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必有用
    和皇帝见过面后,古大人回到府中,擦了擦额头的汗,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喘着粗气,他就知道当初不该让古闲秋代替他的女儿进宫,他就知道当初不该贪小便宜,让冯元兴入赘,现在惹了这么多麻烦,还让皇帝来找他帮忙?那哪是帮忙,是威胁。

    那双凌厉的双眼,跟先皇一模一样。

    这焚尸的事,先皇时候,因为时疫,曾有人提出来过,但先皇过于宠爱宁贵妃和钱妃,听从两人的意见,没有同意这件事,没想到现在又被提了出来,而且皇帝居然非常赞同这件事,古大人叹了口气,也许真的是明君,应该听周大人的,为这位皇帝出一份力,不然白白浪费了这一辈子。

    正想着,冯当家哼着莫名其妙的小曲进来了,见到古大人愁眉苦脸的样子,笑着坐在他旁边,在他脸前晃了晃手,却没得到任何反应,看样子是被皇帝吓傻了。

    “古大人,你在想什么呢?”冯当家干脆把脸贴了上去,用最大的声音喊着,完全不在乎现在已经是半夜。

    古大人楞了一下,推开冯元兴,皱着眉头说:“你小点声,把夫人吵醒了,看你不被骂死。”

    “哎,她能拿我怎么样,给点钱就打发了,真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会同意入赘到古家,”冯当家摇摇头,像是在嘲笑古大人一样,明明他也是入赘的人,“据我所知,以你的才华,参加科考,应该可以考中状元的吧?何必委身于一个女人,还要靠着朝廷的那点俸禄,养着两个假女儿。”

    “不要胡说八道。”古大人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用力地拍着桌子。

    “嘘,”冯当家把手指放在嘴边,小声说,“我吵醒古夫人是可以拿钱打发,你吵醒古夫人,可是要被打被骂的。”

    他何尝不知道,被骂被打早已是家常便饭,他是一个男人,可为了能接近先皇,能为先皇做点什么,屈尊入赘古家,但先皇未等得及他效力,先去了。

    “你太脆弱了。”

    冯当家说的对,他太脆弱了,先皇死了,他便放弃了新皇,甚至不愿意去了解一下新皇的能力,轻易放弃了。

    “这新皇,肯让后宫的女人,出面来救助疫区,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再加上他同意了焚尸这件事,”冯当家靠着椅背,仰头望着房梁,说,“如果我是你,我会尝试地去辅助下这位新皇。”

    “你和文昭仪娘娘是什么关系?”

    冯当家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逼得愣住了,这人果然慧眼如炬,又或者他做得太明显了。自从古闲秋来到疫区,他便三天两头地跑过去帮忙,同意出全资去为疫区筹集药材和所有要用的东西,最近连李将军都用异常的眼神偷瞄他,见他凑近古闲秋,便一个白眼瞪过来。

    “我和文昭仪娘娘是同乡,没有其他关系。”

    “你最好离她远一点,你可是古颖的夫君,况且,她现在是皇帝的宠妃,你知道对皇帝的宠妃出手会有什么下场吗?”

    “有钱能使鬼推磨。”冯当家笑着,刻意岔开话题,“如何,你明天早朝要怎么做?帮一下新皇吗?”

    古大人没说话,他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要怎么说服那些迂腐的大臣。

    皇帝再次见到古大人时,像是见了怪物一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以往的古大人都是穿着有些皱的朝服,无精打采地弓着身子,低着头,抿起嘴巴一言不发。而今天的古大人,朝服整整齐齐,脸上的疲倦完全消失了,精神奕奕地走进了他的书房,挺直腰板,向皇帝行礼。

    昨天在放古大人走之前,跟他说如果愿意帮助他说服其他人,便在早朝之前来见他,当时看到古大人屈身离开的背影,皇帝觉得他今天早上怕是等不到了,柔妃的想法错了。

    事实上,古大人的样子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陛下,臣愿意帮陛下说服其他人同意焚尸之事。”古大人微微躬身,递出了一封奏折,“臣昨晚想了很多方法,这个方法,应该是最稳妥、最快说服其他人的方法,也能让平民同意。”

    早朝上,从不发言的太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皇帝再次提出焚尸之事,第一个出来相应,强硬的态度,令所有人都无法反驳,再加上李将军玩笑似的的威胁,其他人都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多言,既然皇帝说可以,他们说不可以又有什么用,没准会惹得一身骚,不如顺从了的好。

    早朝下了,皇榜便贴了出来,来给文昭仪宣旨的人是古大人,古闲秋正给病人们诊治,没想到是他来,见了冯当家高深莫测的笑容,心里有底了。

    这古大人是真人不露相,这一露相倒是真做出了大事来。

    圣旨的像往常一样冗长,大概意思是,让文昭仪安抚人心,冯当家去建造焚尸房,辅助古大人安排焚烧病死之人尸体的事。

    文昭仪是昭仪,但不能暴露,朝中人知道便罢了,让平民知道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她算是凭空冒出来的,所以皇帝便命她为春娘子,专门负责诊治疫区的人,算八品官,也算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个女官。听了皇帝的圣旨,不只是来帮忙的太医们高兴,那些被诊治的病人们也很欣喜,他们相信这是一个好皇帝,虽然焚尸一事还是让他们觉得不妥。

    “各位,”古闲秋接过圣旨,高声制止人们的喧闹,“请你们告诉还在疫区的人,我会尽全力救你们,但是请你们对皇帝的任何决定都不要有一点怨言,皇帝的决定是绝对正确的,若是你们怀疑皇帝,便是在怀疑我的医术!”

