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不如水
    自上次与古闲秋相别,除了在第一天给太后请安时见过她,便再也没相见过,无论去几次翊坤宫,都会被一脸严肃的小太监拦在门外,借口小主生病不方便见人为由,不见她,也不见其他任何人。杨沁想着,她曾说过,第一次侍寝,不是她和古闲秋,便是灵小媛,古闲秋自称重病,呈给皇帝的绿头牌上注定没有她。

    她那样子,完全不愿意参与到后宫中来。

    第一个被招去侍寝的大概会是她或灵小媛。杨沁有些怕了,而能跟她分担这种恐惧的,灵小媛,可是谁也不知道,连古闲秋也不知道,她是个害羞的人,并不像别人所认为的,她是冰山美人,才不与他人交往。

    当初如果不是古闲秋主动缠上她,也许她到现在也不会有一个朋友,古闲秋应该还是她的朋友吧!杨沁这样沮丧了好几天,而将她从这种郁闷的心情中拯救出来的是灵小媛,她和古闲秋不一样,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每天无忧无虑,仿佛不知道她可能会是第一个被皇帝招幸的人。

    “你觉得皇帝会让谁先侍寝呢?”

    “诶?”杨沁听到她的话,突然慌了起来,她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想了想没有回答,而且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好,如果古闲秋在,她一定知道怎么回答才是最好的。

    “小沁姐姐?”灵小媛眨着天真的大眼睛,探头过去,有些担忧地问,“你是不是不舒服?”

    杨沁楞了一下,脱口而出:“你想要给皇帝侍寝吗?”

    “嗯……皇帝那么英俊潇洒,又一直笑着,如果能早些侍奉皇帝,就能早日为皇帝诞下龙子了。”

    “你想的可真远,后宫那么多人,哪有那么容易便怀上龙子,况且,”杨沁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人心难测,即使你顺利怀上龙子,怎会知道谁人会因嫉妒而害了你和孩子。”

    “德妃娘娘会保护我!”灵小媛信心十足地说。

    德妃如果真的会保护她,那也是在保护一个棋子罢了,杨沁没有将这话说出来,她不想破坏灵小媛单纯的幻想,她不像古闲秋那样心好,什么都会告诫她,甚至还会为了让她得到皇帝的青睐而尽全力帮助她。

    想起那天古闲秋的黑眼圈便一阵阵心痛,自己对她太多疑了,以至于失去了这样的一个朋友。

    如果可以,杨沁有些疲惫了,敷衍了灵小媛几句,灵小媛虽然大大咧咧的,但也识趣的很,见她有些疲惫,说了两句,便自觉地告辞,杨沁这才松了一口气,卸去妆容,准备入睡。

    这样平静的日子过了好久,久到以为皇帝早已忘记她,她却与皇帝巧遇了,在太后宫里。杨沁是个懂规矩的人,太后下旨不必每日去请安,可多去去并没有坏处,况且皇帝在后宫中,也只去太后那里,很多嫔妃蹲在御花园中守着,一无所获,杨沁打定了主意,便每隔一日便去给太后请安。

    德妃知道了,倒是没有说什么,她大概想着,如果她这个新人能得到皇帝的宠爱,跟言贵姬平分秋色也好。

    正因德妃的放纵,杨沁在某一天带着灵小媛一起去见了太后,太后一开始看到是她们两个人来时,感到很惊讶,杨沁不说,这灵小媛,太后甚是不喜,一是因为拖德妃的关系入宫,二是因为她天真烂漫的性格,谁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去见太后的时间是灵小媛提出来的,恰巧遇到了皇帝去跟太后请安,每日见太后,杨沁总要好好收拾一番,今日也是如此,皇帝见到她一下子想起了她的名字,而且叫了出来,杨沁欣喜若狂,皇帝没有忘记她,同样也没有忘记灵小媛,皇帝与灵小媛说了两句话,而她只能在旁边听着。

    过了没两天,终于传来了侍寝的消息,不是她亦不是灵小媛,而是一直躲在翊坤宫,足不出户的古闲秋。

    古闲秋侍寝的那晚,杨沁根本没心思睡觉,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替古闲秋高兴,还是替古闲秋担忧,或者是嫉妒,她本以为古闲秋会以生病为借口拒绝皇帝。

    而且皇帝又为何会突然招幸古闲秋?

    到了亥时,承乾宫中传出消息,因言贵姬不适,皇帝去了承乾宫,与此同时,灵小媛深夜突然跑了过来,紧张兮兮地似乎在害怕什么,拼命地喝了一壶水,才平静下来。

    实际上自从两人同时面见了皇帝,关系就变得有些僵持,杨沁怀疑灵小媛是打听好了皇帝的行程,把她当做挡箭牌,去偶遇皇帝,不然为何平时不与她一起同去向太后请安,偏偏那一天。

    “小沁姐姐救救我。”说着,灵小媛的眼泪便掉了出来。

    这是假的眼泪,杨沁告诉自己,但她似乎看到了刚入宫时古闲秋的样子,心中悄然一动,忍不住问了缘由。

    言贵姬今晚不适,并不是装出来的,是灵小媛下毒害的,她想着一旦她被皇帝宠幸,第一个要为难她的必定是言贵姬,与其让言贵姬去害她,不如先下手为强,那药是前些日子她给言贵姬的宫女,只是不知为什么今日才用,这皇帝在赶去的路上,如果言贵姬的宫女被发现了,她也吃不了兜着走。

    这种事不应该先去找德妃吗?为何来找她?杨沁不解,灵小媛说,现在她的地位低,出了事,德妃躲还来不及,哪里会帮她,而如今,在宫中熟稔,能够帮她在皇帝面前说两句话的只有杨沁。

    “我要如何做?”

