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医在心
    苗太医令,全名为苗盛辛,是个怪人,虽然从小学习医药,但学的都是害人的东西,所以才被先皇挖了回来,做太医院的太医,一是为了防止他害人,浪费才华,二是为了防止小人来陷害王族,让他施展才能。苗盛辛对先皇感激不尽,那时他还年轻,现在却是个老人了。

    是太医院最令人尊敬的老人,连罗太医令都对他礼让三分,正因为有他们这两位老太医在,那些凭借关系和金钱进来的人不会那么猖狂。

    可也是贪生怕死之徒。

    “苗太医令,不必了,”罗医监抬手拒绝了苗太医令,怎能让他一个老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况且已经倒了一个罗太医令,再失去一个顶梁柱,恐怕太医院要大乱,可不能再让皇帝有烦心事了,“文昭仪娘娘说,能找到三位太医来帮忙就足够了,而且文昭仪娘娘托我带话给您,请您照顾好柔妃娘娘。”

    “既然如此,”苗太医令无奈地摇摇头,这文昭仪自己身处险境,却还要关心柔妃,让他如何拒绝,“请转告文昭仪娘娘,臣定会倾尽全力,护好柔妃娘娘。”

    罗医监行了礼,带着四位医正和一位医监回到了疫区的客栈。

    天早已黑了,古闲秋却还未睡下,等待这罗医监回来,顺便清点药材数目,李将军正让士兵们帮忙把药材搬进客栈,点着几十盏灯笼。古闲秋见到罗医监竟带了五位太医回来,欣喜至极,这古代人,好人还是比现代多,这种事,放在现代,怕是躲还来不及。

    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明天诊治的流程,既然比她想象的多了两个人,那再好不过,以免误诊,两名太医一组,罗医监和一名医正,古闲秋和一名医正,两名医正在一组,还剩下的一个医正便负责疏通病人,防止一边的人等太久。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房中的驱蚊药绝对不能停,一直点着。

    所有的太医必须要带着口罩和手套,口罩是最好的棉质口罩,手套,因为古代没有橡胶这种东西,冯当家选了最好的动物皮做了手套,防止直接触碰病人,否则最后病人没治好,太医先倒下了。

    届时李将军也会派人驻守在疫区周围,防止病人发生暴动。

    “昭仪娘娘,恕臣说句题外话,”罗医监待古闲秋说完,拱手道,“不知罗太医令的情况怎么样了。”

    “是我疏忽,罗医监请放心,罗太医令的药,我已经配好,今天已经让他服下。”

    “多谢文昭仪娘娘。”说着,罗医监跪了下来,冲她叩了三个响头。

    她不能拒绝,这算是礼仪,古闲秋扶他起来,像是在训斥他一般:“罗医监,你可不能在诊治其他病人时,还一心想着罗太医令了,人的性命可是平等的。”

    “自然,昭仪娘娘,臣定全力以赴。”

    有了这话,古闲秋便放心了,点了点头,开始讲解疟疾的详细病症和治疗方法,直到将近四更天,才算告一段落,千叮万嘱,一定要记清这些症状的区别,差了一点,可能就不是救人,而是害人了。

    古府离疫区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要刻意去看的话,倒是能看到点火光。冯当家夜半出恭,抬头望向远处,见到疫区方向还有灯火,算算时辰,已经是四更天,这么晚,古闲秋还在忙吗?冯当家回到房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了,干脆穿上了衣服,前往疫区的客栈。

    他用的是钱,古闲秋用的是身体,穿越归穿越,虽然是死了一次的人,但也不能如此糟蹋身体。

    那几个医正是真的太过于热心了,等她讲完,还缠着她问了好久,她要为明天的药做简单的分类,今晚怕是睡不了了。古代能醒脑的东西,古闲秋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翻出了之前老板留下的各种豆子,煮了一锅的绿豆汤,多少会有点用吧!她想着,身体却有些不稳。

    幸好冯当家进来的及时,一把扶住了古闲秋,不由古闲秋分说,直接抱到了房间里,放在床上。

    “我做什么?我楼下的药还没分完,辰时便要开始诊治病人,本来就来不及了,你别添乱!”古闲秋不满地推开了冯当家,却觉得有些昏昏沉沉,不像是疲惫,像是被人下了药,刚想要站起来,意识渐渐模糊,沉沉地睡去。

    随身带着药果然没错,冯当家摇了摇头,走下楼,看着一屋子的药材,愁眉苦脸起来,这么多,古闲秋居然妄想一人整理完,真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自不量力。

    冯当家拍拍手,几名黑衣人不知道从哪蹦了出来,乖乖听从冯当家的指挥把药材连夜分好了。

    待整理完,罗医监正好下楼来,看到冯当家楞了一下,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冯当家让黑衣人先离开,对罗医监说:“这事是秘密,你如果敢告诉闲秋……”

    “冯当家想保持神秘感,我自然配合。”

    “很好,”冯当家转身准备离开,“我去给你们买些早餐,时间也差不多了,叫闲秋和其他太医起床吧!”

