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报平安
    焚烧尸体的事比较顺利,在过程中虽然有几个人恶意闹事,但都被李将军顺利武力压制了下去。至于疫病,已经诊治得差不多,随时可以回宫,可是回宫的事却被太后阻止了。正如之前的旨意所说,离宫前去疫区的人,禁止再次入宫,古闲秋倒是无所谓,她担心着木溪,可木溪身边已经有了灵容华,再有李将军在外面帮助她们,想来不会有什么事。

    “你考虑过跟我远走高飞吗?”冯当家注视着靠在床边的古闲秋,认真地问着。

    “你有妻子,有家业,如何远走高飞?”古闲秋柔柔地瞟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我在宫中还有留恋,小皇子刚刚出生,柔妃又受宠,如何远走高飞?”

    “你会放不下他们?柔妃的手段,我可是略知一二。”

    “担心就是担心,和她本人的能力没关系。”

    “嗯……”冯当家沉吟了一声,用怀疑的眼神打量古闲秋,“你该不会是在后宫女人堆里呆得太久,喜欢上女人,喜欢上柔妃了吧?女人可是没法给你性福的哦!”

    古闲秋白了他一眼,反问道:“若是我真的跟你走,古颖怎么办?”

    “这个时代有再嫁这一说吗?”

    “我怎么知道,我可是在宫中长大的大家闺秀。”

    说着,两人一同笑了起来,果然还是和同时代的人交流更顺畅,也更有趣些,古代的这些人,无论是柔妃还是皇帝,说话间总是有一点隔阂,说不出来的间隙感。像是祖辈和孙辈说话似的,文绉绉的,他们说的话,古闲秋都要在心中回转几遍,才能完全理解。

    包括,一本书,医药书,不说诗书,医药书她每一本都要读上两遍,当真是比上学还累。她不是没想过能回到现代,但回到现代也是个死人了,死人突然复活,那不是要被抓去研究。

    也许在她回去后,她的父母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再没有她立足之地。

    但若是真的能离开皇宫,古闲秋真的想离开,把皇帝、木溪全部抛之脑后,放松全身心去跟着冯元兴去游遍大江南北,好好享受下古代的风光。

    “你如果真的想离开皇宫,大可趁此机会跟我走,何必在这等皇帝的消息。”

    “我要做到答应你的事。”

    她还记得,却成了她眷恋皇宫的借口,冯当家不知如何是好,和古闲秋闲扯了些可有可无的事,看着时辰差不多就离开了。

    在太后最后命令下来之前,古闲秋还是文昭仪,总不能坏了她的名声。

    见冯当家离开,守在门口的纯儿端着热水进来了,边帮古闲秋洗漱,边说:“娘娘,宫中到现在还没有消息,皇帝会不会真的听太后娘娘的,不让咱们回去了?”

    古闲秋放下毛巾,她当然明白纯儿在担心什么,无非是回不了宫自己下半辈子的衣食住行问题,说起来纯儿,宫中的翠儿也让她心中多少有些愧疚。被她强行牵连进了宫斗中,现在又把她独自留在宫中,这宫中让她牵挂的事还太多,真的不能走。

    真的想走。

    “别担心,会回去的,即使回不去,我会让冯当家给你安排个合适的人家,”古闲秋笑得疲惫,倦怠丝毫无法掩饰。

    “那娘娘呢?”

    “我当然是自由了,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找到自己真正心爱的人。”

    男人或女人都好。

    可是,哪有那么好的事,皇帝带着后宫众人回了宫后,立刻下了旨,从宫里出去疫区的人,在一个月后回宫论功行赏,在这期间,古闲秋,文昭仪娘娘住在娘家,而太医们住在李将军家。

    另外古闲秋曾经答应冯当家的事,皇帝有了秘密回复,来宣旨的太监偷偷往古闲秋手里塞了小纸条。

    皇帝答应见冯元兴,但是秘密相见,他怎么会大张旗鼓地接见一个商人,虽然此次疫区的事多亏他的金钱资助,皇帝感激不尽,不能言表。纸上详细地写着见冯元兴的安排,从哪个门进宫,几时进宫,在哪里见面,不熟悉宫内地形的冯元兴看着纸条,一脸茫然。

    古闲秋看到纸条便明白了,这是在测试她与冯元兴的关系,如此复杂,没去过皇宫的人看得懂才怪。皇帝已经不信任她了,这次的事确实是她的错,越权出格,去管宫外的事,怀疑都怀疑了,又有什么办法挽回,将错就错便是。

    详细地给冯元兴讲解了宫里的分布图,她失宠是小事,如果皇帝把冯元兴迟到的事作为借口,治他个罪,惹得冯元兴不快,联合李将军反逆皇帝,引起战争,那才是大事。

    她没忘记,冯元兴原名秦游,皇家姓秦,冯元兴本该是皇家的人。

    皇帝定的是晚上戌时,冯元兴掐着点到了皇宫小门处,等待冉公公,冉公公早早便侯着了,见他这种态度,没有多说,当然也没有好脸色,冷着脸一路在宫中左拐右拐。古闲秋给他讲过去皇帝书房最近的路,他也知道,却没有指出正确的路,反而威胁冉公公。

    “这皇宫的路还真是复杂,我本以为是正南正北的路。”见冉公公没有回话,冯当家悠然自得地继续说,“若是耽误了见皇帝的时间,也不知道会扣个什么罪名在我头上,冉公公可是要陪我一起受罪?”