    “小沁姐姐,你只说,你今晚一直与我一起便好。”

    “嗯。”

    一大早,太后便被吵醒,头痛地听着下面的嫔妃们吵吵嚷嚷。言贵姬中了毒,那些德高望重的太医因为李将军的回归,纷纷到李将军府上去给他们的士兵看病去了,这事本是军医要做的,李将军却借口军医医术不高,非要太医去,那些太医被关在将军府里三四天了,一直没能回来。

    幸得这三四天宫中无人生病,只是这一病却是大病,中毒可不是闹着玩的,剩下的那些太医看了一晚上,也没能瞧出个什么,急的满头大汗。

    可皇帝好不容易愿意踏入后宫,若生了这事,德妃劝太后,先压下去不让皇帝知道,而且皇帝刚刚下令,褫夺了言贵姬的封号,降为美人,此时让皇帝知道了,言贵姬肯定要翻身,没准因为皇帝的怜悯之心,会再升一位。

    太后不喜这妖媚狐子,恨不得让她去冷宫,便应了德妃的话。

    言贵姬的宫女被抓来一个个审问,最后一个粗使小宫女道出了灵小媛的名字。

    德妃的侄女,太后真的是心烦,这后宫才安生了几日,恰好这时古才人前来请安,太后迫不及待地让她赶紧进来。古闲秋规规矩矩地向太后和德妃行了礼,坐在末位,一时寂静,无人说话。

    直到灵小媛前来,才起了一阵骚动,古闲秋听着周围人的小声低语,零零碎碎的话,搞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似乎是言贵姬出事了,不过与她无关,便没说什么,安静地看戏。灵小媛见到自己的宫女也跟着进来,身上带着累累伤痕,慌了起来,眼神游移不定,身体也开始发抖。

    “灵小媛,哀家问你,你昨晚在哪里?”

    “回太后娘娘,”灵小媛福身,回道,“奴婢和静美人在一起。”

    静美人?杨沁。古闲秋心中“咯噔”一响,隐隐的不好感觉涌上心头,她终日闭门不出,杨沁却和德妃的侄女、灵小媛牵扯到一起,这次又是言贵姬的事,她有些焦躁了。她很早便告诫过杨沁,不能与言贵姬扯上关系,那言贵姬小小嫔妃却得到皇帝那么大的庇佑。

    没一会,杨沁也来了,她证明昨晚确实是跟灵小媛在一起,只是在回答前,偷偷看了古闲秋一眼,眼神中带着不安,古闲秋断定她在撒谎。

    “你们可知昨晚木美人身体不适的事?”太后冷笑一声,“木美人的宫女说,昨晚灵小媛的宫女给了她一包药粉,让她倒进木美人调养身体的汤药中,灵小媛你有什么可说的吗?”

    “太后娘娘明鉴,此事绝不是奴婢所为,奴婢昨晚一直和静美人在一起,哪里有时间给宫女毒药。”

    “没准是你提早给了那宫女。”旁边的刘昭容在一旁插嘴道。

    “啊,说起来,”灵小媛忽然叫了一声,说,“昨晚奴婢有些口渴,刚好壶里没水了,静美人没有让宫女去倒水来,反而是她自己出去了。”

    “你的意思是说,静美人把毒药给了你的宫女,让你的宫女去给木美人下毒,然后嫁祸于你?”

    “奴婢不敢妄言,只是说事实而已。”

    “灵小媛的宫女审问的如何了?”太后没有理会她们的拌嘴,问门口的太监。

    “回太后娘娘,那贱婢还未开口,只是刚刚传来消息,木美人的状况不妙,怕是……”小太监欲言又止,不用说在场的人也知晓了。

    “太后娘娘,”古闲秋跪在地上,大声道,“奴婢学过一些医术,斗胆请求去看望下木美人。”

    “放肆!”德妃不急不缓地说道,“你一个小小才人,仗着读过几年书,居然敢质疑宫中太医的能力。”

    “德妃娘娘,现在人命关天,之后因为不敬,因为妄言,您如何惩罚奴婢都好,所以……”

    “不必说了,你快去吧!”太后挥了挥手,让她跟着太监离开。

    “谢太后娘娘。”古闲秋片刻不敢耽搁,起来便奔出了宫门。

    杨沁听着她急促的脚步声,古闲秋还是古闲秋,即使得了皇帝宠爱,也还是那个古闲秋,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一向与她相好的灵小媛却陷害了她。

    一石二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