰地待在她身边。

    偶尔皇帝到承乾宫来,也只是看看她,便去文昭仪宫中坐着了。

    “明明是我怀了龙子!为什么皇帝要去文昭仪那个贱人那!”灵贵仪边摔东西边吼道,吓得旁边的奴婢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了一句,被她责罚。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平时就你们碎嘴子多,现在怎么没话了!给我说!”

    她这声嘶力竭的一吼,下人们赶紧都跪了下来,战战兢兢地磕头求饶,一个胆大的宫女抬起头,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小主,您不能如此大动干辄,伤身啊!皇帝现在顾着昭仪娘娘是因为您不能侍寝,等您生下小皇子,皇帝一定会更加宠爱您,娘娘您要保重身体啊!”

    灵贵仪听着她这话顺心了很多,深吸了一口气,吩咐她们中午要吃的东西。但这话也只是劝慰了她一会,吃过饭,文昭仪来看了她后又开始胡思乱想。

    文昭仪把她放进自己的宫里,为的是监视,防止皇帝总是去长春宫中,捧起了刘贵嫔,皇帝不再宠爱她。一定是这样,灵贵仪想到这里,又发疯了,指着来伺候的奴婢怒骂。

    那怒骂声,文昭仪只要往门口走两步就能听到她的声音,让人头痛,这是她不愿意去吗?这是皇帝不愿意去吗?是她太刁蛮、太任性,一个宫妃却失去礼仪,扯着脖子嘶吼着自己的不满,哪里像话。正烦闷着,外面伺候灵贵仪的奴婢又跑进来说她想要吃什么东西,文昭仪只好挥挥手,让她们自己去解决,皇帝没说不能给的,宫规没说不能给的,便全部给她。

    “娘娘,”小梁子见那些愁眉苦脸的奴婢离开,从门外走了进来,“太后娘娘刚才传密令来,让您等下去见她。”

    “本宫知道了,去回复太后娘娘,说本宫一柱香后便去。”

    “是。”

    这太后找她能有什么事,无非是为了灵贵仪,李贵妃人傻,但耳目清灵,她是李家的人,灵贵仪是李家的人,灵贵仪生下的孩子就是李贵妃的孩子,李贵妃肯定要力保。可这李家势力之大,在冯当家的帮助下,皇帝虽然是信任了李家,可太后还不信,太后没有见过冯当家,自然也不会知道冯当家和皇帝之间的秘密。

    永寿宫前,李贵妃刚从里面出来,见到文昭仪,忍不住问了两句灵贵仪的事。灵贵仪闹脾气,文昭仪怎么会告诉她,敷衍了两句,说灵贵仪一切都好,皇帝也会经常来看望她。

    “若是灵贵仪有什么需要,你不能满足的,告诉本宫,本宫会尽量满足。”

    送走了李贵妃,英姑姑亲自出来迎接文昭仪,请她进了正殿,太后正倚靠在卧榻上撑着头,见到文昭仪行了礼,便让英姑姑给她准备椅子坐下。

    “太后娘娘,找妾有什么事吗?”

    “哀家没有大事,想问问灵贵仪的情况。听皇帝说,她升了位之后,就送到了你宫里,你宫里成天被她弄得鸡飞狗跳。”

    “没有的事,太后娘娘你放心,灵贵仪活蹦乱跳好的很呢!”文昭仪握着太后的手,笑着回道,让她安心。

    “哎,你不要糊弄哀家,哀家不老,”太后拍着文昭仪的手,“你老老实实跟哀家说,灵贵仪是不是怀孕了。”

    这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

    “恕妾直言,”文昭仪起来福身道,“皇帝可是跟您说了什么?”

    “皇帝啊!”太后一脸无奈,眼神中透露着一丝绝望,“自从哀家落了后宫大权,皇帝便什么都不让哀家管了,说什么让哀家好好养老,养老,哀家至今才不过三十岁。”

    三十岁,文昭仪吃了一惊,本以为太后只是保养的好,所以显得年轻,却不想是真的年轻,不过三十,在现代正是最好的年龄。有财力有身体有精神可以去到处玩乐,可她却被圈养在后宫中,这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中,养老?更像是软禁吧!

    “哀家不是来找你抱怨。”

    “妾很愿意跟太后娘娘聊天,哪里算是抱怨。”文昭仪心里对她有了些同情,说话也温柔了很多,仔细看看,太后还是个相当的美人,以前横眉竖目的,倒是没怎么发现。

    “你要是不嫌弃就好,哀家老了,话就碎了,哀家想说的,”太后握住文昭仪的手,注视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若是灵贵仪真的怀孕了,一定要想尽办法,决不能让李家的孩子出生,后宫交给你了。”

    “是。”

    听到她的回答,太后松了口气,满意地点了点头,放她离开了,还嘱咐她,有时间便去跟她唠唠嗑。

    文昭仪嘴上因为同情而答应了太后,可这后面的要求,时常去唠嗑,她不是不愿意去,她厌烦的是太后对后宫的事问这问那,问个不停,要费劲心思,不能泄露一点后宫的事。虽然她封死嘴上的拉链也没用,该知道的还是会知道。

