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甘若醴
    古闲秋着急忙慌地赶到木美人的住处,在去的路上听太监说,是皇帝昨夜突然下令把她贬为美人,本是要迁居景阳宫偏殿,可因为中毒的事,太后暂缓了迁居。

    这皇帝是真的蛮横任性不讲道理,木美人又没做什么,怎的突然就降位了。

    到了承乾宫中,几个年轻的太医跪在木美人床前,愁眉苦脸地直摇头,古闲秋赶紧免了他们的礼数询问木美人的病情,全身肌肉痉挛,无法自由吞咽,木美人一直说口渴,但总是倒进嘴里的水,吐了出来。昨晚戌时左右,木美人便开始焦虑不安、呼吸加速,她的宫女只当是木美人知道侍寝的事,生气罢了,劝慰了她两句。

    只是没想到,到亥时左右,木美人喊着头痛,说话也有些不利索,她的宫女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请了太医来,可是那些年轻的太医,并没有什么办法,甚至不知道木美人是中了什么毒,这才不得不去请皇帝。

    皇帝走到门外听到木美人的呻吟,误以为她装病争宠,所以罚了她。

    后来快天亮了,木美人有些轻度的精神失常,看见谁都躲得远远的,而这时皇帝正在上朝,他们这些下人不敢去叨扰皇帝,只好请了太后来处理这件事,太后虽是不喜木美人,却第一时间去李将军府请了太医,只是赶回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况且还有李将军的多番阻挠,恐怕最快也要下午了。

    古闲秋听着太医说的这些事,心中有了一丝怀疑,仔仔细细地检查了昨晚的药渣,倒是没发现什么不对的东西在里面,只是其中有些不应该在的粉末,这些小太医应该是忽略了。古闲秋犹豫了一下,用手帕捻起一点,闻了闻。

    没有臭味,这颜色倒像是马钱子,古闲秋将粉末递到身边的太医面前,问:“你可知道这是哪味药?”

    那小太医弓着身子,规规矩矩地接了过来,细细地看了许久,又闻了闻,依然皱着眉,斗胆舔了一下,突然呼吸变得急促,古闲秋确认了,是马钱子,赶紧命人去准备了甘草给他服下,稍微缓解。

    有抽搐症状,但还不明显,应该是中度的中毒,有的救,只是之后调养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去准备蜂蜜6克,绿豆120克,甘草30克,水煎频服。”古闲秋吩咐道,又觉得不妥,跟上了太医说,“我跟你们一起去煎药。”

    然后吩咐身后的小太监去跟太后回禀,木美人无大碍,需要静养几日。至于其他的,等她确认木美人真的安稳下来,亲自去说的好,木美人是在戌时之前中毒,这摆明了是灵小媛想要陷害她,灵小媛是德妃的侄女,若是开诚布公地说,定是要惹到德妃,她在后宫中只有太后庇佑她,以后太后有不测,她肯定会被德妃玩死。

    之前试毒的小太医觉得身体爽利了以后,也跟了过去,帮古闲秋一起煎药,古闲秋对他增加了几分好感,虽然年轻,但好学又大胆,以后定是个好太医。

    看他好奇的样子,忍不住跟他多说了两句,这小太医名叫罗炜,是太医令的下属医监,但因为还在学习中,所以不允许给嫔妃看病,防止误诊,这次给木美人看病是特殊情况,是在是太医署里没有人了,所以他才上阵,但他不敢妄下断言,若是判断失误,不只是他,教导他的太医令人头也不保。

    “罗医监,这木美人吞咽不得,你可有什么办法?”古闲秋把熬好的药倒出来,有些发愁地问道。

    “可以用芦管,只是臣等都是男子,不好直接触碰木美人,恐怕要劳烦古才人帮忙。”

    “我知道了。”

    进了承乾宫,意外地看到杨沁在里面等候,她见到古闲秋,不知所措地站着,不知是该开口还是该直接上前去帮忙,古闲秋倒是没什么感觉,把药递给身旁的宫女,规规矩矩地给她行了礼,便走到床边,命宫女太监把癫狂的木美人按住,自己拿着芦管硬生生地插入了她的喉咙里,稍微抿了一口试了下温度,便倒进了芦管中。

    这一碗药下去,似乎是缓解了许多,虽然还有轻微的痉挛,但至少舌头能动了,意识也渐渐清醒。

    也大概是折腾了一晚上累了,木美人话都没说,便沉沉睡去,古闲秋吩咐其他人好好照料木美人,准备离开去向太后陈情,杨沁到了这里,说明请安已经结束了,古闲秋放下心来,直接去了永寿宫找太后。

