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剪不断
    跟着太监穿过小花园,还在等待面圣的秀女们,纷纷对她指指点点,全都以为她被赶出了宫,谁也没想到她在面圣后成了死刑犯,其中几个秀女掏出银两塞进领路小太监手里,问到古闲秋是要被午后问斩,心中不知是害怕还是高兴,喜忧参半,惶惶不知所措。

    而杨沁见到古闲秋毅然决然地离开,顿时花容失色,“扑通”跪了下来,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说道:“陛下若是要处死闲秋,沁儿愿与闲秋一起死。”

    说完这话她便后悔了,到底是为什么这么说,装作不认识她不就好了,但脑海中不断地忆起古闲秋不厌其烦的一句句警告,狠不下心来放下她,而且既然已经说出口了,怎么收回。杨沁仰着头,注视着皇帝,皇帝却背对着她,沉默了很久。

    “陛下,你过来。”太后向皇帝招了招手。

    皇帝闻言拂袖,走回自己的位置,脸上冷冰冰的,看都不愿看其他秀女一眼。太后不知和皇帝说了些什么,皇帝的脸色才渐渐缓和,点了点头,叫冉公公把古闲秋接回来,然后亲自走到杨沁面前,将她扶了起来,安慰了她两句。

    古闲秋做梦也没想到冉公公会来接她回去,她想着她这一走,杨沁定然会替她求情,本来她冒犯的几句话,顶多会被贬为庶民,永不得入宫,皇帝怕是气昏了头才要杀了她,杨沁那样的美人求情,皇帝哪能不心软,然后她就可以接到消息开开心心地走了。

    真不知道杨沁说了些什么,古闲秋一脸不情愿地被押回到皇帝面前。

    皇帝没有解释原因,坐在高位上,说:“古闲秋,封为才人,留下牌子。”

    太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她手里抢过牌子,古闲秋的牌子被抢走,气得嘟起了嘴,直跺脚,连谢恩的规矩都忘了,幸好除了德妃说了两句,皇帝和太后都没放在心上。

    杨沁在旁边着急,怕皇帝心情一不好,又要把古闲秋拉出去斩首,使劲拉着她的袖口,使眼色,古闲秋这才算是给了杨沁一个面子,规规矩矩地行礼谢恩,但脸上还是被几个大字覆盖,不情愿,嘟着嘴跟在太监身后离开了。

    从刚才古闲秋回来,皇帝一直憋着笑,脸都快抽筋了,等她们离开才捂着嘴笑起来,德妃不明所以,面上却带着笑容,心中暗暗记住了杨沁这个女人。

    待面圣结束,五十个被姑姑挑出来的秀女,只留下了不到十个,据太监婢女们说,除了杨沁和古闲秋是皇帝钦点,其他的主子大多是被太后和德妃挑中,而其中,除了杨沁有封号,另一位小媛也有封号,封号灵,而这位灵小媛,便是当时在后花园跟他们搭话的可爱姑娘。

    天真烂漫的笑容,一下俘虏了皇帝的心,而这个灵小媛也是德妃的侄女,比杨沁、古闲秋小上一岁,有德妃这个后门,才能来参加选秀。

    晚上太监来宣读了各个妃嫔的住所,杨沁和灵小媛住在长春宫的偏殿,主位是刘昭容,其他嫔妃都零零散散地分散在其他宫中,只有古闲秋一人独居翊坤宫,而隔壁便是皇太后的永寿宫,离皇帝的寝殿最近。古闲秋猜不透这些上位者的用意,离着太后近大概是想管着她,可她的宫里却没有主位,完全是放养状态。

    难道是皇帝要亲自来调教她?古闲秋接过圣旨,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冷汗。

    杨沁见她跪了很久,只好上前扶起她,古闲秋的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是汗,手也冰冷,等太监全部宣读完,杨沁赶紧把她带到自己房间里,这秋天好好地怎么发寒了。

    “没事吧?”杨沁担忧地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倒了杯热水给她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古闲秋从没有过这样子,现在却毫无征兆地变得很虚弱。

    古闲秋接过茶杯,抿了一口,深吸一口气,总算是好受些了,握住不停给她擦汗的手,笑着对杨沁说:“无碍,大概是有些气极,只是没想到皇帝是如此善变的人,怎的就突然原谅了我,又封我做才人,然后又赐给我翊坤宫独住,你可知那翊坤宫是最好的宫殿,冬暖夏凉,而且离皇帝又近。”

    “这不是活靶子是什么!”