    冉公公不屑地回头瞟了他一眼,这一瞟可是把他吓坏了。冯当家眯着眼睛,眼缝中透出一丝血光,配上那诡异的微笑,冉公公不寒而栗。

    带着他绕路,故意让他迟到的事,是皇帝交代的,正如冯当家所说,是为了给这位功臣扣上一个罪名,区区一介商人,他的功劳怎么能盖住皇帝的功劳。这前一步便是违抗圣旨,皇帝不会再重用他,之后稍有不慎,脑袋就会落地,翊坤宫肯定不会为了旧日功劳来救他,后一步也活不了,冯当家富可敌国,得罪了这么一号人,以后宫中的采购事项必定会受影响。

    原因出在他这个主管身上,冉公公不经意地叹了口气。

    跟在后面的冯当家噗嗤笑了出来,摇了摇头说:“按照之前你预订的路走吧!”

    冉公公松了一口气,回身行李,算是感谢。

    等到了皇帝那,已经晚了将近半个时辰,冯当家依然不急不缓地等冉公公通告完,听皇帝在里面演戏发完脾气才进去,微微躬身行礼。

    皇帝本就恼怒他迟到,现在却不行大礼,实为不敬,完全可以直接拉出去砍头,可他不能那么做,他还有事要问。据古大人的回信,这冯元兴和古闲秋的关系不简单,一见面就相当亲密,不顾他人视线,孤男寡女在房中聊天,虽然是白天。

    “你可是不懂礼仪?见了皇帝是要行大礼,”皇帝从书桌后走出来,忍耐住怒气说,“单单这一件事,无论你之前立了多少功劳,朕都可以看了你的头。”

    “若是我在家做错事,我会妻子跪,因为那是我的妻子。”

    “你的意思是,你不承认朕这个皇帝?”皇帝气极反笑,和古闲秋真是有些相似,用家和国相提并论。

    “新皇登基,不信服的人多的是,陛下何必在意我这一个小小商人是否懂得礼节。”冯当家看了一眼伺候在旁边的宫女和太监,拱手说,“陛下,我有事要和您私下说,可否让他们离开?”

    皇帝默认,挥手令下人们出去。

    “闲秋让我给陛下带个口信,她一切安好。”

    皇帝的表情柔和了些,却察觉到他话中有不对劲的地方,闲秋,这个人怎么会直呼文昭仪的名字,脸色凛然,瞪着冯当家,怒道:“文昭仪娘娘的名字是你能直呼的?”

    “她现在既不能回宫,又是春娘子,怎么就不能直呼其名了?况且,她还不算是你的女人吧?”

    “你什么意思?”

    “这就是我要说的事,”冯当家在屋里缓缓踱步,“既然你不能珍惜她,何必要束缚她,不如把她让给我吧!宫中死一个嫔妃在正常不过了,况且她已经在宫中称病多日不是吗?”

    “你要文昭仪?”皇帝瞪大了眼睛,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听到这样的话,似乎没有那么伤心,也没有那么不舍。

    “这次疫区总共花了我上千万两白银,包括后期修复需要的人力物力,全部是我一人承担,要一个女人,不为过吧?”冯当家眯着眼睛逼问道。皇帝的反应,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强烈,看来他高估了皇帝的专一,就说皇帝怎会有专一而终的,几千年历史,也只有一位。

    皇帝的脑海中闪过柔妃哭泣的脸庞,扶着桌子,走回到自己座位上,说:“你让我考虑一下,考虑一下。”

    他宠爱的还是柔妃,冯当家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狠狠地拍了下桌子,说:“你不同意的话,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李将军一直不服你这个新皇帝,他之所以不反,是因为你看起来还算努力,另一点是没有足够的钱。”

    话,点到而止,皇帝再次被他激起了怒火,这个人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敢拿造反来威胁他。一旦李将军造反,不论成功与否,最后都会引起朝堂动荡,这动荡不是一两年可以回复,一个人起来造反,就会有两个三个四个,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朝廷大换血,搞得他难有一个心腹。

    “给朕一点时间,明天早朝后回复你。”皇帝头痛欲裂,他太天真了,他以为冯当家来最多是谋些好处,却想要文昭仪,想要一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花费上千万两白银,眉头都不皱一下。

    冯当家不急,即使这次皇帝不答应,还有一个月时间,有的是聚会可以把古闲秋据为己有。冯当家答应了皇帝,安然无恙地离开了皇宫,在古府中坐立不安的古闲秋,见到他的身影也算是送了口气。

    这一夜,唯一睡不安稳的,想来只有皇帝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