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章 捅了蜂窝
    学者表情淡然,拿起解剖刀,就像是走进了自家厨房一样。

    他动作井井有条,而且非常熟练,像心脏这种单个的器官,仅仅是一插,一转,一拉,就被学者给放到了桌子上。

    心脏甚至还在跳动。

    暗裔外表看起来似乎有点像是腐烂的亡灵生物,但是恰恰相反,他们的生命力异常顽强,比很多低级恶魔都要强,腐烂只是因为滥用魔力的副作用。

    腐化带给他们很强的力量还有生命力,以及一些看起来很玄的能量吸取方式。

    看看他们的器官,暗裔似乎不太需要摄取食物。

    学者把胃切下来,放在了桌子上,一大排数据被助手报出。

    “该死,暗裔的胃又缩小了,他们变得越来越难缠了。”

    暗裔们对食物的需求在减小,但是他们的力量却在变强。

    他们肯定已经找到了某种更好的吸收能量的方式,或许是吸收魔力?

    焰对这一点都不奇怪,随着腐化程度的加深,这些家伙最后恐怕会完全脱离对食物的依赖。

    只需要魔晶,他们就能够生活了。

    正好,魔晶开采就是矮人最重要的产业,他们供应着整个大陆的魔晶消耗,可以想象地底魔晶的储量有多丰富。

    暗裔正在一步步向原始恶魔靠拢,恶魔们是可以不用吃肉的。

    深渊无数恶魔,要是都靠着吃肉过活,那得多少肉才够吃?

    肉,那是有钱人的粮食。

    穷鬼只能够当做奢侈品偶尔尝尝。

    很多荒野上厮杀的恶魔搞到了肉,都是舍不得吃。

    把肉卖掉了换魔晶的话,能够吃好久,还能增加实力,这才是大多数恶魔的选择。

    当初焰也是把恶魔的尸体当做肉和材料卖掉,换了不少的魔晶,后面有钱了才开始吃吃喝喝。

    可惜现在魔晶都留在了戒指里面。

    现在想起来,焰还是觉得心肝疼,他的蒸汽战锤,德里格的左眼球,也都是宝贝啊。

    白白便宜那两个神秘的家伙了...

    焰当然不会知道,那两个家伙因为没有完成任务,已经嗝屁了,根本没有机会拿起他掉在阴影世界的戒指。

    虚无火焰惨白的灯光下,越是解剖,学者的脸色越差。

    即使他没有焰知道的多,但是这个世界怪异的生物种类可不少,多年的经验,让学者也能推测出一个大概了。

    这次的黑潮,恐怕不是那么好过了,必须回一趟王都。

    咚!地底下发出一声巨响。

    放置棺材的洞口处忽然往下陷了一点,挖掘的动静忽然全部消失了,暗裔可不是矮人,他们随意暴躁的挖掘把地底挖塌了...

    但是没一会儿,他们就清理开了塌陷,地下又响起了震动,越来越接近了。

    暗裔的吼叫声就在脚板下响起。

    众人开始退回通道狭窄处,守在学者前面。

    “阁下,我们恐怕得快点。”法师站在学者的边上冷静的说到。

    学者完全忘我的工作着。

    所有的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焰的感知比法师还要强大,他估计,最多一分钟,就有一大批的暗裔要冲出来了。

    暗裔虽然不会施法,但是他们拥有战士一般的力量,而且防御力更强,加上数量巨大,一旦被包围,就非常麻烦了。

    仔细的感知了一下地底,焰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下面地层里面布满了魔晶,这种充满魔力的晶体会阻隔精神力的探测。

    焰本来想看清楚地底的情况的,但是大量的魔晶矿脉让他的计划破产了,焰只能隐约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指挥着这群暗裔!

    焰一阵头大,怎么办呢,大家都这么淡定,但是情况似乎不妙。

    说出自己的想法的话,恐怕法师第一个就要嘲笑他。

    再牛逼的天赋也解释不了他的感知为什么会超出一个中级法师那么多。

    焰只好默默的抽出大剑,然后有意无意的挤着库伦往后靠去。

    轰隆,整个白石制作的棺材突然掉了下去。

    一个比刚才大得多的洞口出现在了地板上。

    吼!