    杨沁本来也是要一起去的,却被古闲秋拦了下来,让她回自己宫里等消息。到了永寿宫,皇帝刚好下早朝来给太后请安,顺便太后再跟他说木美人的事,皇帝完全不当回事,反倒是对古才人会医术这件事很好奇,追问得太后都不耐烦了。太后见了古才人像见了救星一样,赶紧把她叫了进来,待她行礼后,便赐了座。

    古闲秋低着头,把木美人昨晚的事和中的毒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语气中多多少少带着些对灵小媛的愤怒,太后见皇帝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古闲秋,便明了了他的心思。

    这事的处理肯定要向着古闲秋,而且那若真如古闲秋所说的时间,那灵小媛意图陷害的目的,就算她是德妃的侄女,不给点惩罚,她这个岁数,可是经不住她的折腾,等古闲秋说完,皇帝的意思是将那惹事的灵小媛赶出宫去,这可吓坏了古闲秋,急忙劝慰皇帝。

    “陛下,后宫妃嫔的升降不可儿戏,不只是灵小媛,木美人的事也是如此。”

    “你这是在责怪朕不明就里便随意责罚吗?”皇帝看着她紧绷的脸,笑了下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刚刚母后跟朕说了,那马钱子粉是前几天灵小媛的宫女给木美人的宫女的,为何偏偏是昨晚木美人喝下了毒药?你能明白吗?”

    “是说……”古闲秋有些胆寒,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木美人早已知道她的宫女手里有毒药,昨晚因为陛下招幸了我,为了争宠才服下的?可是她没必要拿自己的命来争宠啊!”

    “马钱子这种毒药虽然难搞,但解药却是容易,而且这一晚都没有惊厥症状,早上却开始有了,你以为是她体质问题吗?而且那木美人也是懂得一点医术,即使你不去救她,她也能自救。”皇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微微扬起的嘴角似是在嘲笑木美人的小伎俩。

    古闲秋对这个看似轻浮、实则城府极深的皇帝,感到恐惧,她早该知道,这皇帝之前专宠着言贵姬,却并没有放下德妃不管,这种平衡,怕是普通皇帝都做不来,现在又是新君即位,他手上的政事怕是已经折磨得他筋疲力尽,却还要为后宫的事操心,当皇帝真心是不容易。古闲秋对皇帝有了一丝同情,而这一丝同情,却被他后面的话抹消了。

    “朕的古才人如此聪慧,又治好了木美人的病是立了大功,母后,给古才人晋为贵人如何?”皇帝笑容满面,讨好似的跟太后说。

    太后简直是宠溺皇帝,皇帝说什么她都说好,古闲秋感到头大,赶忙跪了下来说:“谢陛下赏赐,但奴婢无德无能不足以得到贵人的头衔,而且昨晚,奴婢与皇帝……并未发生任何关系。”

    “严儿?”太后保持着慈祥的笑容,没跟古闲秋发火,反而把矛头转向了皇帝。

    “母后您听朕说,不是朕不愿意,是这个女人不知好歹,拒绝了朕。”

    “你不会用强的吗?”

    这话说出来,不只是皇帝吓了一跳,古闲秋也愣住了,原来皇帝招幸她,是太后的授意,昨晚也似乎是有预谋一般,冉公公很快就拿来了棋盘。不知为何,古闲秋心中有了一丝失落,低着头,任由皇帝和太后互相争吵,他们吵累了,才注意到古闲秋依然跪在地上。

    皇帝冲旁边的冉公公使了个眼色,冉公公赶紧把古闲秋搀扶了起来,回去后估计免不了一顿骂。

    “敢问太后娘娘,”古闲秋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杨沁的事才是她来的重点,“对于木美人中毒的事要如何办?”

    “英姑姑,拟旨,木美人恃宠而骄,禁足一月,罚俸一月,灵小媛意图陷害未果,她喜欢用药害人,便好好学学,罚抄《脉诀》、《本草》、《明堂》、《素问》各十遍,在抄完之前,非诏不得面圣,罚俸三月,至于古才人,”太后想了下说,“既然她不愿意,严儿你也不要勉强,日子还长。”

    “谢太后娘娘。”古闲秋放下心来,露出了笑容,太后还是疼她的。

    “啧,”皇帝不满地瞪了古闲秋一眼,恶狠狠地说,“你给我等着,小人得志。”

    古闲秋跟两人告退后,径直回了翊坤宫,没多久杨沁找上了门,心情似乎很好,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太后的懿旨应该已经传到了长春宫,古闲秋本意不想与杨沁和好,但现在她已经成了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动不动要晋封她,给她拉仇恨,不如推出去别人代替她。

    这个人,有飞向枝头成凤凰的妄想,和足够的美貌与才华,而且要对她言听计从,静美人,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只是可怜了这美人。

    古闲秋与杨沁相视一笑,可两人的想法却早已背道而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