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美人妆
    皇帝回宫后,一连数日忙碌着,因每日都要跟大臣们商讨事宜,古闲秋去也不方便,便暂时免了她去书房伺候的事,一闲下来,古闲秋开始一心钻研如何给孕妇养生的事,顺带学起了做小孩的衣服。

    而木溪却恰恰相反,被她丢弃许久的脂粉再次拾了起来,为了勾引皇帝,用古闲秋的话说,便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何必用手腕,直接用地位来压人,谁敢多说一句话。

    她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娇艳诱人,可皇帝喜欢像古闲秋一样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无奈只好暂时转变自己的风格。古闲秋很会设计衣服,于是让古闲秋为她特意缝制了一件见皇帝的新衣服,有些另类又不失礼节,虽说夏日已经过了大半,但太阳依旧毒得很,古闲秋便做了一件水蓝为主绿波为辅的纱衣,配上点缀的发簪。

    古闲秋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木溪以往都是蛮横霸道的形象,稍微改变下,就变得我见犹怜,再加上木溪纯熟的演技,古闲秋不相信会有哪个男人能逃得过木溪的手掌心。

    除非是喜欢男人的男人。

    几日后,太后带着剩余的一众嫔妃回来了,除了被皇帝嫌弃,不许出场的方婉仪,在后宫留守嫔妃中的古闲秋位分最高,所以她便跟在皇帝身后一起迎接太后的归来,太后见古闲秋高兴的要飞起来的样子,就知道木美人的胎稳得很,心中的石头也落下来了。

    平日里不喜那狐狸精,但狐狸精一旦怀上孩子,太后还是疼的。

    送太后回了永寿宫,皇帝借口有政事要处理,先行离开了,嫔妃们见皇帝走了,没有想要逗留的意思,纷纷离开,只剩下古闲秋和太后两个人。

    自从听了皇帝说几十年前三皇子的事,知道太后当年的心思,古闲秋便再也不敢完全信任太后。当时三皇子死了,宁贵妃颓废,作为三皇子的生母,却成为了皇后,不清楚是用了些什么手段。而且刘昭容上次在她和宁太妃面前如此妄言,却没有半点惩罚,悄无声息地结束了。

    德妃是母家是李将军,而在宫中她最大的敌人是刘昭容,德妃是从一品,刘昭容是正二品,差了这么多却依然可以对着干,除了太后这个靠山,古闲秋很难想象还有谁能帮刘昭容。

    她留下的目的是为了给木溪说说好话,以防皇帝要给木溪晋位时,太后出来阻拦。

    皇帝是皇帝,可后宫的主导权还在太后手中,想让谁兴谁亡,不是一句话的事,日后皇帝怪罪,最多说两句,总不可能责罚自己的母后。

    “木美人的胎可还好?”太后给古闲秋赐座,带着和蔼的微笑问道。

    若是真的关系,问太医不是更好,古闲秋没有说出来,恭恭敬敬地答道:“木美人初次怀孕,有些孕期反应,身体稍微虚弱了些,所以今日也没能前来迎接太后娘娘,请太后娘娘恕罪。”

    “唉,起来吧!哀家也没有怪罪木美人,”太后示意英姑姑扶她起来,继续说,“听说你通晓医术?”

    “不敢说通晓,略懂一二。”

    “哀家是想,景阳宫比较偏,出点什么事,哀家和皇帝都不能及时照顾到,你又一个人住着偌大的翊坤宫,不如让木美人陪你一起住进翊坤宫可好?”

    “这……”古闲秋欣喜若狂,但不能表现出来,皱着眉,犹豫不决地回道,“妾对医术只懂皮毛,太医令不能日日来把脉,妾怕照顾不好木美人。”

    “你不用担心,哀家已经吩咐了罗太医照顾木美人的胎,你大可放心。”

    “谢太后娘娘。”

    解决了一个心事,古闲秋开开心心地回到翊坤宫等木美人的消息,她这边进行顺利,木溪那边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这是皇帝的第一个孩子,而且做了完全的准备,把木溪变成皇帝喜欢的样子,木溪自己也会再多做些准备,比如,用上之前给她的香料。

    也许皇帝会爱上她。

    古闲秋用力甩了甩头,专心致志地读着医书。

    皇帝爱上她也没办法,谁叫他是皇帝。

    木溪确实用上了上次给古闲秋的香料,只是少了一味引起情动的材料,她曾经深深爱过皇帝,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她肚子中当然不是皇帝第一个孩子,皇帝孩子的血早已沾满她的双手。直到皇帝为了古闲秋,竟见也不愿见她,直接把她褫夺封号降为美人迁去别宫,理由是随便找的,恃宠而骄。

    如此微薄无力的理由。

    她沉默了一阵,后来见到了古闲秋,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她开始怀疑之前对皇帝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爱,见了古闲秋一次又一次,越发不可自拔,她感觉得到,古闲秋也深深地迷恋着她,她的美,她的妖娆性感。

    她散尽钱财打听着古闲秋的所有消息,古闲秋的好友是静美人,古闲秋并没有和皇帝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古闲秋想要出宫。

    她已经出不了宫了,所以古闲秋也不能出宫,可是凭她现在的地位,别说庇护古闲秋,自己怕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她想到了,不如让古闲秋得宠,她跟了皇帝那么久,性子还是能摸清一点,古闲秋能在第一次侍寝回来,既没赏赐也没惩罚,是因为皇帝喜欢她。