    古闲秋有些气极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却止不住地咳嗽着,她以前便有这个毛病,一生气着急就喘不过气,没有到哮喘那么严重,但还是很难受。

    杨沁有些慌乱,轻轻拍着她的背,自责地说:“怪我,说了些放肆的话,才使得你这样。”

    “你说了什么?”古闲秋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捂着胸口,死死盯着杨沁问。

    “我……”杨沁被她的眼神吓到了,后退了一步说,“我跟陛下说,如果他要杀了你,我便与你一起死。”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这是在给自己树敌知道吗?后宫中最忌讳的是拉帮结派,你这样说,便是让其他人把你视作我的同党,”古闲秋慢慢镇静下来,眼睛在桌子上游移不定,边思考边说,“依照这次封为的等级,最有可能被第一个叫去侍寝的,你、我、灵小媛,第一个若是灵小媛还好,若是你我……”

    杨沁听到她的话,也慌了,她是想把古闲秋留在身边,当成一个影子,来帮她出谋划策,可现在这个影子比她还要耀眼。

    “该如何是好。”

    两人沉默了好久,古闲秋才开口道:“除了每日给太后的请安,我会一直称病闭门不出,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听也好不听也罢,离我之前说的那个女人远点,离德妃远点,千万不要独占皇帝,皇帝的独宠,任谁都消受不起,剩下的你好自为之吧。”

    “闲秋……”

    杨沁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懊恼到想要自杀,太师的女儿,又得了皇帝的垂青,她失去了一个最大的帮手,而未来也许会成为她的劲敌,如果到了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的地步,她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狠得下心,除掉古闲秋。

    古闲秋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晚上都没能睡安稳,无论怎样挣扎,终究还是入宫了。

    不过第二天,古闲秋得到了一个让她心安的好消息。新入宫的一行人恭恭敬敬地给后宫的掌权者,给太后行了大礼,太后宣布,由于后宫嫔妃多了,正八品及以下的嫔妃不必日日来请安,每月初一、十五来,就足够了。对于新入宫的人,这当然是坏事,失去了结交高位嫔妃,找靠山的机会。

    而对于古闲秋,她简直对太后感激不尽,只是唯一的问题,她没有皇帝的宠爱,必定会在吃喝用度上,被势力的掌事们克扣,昨日又失去了杨沁。

    坐在太后右下的德妃,见古闲秋一直愁眉苦脸,讥讽道:“怎的?古才人身体不适还是心情不悦啊?”

    “回德妃娘娘,”古闲秋赶紧站起来,向德妃行礼,她可不想落人口舌,“昨晚受了风,所以身子有些不舒服,请德妃娘娘恕奴婢礼数不周之罪。”

    “你这一病,倒是变得快,昨日还嚣张得很,今天却如此胆小怕事,”德妃笑着说,“既然你知错了,那便免了身体上的惩罚,你是病人,但在这宫里,礼数要好好学,罚你抄礼经五遍,禁足翊坤宫十日好了。”

    “德妃娘娘宽厚,奴婢感激不尽。”

    “嗯。”德妃满意地沉吟一声,抬手示意她起来。

    这事太后没有管,后宫罚抄是很正常的,况且是让古闲秋罚抄,太师的女儿,也会被不留情面的惩罚,正好给其他嫔妃做个警醒。

    几个高位的嫔妃又聊了一会,太后似是有些倦了,便让众人散去,独独留下了古闲秋,古闲秋低眉顺眼地行礼,等其他高位的嫔妃离开才坐回到位置上。杨沁走到门口,蓦然回头,却瞧见古闲秋脸上的疲倦,和顺从的表情,这一夜到底是改变了她,杨沁心里难受,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古才人。”

    “奴婢在。”古闲秋站起来规规矩矩地行礼,低着头。

    “你们都下去吧!”太后高声道,待宫女们离开,太后向她招手,示意坐到她身边。古闲秋犹豫了下,低着头,走到太后身边坐了下来。

    “哀家知道你不情愿入宫,古夫人已经都跟哀家说了。”太后拉起她的手说,“你也是个性烈的女子。”

    “太后……”古闲秋跪了下来,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太后娘娘,我不愿意在宫里,求娘娘放我出去,我也不是古家人,我是被强迫着代替古家大小姐来的。”

    “你别急,”太后像是在安抚她,将她扶了起来,轻轻**她的背,“哀家听英姑姑说,你在入宫前,仔仔细细研究了宫规,可是那毕竟只是纸上的东西,上面写着的贬为庶人,自先皇以来,哪有入了宫的女子离开了,不然荣华富贵,不然或死或疯,闲秋,你要想好,你要走哪条路。”

    “我哪条路都不想走,太后娘娘,你不能庇护我吗?”

    “哀家?”太后看着她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不禁翘起嘴角,“哀家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