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比断弦
    雕龙刻凤的发簪事情被文昭仪强行压了下去,发簪的图纸交给了皇帝,而发簪皇帝让她先保存着。这烫手山芋一日不出手,一日不安心,文昭仪只好让翠儿藏起来。至于犯了错的纯儿,罚了一个月的俸禄,便过去了。文昭仪的意思是,一次可以饶过,如果有第二次,她便让纯儿直接被乱棍打死。

    至于静贵姬的贴身宫女晓晓,文昭仪很少接触,听小梁子说,这晓晓是静婕妤从家里带来的人,从小就跟着静贵姬。要说是被人利用,所以才陷害静贵姬,实在说不通。

    可这人心谁说的准。

    文昭仪再三考虑,还是把晓晓的事告诉静贵姬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文昭仪让小梁子带口信给静贵姬,叫她给李贵妃请安后,抽个时间来找她。她不方便去找静贵姬,因为平日她和静贵姬交情不多,说话都说的少,况且去长春宫的路上一定会路过翊坤宫,让柔妃的下人看到,肯定会起疑心。

    柔妃比任何人都敏感,文昭仪再清楚不过了。而静贵姬就不一样了,自从上次答应帮助灵容华后,她便常常到各宫去,即使到承乾宫来,柔妃也不会太在意。

    静贵姬比刚进宫时聪明了很多,特意挑了个柔妃不会出门的时间,到了承乾宫,身边带着贴身宫女晓晓。小梁子见到静贵姬来,恭恭敬敬地把她们请进了偏殿。文昭仪这会正在看书小憩,让她们在外屋稍等片刻,就这会功夫,晓晓低声问小梁子,这文昭仪叫她们是要做什么,小梁子不回答,只当没听到。

    小梁子是一宫的掌事公公,晓晓算什么,一个贵姬的宫女,回答她是赏赐,不回答也没有错。晓晓嫌弃地瞪了他一眼,难怪没人跟这小梁子亲近,见到他都绕着路走。

    “见过文昭仪娘娘。”静贵姬福身行礼,后面的晓晓反应慢了半拍,等文昭仪让静贵姬起身,才慢悠悠地行礼。

    “不知昭仪娘娘找妾来有何事?”

    “何事?”文昭仪微微一笑,指着静贵姬身后的晓晓说,“事先不说,只是本宫要先提醒你一句,这贴身宫女都不懂规矩,小心被引火上身。”

    “娘娘教训的是,晓晓,过来跪下!”

    “哎,不必了,本宫只是说这么一句,你回去管教便是。”

    “谢娘娘宽恕。”

    文昭仪扶静贵姬起来,对身后的翠儿说:“你去把纯儿找来。”

    没过多久,纯儿便来了,直接跪了下来,惊慌失措地行着大礼,额头紧紧贴着地面,没有文昭仪的话,不敢抬头。静贵姬不明白文昭仪是什么意思,也不言语,文昭仪挥了挥手,命其他人都先离开。晓晓犹豫了一下,站在原地不动,文昭仪端起茶杯,不说话,斜睨了晓晓一眼。

    那一个眼神,静贵姬就明白了,凶巴巴地对晓晓说:“下去!”

    晓晓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纯儿,福身匆忙离开了。文昭仪放下杯子,让纯儿先起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娟帕包裹的东西,放在静贵姬面前,请她打开仔细看看。

    静贵姬打开娟帕的一瞬间便惊呆了,这纯金打造的发簪,上面镶嵌着最名贵的珍宝,细细察看,那发簪上雕的不是龙凤又是什么,这文昭仪再如何得宠,怎敢私藏雕龙刻凤的纯金发簪。静贵姬不敢多看,用娟帕包了起来,递还给了文昭仪,没有说话,心里却忐忑不安。

    “静贵姬,你不要怕,这个发簪是皇帝让本宫留下的,”文昭仪把发簪取了出来,在静贵姬面前晃了晃,“你可知道本宫是在哪里拿到的?”

    “封妃大典时,柔妃娘娘的首饰中?”静贵姬尝试地回道。

    “你比刚进宫时聪明了很多,”文昭仪的眼神突然柔和了起来,看得静贵姬入了迷,但后面的话把她吓得一身冷汗,“这发簪的设计图是你家晓晓给纯儿的,以本宫的名义。”

    “晓晓?”

    “此事纯儿也有错,不如说错的最离谱的就是纯儿。”

    “可是,昭仪娘娘,晓晓不可能会画发簪的设计图啊!这晓晓连字都不认识,又如何画得了设计图?”

