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黄云乱
    古闲秋在现在学习的是医术,对于管理人方面,完全不明觉厉,即使学习了一个月,也还有些迷糊,这倒成了皇帝和木溪取笑她的借口,还好太后有耐心,没有放弃她,到了第三个月时,太后决定让她掌管尚仪局和尚食局,顾名思义,尚仪局就是掌管宫中人礼仪,有庆典之类的,比如太后过个大寿,也要她来处理。

    而尚食局这个差事,古闲秋接到后可是欢喜的不得了,宫外采买进来的食材,要先经过她的查验,就是说她能够比任何人都更早的吃到一些珍馐美味。

    在宫中难得的好日子没过多久,皇帝又要带着一众嫔妃去避暑山庄了,避暑山庄有避暑山庄的管事人,跟古闲秋是搭不上什么关系了,太后是高兴的,这段时间,可以把宫里的全套礼仪交给古闲秋了,木溪天天晚上哄完小皇子睡觉,便端着点心来陪古闲秋。

    这次皇帝没有带刘贵嫔和李贵妃出宫,太后似乎在皇帝耳边嚼了舌根,她不让李贵妃去,古闲秋能理解,毕竟上次李贵妃惹得宁太妃极其不高兴,最近又因为皇帝不去看望她而闹脾气。刘贵嫔就算是被太后怀疑,但怎么说也是太后心上人,能给皇帝和她之间创造机会应该求之不得才是,木溪却说,太后早已改了目标。

    改了目标,又让她去学习六宫之事,只有一个可能,太后把目标转到了她身上,就是说现在太后和皇帝一心,想要把她扶上后位,古闲秋有些慌了,她可不想当什么皇后,她最理想的状态是,木溪做皇后,她做跟屁虫。

    然后她陷入了一个非常纠结的情况,出于对古代的好奇,努力学习着各种知识,但惧怕会成为皇后的可能性,而懈怠着。

    到了启程去避暑山庄的那天,依然是皇帝与太后先行,与往常不同的是,顺带上了木溪和小皇子,他们两人跟着皇帝的车,而古闲秋跟着太后的车。倒不是说不喜欢太后,稍微有一点对太后没什么好感,古闲秋第一次与太后独处,稍微有些紧张,因为她好担心自己一怕会说漏嘴什么。

    “哀家还未曾知道你是从哪来的何人?”

    古闲秋正沉浸在书堆里,太后冷不丁地来这一个爆炸性的问题,把她吓了一跳,手上的书都掉了,慌慌张张地捡起来,尴尬地笑着问:“太后娘娘何出此言?”

    “古夫人说你是古大人的私生女,但哀家认识的古大人是胆小怕事的人,况且他是入赘古家,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女,即使有,也不可能像你这样,识的字明的理,因为古大人本人都不是什么文人墨客,只是一个会写自己名字的粗人。”

    “既然太后娘娘已经如此明了,妾便直说了,”古闲秋合上书,端庄地坐着,说,“妾跟古大人没有半点关系,妾是从远处而来,因身心俱疲,偶然在古府门前冲撞了古大人和古夫人,被他们带回了府中,妾醒了就想离开,可被古夫人拦了下来,问了妾的名讳,听到妾叫古闲秋之后,便强迫妾进了宫。”

    “你真名是古闲秋?”太后皱起了眉。

    “回太后娘娘,是的。”

    “不可能,姓古的在本朝只有太师府一家,你到底从哪来的?”

    不知为何太后的脸上有了一丝惊慌,古闲秋微微一笑,低垂着美颜,说:“回太后娘娘,普天之大,哪是您一个深宫女子所能知晓的。”

    “放肆!”

    “妾不敢。”古闲秋并没有下跪,只是低着头。

    “罢了,你答应哀家,不坐伤害严儿的事,哀家便助你坐上后位。”

    “妾不愿做皇后,妾想要离宫。”

    “皇帝现在对你如此着迷,你还想要离宫?痴心妄想。”

    太后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古闲秋被她这一句噎得也没话说,她实在搞不明白皇帝,到底看上了她哪一点,她不可爱,不贤淑,又是个十足的书呆子,在现代的时候都没有人喜欢她,怎么到了古代却如此受欢迎。古闲秋轻轻叹了口气,拿起书,期待着能早些到避暑山庄。

    在避暑山庄门口,宁太妃带着一众仆人在门口等着,见到小皇子甚是欣喜,不住地夸小皇子可爱,可是见到太后的时候,脸色就不那么好了,依然笑着,却没有刚才那般欣喜了。古闲秋与木溪一同住在宁太妃旁边的碧水阁,太后和皇帝住老地方。

    后面陆陆续续的嫔妃们接连到了,这次少了李贵妃和刘贵嫔,似乎其他嫔妃的心情都很好,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就连之前造作的灵容华也跟其他人打成了一片。

    沉默的是周常在和孔良人,上次红花粉的事,她们还惊魂未定,因为对她们的惩罚也没有下来,她们又不得宠,万一哪个人想害她们,随便找个理由就把她们办了,虽然办了她们也得不到任何好处。两人正愁眉苦脸着,灵容华凑了过来,不知怎的她明明已经被皇帝厌烦,却复宠了。

    “你们怎不和我们一起玩?”灵容华满脸笑意,一点也看不出像是当初心狠手辣,意图害死柔妃的人。

    周常在不敢吱声,孔良人壮着胆子回道:“周常在有些晕车,身体不适,所以奴婢在照顾她。”

    “晕车吗?”灵容华从腰间拿出一个小荷包,塞到周常在手中说,“这是昭仪娘娘给柔妃做的小药包,我顺便讨来了一个,既然你晕车,便给你吧!”