    这话是在压皇帝,古大人吃了一惊,冯当家出言不逊,这古闲秋也出言不逊,说是同乡人,到底是哪里的人。

    病人们停止了吵闹,抬头仰望着古闲秋,古闲秋被瞧得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又不合适,脸硬生生地憋红了。冯当家在下面笑了一下,把古闲秋一把抱了下来,揽在怀里,让大家不要看了,该干嘛干嘛去。

    病人们的尴尬是暂时缓解了,李将军在旁边见冯当家如此放肆,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想骂他,见病人还等着古闲秋,没骂出来,拉着他走到了一边。古大人停了一下,也跟了过去,冯当家的行为,是越矩,被皇帝知道,也许会被杀头,他刚立了一点小功劳,哪能被这个熊孩子破坏了。

    古大人赶紧去里屋时,见到李将军抬手想打冯当家,冯当家居然还笑眯眯,伸手拦下了李将军,劝道:“李将军,这次确实是我女婿的错,但请李将军大人大量,不要上报给皇帝。”

    “嗯?我上报皇帝干嘛?”李将军瞪大眼睛,瞅着古大人,“我直接打死他接手他冯家的财产!建个焚尸房而已。”

    古大人没话说了,这个莽夫,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

    “你弄死我,你可知道古闲秋会对你怎么样吗?”冯当家自信满满地笑道,“会恨死你,柔妃会帮她玩死你放在宫中的女儿,你的掌上明珠李练玥,然后扳倒李贵妃,把李家全族斩首。”

    “哼,”李将军冷笑,“文昭仪娘娘怎会为你而将害我李家,而且,你直呼文昭仪娘娘的名字这件事,就够你去牢里蹲一阵了。”

    “你们在吵什么?”古闲秋在前面诊治病人,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走进里屋,推门一看,就看到古大人卑躬屈膝地陪笑着想要插嘴劝架,李将军在跟冯当家吵架,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是什么时候,有时间吵架,怎么不去研究焚尸房的事,焚尸房早一步建成,就能少一人被传染疫病。

    这些男人的想法有时候真让人想不明白。

    “有时间吵架,不如赶紧去处理焚尸房的事。”古闲秋气的想打人,指着两人的鼻子破口大骂,她现在是春娘子,是疫区的负责人,不管几品官,现在她是最大,她当然有资格骂人,骂的理直气壮,李将军和冯当家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乖乖听着她的训话。

    古大人看不下去了,出声制止古闲秋说:“不用说的那么严重,先不说冯当家,李将军也算是朝中的功臣。”

    “你说得对,”古闲秋翻了个白眼,“我要在今天晚上看到焚尸房的雏形,冯元兴。”

    “是。”

    冯当家回答得漫不经心,得到了古闲秋的一只小手,狠狠地抓住他的俊脸,眯着眼睛说:“老娘如果今晚要是看不到焚尸房的雏形,就把你心爱的帅气小脸毁掉。”

    “是……是。”冯当家被她的气势压得将近窒息,不得不磕磕巴巴地应着。

    “还有李将军,”古闲秋见他规规矩矩地服从,转身对李将军说,“请您尽快让士兵们帮忙把尸体从疫区中拖出来,明早之前,这个问题应该不大,只是如果有人反抗……”

    “我会尽全力全服他们。”

    “哪有给你浪费口舌的时间,”古闲秋对他的打断有些不满,耐心说,“强行把尸体拖出来,除非是已经埋下去的,其他全部拉出来,一律焚烧。”

    “……是。”

    两人等着古闲秋的下文,古闲秋却没再说话,反而瞪着大眼睛看着他们,似乎是在驱逐,两人也只好乖乖地离开,古大人见他们走了,也想走,焚尸房的事,皇帝的命令是让冯当家辅助他,而不是他辅助冯当家。

    “古大人,请留步。”

    “昭仪娘娘,”古大人停了下来,他知道古闲秋有话跟他说,“请说。”

    “古大人,谢谢您了。”古闲秋行了大礼,“本来冯当家跟我说您的事,我还不太相信,真的是非常感谢您。”

    道谢吗?为什么?古大人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想了很多情况,唯独没有想到古闲秋会向他道谢,冯当家也是,他哪里来的把握能确信他会帮皇帝。

    古闲秋迟迟没有得到回复,缓缓抬起头。

    看到那双眼睛,古大人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皇帝、李将军、冯当家,包括柔妃,被她吸引的原因,透澈而明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