    回到承乾宫,皇帝正在正殿等着她,而灵贵仪那边是安静了,文昭仪请皇帝先稍等片刻,她去看看灵贵仪。灵贵仪见到她难得恭敬,规规矩矩地行礼,左言右语、旁敲侧击地想要跟她一同去见皇帝,文昭仪无法,便同意了。皇帝见到文昭仪是欣喜,见到灵贵仪,就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皇帝跟她们说了两句,找个借口离开了。

    “昭仪娘娘,你刚才是去找柔妃娘娘了吗?”灵贵仪喝了一口茶,似乎不太喜欢,随手放在了一边,盖子也没有盖。

    文昭仪轻轻瞟了一眼那杯茶,端起自己的茶杯,抿了一口,这是今年上贡的最好的差,她竟是这种态度,该说是胆大还是嘴太叼了。但对于她都无所谓,文昭仪不经心地说:“是太后娘娘找本宫,唠唠嗑而已,不过去的路上遇到了李贵妃,到底还都是李家人,她居然怕本宫委屈了你,让你有什么需要,本宫满足不了的,跟她去说。”

    太后娘娘怎会无缘无故地找文昭仪唠嗑,灵贵仪陷入了沉默,太后一向看李家人不顺眼,想着法地压制李贵妃,现在她受了宠,进了承乾宫,又要来用文昭仪压制她。而且李贵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从进宫来就不待见她,多次屈尊去求她帮忙争宠,她不闻不问便罢了,还落井下石。

    最后这文昭仪帮她得了宠,李贵妃才重视起来,可已经晚了,她是宠妃,比李贵妃受宠得多。就算现在文昭仪是承乾宫的主位,以后这个位置一定是她的,等她生下皇子。

    不必等生下皇子。

    “娘娘,妾最近研制了新的果茶,想让娘娘尝尝,品评一下。”

    这怎么突然说起茶来了,文昭仪失笑道:“好啊!本宫很喜欢果茶,甜甜的,可比这种贡茶能能让本宫欢心。”

    “娘娘稍等。”

    见她们的背影离开,文昭仪给翠儿使了个眼色,让她跟上去看着,这突然来一茬,是什么个意思。过了不到一柱香时间,翠儿抢先进屋了,摇了摇头,文昭仪算是安了心,没一会,灵贵仪带着她的奴婢进来了,奉上了一壶茶。

    文昭仪正想吩咐翠儿去把杯子洗干净,灵贵仪拿出了一个玉杯,放在桌子上,说:“昭仪娘娘,妾这个茶要用李家特制的玉杯才好喝。”

    “好。”文昭仪看着灵贵仪亲自倒出来的茶水,端起来,仔细观察,青绿色的茶水,有点偏黄,闻起来确实是清新透彻的果香味。文昭仪端起杯来正想喝,一颗小石子掉进了她的杯里,文昭仪犹豫了一下,把杯子放下来,跟灵贵仪说:“先放着吧!本宫等下喝。”

    “娘娘,这茶凉了喝对身体不好啊!”灵贵仪很着急,把玉杯端到她面前。

    “本宫身体不适,”文昭仪撑着额头,挥手躲开玉杯,“你先回去吧!茶和玉杯也拿走。”

    灵贵仪慌了神,差点把玉杯摔碎,命奴婢把茶和玉杯都端走。

    “娘娘,是有什么问题吗?”

    “无事,本宫真的不舒服,”文昭仪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你退下吧!皇帝来本宫也不见,就说本宫身体不适,不宜接驾。”

    “是,那娘娘,晚膳?”

    “晚膳听本宫吩咐再去做。”

    “是。”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文昭仪坐在里屋床上,说:“下来吧!你是冯元兴的暗卫?”

    话音刚落,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行拱手礼,道:“古小姐,我是二号,是冯家暗卫的二把手,冯当家让我来帮助您,有任何吩咐,请直说。”

    “你的名字是?”

    “二号。”

    “二号?”文昭仪微微一笑,这冯元兴,真是懒得可以,给人取这么随便的名字。

    “古小姐还有其他问题吗?”

    “有,你怎么知道杯里有毒?”

    “不是我自夸,冯家暗卫里我是最懂毒的,那茶里确实没毒,那杯子,是有剧毒,拿在手里是没事,在喝进肚子里,一命呜呼矣!”

    这是谁教给他的腔调,文昭仪笑了笑,继续问道:“冯当家过得还好吗?”

    “好,好的不能再好了,被那古府二小姐追到南方避难了,据我可靠消息,古府二小姐差不多也要到南方了,冯大老爷惨咯!”

    “我知道了,”文昭仪摘下手腕上的玉镯递给二号,说,“以后要请你帮我多多注意了。”

    二号把玉镯在手里反反复复看了半天,恭恭敬敬地又向文昭仪行了个拱手礼,说:“放心吧!古大小姐,我一定会尽最大能力保护您!绝对比那些女人靠谱!妥妥地!”

    “好,去吧!”

    那些女人,灵贵仪,变得是真快啊!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