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韧如丝
    木溪坐在皇帝身前,无法察觉到身后冉公公和皇帝的低语,但在正中央跳舞的古闲秋看得一清二楚,皇帝听完冉公公的话,差点蹦起来,幸好旁边的太后按住了他,才没引起骚动。弯腰至地面,缓缓抬头,眼神扫过皇帝的面孔,古闲秋不禁笑了,脚上确实很痛,但看到皇帝如此关心她,似乎没有那么痛了。

    一曲毕,古闲秋轻移莲步,退出宴会,似仙子离世,宴会上的人恍惚很久才反应过来,燕王哈哈大笑,拍着大腿说:“皇弟好福气啊!今日得见,文贵姬果然如仙女下凡!好!”

    “我看柔淑仪的古筝弹的也是绝妙,陛下真是好福气,得妻如文柔,多何求。”燕王妃随声附和。

    古闲秋回到内殿,就看到罗医监黑着脸瞪她,她不敢多说话,去里屋换好衣服,乖乖脱下了鞋,比刚才更严重了,罗医监气呼呼地揉捏着她的脚踝,一点也不客气,古闲秋疼的龇牙咧嘴,又不敢叫出声,只好默默忍受。

    过了片刻,木溪见古闲秋一直没有出来,便也跑来了内殿,看到的情景,好像罗医监在虐待古闲秋一样,想笑没笑出来。

    “罗太医,我还要回到宴会上。”古闲秋看到木溪来,肯定是因为皇帝问起了她,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恳求罗医监,“若是不回去,那些王爷会起疑的。”

    谁知罗太医瞪了她一眼,说:“回去可以,拄杖回去。”

    “不行!”古闲秋想也没想拒绝了,“跳个舞我就要拄杖,岂不是让王爷们笑话。”

    “不然就别回去,请柔淑仪帮文贵姬找个理由。”

    “这……”木溪迟疑着,不回去确实不合适,拄杖回去也不合适。

    “溪姐姐,你不用说,我也是会医术的,我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古闲秋比罗医监还气,把脚抽回来,穿好鞋子准备回宴会,可走没两步,便疼得再也走不动了,扶着门框,咬紧牙关,汗水沿着下巴落下来。

    木溪想上前搀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古闲秋身前,紧紧皱着眉头,环视了下屋里的人,发出“啧”的一声,拦腰抱起古闲秋向外走去。屋里的人愣住了,连行礼都忘了,只有冉公公赶紧跟了上去,劝说着皇帝不要这么做,有失仪态,当然他说破嘴皮也没用。

    皇帝抱着古闲秋到自己的位置上,让她坐在旁边,木溪紧随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说德妃和刘昭容,底下的其他嫔妃都看着眼红,另贵人大概是被刘昭容训的有脑子了,只是狠狠地瞪了古闲秋一眼,没说话,这小动作,被喜欢找茬的燕王注意到了,调笑皇帝,说:“你这后宫真不安生啊!多给一个女人一点宠爱,其他女人就争风吃醋了。”

    “争风吃醋也是要有本钱的,是吧,另贵人?”柔淑仪接过燕王的话茬,侧头笑着。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灵贵人身上,她慌了,急忙站起来,向皇帝福身道:“妾哪敢与文贵姬争风吃醋,妾不过是一个小小贵人。”

    “你确实是一个小小贵人,”皇帝斜眼看了她一眼,“朕之前说要大封六宫,看来要重新考虑了,有些人,不值得。”

    “陛下……”灵贵人神情紧张地跪了下来。

    “说起大封六宫,”燕王无视灵贵人,接了皇帝的话,继续说,“你从年前说到现在,也没见动静,我看你只是说着玩玩吧?”

    “皇兄见笑了,朕其实早已拟好了宫中嫔妃的位分,只是有两人实在定不下来。”

    “可是德妃和柔淑仪?”

    “是了,”皇帝赞同地点点头,“德妃这些年伺候朕一直忠心耿耿,可在外的李将军却总是不老实,且最近因方答应的事一直心性失常,朕本意是希望德妃做皇贵妃,协理六宫,现在怕是不成了。柔淑仪怀有龙子,这次晋位后,等诞下龙子,还要再晋位,实在麻烦至极。”

    “诶,这还不好办,”燕王笑道,“想来柔淑仪再过两月便要生产,不如到时直接封妃位,协理六宫,如何?”

    “让柔淑仪又协理六宫又带孩子不是太辛苦了?”

    “不是还有文贵姬陪着吗?”

    “皇兄说的是。”皇帝点点头,表示赞同。其他嫔妃脸色都黑的跟碳一样,尤其是德妃和刘昭容,若是柔淑仪坐上妃位,她们哪里还有好日子过,别说帮别的嫔妃争宠,自己不进入冷宫就是万幸。

    古闲秋当然也觉得不妥,哪有从淑仪正四品越两个大级直接到正二品的,况且还要带上她一起越级。皇帝如果真的将大封之日延期到柔淑仪生子,恐怕这两个月不好过了,闭宫都躲不开德妃和其他嫔妃的陷害,古闲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觉得脚踝处更疼了,头也开始疼。

    王室的人一个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陛下,虽然封位是陛下自家的事,可我也要多说两句,”燕王妃开口道,“祖上先皇再疼爱嫔妃也没有越两大级晋位,同时给予协理六宫之权,我觉得这么做不妥。”

    “我们两个大男人说话,你一个女人插什么嘴。”燕王不满地拉了下燕王妃的袖子,却被燕王妃瞪了一眼,不再多说。

    皇帝见他们的小动作也不捅破,牵起古闲秋的手,陷入了沉思。

    “陛下,容妾一言。”柔淑仪见气氛尴尬,站起来说。

    “说吧!”

