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惟所遇
    英姑姑带着几个小太监到了长春宫,远远地便听到了小皇子在啼哭,怕是没有带乳母到长春宫来,这事要是让柔妃和文昭仪知道了,可是要暴跳如雷的。灵容华是多有眼力见的人,看出了英姑姑的为难,请英姑姑先去收集证据,让琳儿去翊坤宫把乳母请过来,自己先行到里面安抚小皇子。

    进入正殿,皇帝头痛地坐在主位上,看着静贵姬抱着小皇子走来走去,怎么哄也好不了,而刘贵嫔在旁边用小食逗弄着他,希望他吃了东西就安分点,皇帝好不容易来一次长春宫,若是被这死孩子搞砸了。

    “小皇子怎么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灵容华匆匆忙忙地从外面跑进来,接过小皇子,质问静贵姬,“你为什么不带着乳母一起过来,小皇子还小,怎么能离开乳母。”

    说完也不看静贵姬和刘贵嫔的脸色,扭过头低声哄着小皇子,小皇子虽然还是在抽泣,但总算好了些,不像刚刚一样嚎啕大哭,没多久琳儿带着乳母进来,匆忙地给皇帝和各位嫔妃行了礼,赶紧把小皇子抱进内阁喂奶,灵容华看着小皇子终于安分下来了,松了口气,回到正殿。

    “妾参见陛下,刚才仓皇,未来得及行礼,对静贵姬故言语失仪,请陛下降罪。”

    “无碍,等下让小皇子回翊坤宫吧!这脾气真的是跟闲秋一样。”皇帝摇了摇头,准备起身离开。

    英姑姑抓住时机,让冉公公通传了一声,皇帝刚抬起的屁股不得不又落下,听太后的口谕,英姑姑规规矩矩地跟皇帝行了礼,转身对刘贵嫔说:“贵嫔娘娘,太后娘娘请如意姑娘到永寿宫走一趟。”

    刘贵嫔皱起了眉,阻止如意上前,问道:“太后是何事找如意?”

    “回贵嫔娘娘,老奴不知。”

    “那本宫也一起去。”

    “娘娘,”英姑姑向旁边横跨一步说,“太后娘娘特意嘱托,不必劳烦贵嫔娘娘过去。”

    “你……”

    “如意姑娘,请跟老奴走吧!”

    再看如意的脸色,已经被吓得惨白,回来时便没有看到翠儿,问旁人,旁人也不晓得,现在太后找她,虽然可能性不高,但……如意不敢再多想,老老实实地跟在英姑姑身后。

    “等一下,”皇帝叫住了英姑姑,刘贵嫔和如意都心里一喜,可皇帝说出来的话,又把她们打入深渊,“柔妃和文昭仪可在翊坤宫中?”

    “回陛下,柔妃和文昭仪跟太后娘娘回永寿宫了,太后娘娘说翊坤宫的花养得好,想跟两位娘娘讨论一番,请陛下不必担心。”英姑姑停了一下,看了灵容华一眼接着说,“太后娘娘还说,今天文昭仪要被太后娘娘霸占着,就让灵容华陪陛下去书房。”

    “也好,朕也饿了,灵容华,等下朕去你那吃,然后随朕一道回书房吧。”

    “是。”灵容华大喜过望。

    从长春宫到永寿宫的路上,英姑姑一直绷着个脸,吓得如意不敢出声,左右不安,最后还是在进永寿宫的前一秒拉住了英姑姑,问她到底是何事。她知道英姑姑是太后的心腹,太后做的事她全都一清二楚,平日里,英姑姑可能会亲切的跟她解说,可今日,现在,英姑姑只能冷冷地回复她一句。

    “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知道,真是鼠目寸光。”

    这话说的她一愣,果然是因为她打骂翠儿的事吗?这事怎么就惊动了太后,等进到正殿见到文昭仪和柔妃时,突然明白了,那翠儿是文昭仪的人,从始至终都是,文昭仪是心善的人,见到翠儿吃苦,当然会发声。

    跟太后和两位娘娘请安后,便恶狠狠地瞪着站在一边的翠儿。

    真是放肆,文昭仪看着如意凶狠的眼神,心中不满,在太后面前还敢这种神态,刘贵嫔太纵容这个奴婢了,既然刘贵嫔管教不好,她们就帮忙管教一下。

    “如意,跪下。”太后倦怠地缓缓说道,“哀家见翠儿身上有很多伤痕,你不解释一下吗?”

    “回太后娘娘,奴婢对此毫不知情。”如意跪下来,不卑不亢地回道,没有丝毫的惧怕,挺直身板,一副我没有错的样子。

    太后实际上懒得管这种小事,只是想知道方答应的真相罢了,便抬手示意英姑姑。英姑姑跟了太后那么多年,太后的一举一动她都明白是什么意思,让小太监把证据都摆在了如意面前,沾着血的粗麻绳,锈迹和血迹混在一起的小刀,还有很多其他东西,如意越看越害怕,却死咬着嘴唇不吭声。

    “英姑姑,既然这贱婢还是不肯张口,将她拖下去打,打到开口为止。”柔妃挥了挥手,“这些她喜欢用的东西,也让她尝试一下好了,想来她会感激不尽的。”

    如意听了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一直低垂着眉目的翠儿,她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待英姑姑把如意拖了出去,太后斜眼瞟向翠儿,说:“你可满意了?如果满意了,便跟哀家说说方答应的事吧!”