    源源不断的暗裔开始从地底涌出来。

    他们都拿着粗糙的武器,虽然开始的一批暗裔都被掉下来的巨大石头棺材砸死了,但是他们无所畏惧。

    某种意志在驱使着他们集体往通道里面的人类杀去,虽然队形乱哄哄的,但好歹是一起冲了上来,而不是一个个上来送死。

    法师的法术早就准备好了,法杖高高举起,一道光幕扫过,所有人的身上都出现了一道护盾。

    护盾在自己慢慢的消减,恐怕两分钟以后就会自己消失,但是在这期间,护盾的防御力十分的强大。

    这种护盾和骑士的灰盾差不多,几乎能够防御住所有种类的攻击,攻击不会打破护盾,只能加快他们的消减速度。

    站在最前面的一排骑士卡在狭窄的地段,正好把所有的暗裔都挡在通道中,后面的战士则开始不停的往外放箭。

    暗裔自然也有远程攻击,他们乱哄哄的丢出手里面的武器,个别有弓箭的则开始试着射击。

    这些攻击打在骑士身上叮当作响,但是没有任何用处。

    骑士举着盾牌,也不移动,只是不时的单手挥剑,把冲到盾牌边上的暗裔砍死。

    学者搞得太仔细了,甚至血管都搞了一大截下来,听到这边的动静,他也不由加快了动作。

    “快了,最多一分钟。”

    一个骑士一剑把一个暗裔的头颅砍得高高的飞起,和想象当中的恶战相差很远,甚至可以说是轻松。

    这里的地形实在是太棒了,这样实力的暗裔,来再多他们也顶得住。

    因为每次要面对的最多也就是七八个暗裔。

    后面的暗裔只能看着干瞪眼,只有前面的死光了,才轮的上他们上去掉脑袋。

    骑士防御了一会儿,发现情况很好,于是乐观的回头,“阁下你恐怕得动作快点,要不然暗裔就被我们杀光了。”

    “哈哈,怪物们,上来受死吧!”

    战士们也是杀的起劲。

    毕竟这么爽快的站桩杀暗裔,机会可真不常见。

    往常都是一大群的暗裔蜂拥而来,就像是看见肥肉的野狼一样。

    而他们,就是那些蹦跶的肉块,因为荒野上暗裔总是从四面八方冲上来,而且速度非常快,有时候甚至没有时间取下背后的攻箭,就要进入最危险的贴身肉搏阶段了。

    最可怕的是伤口过深还会被暗裔腐化。

    “死!”

    库伦又是一箭把一个暗裔的脑袋射爆了。

    刷,又是一个护罩升起。

    法师只要不被干扰,就有实力保持所有人身上随时有护罩,除非被围殴,要不然护罩不会马上被消散。

    放完护罩,法师马上高举法杖,开始念起了咒语。

    这是焰第一次见这么长的咒语,周围的魔力开始汇聚起来,同时一颗魔晶出现在法师的手上。

    魔晶化作一颗巨大的火球,火球漂浮在法师的头顶,几乎就要碰到洞顶了。

    “快低头!”

    法师大吼一声,火球从骑士们头顶飞过,落进了暗裔堆里面。

    轰!一阵地动山摇。

    火球落在洞口,粗暴的把洞口撕裂,洞口外面的暗裔全部被炸成了灰烬。

    爆炸的火焰往四周席卷开来,冲击在最前面一排的骑士身上。

    瞬间就把他们的护盾全部烧掉了,甚至有一个家伙身上还着了火,在地上滚了几圈才按灭。

    焰看得眼皮一跳,这法师果然暴力,这威力远超一般的中级法师,看他的脸色,这还只是常规操作。

    “我靠,真是暴力。”

    “我说老兄,能不能低调一点,洞穴都快震榻了。”

    大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都是乐呵呵的表情。

    暗裔居然被团灭了,一窝的暗裔没一个活口,现在已经听不到一点声音了,回去可以好好的吹牛了。

    “好了,准备走人。”学者这时候也已经开始收拾桌子了。

    “来都来了,干嘛不去暗裔的老窝里面看看呢?”

    一个骑士忽然说到。

    “有道理。”

    一个战士响应到。

    然后大家都会心一笑,纷纷看向法师。

    法师当然没有理由拒绝,他的手中亮起一个光球,“行,那就去瞧瞧。”

    光球从法师的手中飞出,直接落入洞内,一下子把洞**照的亮如白昼。

    没想到这下面的通道居然如此宽阔,几辆马车并排着跑都没问题。

    “真他娘的阔气。”库伦长大了嘴巴,这地底的道路和王都有得一拼。

    光球继续往前飞,往更远处照去。

    焰突然脚步一顿,挡住了还想往前走的库伦。

    光球高高的飞起,通道越来越宽阔了,前面似乎是一个地下广场。

    远处的景象惊呆了众人。

    一大批的暗裔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光球上散发的光芒被暗裔们的眼睛反射回来,一片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的通道内闪动。

    交错纵横的地下通道里面,安静的站着成千上万的暗裔,都是中级!

    他们都站在最底层的开阔通道里面,和前面状若疯狂不停嘶吼的暗裔形成鲜明的对比。

    铠甲,武器,应有尽有。

    这就是一只暗裔大军。

    吼!

    海啸一般的战吼声传来,所有的暗裔都动了起来。

    “快跑!”

    焰掉头推着发懵的库伦就跑。

    这下面居然隐藏着这样的一只大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