    于是安排了冉公公在避暑山庄中帮衬着她,她以前受宠也是多亏了冉公公的帮忙,在她得宠后,给了他不少好处,两人算是互利关系。

    听说古闲秋会成为新宠,冉公公当然很高兴地接受了木溪的建议。

    最后虽是静美人得了封赏,古闲秋的封赏更盛,木溪害怕了,怕古闲秋爱上皇帝,所以她决定自己去争宠,自己坐上高位的话,也能保护古闲秋了,碰巧她怀上了那个男人的孩子,简直是天助她。

    冉公公刚刚传来消息,说皇帝正往御花园来,木溪轻抚琴弦,弹起古筝,泉音飞羽,她开口,古闲秋怎会不教她,而且她之前也偷偷找人要来了曲谱,在远处听到琴声的冉公公惊了,这不是和那晚,古闲秋安排皇帝宠幸静婕妤时的情景一样,只是人变了装束变了。

    皇帝闻声只当是静婕妤,又走了几步,闻到了似曾相识的香气,脱口而出:“沁儿好雅致。”

    “陛下,”木溪听到皇帝的声音,赶忙掀起纱帐走出亭子,给皇帝行礼,“美人木氏给陛下请安。”

    “怎么是你?”

    “文贵姬嘱咐奴婢,怀了身孕不能一直在屋里卧床,要多出来走动一下,”木溪未起身,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继续说,“可是天气炎热,文贵姬又不在身边,只好独自在亭中乘凉,不知奴婢哪里做错了什么。”

    “你先起来吧!”皇帝一听是古闲秋的吩咐,便心情好了很多,本以为文贵姬怀了身孕,古闲秋可能会跟她闹翻,可现在看来,他实在多虑了,古闲秋是个善良的人,有了小孩,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害她,况且古闲秋又那么关心她,那种感情是掺不得一丝虚情假意。

    “你这香气倒是好闻,可是静婕妤给你的?”

    “静婕妤?”木溪歪着头,有些疑惑,片刻后回道,“这是奴婢自己制的香料,因着怀孕后心情浮躁,所以在房中点了些,大体是身上沾染了味道,奴婢给过文贵姬一些,静婕妤,没有。”

    那便是古闲秋给静婕妤的,皇帝脑海中闪过一张失落伤心的脸,暗暗有了猜测,静婕妤明明是古闲秋的好友,在古闲秋受伤后来告诉他的却是德妃,当时带着方婉仪等人游玩莲湖的是静婕妤,她怎会不知道古闲秋受了伤。

    古闲秋应该是被静婕妤利用了。

    “你这曲子倒是好,朕之前在避暑山庄也听静婕妤弹过,难道也是你作曲?”

    “这曲子是文贵姬在去避暑山庄前,教给奴婢的,但文贵姬实在不适合弹古筝,所以奴婢学会了,她却还没会,只带了曲谱走,说是在避暑山庄消磨时间时练习下。”

    “恐怕闲秋没练好,倒是有另一个人练会了。”

    “陛下是说,静婕妤吗?”

    “你消息真是灵通。”

    “这只是奴婢的猜测,不敢妄言。”

    “好了,说了半天话,你也累了吧!朕送你回宫。”

    “谢陛下。”

    回到景阳宫,皇帝准备离开,木溪没有恭送皇帝,犹犹豫豫地欲言又止,皇帝疑惑,这静婕妤她是告了一状,还有什么事要说,难不成要再告古闲秋一状?

    “陛下,”木溪突然跪了下来,眼眶中溢满泪水,“陛下就这么放了方婉仪吗?奴婢看闲秋的手,心疼的要死。”

    皇帝没想到她会提起此事,沉默了许久,把她扶了起来,说:“你最懂后宫的情势,现在朕需要刘昭容和德妃互相制衡,若是现在刘昭容少了一臂,就会变成德妃在后宫一人独大,你和闲秋的日子更不好过。”

    “奴婢可以代替刘昭容。”

    “你代替不了,刘昭容的后盾你应该知道,你即使在上位,也没人能帮你,反而会多了一个敌人。”

    “那至少,奴婢不能让闲秋白白受伤,禁足一月太轻了,闲秋的手,至少要养三个月才能愈合,奴婢不甘心,陛下,”木溪的泪水流了下来,眼神却带着一丝狠厉,“官大一级压死人。”

    “朕明白了。”

    皇帝离开后不久,木溪新的封位便出来了,晋为淑仪,封号柔,迁居翊坤宫,刚好比方婉仪大整整一级。古闲秋听到这个消息也算是安心了,正想着要送她些什么晋封贺礼,小梁子带着几个宫女进来了,说是她晋封后需要多加的下人,宫女四人,现在古闲秋身边伺候的只有一个研清,还要再挑三个。

    古闲秋想了想,让小梁子帮忙挑一个稳重的,去做粗使丫鬟,其他的退回去,等柔淑仪来了再说,柔淑仪晋封了也要再挑选宫女,到时一起挑选便是。

    要说受宠的嫔妃待遇是比普通人好上几十倍,等到晚上的时候,木溪的东西还有些剩余没搬完,但住却是能住了。

    两人一起用过晚膳,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默契地闭口不谈静婕妤的事。

    古闲秋不知如何是好,而木溪是不愿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