    “是,太后娘娘。”

    翠儿跪在地上,她知道要说什么,小梁子传话传的很清楚,要让太后失去对刘贵嫔的信任,况且她已经被贬为女史,突然成为刘贵嫔的贴身宫女,本就奇怪,正好可以将刘贵嫔牵扯到方答应的事里。

    “回太后娘娘,奴婢本是翊坤宫的粗使宫女,文昭仪待奴婢一向很好,可奴婢家里有老母亲,因此被已故的方答应抓做把柄,威胁奴婢去诬告文昭仪和罗医监,可方答应胡编乱造出来的总是抵不过事实,奴婢在文昭仪娘娘的帮助下,幸得一命,做了宫中最低下的女史,”翠儿说着说着,眼眶中又溢满了泪水,强忍住继续说,“奴婢在做翊坤宫的粗使宫女之前,跟文昭仪娘娘有过一面之缘,也是多亏了娘娘,奴婢家的老母亲才捡回一条命,文昭仪心善……”

    翠儿抹掉脸颊的泪水,说:“娘娘说奴婢是被无辜牵连,所以奴婢做女史时,娘娘多次帮助奴婢,阴差阳错地,奴婢被分配到长春宫,做了粗使宫女,有一次,如意姑姑说有事,让奴婢代替她去给刘贵嫔娘娘倒茶,那时,柔妃娘娘闭宫养胎,刘贵嫔娘娘多次见皇帝却无果。”

    “奴婢……奴婢那阵只是想好好侍奉主子,便给刘贵嫔娘娘出了主意,说,让灵容华去争宠……然后刘贵嫔娘娘似乎发觉了奴婢是当时被方答应利用的人,便把奴婢留在身边做贴身宫女。”

    “刘贵嫔身边有如意,怎的会留你,而且就算杀了你也不会有人发现。”太后打断她,疑惑地问道。

    “刘贵嫔娘娘觉得奴婢比较聪明,可以留在身边出谋划策,如若不是,早就为了封口把奴婢杀了。”翠儿声音渐小,“这话是如意姑姑跟奴婢说的。”

    太后听得脑壳发胀,正好这时英姑姑进来了,跪下说:“太后娘娘,那如意承认了自己欺辱翠儿,不只是翠儿,还有长春宫的很多宫女经常被她责罚,包括灵容华的贴身宫女琳儿,至于问到方答应的事时,她便绝口不说,现在挨不住刑罚,已经昏了过去。”

    “英姑姑,你从永寿宫中选个新的贴身宫女,给刘贵嫔送去。”

    “是,那如意这个贱婢要如何处置?”

    “你看着办吧!哀家不想再在宫中看到此等污秽之人。”

    “是,老奴这就去办。”

    太后叹了口气,转头对文昭仪和柔妃说:“哀家老了,这后宫的事却没完没了,李贵妃失仪,刘贵嫔失德,这让哀家如何放心得下把后宫交给她们,倒是柔妃你自从有了小皇子便安稳了许多,可这小皇子还小,需要你照顾……唉。”

    “太后娘娘不必忧心,”柔妃巧言令色,说,“咱们不是还有文昭仪了吗?”

    “哀家也考虑过文昭仪,只是文昭仪啊!你啊!”太后摇摇头,对文昭仪说,“心思全在皇帝和小皇子身上,可有时间跟哀家学习协理六宫?”

    文昭仪愣了一下,起身说道:“太后娘娘愿意教导妾,妾自然甘之如饴。”

    这协理六宫之事,可是意外收获,但也在意料之中,文昭仪一直中规中矩,悉心照顾着皇帝,又为了小皇子做了不少事,其他嫔妃也跟她没有什么大的矛盾,是再合适不过的人了。

    唯有一点,李贵妃那边该怎么办,太后叫她不必担心,每日请安后,留下来跟她学习便是。

    而翠儿跟着文昭仪回到了翊坤宫,等治好身上的伤,便跟着她做贴身宫女。柔妃和文昭仪离开的时候顺便去看了眼如意,那如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话都说不出,喘着粗气,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文昭仪似是有些可怜她,想让那些奴才,至少把她的尸首送回给她的家人,柔妃制止了她,这样的人是自作自受,以自己的一孔之见,以为见到了天,明明知道翠儿是文昭仪的人,却还敢动辄打骂,甚至猖狂到让她人看到也无所谓,被灵容华警告过,不知悔改变本加厉,活该被打死丢进乱葬岗。

    不过柔妃也是佩服如意,这样一个无知的人居然能在宫中活这么久,恐怕也是多亏了刘贵嫔一直以来的包庇。

    而另一边长春宫,下午时,英姑姑带着一个宫女到刘贵嫔面前,说是做她的新贴身宫女,而她问到如意时,英姑姑闭口不谈,行过礼后便离开了。等到深夜,如意没有半点消息,翠儿也失踪了,她问新来的贴身宫女,那宫女叫然悦,却什么都不说,规规矩矩地伺候着刘贵嫔。

    彻夜未眠,到了第二天早上,才知道如意的死讯,气的差点晕过去,又听说翠儿做了文昭仪的贴身宫女,同时文昭仪得了太后学习协理六宫的命令,直接气得病倒了。

    这一病就是两个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