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新承宠
    翊坤宫一日不见人,之后接连数日都不再见人,接连一个月,无论是文贵姬还是柔淑仪都未曾踏出翊坤宫半步,太后那里称病不去,而皇帝那里,不仅不去,甚至不让皇帝来探望。

    宫中纷纷传闻,翊坤宫的柔淑仪得了怪病,而与她同居一宫的古闲秋也染上了病,不是皇帝被拒绝,而是皇帝不能去见她们,可是不能进翊坤宫,皇帝再未招幸其他嫔妃。到了冬日,关进冷宫的方答应活活冻死了,于常在疯了,每天在冷宫里边打着自己的脸,边到处乱跑乱叫。

    “方答应回来索命了!方答应回来了!”

    一时人心惶惶,太后也不得安宁,最后还是德妃出手,将于常在毒哑。可于常在是哑了,但她的话流传开来了,在冷宫伺候着的奴才们声称晚上看到了红脸的女鬼,在附近飘来飘去,呜咽着,似乎说些什么话,也只是谣言,没过多久便平息了。可德妃没有消停,半夜惊醒,大叫着不要过来。

    仿佛,是鬼上身了。

    如此混乱的后宫,皇帝是更不想去了,尚寝局每每送过来的牌子,全被皇帝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冉公公急啊!太后不止一次让英姑姑给他带话,劝着皇帝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皇帝以前还没有那么固执,他说两句还是听听的,可现在,别说两句,一个字都没说就被皇帝堵了回去。

    他去过翊坤宫那边,询问文贵姬和柔淑仪的情况,可两人分毫未动,除了罗太医能自由进出,其他人根本碰不到大门,毕竟看门的是那个死板不通气的小梁子。

    倒也好,至少不会有人害柔淑仪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了。

    冉公公能为换地做的事,从罗太医那里打听来翊坤宫里两位主子的消息,然后回禀皇帝,听到两人消息的皇帝,脸色总算缓和了些。朝上的大臣们天天看皇帝摆个脸色,连一向猖狂的李将军都吃了鳖,吓得谨言慎行,又不敢多问皇帝家事一句。

    这事倒是让杨沁吃了一惊,本以为柔淑仪病好了肯定要找茬,可她却闭门不出,跟古闲秋在翊坤宫两个人过着小日子。

    柔淑仪病倒后,太后知晓是静婕妤看望后才引起的,找她谈过话,可她是跟柔淑仪说古闲秋的事,哪能跟太后说,随意编了两句谎,敷衍了过去,现在柔淑仪又不出门,想去求证都没办法,太后左不过说了她几句,便让她离开了。

    可她这一走,跟翊坤宫一样,成日在长春宫呆着,也就刘昭容平日可以见到她,其他时候,只有请安时,别的嫔妃能见到她。

    宫里人都说这三个魔怔了。

    德妃成日被噩梦困扰,翊坤宫两个受宠的又消失了一般,一时间刘昭容独大,她不厌其烦地每日去给皇帝请安,送暖身的饮品,在外面一等便是半个时辰,皇帝无奈,见了她,她越发勤快,可渐渐的力不从心,皇帝真不是一个人能伺候来的,也难为古闲秋以前每日跑来陪皇帝批阅奏折。

    刘昭容回到长春宫,静婕妤依然闭门不出,而灵小媛却不在宫里,问过宫女才知道她跑去了御花园,这种时候还想着偶遇皇帝,异想天开。

    但转念一想,灵小媛上次犯了错,只是禁足,封号没有动,想来皇帝对她还是有点感情的,德妃却一直不帮她找机会,她心里定是恨透了德妃。现在若是帮她争得宠爱,不说能否得到回报,至少不会让其他宫里的女人抢去宠爱,而皇帝也会多看她几眼。

    吩咐下人让灵小媛回来后去见她,便回屋里想着要如何吸引皇帝,文贵姬是温柔心善型,柔淑仪是妖媚惑主型,这两个完全是相反的感觉,皇帝怎么会同时宠幸这两个人呢!

    刘昭容不解,若是让灵小媛去兼备这两种,实在是为难了她,看起来也不想什么聪明的女人,不然怎么会在陷害静婕妤毒害柔淑仪的事上被发现。正沉闷着,一个宫女走进来给刘昭容沏茶,刘昭容见她面生,不像长春宫的人,但又似曾相识,突然想起方婉仪的事,就是她拿出的情书。

    如果她没记错,应该是被贬为女史了,怎的这几个月又回到宫中来干活了而且她的贴身宫女去哪了,怎会让一个粗使宫女来给她奉茶。

    “如意呢?”

    “回昭容娘娘,如意姑姑去给娘娘准备点心,奴婢怕茶凉了,所以斗胆来给娘娘奉茶。”

    “还可以,你叫什么名字?”刘昭容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问道。

    “回昭容娘娘,奴婢翠儿。”

    “你可是之前贬为女史的翠儿?”

    “是。”

    刘昭容灵机一动,这翠儿曾经是古闲秋的宫女,说不定能套出点什么来,但还有一个问题是,这个宫女是如何在短短几个月内,从女史变回粗使宫女。

    “据本宫所知,被贬为女史后很难再爬上来,你是如何做到的?”

