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章 挂逼一个
    嘭!

    忽然斜侧面一个黑影闪过,法师便失去了知觉。

    这法师还真以为无敌了不成?

    焰上去又是两脚,保证把这个法师搞断了气。

    这种会无声无息控制人的法师还是杀了比较好。

    不过血法师一手法术确实厉害,奈何碰到了更加厉害的焰。

    焰看到库伦冲上去,便快速的跟了上去,他可不想这个傻小子稀里糊涂的送了小命。

    一脚过去,那个法师摔到河里面,直接失去了反抗能力,直接被焰打到死。

    冰冻的士兵们解救及时,都没有大碍。

    就是队伍得耽搁一下行程了,很多受伤的人员短时间内不能行走。

    一共十五个人的队伍,因为法师的控制,死了一个,后面又被法师吸死一个,另外有四个士兵被冻伤了,还有队长,差不多已经废了。

    要不是库伦给队长灌下大量的药水,他恐怕话都说不了,浑身的血管爆掉了不少。

    队长靠着车轮,又是一瓶药水下去以后,顿时感觉好了不少。

    终于是能够顺利说话。

    “阿斯塔.笛蒙.诺维奇是么,谢谢了,我听库伦说了,我们欠你一条命,回去以后我会请求军团长把你调到守卫部队的,脱离奴隶的身份。”

    队长专门强调到。

    他虽然是个大老粗,但是空口无凭的感谢太没诚意了,他说不出口,于是说出了这个他认为办得到的最好的承诺。

    “恭喜,”库伦在边上说。

    他是由衷的感到高兴,勇敢的人就应该得到报酬。

    这个库纳救了他好几次,最应该感谢人家的是他,但是他没什么能为人家做的。

    幸好队长答应帮助阿斯塔脱离奴隶的身份,这样就不用去前线送死了。

    另外几个士兵也纷纷感谢了焰。

    一个士兵羡慕到,“兄弟,你真是强壮。”

    他们好几个人都看到了焰挣脱法术束缚的过程,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不愧是库纳,真战斗种族。

    焰大方的一笑,非常仗义的叫大家不用放在心上,只要把私藏的烈酒拿出来庆祝一下就行。

    士兵们当然是乐意了,荒原的晚上非常的冷,烈酒是极好的东西,同时也异常的抢手。

    常年的战争,费雷登已经禁止了烈酒的流通,因为酿造烈酒会消耗太多的粮食。

    眼看天色要黑了,大家赶紧收拾好赶路。

    队长特意命人从死去的士兵那里凑了一套武器给焰,现在人手不够,而且焰已经赢得了他的信任。

    一把火下去,士兵的尸体燃烧了起来。

    火葬是这个世界的传统,有些尸体会被恶魔们占据,变成一种叫做贪婪死尸的怪物,他有极其贪婪的胃口,会找寻任何生物去吃食。

    类似于血法师,强大的贪婪死尸有吸取对手生命力的能力。

    库伦看着惨死的士兵恨恨的说道,“早就说了,这些法师就应该全部杀了。”

    法师很强大,但同时也很危险,他们很容易失控。

    库伦只是个小兵,知道的不多,在他看来,“反正这些法师会和恶魔交易!”

    这里的恶魔是指什么?

    深渊恶魔么?还是那个旮旯里面的怪物。

    焰更倾向于是后一种可能,所谓的恶魔侵占尸体,恐怕只是一些分不清活物还是死物的邪恶灵体干出来的蠢事。

    因为深渊不停扩张的缘故,恶魔的名头在几乎所有的位面都很出名。

    到处都流传着关于恶魔的恐怖故事,但是实际上,很多都是冒牌货,或者是恶魔们残留在各处的血脉而已。

    这个世界如果被恶魔盯上的话,是不会和平这么久的,早就陷入一片战火了,恶魔比他们所谓的暗裔恐怖百倍。

    “快到了,过掉前面这个山坳口,就是凄凉要塞了。”

    士兵们都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天色快黑了,远处腐化的狼群已经蠢蠢欲动。

    焰看着那山口,皱起了眉头。

    他感觉到有生物在两侧凸起的岩石后面。

    焰说,“队长,我感觉到口子两侧的山坡上有人。”

    队长疑惑的看了焰一眼,但还是决定相信这个库纳。

    毕竟小命要紧。

    这个地方地势确实非常险要,两侧的小山凸起,中间的道路狭长,要是上面有人埋伏,就非常危险了。

    “队长,我去看看。”一个士兵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看他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一个擅长隐匿的刺客。

    队长点头答应。

    焰拦下士兵,接着说,“队长,我感觉到了,右侧山坡上的岩石后面有东西,不会有错的。”

    大家奇怪的看着焰,队长高阶战士都没有察觉出来,你就感觉到了?

    对与大家的怀疑,焰就当没看见,只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一个士兵说,“应该不会吧,这里已经很接近要塞了,怎么可能有劫匪。”

    队长却是比较谨慎,虽然他并不认为有什么危险,即使有毛贼,量他们也不敢动自己等人。

    队长笑着说,“可能是战斗民族的特殊天赋也说不定,你们几个和阿斯塔上去检查一下。”

    焰带头举着盾牌往山上摸去。

    反正他失去了记忆,一个奴隶的过往也不会有人关注,即使回到要塞有人认得,也没有光系,谁会关心一个奴隶到底会什么本事呢。

    队长还有几个受伤的士兵则留在了马车旁边。

    焰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会认为上面的最多可能是劫匪呢,他们口中很可怕的暗裔呢?难道不会出现在这里吗?

    焰拿起盾牌,大胆的走在前面。

    事实上,凭借高阶恶魔的灵魂,区区几只所谓的暗裔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面。

    没错,岩石后面就是库伦描述的那种暗裔,奇怪的是,这几个暗裔却不像库伦说的那样,无组织,无纪律,只知道自相残杀。

    事实上他们在上面耐心的蹲着,等着哪个倒霉蛋从下面通过。

    焰感知的一清二楚。

    通过心跳、呼吸还有与周围环境互动发出的极其微弱的声音,焰甚至可以在脑中想象出他们的姿势还有全部动作。

    透过岩石狭窄的缝隙,一个拿着弩箭的高个子暗裔监视着下面的道路,另外的两个则无聊的坐在一旁的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