    古闲秋是在罗太医的一杯水中醒来的,据罗太医说,她睡得太沉了,怎么也醒不了,只得用凉水泼她,虽是冒犯,但也是迫不得已,古闲秋不好说什么,还要夸他才行,不然耽误了诊治时间,一下子就失去了病人们的信任。

    对于医生来说,病人的信任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在现代时,教她的老师说的。

    走下楼,却发现,不只是药材已经分类好,连早餐都准备好了,几位医正和李将军已经先行吃上了,可冯当家拿着手里的饼,对李将军怒目而视。古闲秋不小心笑出了声,扭过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到冯当家身边,接过纯儿递过来的吃食,坐在冯当家对面。

    “没想到你还懂药材。”

    “那当然,不然我怎么在江湖上混得风生水起。”冯当家得意洋洋地,啃了一大口饼,却被噎得够呛,直拍胸口。

    古闲秋翘起嘴角,将豆浆送到他嘴边,说:“谢谢你了。”

    “我跟你讲,”冯当家咽下这口饼,准备长篇大论,“医不自医,你是学医的,比谁都懂,你若病倒了,病人怎么办?你要更加珍惜自己才行,即使是死过一次的人,能给你重生的机会,你要好好珍惜,不要自生自灭,这样是不好的。”

    听着他啰啰嗦嗦、没完没了的话,古闲秋但笑不语,冯当家说的道理,她都懂,可是她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想去珍惜自己的性命。柔妃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她知道,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皇帝,皇帝这种人,失去谁都可以继续坚强地活着,没有任何人能代替国家的存亡。

    所以她真的没有理由去惜命,所以她才会义无反顾地来到疫区,上一世无所为地便死了,这一世,能做多少便做多少吧!

    “这次事情结束后,”冯当家的声音变得低沉难辨,“你还是找不到活着的理由的话,为我而活吧!”

    “什么?”古闲秋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他,她是真的没听清楚,并不是装傻。

    “你我算是同乡人,你以为我去见皇帝是为了什么?”冯当家似乎有些落寞,唉声叹气地说,“李将军的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想带你离开,我可不认为你会喜欢皇宫的生活。”

    “哼,”古闲秋突然想要取笑一下这个自不量力的人,一脸轻蔑地说,“你一介商人,怎么跟皇帝要宠妃?”

    “这你就不用管了。”

    冯当家的话戛然而止,后面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李将军见他们之间的气氛诡异,说不上好说不上坏,就是奇怪,也不知道该插什么话去缓解气氛,看着时辰,差不多是就诊的时间了,便招呼着太医们去开门接病人进来。

    病人进来后,要先经过士兵们的查看,然后去隔壁临时搭的小木屋里面清洁身体,最后才能去见太医。罗医监是专门的太医,那些身上有伤口的,全部分到了他的队列中,幸好人数不多。古闲秋趁着空闲的一下,看了看周围的排队情况,有些人体力不支,摔倒在地,那伤口……若是不注意,肯定要通过血液感染了。

    “冯当家,你去准备些干净的布,”冯当家一直在她身后站着,想不注意到都不行,见他闲的难受,干脆找些事给他干,“给他们铺在地上,天气热,坐在地上也无妨。”

    冯当家笑若春花,高高兴兴地离开去准备东西了,古闲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抖了抖,继续给病人诊治,大多数的病人都还在初期阶段,不是很严重,吃几个疗程的药就能好了。另外的一部分,是血液感染,长期在脏兮兮的地方呆着,再怎么也会得病,等冯当家回来,还没喘口气,又被古闲秋派了出去。

    去给疫区消毒,当然冯当家不能亲自进去,肯定是找了些下人去做这些事,安排好后,又跑回了古闲秋的身边,古闲秋正忙着,哪有时间管他,想了想说:“你有没有办法说服这些人将已死之人的尸体焚烧?”

    冯当家愣住了,在古代,焚烧尸体就等于是亵渎死者,是大罪,要砍头的,可如果不烧掉那些尸体,恐怕感染会更严重就是,毕竟是通过血液和蚊虫感染,蚊虫最喜欢围着死人转悠,碰一下尸体,再碰一下饭菜,不传染才怪了。可终究不是容易的事,除非能得到皇帝的恩准,皇帝亲自下旨焚烧那些死去的人的尸体。

    “我去见皇帝?”

    “你去见皇帝有什么用,能用钱把皇位买下来?”古闲秋心情烦躁,说话便冲了些,瞟了他一眼,想了想,冲他招招手,让他的耳朵贴过来,悄声说,“你肯定有类似于暗卫之类的人吧?”

    “呃……嗯,有。”

    “晚上帮我带封信给柔妃,柔妃能搞定皇帝的。”

    说着,咯咯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