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情不厌
    木美人中毒一事,最后以处死了灵小媛和木美人的宫女结束,那个宫女从前服侍过木美人,但因为一次小错,被木美人赶走了,当时盛宠的嫔妃不待见的人,宫中的姑姑们当然也不会给她好脸色,变成了粗使宫女,宫女对木美人怀恨在心,便想要毒死她,而木美人的宫女和灵小媛的宫女是同乡,也是对她有怨言,所以帮了那灵小媛的宫女一把。

    这些事是从杨沁嘴里听来的。

    平时除了每月初一十五,早晚定省,她也就去过木美人的宫里,木美人早已搬去了景阳宫,一直安分着养病,古闲秋去的时候,德妃也在,所以没有说两句便离开了。

    之后的几个月,皇帝先后招幸了几个妃子,侍奉过皇帝的妃子,顶多晋晋位,再没有音讯,其他时间忙于政务,完全没有闲暇玩耍,古闲秋这几个月一次都没有见到皇帝,想着这么久皇帝总归是会把她忘了,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开始潜心研究起自己喜欢的医药学。

    她大学时主要学的是西医,中药只了解很少的一部分,现在有机会能好好学习下中医,何乐而不为,借着上次结识的罗医监,认识了太医令罗大人,罗大人是罗炜的祖父,也是太医署的教师之一。

    有了这层关系,古闲秋便女扮男装,偷偷潜入太医署的学院中学习药理,太医令知道这不合规矩,和皇帝偷偷说过这事,皇帝的意思是让他自己看着办,也就是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不得罪人还能卖情面的事,太医令求之不得,虽然这个女人在后宫中位置不高,但最重要的是受到皇帝的青睐。

    医学院的药理课也因此开得频繁了许多,每次开课前,太医令都让罗医监提前去通知古闲秋,如此明目张胆地来叫她去太医院,除了有皇帝的默许,大概没有其他理由了。

    正因如此,杨沁时长来的时候补了个空,见不到古闲秋的人,次数多了总是要惹起杨沁的怀疑,她便跑去与木美人商量,让木美人给她当挡箭牌。

    古闲秋第一次见到木美人,就觉得此人可交,和杨沁不同,她是极其聪明的女子,也难怪皇帝有一段时间在独宠她,而且人也是美人,不像杨沁的冰清高冷,反而是更加如柴似火的妖媚,用不好听的形容,狐狸精一样,勾魂摄魄的美,若是用历史上的人物形容,古闲秋觉得妲己再合适不过了。

    “你若是不拿我做挡箭牌,来找我说说话,我也很欢迎,”木溪轻柔的嗓音,令人骨头酥麻,微微弯起的眼中带着一丝笑意,“我对你很有兴趣。”

    这样诱人的话怎好拒绝。古闲秋点点头,欢快地笑了起来,答应了。

    又过了一月,天气渐渐热了起来,皇帝决定迁去避暑山庄,亲自点了几个妃子跟他一起去,其中便有古闲秋,避暑山庄是好地方,她做梦都想去,而她第一个想要与之共享这份欢愉的便是木溪,不知何时,杨沁似乎已经从心中消失了一样,明明每隔几日就会见到杨沁。

    她去请求太后带着木溪一起去避暑山庄,借口天气炎热,她中毒导致体弱,去避暑山庄能更好的休养。后宫中的事,事无巨细,太后心里都清楚的很,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个丫头被木溪迷惑住了。

    于是许诺她,除了木美人和灵小媛外,可以选一个人带去避暑山庄。

    那便只有一个人选,杨沁。

    她有些不愿去避暑山庄了,到了避暑山庄,不能跟着医学院一起上课,不能调戏木溪,实在无聊。

    晚上戌时左右,和杨沁一起用过晚饭,好不容易把她打发回去,便跑去找了木溪,木溪正闲着在调香,古闲秋对香料是一窍不通,自己房中也从不点香料,她对一些特殊香味还有些过敏,若是想要熏香,也只用自己研磨的干花粉。不过现在木溪调的这种香,古闲秋闻着有些舒适放松的感觉,类似青草香,又像是雨水味道。

    “这是清草露,是我自己调制的香料,你若是喜欢,便带些去吧!”

    “嗯……”古闲秋想了一下,问,“你觉得皇帝会喜欢吗?”

    “皇帝?”

