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最嚣张
    焰若无其事的样子,目光随意的从那个圣域身上掠过。

    圣域大佬浑身都没有穿戴任何铠甲,裸露的皮肤上面布满了诡异的魔纹,脖子上吊着一串獠牙项链。

    焰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恶魔。

    深渊里面,新生代的恶魔都不喜欢这种魔纹,因为祛除很麻烦,而且效果不一定不得上好的魔动铠甲。

    “大小姐,大少爷,这位大人好。”

    焰大大方方的走上去,一一问好。

    门捷列夫看到焰,顿时高兴起来,“哦,兄弟,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毕竟你是如此的阴险狡诈。”

    他们都还带着铠甲,走起路晃晃作响,大小姐对焰却是没什么好脸色,“怎么回事,擅离职守?”

    焰无语,这个大小姐还是这么严厉。

    明明有契约好么,他怎么可能不“努力”作战。

    焰只好详细的解释了一遍自己悲惨的遭遇,先是被一个梦魇逼到了角落里,后面好不容易挣脱,又被好几个梦魇追杀,无奈之下,只好脱离了大部队,这才逃得一条小命,不过又迷失在了废墟里面,千辛万苦才找回来。

    焰说得很平静,不需要过的解释细节,因为有契约存在,没人会怀疑他的,全深渊都知道,他不会做有损伊万家族的事情。

    “这样么,等下还有任务,先下去准备吧。”

    大小姐声音冷冷的,面罩下的表情,焰看不清。

    不过焰估计,大小姐的心情肯定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糟糕。

    上位者都喜欢这样么?

    真是无聊的权术把戏。

    焰默默的退下,全程那个圣域都没有吭声,站在那就像是一座古老的雕塑。

    门捷列夫看到自家老姐发飙,更是一句废话都不敢说。

    焰一个人在营地的角落坐了下来,营地人多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基本上不见了,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伊万家族肯定损失不小。

    一大帮子的奴隶就在不远处维修机械,恶魔们则聚在一堆,时不时爆出惊呼声。

    焰心情正好着呢,想到自己居然在短时间之内能够正面硬刚圣域,他就爽的飞起,虽然只有五秒钟。

    奴隶真是好东西啊,打上钢印以后,一个个尽心尽力的贡献着自己的智慧还有力量,恶魔们则有大把的时间挥霍。

    焰走过去凑凑热闹,士兵们是在玩扳手腕的把戏。

    中间放着张桌子,没事的恶魔都围了过来,一个个上来擂台战,输掉的就往桌子边的篓子里丢魔晶,每次一百个。

    赢的人可以拿走篓子里面所有的魔晶,也可以选择不走,等着挣更多的魔晶。

    守擂者有随时被人击败的风险,如果输了,里面所有的魔晶就是下一位得胜者的了。

    按照焰的想法,应该是见好就收,利益最大化,否则被人车轮战几次,难免碰到力气更大的。

    结果出乎焰的意料,没有一个赢家会收手,恶魔们的固执超乎了他的想象。

    魔晶越来越多,都半篓子了,赢家换了一个又一个,没人挣到哪怕一个魔晶。

    “哈哈,还有谁!不服的站出来!”

    一个浑身都是肌肉的巨魔连续战胜了三个对手,没一个对手能够在他的手下坚持过一秒钟,都是直接被他右手爆炸的肌肉一撸到底。

    巨魔指着篓子嚣张的喊道,“给老子丢钱!”

    他又秒杀了一个对手。

    一个身材不高背着巨弓的恶魔排开人群,走了进来,“我来!”

    他一屁股坐到了巨魔对面。

    焰一看,好家伙,是个弓箭手!

    周围都响起一阵惊呼声,这绝对是个强大的对手,巨魔也脸色严肃起来。

    弓箭手的右手非常的巨大,甚至可以说是畸形,这是常年拉弓造成的,他的手腕还有胳膊处,肌肉高高的隆起,就像是肿瘤一样,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弓箭手伸出手,“来吧!”

    巨魔毫不示弱,冷哼一声,两人握住手。

    开始!

    巨魔率先发力,用力的往左边压去,想把弓箭手的手臂掰过去。

    弓箭手却是嘿嘿一笑,竟然还能说话,“就这只能提两颗魔晶的力气,也敢出来装逼?”

    弓箭手慢慢的用力,巨魔脸色涨红,他使出了吃奶的劲,但是手还是慢慢的往右边倒去。

    “啊!给我过去!”巨魔大吼一身,手臂上的肌肉猛的一鼓,浑身血管爆出!

    弓箭手冷冷一笑,“打架我可能会怕你,但这可是掰手腕啊!”

    弓箭手猛地加强了力道,巨魔的手臂再一次不可动摇的往右边倒去。

    焰看得有趣,很明显巨魔要输了,这个弓箭手根本没有使出全力。

    巨魔满头大汗,使出了全部的力气,顶住!

    忽然咔嚓一声,巨魔的手臂居然被掰得脱臼了。

    嘭!弓箭手一下把他的手压到桌子上。

    “给老子往里面丢钱!”弓箭手坐在那嚣张的说到。

    巨魔闷哼一声,自己把胳膊骨头接了回去,丢下钱,默默的站了起来,让出了连胜的宝座。

    焰看得津津有味,力量,贪婪,嚣张,这就是恶魔们最喜欢的日常元素。

    弓箭手拍了拍桌子,大声的说到,“快点来人!我还等着把这个篓子填满魔晶呢!”