    “回娘娘,”翠儿低眉顺眼地说道,“不知娘娘可还记得那封造价的信,那信其实是文贵姬模仿罗太医的字迹写的,于常在给奴婢的那封信,早被奴婢毁掉了。”

    “你是说文贵姬给你钱,让你将计就计?”

    “娘娘明智。”

    “你现在说出来不怕本宫告到皇帝那里吗?”

    “回娘娘,奴婢当然怕,但这事告到皇帝那里,皇帝一向宠爱文贵姬,定是想替她开罪,与此同时,若是柔淑仪反告您一个知情不报,只怕会两败俱伤,奴婢一条小命不打紧,娘娘可金贵得很。”

    “哼,也难怪你能在短短几个月从女史回来做粗使宫女,不仅会用钱贿赂,还有脑子。”

    “谢娘娘夸奖。”

    “正好本宫身边的如意又要管教下人,又要伺候本宫太辛苦了,你便做一等宫女,在本宫跟前伺候吧!”

    “谢娘娘恩典。”

    翠儿跪在地上,大声谢恩,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起身后,低声问:“娘娘可有什么烦恼?”

    “你一直低着头,却没想眼神倒是挺尖,”刘昭容叹了一口气,说,“本宫想着,每日去皇帝那里也不是办法,不如让灵小媛得到宠爱,让皇帝来长春宫不是更好?可是那灵小媛实在有些愚笨,不像柔淑仪那样会各种勾引皇帝的手段,本宫呢,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能让她一下得到宠爱。”

    “回娘娘,灵小媛是德妃的侄女,您不怕她得宠后联合德妃,以怨报德吗?”

    “无妨,李家早晚要垮。”

    翠儿的眼珠滴溜溜一转,计上心来,在刘昭容耳边低语,说了一会,刘昭容满意的点点头,对她的信任又多了几分。待灵小媛回来,果然如翠儿所说,借口疲惫没有来见她,既然疲惫就要好好补补,刘昭容吩咐下人赐给她燕窝鱼翅和一系列的滋补药材。

    弄得灵小媛不知所措,第二天她从皇帝那里回来,乖乖地候在长春宫门口,迎接她,刘昭容便把她的计划告诉了灵小媛,灵小媛喜出望外,虽然知道她是想利用自己争宠,却也是感激不尽。

    因为就算是德妃帮她争宠,最后也不过是一枚棋子。

    不如现在借着刘昭容的台阶上去,再靠自己的实力慢慢爬上高位,登上高位后,她就谁也不怕了,什么古闲秋、木溪、杨沁,都要在她脚下伏地称奴。

    她想的是美好,可实际做起来,却让她很不舒服。

    皇帝现在最心心念念的人是谁,古闲秋,冉公公心里清楚得很。皇帝下朝,日常给皇帝汇报了翊坤宫的情况后,在门口守着,皇帝在里面批奏折,算着时辰,刘昭容差不多要过来送粥了。皇帝表面上是欣然接受,可刘昭容一走,那些汤啊水啊全都赏给他们下人喝了,也不知道刘昭容如此坚持不懈是图个什么,真以为能趁古闲秋不在时争得宠爱吗?

    可今天到了时辰,刘昭容还没来,冉公公有些站不住了。直到晚饭后,大概戌时左右,一个女人的身影才浮现在黑暗中,这穿着,看起来倒像是文贵姬,冉公公心中疑惑,今日刘昭容没来,文贵姬来了?

    走上前两步才发现,自己老眼昏花了,根本不是文贵姬,是灵小媛,只是这装束,似乎全是按照文贵姬来的,冉公公叹了一口气,准备替皇帝婉拒了这冒牌货,谁知灵小媛忽然提高了音量,跪在地上,大声给皇帝请安。

    在里屋,皇帝举着手上的书,撑着脑袋假寐,被她这么一吼,睡意全无,迷迷糊糊地问冉方忠是什么人在外面,冉公公不回都不行,只得报上灵小媛的名号。一听这名字,皇帝噌地坐了起来,该来的还是来了,命冉公公把她放进。别说,不只是衣服,连走路姿势,说话语气都模仿得跟古闲秋一样。

    当晚,他宠幸了灵小媛,第二日便封灵小媛为灵贵人,之后的几日,日日独宠,刘昭容却是不再来书房打扰皇帝了。

    有了灵小媛的开端,皇帝仿佛解开了心结,三天两头地在后宫里与妃子们游玩,见皇帝终于愿意进后宫了,太后也放下了心,吩咐冉公公看着点皇帝,不要纵欲过度。

    倒不会纵欲过度,但可能会疲劳至死,每次从后宫回来,皇帝差不多是个废人了,比上朝还累,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还得冉公公找人帮忙一起给他换衣服,然后请罗医监来给他按摩全身,冉公公第一次感觉到,后宫女人多真的是辛苦,可又不得不去应付,甚至罗医监也同情他了。

    到了年底,皇帝决定大封六宫,这下不只是皇帝累了,后宫的奴才们也要跟着累了,正月十五的聚会照例由太后主持,其他王族家臣也纷纷到场,整个皇宫都热闹非凡。

    除了翊坤宫,依然冷清,像是被遗忘的角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