    “这要问你自己,晓晓是你的人,不是本宫的人。”

    静贵姬听了文昭仪的话,胸口大起大伏,眼神到处乱瞟,攥紧手中的丝帕。文昭仪说的没错,不识字,不代表不明白上面的图案。这雕龙刻凤的图案,即使不知道宫规,用常识来想也明白,龙凤是皇帝皇后才能用的图案,柔妃一个妃位,再如何受宠,也绝不能用龙凤图案。

    盯着文昭仪手中的发簪,静贵姬欲言又止,她能说些什么,纯儿说了是晓晓做的,她们现在是互利关系,没必要互相陷害,砍自己的胳膊。那便只有一种可能,有人陷害了她,想要离间她和柔妃等人的互利关系。

    刘贵嫔最近一直安分守己,除了每日请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不用说去费尽心思破坏她们的关系。破坏了又有什么意义,对刘贵嫔也没有任何好处。说到好处,静贵姬突然想到了李贵妃,李贵妃虽然拿到了凤印,现在是六宫的管事人,可不服她的人很多,封妃大典那天晚上,皇帝虽是在她那里吃了饭,却夜宿翊坤宫。

    她现在与柔妃等人是同盟,破坏她们的关系,能获利的只有一人,李贵妃。

    这个女人以前都老老实实的,得到了实权,终于忍不住开始行动了,行动起来好啊!正好皇帝愁着没有理由给李家下马威,静贵姬想明白了,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妾想求昭仪娘娘一件事。”静贵姬跪了下来,低着头说道,“请昭仪娘娘允许妾来处置晓晓。”

    “可以,”文昭仪请她起来,慢慢地说着,“但是本宫希望你不要打草惊蛇,此事本宫跟皇帝说过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发簪暂留在本宫这里,只当未曾发生过。”

    “娘娘慈悲。”

    “本宫累了,你去吧!”

    静贵姬微微福身,便离开了。晓晓见她出来,观察了她很久,发现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便大胆地问道:“小主,昭仪娘娘有什么事吗?这么神秘。”

    “回去再说。”

    静贵姬想再给晓晓一次机会,毕竟伺候了她那么久,那文昭仪也给了纯儿一次机会,可问题是,纯儿是无心之失,又主动承认了错误。可这晓晓,明明知道自己有错,却在她面前装傻,一副无辜的样子,静贵姬现在看到晓晓哭泣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要忍耐。

    晓晓哭哭啼啼地跪着,话不成句,静贵姬问她点什么事,都还没问到点上,晓晓就抹着眼泪跪了下来,说什么都不知道。一问三不知。

    “我不勉强你,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下去吧!然后把小郑子叫过来。”

    “是,奴婢告退。”晓晓毫不犹豫,擦掉眼泪福身告退,这把静贵姬吓了一跳,忍不住笑了起来。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奴婢便是这幅德行,是她对这奴婢不够好,或者是别人对她更好,让她利欲熏心。这人心真的太容易变了,静贵姬想起了刚进宫时,她与文昭仪之间的事,现在一个自称本宫,一个自称妾,那份姐妹情谊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主。”小郑子叫了静贵姬好几次,静贵姬才回过神来,“小主有什么吩咐吗?”

    “啊,是,你在宫中时日多,我想请教一下,对于背叛主子,恶意陷害其他嫔妃的奴婢要怎么处置?”

    “小主,说的可是晓晓?”

    “你知道晓晓的事?”静贵姬疑惑,此事她没有跟长春宫里的其他人说过。

    “奴才不知,”小郑子微微低下了头,降低音量说,“刚才晓晓是哭着来找奴才的,说什么小主您冤枉了她,若是小主您提起对她的惩罚,让奴才替她求情。”

    “是吗?”静贵姬笑了下,这十几年的情谊真的是被狗吃了,“你觉得我该如何处置她?”

    “那要看主子要不要打草惊蛇了。”小郑子走上前两步,压到最低的声说道。

    打草惊蛇,静贵姬被晓晓气晕了,怎么忘了这回事。这件事的幕后主使十有**是李贵妃,若是惊扰到了李贵妃,她代替文昭仪变成李贵妃的眼中钉,本就位分低。静贵姬叹了口气,说:“罢了,你去把她叫进来吧!”

    那晓晓一直在门口候着,生怕静贵姬重罚她,听到小郑子的呼唤,赶紧跑进去跪下。

    “此事我不追究,但我若是从他人耳中听到这件事的流言蜚语……”静贵姬眯起眼睛,微微向前倾斜身体,“我便保不了你了,柔妃的手段什么样,你在宫中这段时间,应该听闻过不少事情,文昭仪什么手段,她是没有酷刑,却能让你身败名裂,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是,是。”晓晓听着静贵姬的话,身体不禁颤抖着,吓得眼泪又要掉下来。

    “别哭了,我累了,你下去吧!小郑子给我倒杯茶来。”

    “是。”

    晓晓站起来跟在小郑子身后走了出去,看着他烧水煮茶,等他弄好,走上前说:“郑公公,要不还是我去给小主奉茶吧!可以好好地陪个罪。”

    小郑子见她这种姿态,心中寒了一大截,好吃懒惰、强人功劳,他虽然是早就看出来了,没想到这么过分,想跟小主去赔罪,还不自己亲自煮茶,等他煮好了才过来,本来还想着给她点忠告,现在,还是算了,什么忠告,给了她也是浪费时间,没准还会被当成多管闲事。

    把茶送进去后,静贵姬就是随口问问,一听那晓晓的行为,心情更加烦闷了。早知道人心善变,这十几年的感情也是因为一点利益说变就变,也难怪文昭仪对她如此冷淡。

    算了,日子总要过的。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