    周围一大群恶魔你看我,我看你,都是蠢蠢欲动。

    但是看看巨魔那大腿粗的胳膊都被掰骨折了,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恐怕顶不住啊。

    焰看到没人敢下场,就说到,“我来试试。”

    众人赶紧让开道路,果然还是有高手的!

    但是众人一看,居然是个羊角魔。

    顿时有些恶魔就不爽起来,“小子,行不行啊。”

    “别捣乱啊。”

    “随他吧,有钱任性,无所谓。”

    焰却是淡定的坐下,“试试吧。”

    “哈哈,大家听到没,这个矮个子说试试。”一个恶魔稀奇的说到,像是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话一样。

    大家也都笑了起来,“试个鬼,我赌一个魔晶,这个矮个子会在下一刻骨折。”

    弓箭手呵呵一笑,无所谓的说到,“行啊,送钱的快点来吧。”

    焰伸出手来,“掰手腕,我第一次玩,多多指教。”

    “指教个屁啊,赶紧丢钱滚蛋!”

    弓箭手不耐烦的伸出手来,握住焰的手,就往右边压下去,他要让这个矮子骨折。

    结果焰的手臂却是纹丝不动,弓箭手抬起头来,看着焰,心里咯噔一下,完蛋,碰到大佬了。

    边上的恶魔却是看着不爽了起来,“射贱的,怎么回事,快点叫他滚蛋啊,你们磨磨唧唧的干什么。”

    焰说到:“这个射箭的好恶心,你看他不仅握着人家的手不放,还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

    弓箭手这个时候已经脸色涨红了,众多恶魔哈哈大笑起来。

    转眼之间,弓箭手额头上开始冒出汗水。

    周围的恶魔这时看出了不对劲,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看得出来,弓箭手已经在竭尽全力了,浑身都冒大汗了,你说是想搞基,不可能啊。

    一时间,场上就剩下弓箭手汗水滴滴答答的掉在桌子上的声音了。

    就是这样,焰的手臂都不曾晃动一丝。

    焰感受了一下手上的力道,还不错,这个弓箭手的手臂还是非常有力的,不愧是弓箭手中的精锐。

    焰嘿嘿一笑,“用点劲!把你那装逼的劲头都使出来!”

    弓箭手听罢,顿时大吼一声,直接使出了最大的力气,他的整个手臂都膨胀了起来,上面的血管泵动,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个扭曲的怪物。

    弓箭手决定最后一搏,一把压下去,掰不动他就没后劲了!

    等得就是这一下!

    焰就是要看看这个家伙的最强力量有多强!

    焰手上开始用力,顶着弓箭手的爆炸力量,直接把他的手给按了下去。

    弓箭手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还没吼完呢,这边手就已经趴下了!

    剩下的半截吼声,憋在胸腔里面,化作一声惨叫喊了出来。

    咔嚓一声,弓箭手手臂骨折了。

    焰松开手,“愣着干什么,赶紧的,把老子的钱放进去。”

    焰提起旁边的篓子晃了晃,好家伙,已经差不多有五六千魔晶了,看来在场的谁也不服谁啊,几乎都上来试过了。

    焰嚣张的嚷嚷道,“还有谁没有交钱的啊?”焰把篓子晃得叮叮作响,“赶紧给老子交过来!”

    大家都不服,但是已经没人敢上了。

    “让开让开,大哥,就是这个人…”原来战败的那个巨魔居然找了帮手来了,是个双头巨魔,走起路来地面都是一震一震的。

    “唉,你也被人打败了啊?”巨魔看到弓箭手一脸丧气的站在边上,现在坐着的是一个头上长着羊角的家伙。

    “大哥,快来,这个家伙比打败我的那个力气更大!”

    双头巨魔走了过来,直接坐下,看了看篓子里面的魔晶,一个头颅直接流出了口水,另一个头颅则两眼冒光的说到,“来,钱是我的了。”

    焰嚣张的双手抱胸,往后靠在椅子上,双脚往桌子上一架,“来,来什么来,来尿啊?”

    “我有说要和你比试?”

    听到焰这么说,周围的恶魔顿时嚷嚷了起来,“胆小鬼!”

    “破坏规矩!”

    “叫他滚蛋,我们把钱拿回来!”

    焰淡定的说到,“谁他妈规定必须要一直接受挑战,是你们自己太自不量力好么?”

    焰语重心肠的对众多恶魔说到:“兄弟们,做恶魔呢,什么时候该上,什么时候不该上,一定要分清楚!不要无脑突!看看你们这个样子,还怎么踏上星辰大海的征途!深渊的伟大事业还指望的得上你们吗?”

    焰说到这里,嚯的一下站起来,情绪相当激动。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从小立志做深渊主宰意志的践行者,有志于为解放万千世界做贡献,所以我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

    焰顿了顿,看着周围的恶魔。

    “所以说,和我比试,最少得一千魔晶一次!因为我实力突破天际!手腕比你们都硬!”

    焰伸出食指来,晃了晃。

    他的话绕来绕去,过了半天,恶魔们才恍然大悟过来。

    顿时众多恶魔大骂起来,“嚣张!”“太他妈嚣张了!”

    “上!让他输得底裤都不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