    “我今天去找太后了,她不许我带你去避暑山庄,但她允许我找另一个人一起去,”古闲秋不满地撅起了嘴,气鼓鼓地一股脑说了出来,“这后宫中,除了你便是静美人,而静美人一直没有得到皇帝的招幸,太后又不喜欢你,意思不就是让我帮静美人争宠嘛!明明比我长得好看多了,却还要我帮忙……”

    “小孩子脾气,”木溪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尖,宠溺地看着她说,“太后那是知道静美人与你交好,希望你在后宫能多一个帮手,即使不能给你出谋划策,也能帮你分宠,把指向你的矛头转移到她身上。”

    “啊,有道理,但最重要的是把皇帝的视线转开。”古闲秋陷入了沉思。

    木溪把香点好,坐到她身边,让宫女去沏茶过来,等茶上了,便屏退了所有下人,低声问:“我听说你在第一次面圣时,差点被斩首,你为什么不愿意入宫?”

    “嗯?”古闲秋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歪着头想了想,总不能说看宫斗剧太多了,有恐惧心理吧!

    “因为皇宫太小……?”

    “皇宫是小,”木溪赞同地点点头,渐渐露出诡异的笑容,“可是皇宫里的人很有趣不是吗?将那些在自己上面的人一个个打倒,踩在脚下,让万人之上的皇帝跪拜在自己裙摆下,很有趣不是吗?”

    “原来你进宫是这么想的啊!”古闲秋尴尬又不是礼仪地笑了笑,“那为什么禁足时间过了以后,你不去找皇帝了呢?”

    “因为……我发现了更有趣的事,”木溪收敛了笑容,“皇帝下的命令,从没有收回来过,而你却让皇帝反悔了,相比于我,你更容易把皇帝拿下,所以我要用简单的方法,也就是帮助你成为皇后,而我现在要已经想出了一系列周全的计划,我不会干预你,我只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帮助你。”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可怕……”古闲秋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不喜欢吗?你我可是同类人。”

    “诶?”古闲秋微微一笑,“当然喜欢。”

    木溪说的没错,而且既然已经入宫了,被皇帝盯上了,不如顺其自然,虽然要被讨厌的男人睡,古闲秋想起皇帝,便托着下巴,皱起了眉头,脸很帅气,可是性格真的太烂了。

    木溪看着她扭曲的表情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当然知道皇帝做了不少难为她的事,所以讨厌皇帝是难免的,不过这在后宫可不是什么好事,木溪喝了口水,总算停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说:“你跟皇帝相处时间太少,了解的也太少,其实,皇帝有很多优点,比如……嗯,嗯,勤政亲民之类的。”

    “嗯……这是皇帝的优点,但作为人的优点呢?”

    “这个嘛,”木溪笑着打起了马虎眼,“我说出来就是自吹自擂了,你自己发现才是真的优点。”

    “说的跟真的一样。”

    “啊,对了,我们来玩你上次教我的棋吧!我特地让小石子给我刻了个新棋盘。”

    说着便招呼了小太监拿棋盘进来,两人愉快地下了一晚的棋,累了便一起睡下,说说悄悄话,古闲秋自从来到古代,是第一次有这么亲近的感觉,像是有个姐姐在身边帮她,宽慰她,睡得迷迷糊糊中,嘀咕着:“我叫你姐姐可好?”在旁边侧卧的木溪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容变得温和,低声道:“好。”

    临近离宫,皇帝和太后先行启程去了避暑山庄,过两日才是德妃带着一众嫔妃前去,这两日,古闲秋可是不好受,德妃本想着带灵小媛去避暑山庄,没准能重得皇帝招幸,没想被古闲秋抢先了一步,太后已经允诺她带一人,不能再多带。

    因此怨上了古闲秋,古闲秋带的人恰好又是杨沁,宫中谁人不知,自从上次木美人中毒的事后,古闲秋和静美人开始亲近起来,德妃觉得她们想联手得到皇帝宠爱,皇帝对一个腻烦了,还有另一个不是?况且据德妃所知,古闲秋与木美人关系也很好,她经常跑到木美人宫中去,即使隔了大半个后宫。

    这两日,德妃对她百般为难,气的古闲秋差点不想去,德妃在请安的时候说她礼数不周,要罚她抄书,抄不完不许去避暑山庄,幸好有木美人来帮她,她累的时候跟她说说话,还会替她研磨,一直陪着她。

    而静美人却似乎有些怕德妃,只是派人给她送了些糕点来,带了两句话,古闲秋不能用冷笑回应,回了过去说,她一定会在两日内抄完,赶上去避暑山庄的车,让她安心。毕竟她去得了,静美人才去得了,紧赶慢赶,总算在出发的清晨抄完,递到了德妃面前。

    德妃没想到她能抄完,本想着让她吃吃苦头,若是抄不完也会让她去,显得自己宽宏大量,不过抄完了也好,说明这个婢子是怕她的。

    多亏了研清和小梁子这两个得力下人,衣服什么的在她回去之前便收拾好了,木美人还偷偷往里面塞了什么东西,大概是什么秘密武器之类的,古闲秋没多管,简单地梳妆打扮了一下,便跟着大部队启程前去避暑山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