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贴身肉搏
    要是有高级的实力还好,但是焰不敢使用力量啊,只要一使出能力,整个世界马上就要把自己排斥出去。

    恶魔就是世界的异常,只要引起了世界的注意,马上就会被挤出去,焰现在就是一个偷渡到粮仓里面的老鼠,主人一发现就得滚蛋。

    一阵冷风吹来,好冷。速烈站在祭坛上,打了个哆嗦,刚才发生的一切如梦似幻,他神情恍惚的看看自己的手。

    卧槽,是真的!真的有戒指,真的召唤到了先灵!

    “阿舞,你看这是什么,我成功了!”速烈激动的跳了起来。

    “看起来是真的呢,这个有点像是仙器咧,那你现在不是和大长老一样厉害了。”瑟舞由衷的感到高兴。

    她完全没想到,这真的可以,早知道刚才自己也求着先灵实现自己的愿望了。

    速烈感受着戒指上传来的温暖气息,一瞬间,浑身都不冷了!他感觉自己现在充满了力量!

    “我将要成为英雄!”

    焰听着从戒指里面发出的声音,嘿嘿一笑,英雄恐怕不好当呀,因为他就是那个幕后黑手。

    不过焰也暗自警惕起来,这个世界居然也有魔法武器?

    他们称呼为仙器?

    那可不得了,或许自己得去看看,装逼的事情就交给所谓的戒灵去干了。

    焰进一步的压制住自己的实力,现在他只是**非常抗打而已了,力量什么的几乎和普通的凡人没有了区别,这能够保证他在这个世界待上足够长的时间,直到被世界发现异常为止。

    想法很美好,现实却是残酷的,仅仅是一个晚上过去,焰就蒙蔽了。

    通过戒指偷听的各种谈话,还有自己的实际观察,焰已经得出了结论,这是一个格局非常非常low逼的世界。

    最重要的是,自己压根没有在这个世界的大陆上!而是在一个打岛上!

    这里的人称呼这个岛为世界肚脐。

    他们认为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小岛,周围是无尽的海洋。

    焰无语了,明显是这群土著自己与世隔绝了,和主文明体失去了联系,居然信了这种鬼话。

    焰为什么判断这只是世界的其中一个岛呢?最明显的证据就来自这些土著自身。

    这些土著说的语言非常复杂,音节众多,狭小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单独形成这么复杂的语言,更不要说一个智慧种族的形成所需要的环境了。

    知道真相的焰差点眼泪掉下来,有一瞬间,焰甚至想自己是不是应该直接回去算了,毕竟这岛上才多少人?撑死了也就几百万生灵,根本就没有任何必要待在这这里!

    就算是每个人都背得到自己的真名了也没用,人口太少了!

    你说造船出海寻找大陆?可拉倒吧,这个岛上的人找了几千年了,都没找到呢。

    估计是这个世界太大了的缘故。

    但是想想,来都来了,不捞点好处就走,这不符合作为一个恶魔的处事风格呀。

    “就这么定了!”不是正好有个什么仙器么,焰决定去把那个玩意搞到手。

    有用没用,到手再说,实在不行还可以拿去卖了,说不定因为用料扎实,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呢。

    这群自称摩艾人的种族居住在一个巨大的火山口里面,这个火山口非常的巨大,如果进入到里面,你甚至不会察觉到这是一个火山口。

    只有站在山顶,瞭望整个岛屿,才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小岛的地形非常的奇特,目前来看,是由三座火山形成的。

    最中间那座尤为巨大,山顶都能够看见皑皑的白雪,两座小的则拱卫在两侧。

    因为三者不是呈一条直线,所以焰站在火山之巅,能够完整的看到小岛一侧的面貌,全部被茂密的从林覆盖着。

    那些巨大的石像就是从火山口里面开采的,这里还有巨大的黑曜石加工基地,摩艾人昼夜不停的在这里开采这些黑曜石,雕刻成石像的样子。

    焰偷偷的躲过几个守卫,进入了摩艾人的城市。

    既然是大长老,那么毫无疑问了,肯定是住在最高处附近,那里的房子也最高大华丽,墙壁上都装饰着各种兽骨还有羽毛。

    排除掉速烈所在的房屋群落,焰找准第二豪华的那家,翻墙而入,这里一派繁华气象,红墙绿瓦,看来这个长老是个会享受的人呢,和外面的装修风格倒是不太一样。

    不少的守卫在四处走动,不过没关系,焰现在已经习惯了现在的力量,完美的控制身体,即使走在屋顶,也不会发出一丝声音。

    焰直接来到一处四周守卫环绕,但是却又离没有靠近的房屋那里,这里应该就是那个长老的房间了,这大晚上的,里面还亮着灯呢,公务繁忙,日理万机啊。

    焰摸上屋顶,轻飘飘的在上面走动,来到一处月光照射不到的阴影处,掀开瓦片,下面是一个书房,笔墨未干,看起来是刚刚离开的样子。

    焰往别处找去,在隔壁就发现了长老,呵呵,果然是日理万鸡啊,这书房都还没收拾呢,这边就干起来了。

    “大长老,你说这个人可不可恶呀,居然还说要告发我,说什么我以权谋私什么的,奴家都快给气死了啦。”