    “妾认为,燕王妃说的有理,妾为皇家生儿育女本是应当,越两级晋封为妃,妾实在不敢当,”柔淑仪瞟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古闲秋,继续道,“而且闲秋入宫不到一年,又如何帮得了妾。”

    “陛下,妾同意溪姐姐的说法。”古闲秋侧身半蹲行礼道。

    皇帝看了看她们两人,点点头,似乎是同意了,但没说话。宴会后半段,几位嫔妃献舞。喝喝酒聊聊天,便过去了,所有人都忘了还有一个灵贵人跪在地上,不敢动弹,宴会临结束,皇帝借口喝多了身体不适,带着柔淑仪和文贵姬先行离开,让其他人自便,好像真的忘了灵贵人这件事。

    皇帝走了,嫔妃们也都一个个散去,因夜色太晚,燕王和燕王妃特许留在宫中过夜,最后还是在所有人都离开后,灵贵人身边的奴婢把她扶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回了长春宫。

    第二天一下朝,皇帝的大封六宫旨意便下来了,德妃封为贵妃,刘昭容封为刘贵嫔,灵贵人封为灵容华,静婕妤封为静贵姬。只要古闲秋和木溪的位分没动,却破例让木溪做了翊坤宫的主位,也就是说她一个淑仪,成为了一宫之主,以后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翊坤宫,即使是李贵妃也要经过柔淑仪的同意才能进来。

    “瞧皇帝这个架势,是要真的要让你协理六宫了。”古闲秋唉声叹气地说。

    “协理六宫还不好吗?”

    “一旦协理六宫,是要真的被卷入后宫的争宠之中,而溪姐姐你,便是风眼。”

    “风眼?风眼一直是你,当你得到皇帝的爱护,你早就不知道惹了多少仇家了。”木溪笑着说,“我若是协理六宫,那是皇帝在让我保护你。”

    “没有溪姐姐,我也能保护好自己。”

    “什么保护好自己,你首要做的是,把太后的人,研清放逐出去,把你的翠儿接回来,或者再找一个忠心的奴婢。”

    闻言,古闲秋叹了一口气,谁不想呢,可把一直重用的研清突然赶出去,太后一定会起疑,而且想要从刘贵嫔手上抢她的心腹,怕是难上加难。研清平时做事又谨慎,古闲秋想鸡蛋里挑骨头都难,再说了,现在不是换人的时候,怎么也要等木溪顺利生下孩子才行。

    想着孩子的事,古闲秋开口道:“溪姐姐,你今天可是乖乖喝了安胎药?”

    “喝了,之前跟罗太医说药苦,他便立刻改了配方,苦味不似之前那么重了,你要不要先试试,省得之后怀孕再喝不适应?”木溪笑着跟她打趣说,古闲秋敬谢不敏,她一时半会不想怀孕,更不要说喝药了,她学医就是为了了解那些药材,自己生病时,能够尽量避免喝那些苦药。

    半个月后,天气转暖,太后传来口信,司怨说果园的花都开了,可以去赏花,太后邀请各位嫔妃一同去,也可以呼吸下新鲜空气,大家一起来聊聊天,唠唠家常。古闲秋想要拒绝,再过一个月木溪便要诞下龙子,现在出门和那些女人在一起,她实在不放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木溪开始一阵阵的腹痛,罗太医来检查过很多次,并没有什么异常。

    太医都说没问题,古闲秋总不能去找病,只得在饮食上更用心些,除了煎药是罗医监盯着,做饭茶水全是古闲秋亲力亲为,木溪有一次还嘲笑她是操心丫鬟命。

    无奈之下,古闲秋只好小心翼翼地陪着木溪去太后宫殿,太后自上次家宴后,没再见过木溪,见她脸色红润,精神奕奕的样子也就放心了,倒是明里暗里地提示古闲秋要对皇帝热情点,不然皇帝要被灵容华抢走了,太后这么说是因为,家宴那一夜,皇帝罚跪了灵容华一晚,第二日却照样晋升,甚至日日往长春宫跑。

    最后导致刘贵嫔和李贵妃天天在她面前互相冷嘲热讽,谁也看不顺眼谁,搞得她心烦。

    古闲秋口头上答应着好好好,便过去了,皇帝天天夜宿长春宫,她可是第一个知道的,翠儿每日都会汇报,有时会愤愤不平地让小梁子带话给她,小梁子传话从来不含糊,学着翠儿生气的样子惟妙惟肖,倒也是消遣时间的一个笑话。

    以前是言贵姬狐媚惑主,今日轮到了灵容华。

    古闲秋和木溪站着看那姗姗来迟、花枝招展的灵容华,像是看小丑一样的目光,带着嘲笑和同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