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意料之外
    这月亮都悬得老高了,时不我待!

    焰揉了揉发麻的小腿,直接一个滑跃,抓住屋檐边缘一荡,从窗户处钻了进去,一连串动作包括落地,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长老施施然的回到自己的书房,然后就受到了惊吓,居然有一个人形的妖物坐在他的书桌前!

    焰以为这个大长老会大吃一惊,吓出翔,然后跪地求饶,三跪九拜。

    没想到那长老却是眼神一凝,冷喝到:“何方妖魔!竟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死来!”

    不愧是处于贤者时间的人物啊,这仙风道骨,满满的正义气息几乎把焰给喷了出去。

    焰赶紧站起来,“老头,少装逼,快点把仙器交出来。”

    “放肆!此等器物也是你这下贱的妖孽能够觊觎的吗?”

    大长老施施然的一甩袖子,手里面出现一把木剑,“先灵在上!那些长耳的杂种们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么?看我收了你这个妖魔!”

    焰明白了,难怪这个长老不是很震惊,他把自己误会成是长耳族找来的帮手了。

    简直搞笑,就算焰现在仅仅只有初级的实力,要对付这个长老,也是很容易的,尤其是他的防御力可没有下降太多。

    大长老手持木剑,傲然而立,他没有大声的喊叫,试图找帮手,他对自己信心满满,并且还先动了手。

    只见他嘴唇快速的抖动了几下,双手合一,“结印,破煞之力,八封指!”

    “剑来!”

    刷的一下,本来快要落地的木剑竟然直接悬了起来,剑尖对着焰。

    大长老这时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今日算你倒霉,如果是平常碰到,我恐怕是留不住你,但是今天,老夫仙器在手,你就留下命来罢!”

    说完,那木剑飞驰而来,焰当然是选择硬抗了,而且以他现在的速度也闪不开,这木剑的快速很快,刷的一下准确插在了焰的心脏上方。

    但很可惜的是,焰不仅脸皮厚,他全身的皮都很厚,远超城墙的厚实。

    木剑扎在焰的皮肤上,刺破了一点皮。

    焰眉头一皱,这个木剑材质一般,但是上面却带有一股锐利之气,虽然只有一丝,但是也刺破了焰的皮肤。

    不得了,这什么仙器,很牛逼啊,居然以一个区区人类之躯,御使器物能够做到这一步!

    木剑一击不穿,竟是马上退了回去,进退自如,很是灵活。

    进攻受阻,长老却是脸色苍白,像是费了很大力气一般,完全没了刚才在床上那般勇猛精进。

    长老眼睛死死的瞪着焰,刚才那一下,已经是他的全力一击了!他敢保证,世界上没人能够硬接下这一击!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长老凝重的看着焰。

    他现在已经感觉有点大事不妙了,这个世界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妖魔,他居然不知道!

    “桀桀,快点把仙器交出来,我就放了你。”焰觉得这个长老挺淡定的,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花活不?

    他已经对这种御使魔法装备的功法产生了兴趣。

    长老知道这次是不能这么轻松的过关了,对面显然目的明确,“仙器是我族的命根子,你想要救拿命换!”

    长老脸色忽然变得不正常的红色,一口鲜血喷在木剑上,“火来!”

    嘭的一声,木剑上居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这一声大喝也惊动了周围的人,很多的守卫都开始跑了过来。

    看到焰还没什么动作,长老顿时心下大定,自己的人马上就要来了,再坚持一下就行了!

    这些守卫,焰可不在乎,进来的时候他都仔细观察过了,没几个超越凡人的。

    只要不是长老这样的人,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威胁,小世界就是这么弱,何况还是这么小的一个岛上,焰实在是找不到害怕的理由。

    长老见周围的人都来了,眼前这个妖物还不走,心一横,直接发动了攻击,“既然不走,那就留下命来吧!”

    木剑燃烧着火焰直接插在了焰的胸口,恐怖的一击,木剑居然插进去了一点点!

    熊熊燃烧的火焰似乎拥有某种恐怖的净化能力,本来这点伤口对于焰来说,就跟没有似的,但是这火焰,却是烧得焰哇哇大叫。

    卧槽,比卸下一条胳膊都疼啊!

