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章 起源
    焰走了进去,这里面的空间非常大。

    这是一处隐蔽的拓展空间,到处都是明亮的,诡异的设备分列走道两侧,玻璃杯、实验桌、无数的尸体、培养仓。

    这就是一个法师的实验室。

    焰在书上看到过,那种很邪恶的法师,研究**改造或者是灵魂奴役的场所就是这个样子。

    真的是一处非常了不起的地方,这个巨型实验室里面一切都完好无损,就像是新的一样。

    就连培养槽里面的恶魔似乎都还会动一般,大型玻璃罐子里面什么都有,恶魔的种类繁多,基本上都是强力血脉。

    “怎么样?壮观么,以后这里的规模还会在扩大十倍以上!我的实验还有点瑕疵虽然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但是我是个追求完美的人。”

    老恶魔双手柔情的拂过一尘不染的实验台,这就是他的情人。

    焰没有理他。

    而是看着实验室中心的一处巨型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应该就是整个实验室的核心了,边上还有着两具骸骨。

    魔法阵采用的是一种截然不同于深渊现在流行的构建方式。

    有点像深渊初期的法阵变种,能量走线都是覆盖在法阵的最上面,直来直去,有着一种机械的美感。

    焰对法阵了解不多,只能大概的判断出,这是一个需要处理大量能量的法阵,因为上面的能量走线转角低于15度,而且能量节点的密度占所有节点的80%以上。

    即使是在现在,这也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值。

    技术总是在进步的,即使是深渊也不例外,按照深渊主宰的说法,“站在原地观望的垃圾,已经全部被碾成了虚无。”

    在很久以前,需要构建这样一个法阵,真的需要非常强大的实力,以及天才一般的构想。

    毕竟以前的世界,可没有那么多的辅助设备,看看这个实验室就知道了,一切都是纯粹的魔力操作,精神力需要负责所有的事宜。

    按照这个规格,这里的主人绝对非常强大的存在,强大到一根手就能够把焰碾成粉末。

    但焰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反而感慨道:“真是一个牛逼的实验室。”

    老恶魔得意的笑了,他的嗓门开始提高,不像一开始时那么低沉,“我也这么觉得,这是我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整个世界都要为我欢呼。”

    老恶魔指着实验台上,被开膛破肚的恶魔说道:“你知道么?我发过誓的,我一定要消灭这些蝗虫。”

    那是一头恐惧魔,深渊最原始的恶魔之一,擅长利用混乱之力玩弄人心。

    在实验台上,这头恶魔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他的周围遍布了魔法阵,勾勒出一个复杂的圆形,把恶魔禁锢在里面。

    恐惧魔坚韧的皮肤向外翻开,内脏全部被掏了出来,整整齐齐的摆在一旁。

    这时焰忽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老家伙或许不是恶魔。

    只是样子像而已,叫他地精都比叫他恶魔好,因为他长得不像是人类,又身处深渊,焰自然而然认为他是恶魔了。

    没想到并不是,这家伙躲在地底,似乎还想对恶魔不利,似乎在做着某些邪恶的实验,似乎准备颠覆恶魔的统治?

    外面那些黑雾恐怕就是他搞出来的把,难怪对恶魔克制那么大,但想要靠这个颠覆恶魔,简直就是在做梦。

    老地精说到“你看见了没,我这法阵,它会抽取来自虚空中的混沌能量,这些玩意和深渊恶魔同根同源,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进行了大胆的实验。”

    “这些能量被我用来改造了一种生物,一种从暗影位面抓捕的影子,在我的改造之下,他们将要成为最恐怖的武器。

    老地精高举双手,“相信我!”

    他似乎又焕发了生机,他的那只还剩下的眼睛,闪烁着光芒,“我们不会被深渊打败的,深渊也休想吞噬我们!我要让这些蝗虫一样的生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混沌给他们力量,他们也必将被混沌所吞噬!”

    老地精伸出手来,“来吧,让我们一起来见证这伟大的时刻。”

    焰笑了笑,果然是个有梦想,有抱负的家伙,“我祝你成功。”

    焰伸出手,和老地精握在一起。

    老地精越发的苍老了,从和焰接触的地方开始,他的身体开始一寸寸的龟裂,先是手指,后面是手掌,全部都化作了虚无。

    老地精似乎对这一切一无所知,“这个世界以后就由我来守护!”

    他转过身去,来到法阵旁边,法阵能量槽里面,却是空无一物。

    湮灭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肩膀处,他的整个右手已经全部化作了虚无。

    这是一幅空壳,他的躯壳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地精举起手来,大喊道:“来吧!以我德里格之名召唤你!混沌的力量!”

    湮灭加快了蔓延,地精佝偻的躯壳就像是燃烧过后的纸壳一般,一阵微风扫过,便化作粉末,飘散在空气当中。

    随着地精的消散,整个实验室慢慢的昏暗了下来,周围光鲜的一切,都在快速的老去,腐烂在肆意的蔓延。

    所有的东西都在开裂、锈蚀,然后化作虚无,随着地精一起飘散。

    这里的一切都是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景象,焰捡起地面上的一颗眼球,这是老地精唯一留下的东西。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随风而逝。

    是的,这里的故事发生在最少千万年前。

    那时,深渊还没有扩张到黑暗大世界,这里还没有被深渊吞噬,这里还是老地精发誓要守护的家乡。

    现在,这里是黑暗大世界的遗骸,有的只是一个死去多时的可怜人的执念。

    他倔强的执念久久不散,依附在他生前最强大的部位—这颗眼球上面。

    他日复一日的重复着他最后一天所进行的伟大事业上,守护家乡,毁灭恶魔的强大的执念维持着这里的一切。

    这里的时间仿佛凝固了,所有的东西似乎都脱离了时间之河。

    直到焰的到来,焰一接触这些东西,他们就坠入了时间之河,马上被冲刷成了本来该有的样子。

    “宝贝。”摩天飞了起来,就连他都知道,这颗眼球恐怕是了不起的宝物。

    焰会心一笑,这趟没有白来,但是对于深渊过往的历史,他越发感到疑惑了。

    深渊,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人们都说深渊能够吞噬万物,焰起初以为只是一个比喻,现在看来,这可是实打实的陈述句。

    这个秘密实验室的强大力量,加上残留得混沌力量稍微让这里保留了一些原来的面貌。

    难以想象,当年的战争是多么的残酷,深渊的入侵是如此的彻底,远比现在冷酷万倍,为什么现在又改变模式了呢。

    自从深渊主宰崛起以后,整个深渊都大变了样。

    之后的时代被称为分离纪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