    “唉,这话不能这样说,你确实也是做得明显了一点,要不这样吧,明天我叫人把这个家伙调走吧,毕竟人家也是为了工作嘛。”

    “讨厌!那…那这事就这么一笔勾销了?”

    “唉,此言差矣!”

    长老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是一逼勾销!”说完便嘿嘿嘿的淫笑着扑了上去。

    卧槽,这段子好深奥啊,焰差点一口水喷了下去。

    一阵前戏过后,焰以为这个长老马上要真刀真抢的干了,焰还没见过这事呢,相当的好奇怎么个具体操作法。

    没想到这老头却是又站了起来,“宝贝,你等等。”说完便急急慢慢的往书房走去。

    焰无语,这是干嘛,等你这么久,你就给我看这个?

    只见那长老飞快的来到书房,然后在一本书上拉了一下,一条密道出现在了书架后面。

    焰眼尖,那本书的名字他都看到了,叫做《人间正道是沧桑》。

    不一会儿,长老举着一块板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板子看起来灰扑扑的,像是一块石板。

    这是什么玩意?焰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接下来的一幕就让焰吃惊了,只见这个长老跪下来,朝着石板跪拜几下,口中还念念有词,然后双手一起按在这块板子上,吐气开声,大喝一句,“起!”

    超自然的一幕发生了,板子真的浮起来了,然后越缩越小,贴在了长老的胸口,随后长老的气势陡然一盛,似乎年轻了不少!

    两腿之间的那玩意也随着那句大喝,立了起来!

    我擦嘞,还有这种魔法装备?

    焰震惊了,人类的奇思妙想果然不是区区恶魔能够比得了的。

    看起来天堂说要保护散落各界的类人种,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长老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一下子龙行虎步起来,几个虎跃就回到了房间。

    也不看身后,用脚一勾,便把门带了起来。

    长老朝着床上女子喝到,“你是何人,竟敢擅闯老夫房间!”

    然后迫不及待的扑上了床,和早已等候多时的女子贴身肉搏起来。

    焰仔细的观摩起来。

    首先是长老率先发动了进攻!

    只见长老一个犀利的蛇皮走位,躲过女子的勾魂一脚,一个猛虎捕食冲了上去,女子猝不及防之下,被贴脸攻击,正中穴位,顿时发出一声痛乎。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长老又一个平a补上一刀,危险!女子的血量已然见底!

    长老的这套闪现开大加平a简直犀利的无法用言语来来描述,毫无疑问,这肯定是平时高强度训练出来的!

    不愧是大长老,更加期待他的后续表演了!

    不过女子也不毫不畏惧,身为路人王,她也有属于自己的强者尊严!

    只见女子玉臂一撑,强行的挣脱长老的束缚,一个鱼跃龙门,直接腾上半空,整个床都嘎嘎作响,一套连环踢下来,直接把长老打得节节后退,她在试图上演绝地反杀!

    不妙!女子的预判居然如此之精准!一个吸血技能准确无误的咬在了长老的那条腿上。

    发动了!吸血技能被顺利的发动了第二段攻击,吞噬!

    长老硬抗整套技能,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看起来都委顿了不少,而反观丝血的女子,竟然是通过吸血技,补充了不少的血量!

    战斗又进入了焦灼状态,总的来说,长老的攻击风格倾向于势大力沉,而女子则是姿势灵动,还不时发出一些音波攻击!

    两人你来我往,拳拳到肉,啪啪作响,汗水四溅,战况十一分之激烈!

    此情此景,惊世骇俗,闻所未闻!

    饶是焰多才多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一阵激斗,最终还是长老败下阵来,这女子的吸金**竟是恐怖如斯,长老摊在床头,掏出来一杆大烟枪,塞了点烟丝,竟是抽起了烟,脸上一副风雨过后的平淡表情。

    他已经进入了贤者时间。

    “大人,你看你,搞完了就把人家扔一边了,一点都不走心,讨厌!”

    长老吸了口烟,翻了个白眼,“我是不走心,但我走肾呐。”

    这,似乎是搞完了?

    焰看看时间,卧槽!这尼玛都整整三个小时了,天知道为什么焰能趴在屋顶上看这么久,他腿都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