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章 惊,某男子强灌鸡汤
    击退敌军,焰名声响彻整个费雷登。

    加上焰在贵族会议上的表现,焰真正的在整个费雷登都名声响亮了。

    有传言说,焰是传说中的战神,焰的战斗力才涨的那么快。

    目前焰已经回到了高级中阶,放眼整个人类世界,这已经是处于第一队伍的状态了。

    整个费雷登,能够达到高阶的人,屈指可数,恐怕只有奥莱斯才能够找到和他抗衡的人物。

    实力的膨胀,让众人对焰的态度不由发生了改变。

    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几乎所有人看到焰都得毕恭毕敬的叫上一声守护者大人。

    至于焰的实力为什么膨胀的这么厉害,大家都很想知道,但是已经没人敢前来质问焰了。

    焰现在隐隐又是成为一方大军阀的趋势,洛根一派的人都诡异的倒向了焰。

    不过焰对皇帝那叫一个忠心啊,暗裔一撤退,他就交出了兵权,直接表示自己不想指挥部队,一个人自由自在就好了,他立志于消灭暗裔。

    众多贵族大跌眼镜,尤其是洛根,他想不明白,一个这么可怕的怪物,费这么大的力气,图的是什么,但是他不敢问。

    他是发自内心的恐惧,他已经找法师看过了,他的手指没有任何异常,这越发的让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刚能肯定,那天晚上发生的切,不会是一场梦。

    焰的名声远播,很容的就找到了一些追随者,加上大笔赏钱收买的亡命徒,焰聚拢了一只百人的队伍。

    焰一直都有一个想法,但是没有人手来实现,现在正是一个机会。

    焰对恶魔的血液比他们了解得多,恶魔的血液并非不能被利用,尤其是这种隔了好几代,已经不知道血脉源头的血液。

    焰找来一些意志非常坚定的人,一大批立志于驱赶暗裔,和暗裔有深仇大恨的人,或者是走投无路的亡命徒。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苦于没有力量。

    而焰,有的是让他们得到力量的方法。

    当然不是用自己的血液了,不要说法师,就是学者也能够发现其中的猫腻。

    所以焰用的是暗裔的血液,这种改造效果不好,但是量大管够。

    “来吧,喝下这个,你会得到想要的。”

    焰弄了整整一大缸的暗裔血液,在里面加了些魔晶粉末,充分的激发出血液中的力量,然后在配合一些魔法,一缸子的所谓黑暗药剂就成了。

    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这些人全部没问,因为他们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这黑暗药剂黏糊糊的,闻起来,一股子腐烂了的死老鼠味,里面还时不时的泛起一些诡异的蓝色灵光,看起来就像是一些邪恶的荒野女巫弄出来的东西。

    第一个人接过焰手里面的碗,咬牙喝了下去。

    想来大名鼎鼎的守护者大人不会至于坑他们这些已经一无所有的人。

    “来来来,一人一碗,都有份。”

    啪,第一个喝完的人痛苦的抓着自己的脖子,碗掉在了地上。

    大家都是一惊,紧张的看着那人,看着手中的碗,犹豫起来。

    虽然守护者说过会有生命危险,但是真的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别说什么视死如归,所有生命对于死亡,都有一种天然的恐惧,就像饿了想吃饭,饱了就要拉屎一样,这是一种生命的本能。

    那人倒在地上,没一会儿而就抽搐着死了。

    焰也不知这个人是怎么死的,也许是身体不适应魔力,也许是对暗裔的血液过敏,或者干脆是他早上喝多了,这会儿撑死了,谁知道呢。

    焰是调配了一个奇特的配方,但是,根据他粗糙的炼金知识,这玩意成功率理所当然的不高。

    要不然他就不用找一些意志顽强的人来做实验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即使是魔鬼,也不能完全看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所以这里这么多貌似意志坚定的人士,当场腐化的就有好几个。

    剩下的人里面,马上就有反悔的了,他们看到喝下去的当场腐化被杀,顿时怕得要死,想要退出。

    这怎么可能,拒绝一位恶魔的下场,完全可以预见。

    焰反手就是一剑,也不要他们喝了,直接滚去死。

    “你呢,喝不喝?”