    焰忍着剧痛,没有把这把木剑给拍碎,而是挡开再一次进攻过来的木剑,然后操起旁边的一条打架神器——折叠凳,一下把双手合一,还在那念念叨叨的长老给扇晕了过去。

    “你们这些家伙都滚开!老子逆天而行,造下的杀孽已经够多,今天不想杀人了,”焰赶紧对周围的守卫恐吓到。

    “这老头我也不会杀,只是找他借点东西。我阿斯塔.笛蒙.诺维奇说话算数!”焰把长老提在手中晃了晃,示意长老还活着。

    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圈的守卫都没辙了,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手中的猎弓愣是不敢拉开来。

    焰就这样提着大长老直接翻过围墙,消失在了黑暗中。

    这个岛屿对于焰来说,可能不算大,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可就是很大了,焰往林子里一钻,就像进了大海的鱼,再也没了踪影。

    没一会,后面便再也没有了追兵的动静。

    要不是认为岛上多少也是有点人,他们都可以传播真名的话,焰早就大开杀戒了,哪还用这么麻烦。

    一盆水泼在长老脸上,把这个老头给弄醒了过来。

    “老头,快点说,这个仙器怎么用!”

    焰捏着手里面的木剑,这玩意好轻啊,感觉就算是自己会用也会很不习惯吧?

    但是一想到这个玩意能够自由的飞来飞去,还能冒火,就觉得很好装逼的样子,必须学会来!

    装逼之道,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啊?老夫绝对不会教你的!”长老起初还有点懵逼的样子,但是看到焰手里面的木剑,便明白了过来。

    “死老头,还嘴硬,你什么德行老子清清楚楚,昨晚在床上挺舒服的把,信不信我把你扒光游街示众。”焰威胁道。

    这个老头这么无耻,根本不需要动手,言语威胁焰感觉就够了,一不小心打坏了,就没人教装逼术了。

    “无耻妖魔,老夫和你拼了!”长老听到焰居然这么下流的威胁他,顿时火冒三丈,一下子忘了自己打不过别人的事实,猛地站起来,吐气开声,“结印,飞虎!”

    嘭!

    一道虎型的气浪直接冲在焰的身上,焰直接被冲飞了出去,然后摔了个狗吃屎。

    “你个不知好歹的老头!”焰真是要被气死了,今天不打得这个老头跪地求饶,他就不是第一恶魔!

    焰爬起来,一脚踹倒了正跑路的大长老,然后把他按在地上,顺手从边上拽下来一根枝条,狠狠的抽在大长老的身上。

    大长老那个痛啊,被抽得在地上打滚。

    这枝条又受不了很大的力道,超过一定的压力就自己断掉了,所以也不担心把这个长老抽死。

    焰放开了手脚来,狠狠的抽这个大长老,断了枝条就再折一根。

    “啊,不要再打了,要出人命了!”大长老抱着头,缩在地上,痛哭流涕。

    “现在知道怕了?”焰气愤的又打断手里的枝条才收手。

    这个时候长老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了,全身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华丽的布匹现在看起来像是挂在身上的一条条抹布。

    “给老子站起来!”焰坐在一块石头上,喝了口水,你还别说,打人还真是挺费劲的,尤其是这种又不能打死的。

    长老呲牙咧嘴,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整个上衣已经全部被打烂掉了,屁股也露出来半边,虽然很惨,但是起码能够站起来,说明还是没有受内伤的。

    身体挺好的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奋战,从床上到荒野,再到从林,三栖作战,完全不见疲软的样子。

    焰开始觉得这个大长老是个人才了,难怪能当上族里面的大长老,确实是有两下子。

    “咦?这个是什么?”焰目光落在长老的胸口,惊讶起来。

    因为长老的衣服都被打烂掉了,露出了他胸口上的一个印记,那个印记就在胸口心脏所在的位置。

    似乎是一个古老的文字,银钩铁画,看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焰忽然想起来,莫不是那个石板?

    “给我把石板取下来。”焰大喝道。

    听到焰的命令,长老顿时脸色大变,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你…你休想,这个石板是我的!”

    “你的?”焰火都来了,这个长老还真以为自己不敢杀他不成,焰一把掐住长老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焰的爪子在长老的胸口比划,试图直接把那块石板化作的文字直接扣下来。

    “啊,停下,这样是扣不下来的。”大长老吓得要死,不等焰进一步动作,自己快速的念起了咒语,然后石板从胸口浮现了出来。

    石板一离开长老的身体,长老的气息马上飞快的衰落了下去,就像是破了洞的气球一般,飞速的虚弱了下去,转眼间就气若游丝,似乎都快断气了。

    焰一把抓住石板,好家伙,感受着上面的力量,焰明白了过来,妈的,这个才是真正的仙器!那把木剑根本不是!

    这个死老头居然拿这个仙器来作为壮阳的工具!真的是奇葩了。

    因为攻击他的都是那把木剑,而且焰逼迫长老交出木剑的时候,他也没有否认,搞得焰一直以为这块石板只是壮阳的魔法道具。

    结果哪里知道,这个石板才是长老的力量来源!

    那种浩荡的气息在石板上格外的明显,非常的锐利,焰拿在手里面,甚至有一股刺手的感觉。

    这块石板不一般啊…焰双手托着石板,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