    “这,这不好吧!”周常在吓得直哆嗦,脸色苍白,就好像灵容华给她的小荷包里有毒似的,双手捧着,想要递还回去,又怕灵容华责怪她。

    灵容华当然知道她怕什么,拉着周常在的手,避开孔良人说:“你不要怕,你虽然胆小,但对谁都心里清楚,这时候要依靠的是谁,你一直靠着孔良人,孔良人可完全帮不了你,她比你还不得宠,比你位分更低,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的回答是什么呢?”

    “我不想参与到宫斗中,孔良人也是。”

    “孔良人也是?你忘了当时红花粉的事,孔良人是如何跟文昭仪说的,我故意撞了她,才使得她牵连了柔妃。”灵容华奸诈地笑了,“若是她不想参与到宫斗中,完全可以说我不小心碰到了她,你说呢?”

    周常在被说的哑口无言,盯着手心的小荷包,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的计划肯定不会让你这个外人插手,你要做的而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站在翊坤宫和我这边。”

    “无论发生什么事……”周常在余光瞟了眼担忧额孔良人,说,“好,我答应你。”

    这周常在本就是懦弱的人,随便威胁两句就上钩,灵容华满意地点点头,邀请她们一起玩乐,孔良人是个随遇而安的人,知道了周常在与灵容华达成了什么协议,便敞开地和其他嫔妃玩了起来。到达了目的地,只有文昭仪在接应他们,给他们安排了各自的住所。

    刚回到碧水阁,就得了皇帝的圣旨,禁止任何人离开自己的院落,具体原因没有说,但是单独请了古闲秋去皇帝的书房,古闲秋有很不好的预感,要说她哪一方面强,那便是医术,但和太医院的人相比又差得远了。

    叮嘱好木溪后,古闲秋跟着冉公公到了皇帝的书房,皇帝的书房里有几个臣子,其中李贵妃的哥哥,李将军也在其列,还有罗太医令在。

    这架势,就是意味着时疫爆发,夏日会传染的时疫,古闲秋脑海是闪过了很多病症,却因为混乱,一直不能理出个头绪,那几个臣子见到古闲秋,一脸不屑,微微躬身,意思了一下,算是行了礼,便不再看她,罗太医令是规规矩矩地行礼叩首,反而让那些个臣子瞧不起。

    “妾昭仪古氏,参见陛下。”古闲秋行了大礼,这是臣子在的正式场合,总不能让他们说后宫嫔妃没规矩。

    “免礼,周爱卿,你再说一遍,现在宫外的情况。”

    如今的宫外一片混乱,京郊全是从四方聚集而来的难民,但个个都身染时疫,京官哪敢放他们进京求医,但放着不管,又是一条条人命接连死去,不得已,只能想皇帝的太医院求助。

    那些人发病的病状是,先冷后热,冷的时候极度畏寒,四肢末端发凉,其次是背部、全身发冷,有的人盖几床被子不能制止。发热时,痛苦难忍,严重者甚至抽搐或不省人事,虽然已经采取了紧急措施,却完全没有用,在京中的人一部分人也有了此症状,明明隔着一堵墙,却依然感染了。

    “周大人,容妾问一句,京中感染此病的是哪类人?”

    周大人虽对古闲秋不屑,但依然循规蹈矩,恭恭敬敬地回复道:“回昭仪娘娘,平民家和有钱人家的人。”

    “嗯……”古闲秋沉吟了一声,低语道,“无差别吗?”

    罗太医令愣住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皇帝躬身道:“陛下,若是如昭仪娘娘所说无差别的感染方式,只有一种可能,蚊虫传染,那要尽快采取的预防措施才行,否则,恐怕这避暑山庄也不安全。”

    “文昭仪,你去安排下宫中驱虫之事,退下吧!”

    “是。”

    回去的路上,古闲秋一直嘀咕着那周大人说的病症,先冷后热,伤寒是由水源、食物、日常接触和苍蝇蟑螂接触食物后入口感染,水源那也是要病患喝过的水再给普通人喝才会感染,食物同理,至于日常接触,且不说平常人家,那些达官贵人跑还来不及,怎么会特意去靠近他们。再说苍蝇蟑螂,这种事传染方式成功率微乎其微。

    想不透。

    头顶上传来一声奇怪的鸟叫,古闲秋抬起头,看到的是一直乌鸦飞过,落在不远处的枝杈上,叫着,到了深夜,也能听到那种凄厉可怕的鸟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