    焰提着板斧,一个个问过去,这些人排着队上来,面对强大的焰,他们甚至连跑都跑不掉。

    暗裔的血液混合着一些魔晶下肚,这些人开始发生诡异的变化,焰大吼一声,“稳住心神,感受内心的呼唤!”

    就这样,还是大部分人都腐化了,或许是内心不够坚定,焰暗自摇头,或许自己应该先给他们洗洗脑?传播一下为了人类而战的光辉理念?

    最终只有十三个人眼中泛起白色,然后昏迷了过去,这是最初的十三个守护者,每一个,都是大名鼎鼎的存在。

    等他们醒来,身体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其实体内已经流动着暗裔的鲜血了。

    这些血液没有让他们的躯体腐化,而是和他们自身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当然,这种平衡全靠意志维系,哪一天,他们失去了那种意志,就是被腐化堕落之时。

    “我感觉到了力量在涌动。”

    十三个生还者都是一副我要牛逼了的感觉。

    他们的心头也很压抑,通过交谈,他们发现,在昏迷期间,他们都惊人的做了同一个梦,他们梦到了一头处在黑暗中的巨龙,那巨龙的恐怖,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现在想起来,他们都会一声冷汗。

    梦中,他们感知到这样的信息,这头巨龙正在从黑暗中苏醒,当它完全苏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世界将要在它的恐怖阴影下颤抖。

    同源血脉之间的诡异联系?还是这种恶魔血脉的天赋?焰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很肯定,这些抵抗住暗裔血液腐化的幸存者感应到的应该就是背后的些许黑暗。

    这些人已然成为了新的一股力量。

    他们拥有暗裔的力量,同时拥有人类的智慧。

    幸存者们也能够感受到彼此之间的存在,这一点,焰觉得很不错,如果没问题的话,他们一定也能够感知到附近暗裔的存在。

    他们甚至能够隐隐约约的感受到那个自称大恶魔的巨龙无意中散发出来的思想。

    不仅是他们,或许那些暗裔也可以,这恐怕就是暗裔变得有组织起来的原因,更加强大的暗裔正在形成。

    焰眉头皱了起来,自称为大恶魔?

    这蜥蜴可真能鬼扯,不过话说会回来,这里影界的灵体生物为什么这么热衷于称自己为恶魔呢?

    恐怕和那里流传出来的恶魔之血有很大的关系。

    实际上因为焰是真真的恶魔,所以这些腐化之下的幸存者,都有点恐惧的看着焰。

    他们觉得焰和他们是同类,但是又远远高级于他们,内心非常的矛盾,在恐惧、认同、支配等情感一起的复杂作用之下,再加上焰的精神暗示,这些人完全认同了焰。

    “或许我们该成立一个组织,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组织,守护者大人你看,我们是如此的不同,我们每天聆听来自大恶魔的声音,恐怕也很难再融入到人类集体中生活了。”

    焰点点头,同意了这个幸存者的观点。

    确实,不管怎么样,远离人群,都是一个好方法,这可以避免很不必要的**,还能够锻炼自己的意志,就像一些世界的苦行僧一样,残酷的环境可以不停地磨炼他们的意志。

    “这样吧,我既然是守护者,我这个组织就叫做守护者吧。”

    焰想想,这个名字太直白,干脆在前面加了两个字,灰袍,这个组织正式被命名为灰袍守护者。

    灰色是介于黑和白之间的颜色,比白色深些,比黑色浅些,比银色暗淡,比红色冷寂,穿插于黑白两色之间,就像是对这个世界的真实写照,这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这个世界需要一些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守望者。

    灰色更有些暗抑的美,幽幽的,淡淡的,不比黑和白的纯粹,却也不似黑和白的单一,似混沌,天地初开最中间的灰,捉摸不定的,奔跑于黑白之间,像极了人心,是常变的,善变的,却是最像人的颜色。

    焰喃喃自语起来,就像是个神棍,说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语。

    “加入灰袍守护者,就是游走于世界的边缘,灰袍,它溶合的了黑与白,溶合了光明与黑暗。我们像黑暗中的恶魔一样杀戮,也像光明下的天使一样拯救。”

    所有的灰袍都跟着念了起来。

    这以后就是他们的教条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