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章 血法师
    一个来自北境的库纳,高大、强壮、白发、尖耳朵、头上带角,在费雷登,他们只能做奴隶。

    队长对焰还是有戒心的,在危险的荒野,完全没有要给焰这个所谓的自己人一把武器的意思。

    “嘿,库纳,别担心,回了要塞你就没事了,估计休息几天,你就会慢慢记起事来的。”

    库伦走在边上安慰道。

    “你有名字没,库纳。”

    老是以种族称呼,库伦感觉怪怪的。

    “我想想...”焰皱起眉头,回忆往事似乎对他来说异常的困难。

    “我叫...阿斯塔.笛蒙.诺维奇”

    焰毫无顾忌的爆出了真名。

    他需要快速的恢复实力,虽然力量已经在往这具身体上汇聚了,就在刚才,焰已经跨过了低级恶魔低阶的阶段,跨入了中阶!

    这还是在身体受伤的状态之下,如果在修养几天,恐怕马上就能够恢复到中级恶魔的程度。

    几个法师有气无力的躺在笼子里面,有一个嘴唇都发白了,好像生病了还是怎么了。

    一个法师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向一旁的一个士兵哀求道:“我的这个伙伴不行了,能不能给他点水。”

    库伦正好听到了这个法师的哀求,马上回头大声说道,“别给他!”

    “你们这群法师,就应该全部去死,喝水都是浪费。”

    库伦看到这个法师一副很可怜的样子,就来气。

    “拜托,库伦,别这么愤青好不好。”一个士兵走了过去,递给了那个法师一个水囊。

    看到焰疑惑的目光,库伦说道,“你要是有记忆,也会和我一样这么觉得,总之就应该把全世界的法师都杀了,没了他们,世界起码能够太平一半。”

    “我要是成为骑士的话,我就要组建一个骑士团,专门关押改造全世界的法师!”

    焰点了点头,一副很赞同的样子,虽然他不知道这些法师到底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没人注意到,法师的手无意间触碰到了那个递水过去的士兵,士兵眼神恍惚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

    不远处,就是一座倒塌的桥,他们必须要涉水过去了。

    很不巧,河水虽然不深,但是下面的石头很滑,有一些还很大,马车轮子被一个石头卡在了河道中间。

    “兄弟,这边,推一下。”

    一个士兵用力的推了一下马车,但是没有动,库伦赶紧到另外一边帮忙推。

    焰很自然的靠了过去,观察起这个世界的法师来。

    边上的一个士兵也走了过来,焰瞄了一眼,脑中电光闪过,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焰赶紧回头,士兵的眼神不对劲!

    只见这个士兵神色木然的走到库伦的身后,猛地抽出了手中的利刃。

    小心!

    焰冲了过去,一脚把这个士兵踹开。

    那士兵倒在河里面,却是半跪着,拔出匕首,一刀捅在自己的心脏上。

    血液奔涌而出,诡异的是,血液没有一滴落地,反而越过焰的头顶,哗啦的一下,全部洒在了铁笼子上面,发出嘶嘶的声音。

    队长听到这边的动静,回头一看,顿时大惊,“大家快闪开!”

    但是已经晚了,一阵浓烟冒出,整个囚牢瞬间被腐蚀的锈迹斑斑,那个好心替同伴讨要水的法师施展了奇怪的鲜血法术,已经把自己的手脚上的镣铐全部解除了。

    他的口中开始念起咒语。

    嘭!

    转眼之间,一个冰环从囚牢里面扩散出来,焰大惊,赶忙拖着库伦往后退去。

    来不及了!冰环的速度太快。

    焰只来得急把库伦扔了出去。

    围绕着整个囚牢,十米范围之内,瞬间一切都成为了冰雕!

    河水都全部被凝固住了,选择的地方真是好,借助这里的河流,这个法师的法术威力扩大了不少。

    冰环扫过,焰下半身全部被冻住,瞬间被束缚在了河里面。

    幸好这具身体的法术抗性不错,只是冻起来一半,别的几个士兵却是倒霉了,全身都结冰了。

    “快放箭!”

    队长大喊一声,取下盾牌冲了过来。

    剩下的十个士兵训练有素的取下背后的弩箭,开始了攻击,那个法师似乎消耗不少,竟然一不小心中了一箭。

    焰用力一扯,强行把脚上的冰拉开,往岸边跑去。

    还是先看下情况再说。

    那法师一下子手忙脚乱,但没有释放另外几个法师,反而是刚才的冰环无差别的攻击,把另外几个法师也冰冻了起来。

    这会儿发现人手不够,这个法师却是脸色一横,手中出现一把匕首,直接把最近的一个法师胸膛给捅出一个大洞,血液飞溅,在空中形成一个诡异的法阵。

    猛地一指,一个远处的士兵就一声不吭的都倒在了地上。

    焰眼睛眯了起来,好邪恶的法术,居然能够直接掠夺别人的生命力,焰发现那个法师腹部的伤口已经在快速的愈合了,显然是刚才那个法术的效果。

    队长大吼一声,已经靠近了法师,士兵的死亡让他像是一头发狂的公牛。

    那法师吸收了生命力,似乎变得癫狂了,桀桀一笑,反手又把另外几个法师全部杀了。

    果真是毫无人性。

    焰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这种血法术施展是以生命力为代价的,难怪如此强大。

    一个中级法师而已,竟然敢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殴而且不落下风。

    那法师对着冲过来的队长凌空一抓,寒冰之握!

    嘭!一阵冰霜从队长的脚下炸起,整个人瞬间被冻在原地。

    吼!

    队长血气翻滚,直接震碎冰层,又冲了上来。

    但是法师的下一个法术早就准备好了,远处士兵们的普通箭头似乎并不能很好的穿透护罩,没能骚扰到法师施法。

    那法师单手一挥,指尖一道血影闪过,血脉控制!

    已经冲到马车跟前的队长忽然浑身一震,眼神开始恍惚起来。

    “队长!我来帮你!”

    库伦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队长一个人有危险,拔出剑便冲了上去。

    队长听到声音,眼神猛地一凝,居然强行依靠意志挣脱了法师的控制。

    没想到挣脱控制以后,队长受到了来自自身血液的伤害,浑身忽然爆出一阵血雾,半跪在河道里面,失去了战斗力。

    看到法师的这个法术,焰恍然,这个法师恐怕就是这样控制了刚才的那个士兵。

    法师哈哈大笑起来,回身对着冲过来的杂兵就准备甩出一道血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